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第七卷 劫天撼世 > 第756章 问罪
火星引力新书逆天邪神在线阅读。Ctrl+D收藏本站! SiteMap

逆天邪神 - 第七卷 劫天撼世 - 第756章 问罪

所属目录:第七卷 劫天撼世      发布时间 : 2016-12-30

亲爱的逆天邪神读者,由于百/度/转/码问题,您需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nitianxieshen.com 中间是逆天邪神的拼音 才能看到最新章节,记住了吗?

    “这片连环山脉在一千年前,被苍风皇室赐给了天剑山庄,从此更名为天剑山脉。山脉之中最高的那座山峰,名为‘一剑穿云峰’,也是苍风国最高的山峰了。”

    高空俯视,云澈详细的向凤雪児介绍着。当年,第一次来到天剑山庄时,天剑山脉、一剑穿云峰、还有漫天激荡的剑气都对他造成了颇大的震撼,再加上天剑山庄的盛名,让他心中自然而然的生出些许敬畏。

    而此时再次面对天剑山庄,他的神情间却唯有蔑视。而这种蔑视绝非是自己身为强者对弱者的俯视,而是对整个天剑山庄发自内心的鄙夷!

    六年前初来天剑山庄时,他绝不曾想到在苍风势力遮天,气势恢宏磅礴的天剑山庄,在面对苍风国难、冰云之危时竟是如此不堪。

    “云哥哥,我想知道,你这次来,是准备怎么对待天剑山庄呢?”凤雪児轻轻的问道,话语里透着担心:“是给予他们小教训,还是要……要……”

    当初,他把凤凰城都毁的一片狼藉。而天剑山庄……对现在的云澈来说,他就算是想彻底毁掉,也不需要耗费太大的力气。

    凤雪児的问题让云澈微微一怔,他抬目看向视线中被群山环绕的山庄,怅然的道:“或许,我只是单纯的想来发泄吧。天剑山庄虽然背信弃义,在道义上让人不齿,但却可以保全天剑山庄千年基业。自私是人之本性,这段时间,我也不断的从人性角度上向自己为天剑山庄开脱,但结果却是……我依然无法原谅天剑山庄。他们既然选择背信弃义,那自然也要承担背信弃义的后果。当年,苍风皇室和天剑山庄可是共诺同存共亡,苍风遭此劫难,他天剑山庄岂有资格在背信弃义后还安然无恙!!”

    “而……纵然我胸怀博大到可以原谅天剑山庄,小仙女的事……也绝不可原谅!”

    想到楚月婵之事,云澈本是平静的心魂中瞬间涌上一股戾气……这股戾气刚一生出,便暴躁到无法压制。自从紫极“免费”告知了他当年楚月婵之事的罪魁祸首,“轩辕玉凤”这个他几乎都要淡忘的名字,便被一股切齿之恨狠狠的钉在他的心魂之中。

    “云哥哥……”身侧的凤雪児顿时感受到了云澈情绪的变化,转过脸颊,目光楚楚的看着他。每次提起“小仙女”,他的呼吸、气息都会变得动荡不安,而到了这天剑山庄,他忽然涌动的气息更是狂躁的吓人,眼神,也变得格外可怕。

    这三个月朝夕相伴,她从最初的惊讶担心,到逐渐的理解……云澈对于楚月婵有着太深的爱怜、担心、牵挂、愧疚……还有再也见不到她的恐惧,所以每次提到她,想到她,他的情绪都会陷入长久的躁动。

    云澈抓起凤雪児的手,向下方的天剑山庄俯冲而去,同时,低沉的声音也带着一股阴森的戾气笼罩向了整个天剑山庄,乃至整座天剑山脉。

    “轩辕玉凤,给我滚出来!!”

    云澈如今的玄力何其雄厚,单单是吼出的声音,便让环绕着天剑山庄的凌然剑气一阵激荡,御剑台上飞舞的数千把剑更是一片混乱,本是安静肃穆的天剑山庄也顿时一片混乱,几乎所有弟子、阁主、剑侍、长老全部倾巢而出,满面愤怒,如临大敌。

    毕竟,建庄千年,还从未有人胆敢挑衅天剑山庄。

    “今天这天剑山庄似乎来了两个不得了的客人啊。”茉莉忽然出声道。

    “不得了的……客人?”云澈眉头一动。

    “两个六级帝君,一个中期,一个后期。看来今天你想在这里为所欲为的话,并不会那么顺利。”茉莉的音调轻描淡写。

    “六级帝君?”云澈神色稍变,但却没有露出担心的神情,反而一声冷笑:“难道是天威剑域的人?呵,看来我今天来的不那么是时候。天剑山庄这靠山真是抓的越来越牢了。”

    云澈顿时想起了三年前在凤凰城,七国排位战结束后意外遇到凌杰后他所说的一段话……

    “母亲当年在父亲和外公之间,选择了父亲,惹的外公大怒。前些日子,父亲母亲,带着大哥和我,一起去了天威剑域,见到了外公,母亲和外公的矛盾才终于化解。额……外公好像还蛮喜欢我的,还说会亲自教我完整的天威绝剑,嘿嘿……”

    “……”云澈的眼神微微变得复杂起来。

    云澈没有隐匿身形,大喇喇的现身在天剑山庄的上空,目光冷冷的看着下方。

    天剑山庄人影攒动。云澈的正下方,一个人影伴着一道冷凝的剑气呼啸而起,转眼来到了云澈的身前……正是凌月枫。同时,大量玄力在地玄境以上的天剑阁主、长老也紧随其后,并快速的结成阵势,将云澈和凤雪児合围在中间。

    “云澈,果然是你。”看到云澈,凌月枫的神情变得格外复杂,随之淡笑一声:“你来的时间,要比我预想的晚上许多。”

    的确,他早预知到这一天的到来。

    当初,为在神凰之乱中保住天剑山庄的千年基业,他们选择了违背先祖之诺,也同时违背了道义信义,封闭山庄,漠视了苍风皇室的求助,也无视了冰云仙宫的求救。那时,他们全然没有想过苍风皇室还能幸存,更不可能想过结局竟是如此的天翻地覆。

    而这个变数,便是云澈的归来。

    云澈的睚眦必报是出了名的。当年焚天门的灭门惨剧无人敢忘。而云澈活着回来后所做的第一件事,比当年将焚天门灭门更要惊天动地无数倍……竟是把在天玄七国一手遮天的凤凰神宗搞得人仰马翻、鸡犬不宁,最终不得不撤军,还想要向苍风国赔罪和大量的赔偿……而且,据说这个结局还是因为苍月女皇的宽恕,否则,凤凰神宗付出的代价将更为惨烈。

    在战乱休止后,以云澈的性格,又怎么会忘却他天剑山庄的“漠视之罪”。毕竟,他天剑山庄和其他修玄势力不同……同时,听闻他又救了下遭遇灭顶之难的冰云仙宫,并成为冰云仙宫的新任宫主,而先宫主宫煜仙和太宫主封千悔全部遇难殒命……

    凤凰神宗在云澈的手下结局尚且凄惨无比,何况他天剑山庄。

    如今的云澈,和三年前的云澈,是处在截然不同两个层面的人啊。

    凌月枫的目光看向云澈的身侧,目光顿时微怔。他身边的少女一身纯白雪衣,腰束纤纤玉绫,一身皆是冰云仙宫的装束。一层雪纱完全遮住了她的容颜,只能隐约看到一抹绮秀无比的眸光。

    虽不见容颜,但她全身上下,散发着一种如梦如仙的气息,让人仅仅目光触之,便自惭形秽,不敢亵渎……

    这种感觉,一如他当年初见楚月婵……那时那幕,那一瞬间的心灵颤荡,到死都无法淡忘。

    “呵……”云澈一声刺耳的冷笑,将他从短暂的失神中唤醒:“这不是号称苍风国第一宗门的天剑山庄声名赫赫、威风八面的凌月枫凌庄主么,我未提前告知,贸然来访,还劳得大名鼎鼎的凌庄主亲自出来迎接,让我这个当小辈的实在是惶恐至极啊。”

    只要不是聋子,都听得出云澈话中那冰冷、轻蔑到极点的嘲讽。离的最近的一个天剑长老大声怒斥道:“云澈!别忘了你的身份!我天剑山庄,还轮不到你来撒野!!”

    “退下!”凌月枫胸口剧烈起伏,重重的说道。

    “庄主……”围绕四周,神色无比凝重的众天剑长老、阁主都是一怔,有些惊疑失措的看着凌月枫。

    “全部退下!”凌月枫的语气再度加重:“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许靠近这里!”

    “是!”

    凌月枫严令之下,众天剑长老、阁主以惊惧忌惮的目光盯着云澈缓缓后退,直到全部远离。他们心里也很清楚,云澈若真要动手,以他能让凤凰神宗鸡犬不宁的实力,他们的人就算再多上十倍,也无济于事。

    所有人退开,凌月枫独立面对云澈,重重的吸了一口气。上次见到云澈,还是在五六年前,那时,云澈在他眼中,只是一个有些起眼的小辈。而如今,眼前的云澈相貌没有太大的变化,唯有身材颀长的几分,但面对他时,却分明感受着一股如山般的重压。

    而且对于云澈,他有着一种极为复杂的情绪……这种情绪或许可以理解为深深的羡慕和嫉妒,因为他苦苦钟情的楚月婵从未正眼看过他一次,却和眼前这个只有二十来岁的男子……

    同时,还不可避免的有些怨恨,只是他很清楚,自己没有资格去恨。

    “云澈,”凌月枫平缓着气息:“这两个月,我从未离开过山庄,便是等待着你,或者苍风皇室前来。这些年闭庄之事,我天剑山庄虽为无奈之举,但也一直甚为自愧。你如今前来问罪,我无话可说。”

    云澈眼眉一挑,刚要说话,一个苍老厚重的声音也从远处传来:“闭庄的决定,是由我所下。没有出手相助冰云仙宫,也同样是我做出的决定。”

    声音传至,一个穿着灰白剑袍的老者也已来到了凌月枫的身侧,看了一眼云澈,双目缓缓闭合:“你今日既然来了……我自然会给你一个交代。”

    “父亲,这些明明都是我的决定……和你根本毫无关系!”凌天逆的到来,还有他说出的话让凌月枫顿失方寸稍乱,他连忙向前一步道:“云澈!我父亲之言不过是为了袒护于我,我身为天剑山庄现任庄主,一切自然皆由我定,我和父亲毫无关系!你若心有仇怨,尽管冲着我来便是!”

    “呵呵,好一个父子相护,简直感天动地啊!”云澈冷笑着,目光如刀子一般照射在凌天逆的脸上:“凌天逆,当年你我素未蒙面,而你为了杀我,万里迢迢追到苍风皇城,满口的除魔卫道,满口的仁义道德,满口的为苍风除害!我当时虽受到重创,还差点命丧你手,但心底对你还始终保留三分敬重,认为你之所以想杀我是误解我为心肠歹毒的嗜杀之人,本性确是嫉恶如仇,刚正不阿,极重忠义信义!”

    “然而,面对真正的国危家难,就算没有和苍风玄府的先祖之诺,你们天剑山庄本该为最中坚的力量,结果却在你凌天逆的引领下,做起了这苍风国最大的缩头乌龟!”云澈毫不留情的讽刺道:“苍风国狼烟四起,遍地血流成河,而你天剑山庄三年未少一砖一瓦,未出半点人力物力,就连一个露面的人都没有。现在回想你当初高喊的那些冠冕堂皇的话,实在是让人作呕!”

    “……云澈!”凌月枫的面孔稍稍阴沉:“这件事,我天剑山庄自认有愧!但如此决定,自有我天剑山庄苦衷!你有什么仇怨,尽管冲着我凌月枫来……不得羞辱我父亲!”

    “好了。月枫,不必为我开脱,他说的没错。”凌天逆抬起手,无力的说道,短短几年不见,他的面孔竟是苍老了许多,或许这些年,他的心中也是自我背负着沉重的罪责:“云澈,我说过,这件事,我自会给你,还有苍风皇室一个交代。”

    “交代?”云澈别过脸去,冷冷的道:“呵,我说过要你们什么交代了吗!”

    “我原本,的确有将你们天剑山庄直接踏平的打算。”云澈用冷漠的声音,说着让任何人听到都会心惊肉跳的话:“不要以为你们有天威剑域做靠山,我就做不到!三个月前,我连凤凰神宗的凤凰城都差点完全毁去,要毁区区一个天剑山庄,不过是覆手之间,而且根本不会眨一下眼睛!”

    凌天逆和凌月枫的呼吸同时变得有些粗重,这些话,别人说出来,他们可以当成笑话。但从云澈口中说出,他们半点都笑不出来,唯有背脊一阵刺骨的冷意。

    “但,今天我从苍风皇城出发来这里之前,我女皇老婆专门拦下我,告诉我说:天剑山庄可以做到忘祖弃义,但苍风皇室做不到!因为当年,苍风太祖和天剑始祖一掌苍风权,一掌苍风势,是相互扶持,生死与共的兄弟,并告诫后人也要世代和天剑山庄唇齿相依!如今,纵然天剑山庄无情无义在先,身为苍风太祖的后人,又怎能违背太祖之训,毁去天剑始祖留下的基业。”

    “那三年,她承受亡父亡夫之痛,背负着整个苍风国的国难,守护着苍风国和皇室最后的尊严,却将自己的所有尊严,都丢在了向你们的九次求援上!而得到的是什么……”云澈狠狠的吸一口气,声音更加的冷澈寒心:“所以,她该是这个世界上最恨你们的人,也最有资格怨恨、仇视你们的人。却也偏偏是她,要我宽恕你们,至少不要毁掉天剑山庄……只当天剑山庄从未曾存在过!”

    云澈的话,让凌天逆和凌月枫同时眼神剧荡……想到来自苍月女皇那九封带着血泪的绢书,他们一时间心魂酸涩,羞愧的无地自容。

    ————————————

公告:笔趣阁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按住三秒复制)

逆天邪神是大神火星引力的新书,已经更新到第756章 问罪,本站提供逆天邪神最新章节无弹窗及逆天邪神全文阅读,请收藏本站支持火星引力.书友QQ群:597300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