逆天邪神 > 第920章 光天化日
【网站地图】【Ctrl+d 加入收藏】

逆天邪神 - 第九卷 众神之界 - 第920章 光天化日

书名:逆天邪神  目录:第九卷 众神之界  作者:火星引力

亲爱的逆天邪神读者,由于百/度/转/码问题,您需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nitianxieshen.com 中间是逆天邪神的拼音 才能看到最新章节,记住了吗?

“永安,小心一点,不要急……唔小心小心,呵呵呵……”

萧永安挪动着稚嫩的手脚,在木榻上颇为灵活的爬来爬去,口中不时发出“咯咯咯”的笑声,萧烈小心翼翼的在旁边护着,唯恐他不下心磕下来,脸上满是开怀之笑。

“永安真是了不起,才不到两个月,居然就可以爬的这么快了。”萧泠汐双手托腮,笑吟吟的看着萧永安,每当萧永安目光看向她时,她就会忍不住做一个可爱的鬼脸。

“或许再有两三个月,就可以学会走路了。”萧烈笑呵呵的道。萧永安毕竟不是普通的婴儿,他的母亲可是精灵一族的公主,有着非同寻常的体质与天赋。

“唉,”萧烈在这时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然轻轻叹了一口气,低声自语:“不知不觉,离开流云城已经好多个月了。”

萧泠汐:“……”

“汐儿,”萧烈深深的看了萧泠汐一眼,道:“你的年纪也不小了,是时候考虑下终身大事了。”

“啊?”没想到萧烈竟忽然说到这个问题,萧泠汐一下子愣住,慌乱的道:“我我我……我从来没想过这类的事,只想要好好照顾老爹。”

“呵呵,”萧烈笑了笑:“你这孩子就是太过孝顺,总是不放心我这个小老头,那些年身体不佳,着实也拖累了你。距离澈儿第一次成婚都过去快八年了,再不把你嫁出去,怕是你娘在天之灵可要怪死我了。”

“这妖皇城里,对你中意的公子可是不少,而且个个家世不凡,不知道其中有没有你看中的?若是有的话,爹替你说说去?”

“没有没有,当然没有!”萧泠汐连忙摇头,就在她慌的手足无措时,云澈刚好走了进来:“爷爷,小姑妈。”

救兵到来,萧泠汐马上起身迎了过去:“小澈,你伤好了没有?”

“已经好的不能再好了,刚刚还和苓儿去城外兜了一圈。”云澈笑着道,然后向萧永安伸出手臂:“永安,给大伯抱抱。”

“哦哈哈哈哈!”云澈刚伸手,一个粗矿无比的大笑声从外面传来,天下雄图满面红光,大摇大摆的走进,手里抱着一个木制的小马:“乖外孙,外公来看你了,看外公给你带什么好东西来了!”

天下雄图的一嗓子可谓是声震四野,萧永安停止了爬动,扁了扁嘴巴,忽然“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天下第七闻着哭声,飞一般的冲了进来,抱起萧永安一顿好哄,还不忘把天下雄图臭骂一顿:“老爹!这已经是第八次了!你闭着嘴进来能死啊!!”

“……”天下雄图窘在那里,向萧烈不好意思的笑笑:“老爷子,你看我这记性……哦哦哦,我的乖外孙,不哭了不哭了,外公下次一定小点声。”

云澈笑着摇了摇头,来到萧泠汐身边:“小姑妈,我们先出去吧,我刚好有事要和你说。”

两人走出庭院,云澈看着萧泠汐的样子,疑惑道:“泠汐,你好像有心事?”

“老爹他……应该是想家了。”萧泠汐幽幽道。

“想家……”云澈点了点头:“其实,我也感觉出来了。爷爷对流云城一直有着很深的感情,这次又离开这么久,这么远。”

当年他曾把萧烈接到苍风皇城,那里受苍月直接关照,一切的一切都要比一个小小流云城好百倍,但最终他没停留多久,便执意要回流云城……即使那里有着诸多不好的回忆。如今在幻妖界这几个月,虽然他在努力掩饰,但依然多少看得出,他的思乡情绪一天比一天重。

似乎在流云城,有着什么他无法割舍的东西。

“其实……与其说是老爹对流云城有感情,不如说,他是无法忘记我娘。”萧泠汐轻轻的道。

“你娘?”云澈愕然。

萧泠汐没有见过她的母亲,因为她在生下萧泠汐不久后,便过世了。他或许见过,但那时他只有一岁,根本毫无印象,记忆里哪怕一个模糊的轮廓都没有留下。

“虽然我没有见过我娘,但我知道,老爹和娘的感情特别好,我娘留下的所有遗物,老爹都一直好好的保存着,几乎每天都会拿出来看一遍,每次去祭拜我娘,他都会在她的墓碑前说上很久很久的话。而且这么多年,他从来没有过要再娶的打算……”

“……”这些,云澈其实也都知道,他心里甚至一直很明白,当年若不是为了照顾只有一岁的他和刚出生的萧泠汐,他或许真的会就此随她而去。在他成名天下,萧泠汐也安然无恙后,萧烈便忽然萌生出了无比强烈的死志……原因,是他已经了无牵挂,终于可以去另一个世界陪他的亡妻,若不是他强行让天下第七有了身孕,他的医术就算再高十倍,也救不了一个满心死志的人。

萧烈和亡妻的感情之深,可见一斑。

“老爹那么眷恋流云城,最大的原因就是那里是他和娘一起生活过的地方,有着他们所有的回忆。但他同时又舍不得永安,毕竟永安的爹娘都在这里,哎唔……该怎么办呢。”萧泠汐有些烦恼的摇了摇头。

“放心吧,这件事马上就会解决的。”云澈却是满脸信心的样子:“再有二十天,天玄大陆和幻妖界的传送阵就可以打通,而且天玄大陆那边应该还会有人帮忙打通连接流云城的传送阵,到时候,爷爷想要往返两个地方,都是轻而易举的事。”

“啊?”萧泠汐惊喜出声:“真的可以这样?”

“那当然,”云澈笑吟吟的道:“好歹是天玄大陆最强大的五个宗门,若这点事都做不好,简直白瞎了那么多年的底蕴。”

“太好了!”正在烦心中的事一下子豁然,萧泠汐顿时欢欣雀跃起来,然后忽然想到云澈之前的话:“对了小澈,你刚才说有事有和我说,是什么事呢?”

“嗯……”云澈想了想,终于还是直截了当的说了出来:“几个月前,轩辕问天用一种特殊的方法夺舍了焚绝尘的身体,从那一刻起,他们两个其实就是以一种‘共体’的方式存在。轩辕问天死的时候……就等于焚绝尘也死了。”

“……”萧泠汐垂下头,神色微微黯然:“我已经猜到这件事了。不知道为什么,命运要对焚大哥这么不公平,他虽然看上去很可怕,但其实真的不是一个坏人,相反,他很多时候,要比大多数人还要善良、”

“命运又什么时候公平过呢?”云澈怅然道,马上话音一转:“他的确不是个纯粹的坏人,但要说他善良……估计全世界只有你一个人会这么觉得。”

“唉?”萧泠汐张了张唇:“可是,我真的觉得焚大哥是一个很善良的人。以前和他素不相识,他就救过我一次,后来不但救了流云城,还保护了流云城很久很久,他原来那么想杀小澈,但最后还是愿意放下仇恨,后来在冰极雪域,又是他救了我们。”

云澈看着她,认真的道:“其实这些,和他是否善良完全没有关系,而只是因为……他喜欢你。”

“啊?”萧泠汐美眸瞪大,然后忽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还笑。”云澈一耸肩膀:“就知道你不会相信。”

“相信才怪。”萧泠汐道:“焚大哥怎么可能会喜欢我……不对不对,焚大哥那么冷冰冰的性格,根本不可能会喜欢哪个女子的。”

“所以说啊,你明明都这么大了,还是单纯的像个小孩子一样。”

禁术轮回下的灵魂残缺,让焚绝尘的性情格外孤僻极端。他傲到极致,这一点,云澈在苍风玄府时就领教过。他要恨谁,自是极端的恨,相反,若是他喜欢一个人,同样也会喜欢到极端。

萧泠汐努力的想用自己的方式化解焚绝尘对云澈的仇恨,她成功了,但她并不知道这绝非是她的方法多么的高明,而是因为这世上唯有她能让他如此。

包括他身具黑暗玄力却不再滥杀无辜、保护流云城、在冰极雪域救下他们……全都与他是否善良无关,都只是因为萧泠汐一个人而已。

萧泠汐从未真正了解过焚绝尘,因为焚绝尘在她面前,和在其他人面前,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

再强大的男人,也总有会一个女人能成为他生命中最大的克星。萧泠汐就是焚绝尘的克星,但同时,却也让把灵魂献祭给黑暗的他在生命的最后得到了救赎,至少灵魂消散那一刻,他没有带着仇恨或歇斯底里,而是格外的安静安然。

只是这一切,萧泠汐全然不自知。

“小孩子?”萧泠汐唇瓣一翘,不服气的道:“没大没小,我可是你的小姑妈,在我面前,你才是小孩子。”

“只有在爷爷面前,你才是小姑妈,现在嘛,你只是我的泠汐。”

云澈忽然转身,一把抱住萧泠汐,在她的惊呼声中,将她压在了旁边的墙上,身体缓缓压在了她娇软的胸前。

“啊——小澈你……你要干嘛……”萧泠汐下意识的缩起身体,紧张兮兮的道。

云澈把脸逐渐贴近,呼吸轻轻打在她的脸颊上:“刚才进屋之前,我可是听到了,爷爷好像在和你说终身大事的事。你该不会……真的想要嫁人了吧?”

“……对啊。”萧泠汐美眸微转,一脸认真的道:“我今年都二十三岁了,再不嫁人,就真的没有人要了。”

“不行!”云澈的脸色肃了下来:“你谁都不许嫁!谁都不许喜欢!”

“哼,”萧泠汐别过脸颊:“不可以嫁别人,那你娶我啊?”

你娶我啊?——八年前和夏倾月的大婚之日,同样的一句话,只是其中所蕴的情感,早已有了微妙的变化。

“如果你不是我小姑妈,我一定娶你。”云澈看着她的眼睛,微笑着道……也是那一天,他和夏倾月的花烛之夜,却是和萧泠汐在后山相依着看星星,那时的他,情不自禁的说出了这句誓言。

“……”这句话,萧泠汐从未忘却,她怔看着云澈,眸光一下子变得朦胧。

“而现在,你已经不是我的小姑妈,而是我的泠汐。”云澈微笑着道。

萧泠汐轻轻咬下嘴唇,身体微微有些发颤:“那你敢和老爹说你要娶我吗?”

“不敢……”

“就知道你不敢。”萧泠汐小声道。

“现在的确不敢,但很快……”云澈露出神秘的微笑:“很快我就敢在爷爷面前堂堂正正的说这件事。”

“唉?”萧泠汐美眸荡动起潋滟的眸光:“很快?”

“嗯,很快。不过呢……”云澈的眼神一下子变得危险起来:“现在我必须先让你无比清楚的知道另外一件事。”

“啊?什么……”

“那就是……我可不是小孩子!”

“啊——”萧泠汐一声惊呼刚刚出口,芳唇已被云澈用力的吻上,所有的声音顿时化作无力的呜咽,初始她还下意识的挣扎,但马上,她的挣扎变得越来越微弱,直至整个人完全瘫在云澈的胸前,轻闭美眸,任由他侵犯。

云澈的手掌轻轻一撩,瞬间便无比娴熟的将她的衣带与玉扣全部解开,手掌长驱直入,直接袭入里衣之中,顺着杨柳的纤腰向上,抓握在一只嫩滑饱满的柔软雪丘……

“唔……”萧泠汐口中一声惊吟,美眸一下子瞪大,这里还是云家小道,光线很是明媚的洒在他们身上,她怎么都没想到云澈竟会在这里这么大胆,她慌忙摆脱云澈的唇齿,气喘吁吁,细巧的眉毛在紧张中轻轻发颤,却挣扎不开云澈在她里衣中肆虐的魔掌,一双平时她自己都羞于碰触的香脂软玉被肆意揉捏成各种形状。

“现在,还说我是小孩子吗?”云澈在她耳边轻声道。

萧泠汐把螓首深深埋在他胸前,娇颜殷红如霞,不敢去看云澈的眼睛,口中发出小动物般的轻吟:“小澈……你……你变得……好坏……啊!”

在她又一声惊吟间,她的小衣被云澈直接撩起,双乳顿时暴露在空气中,虽不是那么丰满,却玉润无暇,如一双倒扣在胸前的白莹玉碗。

“啊……不要……”萧泠汐慌忙把双手护在胸前,紧张的看向周围:“会……会被人看到的……”

一般人又岂能逃得过云澈的灵觉,他笑吟吟的样子就像是一只要吞吃小绵羊的大灰狼:“放心好了,谁要敢看,我非挖了他的……”

话未说完,他忽然感觉到后方有视线扫过自己的身体,顿时闪电般的回头,一眼看到了后方的天空,一个娇小玲珑的少女正静静的浮在那里,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身上的七彩长裙在光线下折射着彩虹般的霞光。

小妖后!

“啊!!”随着云澈转首的动作,萧泠汐也一眼看到了小妖后,顿时一声惊叫,无比慌乱的把自己的衣裙拉下,脸上的红霞瞬间蔓延到了脖颈,羞赧的几乎都要哭出来。

这辈子,她从来都没有如此糗过,被云澈在光天化日下侵犯……还被人看到了。

“彩衣,你……来了。”云澈转过身来,很努力的摆出笑脸:“哈哈……今天天气……真的很好。”

里衣和外衣都已完全拉下,但萧泠汐还是不放心的把双手都牢牢护在身前,她不敢去看小妖后,深深低着头,还不忘记偷偷伸手在云澈的腰上掐了一下。

“你们……肯定有重要的事要说……我……我先走了。”

说完,她保持着护胸的动作,逃也似的跑开。

小妖后:“……”

“那个……我和泠汐……”

“不必解释。”云澈刚一开口,小妖后却是没好气的打断他,冷冷的道:“我们又不是傻子,真当我们无知无觉吗?”

“呃……?”云澈略微发懵。

“我今天来是要和你说两件事。”小妖后的样子看上去和平时并没有什么不同,但话里还是微微带了那么一点生气:“第一件事,传送阵的位置,我准备设在云家别院,权衡过很多地点,唯有这里最为方便和让人放心。”

云澈短暂思虑,用力点头:“嗯不错不错,还是我彩衣老婆最聪明。”

“第二件事……”小妖后微微别过脸去:“你的伤也差不多养好了,今晚开始,给我搬回妖皇宫!”

“嘿嘿,”云澈飞到小妖后身边,笑嘻嘻的道:“彩衣,就知道你肯定是又想我了。我也正准备和爹娘说回妖皇宫住呢……对了,我想带着苓儿一起,让她以后晚上也住在妖皇宫吧。”

“……”小妖后眸光转过:“你还没有和我们解释,苓儿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个……”云澈颇为纠结的道:“不是不想解释,而是真的很难解释。以后有合适时机的话再讲给你们听吧。苓儿现在是治好你命患的关键,让她到妖皇宫去住,也是为了这件事。”

“?”小妖后眉头动了动,显然在疑惑苓儿要治愈自己和她是否住进妖皇宫又有什么联系,但她并未追问。

“对了彩衣,我刚好准备去一趟金乌雷炎谷,你要不要和我一起。”云澈一本正经的说着,双手却忽然环到她的胸前,在她的一双酥.乳上很用力的一抓。

“嘤……”小妖后发出了一声只有在云澈面前才会有的低啼,她慌忙闪身摆脱,紧张的扫了一眼四周,然后一声似是生气,却过分娇软的轻哼后远远飞离,唯恐云澈兽性大发之后让她步了萧泠汐的后尘。

温软的感觉在手掌间久久不散,云澈看着自己的手掌,低声自语道:“不愧是仙脂玉液,效果越来越明显了。嗯……要不要给泠汐也弄一些呢……”

——————————

【有件事不得不狠狠吐槽下(再不吐就要炸了)——看清楚,“泠”!“泠”!“泠”!三点水,这么大个三点水!读音“ling”,二声!不是冷!不是冷!不是冷!!是“萧泠汐”!不是“萧冷汐”!】

【前年也就罢了,去年也就忍了,今年的各种后台留言还是满屏的萧冷汐!!冷你妹!以后谁再把“萧冷汐”三个字糊我脸上,我非找你们语文老师谈人生不可——如果你们的语文是语文老师教的的话!】

【呼!瞬间神清气爽!】

逆天邪神是大神火星引力的新书,已经更新到第920章 光天化日,本站提供逆天邪神最新章节无弹窗及逆天邪神全文阅读,请收藏本站支持火星引力.书友QQ群:597300426
标题:第920章 光天化日   地址:http://www.nitianxieshen.com/10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