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第329章 焚天之怒(三)
【网站地图】【Ctrl+d 加入收藏】

逆天邪神 - 第四卷 焚天之怒 - 第329章 焚天之怒(三)

书名:逆天邪神  目录:第四卷 焚天之怒  作者:火星引力

亲爱的逆天邪神读者,由于百/度/转/码问题,您需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nitianxieshen.com 中间是逆天邪神的拼音 才能看到最新章节,记住了吗?

    [这章字数小五千……你信不信?]

    “所以呢?”焚绝城紧拧着眉头,面目稍显狰狞:“我们应该马上把他的两个亲人放了,然后去向云澈求饶?这样就能保全我焚天门的威名?”

    “你!”焚断魂手掌扬起,就要扇焚绝城一个耳光,但看到他重伤在身的凄惨样子和脸上的怨恨,这一掌还是没有扇下去。

    “我们整个宗门的尊严,都在我迎亲那天,被云澈毁了个体无完肤!现在苍风国,谁不在笑话我们焚天门!我们焚天门的千年之威,此刻全成为衬托云澈威名的一个陪衬!如果大长老七人全部死在云澈手里的消息再传出去,那我们就彻彻底底沦为了一个笑话!而这种情况之下,如果我们却选择投鼠忌器,暂且忍耐,就连身为少门主的我,都会看不起焚天门!”焚绝城咬着牙,几乎吼叫着说道。平时在焚断魂面前无所不从的他,今天却是寸步不让。

    “而只有杀了云澈,才能挽回我们失去的名望,也才能对得起死去的长老和列祖列宗!为此,我们不择手段又有何错?!如果父亲怕因此而污了自己的名声,在杀了云澈之后,大可将一切都推到我的头上,说是我焚绝城私自去掳来云澈的家人,和焚天门其他人都毫无关系。”

    焚绝城的话一个字比一个字阴厉,他这么做,所谓的宗门声名只是一小部分,更多的,当然是为了向云澈报复他的切骨之恨!作为焚绝城的父亲,焚断魂自然知道焚绝城真实的想法是什么,但他说的话,却又句句直击要害……在长老会之中,他听到的,也大都是这样的声音。如果不是绝大多数的人赞成如此做,身为门主的他,又怎么会在今天才得到消息。

    别人都可以冲动,可以因为自己一个人的情绪而不择手段,但他不能,身为焚天门的门主,任何事情,他都必须考虑全局,权衡利弊……但事已至此,除了借此将云澈引来后诛杀,他已别无选择。

    “罢了。”焚断魂垂下手来,无奈的叹息一声,但眼神依旧无比冷厉:“你从小到大,几乎从未被人忤逆过,更别说欺凌。却是三番两次折辱在云澈的手上,我知道你不报此仇绝不甘心。杀大长老等人的仇恨,也的确非报不可……我便由你任性这一次,我会亲自去安排诛杀云澈的阵势……但只有这一次,若以后你再敢如此不计后果的自作主张,我定不饶你!”

    焚断魂的门主威势,自然不是焚绝城真正能扛下来,他上身微微一颤,马上道:“我对云澈恨意极深,二长老等人也都急欲杀掉云澈为大长老报仇,所以……所以才瞒着父亲做出这件事……绝城保证以后再也不会有类似的事。杀掉云澈后,自作主张之过,也任凭父亲责罚。”

    “哼!”焚断魂淡淡一声冷哼,拂袖而去,到了门口时,他脚步停下,忽然问道:“你为什么要让尘儿带人去做这件事?他性子刚烈,绝不会接受这种胁迫家人的手段,你又是怎么说动他的。”

    “父亲可能有所不知。”焚绝城道:“三弟当初之所以未能参加排位战,便是因为云澈。在苍风玄府时,云澈不但将他击败,还将他踩到脚下……当初二弟一句言语之辱,就让他离开宗门,数年不归,誓要二弟付出代价,云澈却将他的尊严踩在脚底。被云澈所杀的断沧阁主,更是他一生最为敬重的人。他对云澈的恨意,绝不比我少!我许诺他,在云澈奄奄一息的时候,会让他肆意凌辱,然后亲手将他解决,他便答应了下来……而之所以让三弟去……”焚绝城垂下头来:“只有三弟离开宗门数日不归,父亲才不会怀疑和提前觉什么。”

    “哼!”焚断魂转过头去,不再说话,怒气冲冲离开。十息之后,他低沉的声音便渗透至焚天门每个角落:“各大长老、阁主听令!半刻钟之内全部到议事大厅集合,有要事商议!”

    “老九!那两个人被关在哪里?”焚绝城叫唤道。

    门外,一个后背微显佝偻的人走了进来,低声道:“萧烈被关在囚龙狱的最底层,至于那个叫萧泠汐的女孩子……被三少主安排关在了绝尘天阁。”

    “绝尘天阁?”焚绝城一愣:“你确定是焚绝尘自己下的命令……呵,这可真是有意思。绝尘天阁一直是属于他的禁地,连我随便上去都要挨他脸色,他居然把一个用来当诱饵的女人关到那里去。”

    被称作老九的人用晦涩的声音道:“萧泠汐虽然是云澈的姑姑,但年纪看上去比三少主还要小上一些,长相极美,而且有一种独有的灵气,三少主或许对她起了什么别的心思。”

    “哦,是吗?”焚绝城歪了歪嘴角,忽然阴沉的笑了起来:“和我去一趟绝尘天阁……云澈得到消息过来,至少还要七八天的时间,这段时间,可有不少的事情可以做!”

    “是!”

    焚天门位于焚天谷之中,宗门驻地并非平地,而是高低起伏的山地,其中,更是穿插纵横着一道道或高或低的山壁。绝尘天阁是焚绝尘的居所,而它之所以被称作“绝尘天阁”,是因为它就建造在焚天门内最高,高度足有近三十丈的那处山壁之上。

    这里是焚绝尘的居所,有时也会被当做练功之地,从不允许任何人随意踏入。当然,若焚绝城执意要进入的话,也没有人敢于阻止。

    焚绝尘并不在绝尘天阁之中,焚绝城一路畅通无比的进入绝尘天阁中,推开大门,一眼,就看到了正站在木窗边缘回,一脸惊慌的少女。

    看到这个女孩,焚绝城的双眼一下子亮了起来,露出饿狼一般的淫邪光芒。

    眼前的女孩看上去才只有十七八岁,虽然他得到的资料,云澈的姑姑年纪不大,但他也没想到居然如此之小,分明比云澈还要小上一些。少女嫩颜雪润娇美,红润香唇鲜艳欲滴,娇翘的瑶鼻秀气逼人,乌黑的眼睫下是一双虽然盈动着惊慌,但依然如星钻般晶莹美丽的眼睛。她身上的长衣很是普通,还稍显破旧,但穿在她的身上,却呈现着一种清丽脱俗之感。

    焚绝城双目盯紧她,半天都没舍得移开。流云小城,一个他根本不屑一顾的地方,他绝没想到,这样一个地方,竟然能孕育出如此集天地之灵秀的绝美少女。相比于她娇美的容颜,更让人心动的是她那种仿佛没沾染过一丝凡尘污浊的灵秀,和清晰映在她身上,让人不由自主产生呵护**的娇嫩与柔弱,尤其是她一双美眸,如一潭晶莹泉水,清彻透明,楚楚动人。

    焚绝城的目光在贪婪和淫邪之中切换,他一脚踢上房门,一脸淫笑的走向萧泠汐。

    “你……你是谁?你们到底要做什么?”接触到焚绝城的目光,萧泠汐全身一寒,惊慌的后退着,右手死死的抓着自己胸口的衣服。

    “哦,忘记自我介绍了。”焚绝城笑眯眯的道:“在下焚天门的少主,焚绝城。你可要好好的记住这个名字。你,就是云澈的那个姑姑?如果我没记错,你的名字,是叫萧泠汐?能让我焚绝城记住名字的,这个世界上可不多,不过好在你非但没让我失望,还给了我一个好大的惊喜。”

    焚绝城一边说着,笑的更加肆意起来。

    焚天门,原本对萧泠汐而言是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势力,焚天门的少主,那更是传说中的绝顶人物,本是她以为终生都不可能有任何接触的。但一夜之间,无法预料的厄运就此降临,她和父亲,竟然被带到了这个传说中的庞大宗门之中……这一路之上,从焚天门几人的交谈之上,她断断续续的听到了些什么,她隐约知道自己和父亲被带来这里,是因为云澈……而云澈,就是她朝思暮想,日益牵挂的萧澈。

    只是,她依然不明白,这其中到底生了什么。

    在整个苍风都在流传和谈论云澈名字时,被封禁在后山的萧泠汐与萧烈却是一无所知……也不可能知道什么。她对云澈的印象,依旧停留在那个玄脉残废、潺潺弱弱、需要她去保护与心疼、却又可以在面对萧宗压迫时坚决挡在她前方的那个少年上。

    “我……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在这里的每一秒,萧泠汐都在惶恐不安中度过,焚绝城的眼神,更是让她恐惧,她摇头道:“我爹呢?我爹他在哪里?你们有没有对他怎么样?你们到底要做什么!”

    “做什么?嘿嘿,这个你不用知道。”焚绝城抬起缠着绷带的左手,散漫的活动了一下肩肘:“不过你马上就知道我接下来要做什么了……哈哈哈哈,我忽然有些感谢云澈了,居然让我无意间找到这么一个人间极品,在他来之前,先让我在你身上,好好讨点利息!”

    说完,焚绝城一阵淫笑,扑向了萧泠汐。

    “啊……不要过来!”萧泠汐惊叫着闪到另一个角落,手掌放在自己心口部位:“滚……滚开!你要是再敢靠近一步……我就……我就自断心脉!”

    “哈哈哈!”焚绝城肆意大笑:“你的玄力才是可怜的入玄境初期,在我面前还想自断心脉?那你大可以试试啊……”

    焚绝城一边笑着,一边又扑向了萧泠汐……这时,后方忽然一声震响,紧闭的大门被粗暴的踢开,焚绝城迅回身,赫然看到焚绝尘正站在门口,一张脸阴沉如水。

    “谁让你进来的!”焚绝尘双目死盯盯着焚绝城,如同在注视自己的仇敌。

    “哦,三弟你回来了。”焚绝城转过脸来,笑眯眯的道:“刚才看你不在,我就自己进来了。你回来的正是时候,这个女人,我可就带走了。”

    焚绝尘本就阴暗的脸色猛的再次一沉,目光之中,隐约带上了一股阴寒的……杀气,他冷冷的道:“她是我带来的!我只说过将他们带过来,但没说要交给你处置……马上给我滚!”

    “哦?”焚绝城的眼睛眯了起来:“啧啧,三弟这反应,还真是有些稀奇,莫非,三弟是看上这女孩了。”

    “是又如何?”焚绝城这次不仅仅是目光,连气势上都带上了杀机,仿佛焚绝城若是再不离开,他就会马上动手。

    “哦!”焚绝城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原来如此。三弟一向薄情寡欲,对女人从来不假辞色,我还一直担心三弟会有断袖之癖,看来是我这个当兄长的多心了……既然是三弟看上的女人,那我这个做兄长的当然拱手相让……不过三弟可千万不要忘记,她可是云澈的姑姑!”

    淡淡一笑,焚绝城洒然走出。在踏出房门时,他脸上的笑意消失不见,脸色陡然阴沉了下来,一抹杀机在眼眸中一闪而过。

    若是平时,焚绝尘断然不可能是他的对手。但他此刻左手重伤,右臂无法动弹,身体里还存有内伤,若是就此打起来,他还真不一定是焚绝尘的对手。更何况,焚绝尘是个动手后一旦处在劣势,就会变成疯子的人,他绝不愿意在伤势未愈的状态下和他动手。

    “谢……谢谢你。”焚绝城离开后,萧泠汐的惊慌才终于退去了少许,她抚着胸口,向焚绝尘轻声道谢。

    她和萧烈,是被焚绝尘带到这里,她这几天的所有厄运,都是因他而起。她却依然因为刚才他赶走焚绝城,而很是真诚的说着“谢谢”……她依旧如此单纯、善良到让人心疼。

    焚绝尘的心弦被一种无法诠释的感觉轻轻撩拨了一下,他坐到桌旁,动了动眉,好一会儿后,才忽然说道:“不用!你放心,你被带到这里来,只是做一个诱饵……没有人会伤害你!”

    “诱饵?是为了……对付小澈吗?”萧泠汐一下子更加惊慌起来,她急急的道:“你们和小澈之间到底生了什么?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对他,如果……如果他有什么对不起你们的地方,我……我代他向你们认错,向你们道歉好不好?求你们放过他……小澈他是一个最善良的人,他一定不是故意冒犯你们的。”

    “认错?道歉?”焚绝尘的牙齿咬起,用充满恨意的声音道:“真是可笑!他犯下的错,必须用命来偿还!”

    萧泠汐的心一下子揪紧,整颗心完全被恐惧所充斥……她恐惧的不是自己的处境,而是一直印记在她心间的那个最重要的人。她不明白,他怎么会招惹上了焚天门,还有了必须用命来偿还的巨大恩怨。她咬了咬嘴唇,忽然有些愤怒的道:“如果你们真的有那么深的恩怨,为什么不用光明磊落的方法去解决!你们焚天门这么厉害,为了对付小澈,竟然……竟然劫持我和父亲来当诱饵和要挟,你们……你们就不觉得卑鄙无耻吗!”

    萧泠汐的话,让焚绝尘的脸色一阵剧烈的抽搐,他双手猛的攥紧,咬着牙道:“是……卑鄙……无耻……这么做,的确是卑鄙无耻到了极点!但……云澈他将我毕生的尊严都踩到了脚底下,还杀了对我来说如半个父亲、半个师父的人!凭我现在的能力,根本不可能战胜他……若能报此仇,卑鄙无耻一次又如何!!”

    就在这时,焚绝尘忽然感觉胸口闷了一下,一股冰冷、锋利、带着深深怨恨的杀气不知从何而来,让他的骤然窒息……他这辈子,第一次感受到如此恐怖的杀气。而在这时,一声嘶吼,就如九天怒雷般从天而降:

    “焚天门的狗杂种!!全部给我滚出来受死!!!!”

    惊天怒吼震荡着整个焚天门,乃至整个焚天谷。那股凌然杀气,更是将偌大的焚天门完全笼罩,让焚天门中的任何一个人都如坠冰窟,全身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哆嗦。焚绝尘、还未完全走下绝尘天阁的焚绝城,以及议事大厅正在议事的焚断魂以及各大长老齐齐色变。

    他们掳来萧泠汐和萧烈,就是为了引诱逼迫云澈前来。

    但他们绝没想到,云澈竟然来的如此之快!快到了让他们几乎措手不及。

逆天邪神是大神火星引力的新书,已经更新到第329章 焚天之怒(三),本站提供逆天邪神最新章节无弹窗及逆天邪神全文阅读,请收藏本站支持火星引力.书友QQ群:597300426
标题:第329章 焚天之怒(三)   地址:http://www.nitianxieshen.com/3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