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第815章 万劫邪婴
【网站地图】【Ctrl+d 加入收藏】

逆天邪神 - 第八卷 绝云幽影 - 第815章 万劫邪婴

书名:逆天邪神  目录:第八卷 绝云幽影  作者:火星引力

亲爱的逆天邪神读者,由于百/度/转/码问题,您需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nitianxieshen.com 中间是逆天邪神的拼音 才能看到最新章节,记住了吗?

茉莉手中的红光在她长久的震惊之中消失了,但在弑月魔窟的绝对黑暗之中,茉莉的瞳孔依然清晰的印出了一个漆黑轮盘的轮廓。

它的本体是漆黑之色,但或许它的存在已经超越了“黑暗”,纵然在绝对黑暗之下依然看的清清楚楚。就如无尽深渊之底,一只睁开着的恶魔之眼。

茉莉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竟有一天,看到了那个记忆之中最恐怖、最不可能出现的影像。她所承载的那个记忆,几乎所有的恐惧,都集中在这个影像,以及它的名字上。===『美食的俘虏漫画h94/』===。

邪婴万劫轮!

由鸿蒙之始,混沌之中最极致的负面力量孕育而成,有着至阴至恶的力量,连神与魔提到都会惊惧的恐怖存在。

它虽位列“玄天至宝”,但它非宝物,而是这鸿蒙空间最可怕的存在。它在“玄天至宝”中虽位列第二,但它和诛天始祖剑是两极力量同时孕生,论毁灭能力,它绝不下于诛天始祖剑,但诛天始祖剑的力量属性为至圣,而邪婴万劫轮为至恶,因而,它只能被排位于诛天始祖剑之后。

它最后一次现世,力量暴走,又释放出了鸿蒙世界最可怕的毒——万劫无生,毁灭了诸神和诸魔,造就了神魔时代的灭绝与终结。

它的强大与恐怖,根本不是现存于世的生灵可以理解和想象。

神魔时代终结之后,它就和诛天始祖剑一样,再也未曾出现过。但,这百万年间,人们从来没有放弃过寻找诛天始祖剑,以求拥有可以“诛天”的无敌之力。但从未有人试图寻找过邪婴万劫轮,因为,它只会带来这世间最可怕的灾难。

而此时,这个消失了百万年的恐怖之物,清晰的呈现在了茉莉的眼前……谁也不可能想到,茫茫混沌,它竟然会隐藏在这样一个地方。

连真神看到它,都会生出极致的恐惧,何况只是继承了些许真神之力的茉莉……而她所继承的真神记忆中,关于邪婴万劫轮除了外形特征和气息特征,剩下的全部是冰冷的恐惧。

仿佛看到了它,就是看到了最底层的地狱。

茉莉从未有过如此长久的怔然,但过了很久,她的意志也终于将疯狂翻腾的巨大惊惧压下——因为那虽然是邪婴万劫轮,但它的气息,却实在是太弱了。

弱到了连她如今并不完整的力量气息都远远不如。

否则,它也不会一直居于这弑月魔窟之中。

压下了惊惧,茉莉的眼神逐渐的恢复平静与冰冷,脚步,也再次向前,一步……两步……逐渐靠近着邪婴万劫轮。

随着她的靠近,来自邪婴万劫轮的压迫力反而在快速的减弱。

“哼,”茉莉唇角斜翘,冷淡的出声,似乎是在讽笑:“衍生于鸿蒙之初,让神魔时代终结的逆天之器,如今竟然沦落到如此惨淡的地步,连我一个人类都能轻易摆脱你的威慑!”

从最初的极度震惊到平静下来,结合着弑月魔窟之中所发生的一切,她一下子明白了为什么弑月魔君会从神魔灭绝的年代存活至今,关于弑月魔君的诸多疑惑,也全部了然。

邪婴万劫轮纵然再强大,但它毕竟是器,而非灵。它要释放出完整的力量,必须以生灵为载体。而普通的器,纵然有着极强的灵性和力量,也基本都是被生灵所驾驭。但邪婴万劫轮无论层面、力量都太过强大,却可以反过来驾驭生灵……甚至魔!

而弑月魔君,就是邪婴万劫轮选择的载体——抑或着称之为宿主!

百万年前,被逼到绝路的众魔在丧心病狂之下,解除了邪婴万劫轮的封印,让它重现世间。被封锁太久的邪婴万劫轮也积累了无尽的负面之气,脱离枷锁后力量当即疯狂暴走,它劫持了弑月魔君为载体,释放出毁天灭地之力和灭绝神魔的“万劫无生”,而唯一能与它抗衡的诛天始祖剑却是始终下落不明,最终导致神魔尽灭。

而由于弑月魔君是邪婴万劫轮所控制的载体,他自然幸存下来。

这也是为什么,弑月魔君说他为了救自己的儿子而亲手杀了他,并将他的魔魂封入永夜魔剑之中——因为弑月魔君的剑与他同生,在邪婴万劫轮的毁灭之力下,也唯有这个方法,才能保下他儿子的魔魂!

在屠尽神魔之后,邪婴万劫轮的力量大衰……甚至可能是濒临枯竭。但神魔之中除了弑月魔君,还存活着另外一个神——那就是身中“万劫无生”之毒,却依然没有立即陨灭的邪神。

虽然邪婴万劫轮的力量大衰,但邪神依然无法毁灭它,这世间也没有什么可以毁灭邪婴万劫轮。作为邪婴万劫轮的宿主,邪神也同样不可能杀的了弑月魔君。所以,邪神能做的,就是用自己的所有余力,将邪婴万劫轮连同弑月魔君封印,以期望在长久的封印之中,泯灭弑月魔君的存在。

这就是为什么弑月魔君被邪神封印百万年,却不是被他当年直接诛杀的原因。不是邪神不想,而是不能!

封印的地点,便是这在茫茫混沌之中毫不起眼的蓝极星中的天玄大陆!

邪神设下的封印并不是单纯的封锁,还带有极强的残噬之力。百万年的封印之中,邪婴万劫轮一直承受着邪神之力的残噬,本就大耗的力量被进一步湮灭,甚至导致它失去了对弑月魔君的驾驭之力,让弑月魔君不再是它的宿主,而是相互独立的存在。

这就是为什么,弑月魔君当时忽然说出了一句“邪神的封印毁灭了本王的魔躯和魔魂,却也让本王终于重获自由”……

而不再是邪婴万劫轮宿主的弑月魔君也自然失去了邪婴万劫轮的庇护,同样承受起邪神封印力量的残噬,最终让他的命源魂源都严重残缺,与弑月魔剑的契约也被摧断,从而让存在着他儿子魔魂的弑月魔剑,也成为了独立的存在。

终于,在万年之前,邪神封印的力量终于耗尽,让邪婴万劫轮、弑月魔君、弑月魔剑都得以解脱。但,承受了邪神封印整整百万年的侵蚀,弑月魔君的命魂都已是微弱不堪,本该用不了多久就会彻底灭亡,却是万幸被至尊海殿的始祖发现,将其封锁于弑月魔窟。他于是在至尊海殿的封锁之中,借助着邪婴万劫轮释放的黑暗气息,以及孕生出来的幽冥婆罗花苟活下来,一直苟活到被云澈诛杀。

弑月魔剑流落到天玄大陆,成就了永夜王族,就连其上残存的微弱封印,也在今日的魔剑大会之中被解除。只是其中的魔魂虽然没有散尽,却是已经微弱到了可怜的地步。

而邪婴万劫轮,在封印解除后一直存在于此处,缓慢释放着层面极高,却无比微弱的黑暗气息。

当年灭尽诸神诛魔,如今却是沦落的孱弱不堪,只能沉寂在这黑暗荒凉之地,再未见过天日。

先前,弑月魔君的事是茉莉心中最大的惊讶与疑惑。如今看到邪婴万劫轮,不需要任何其他的因素,所有疑惑就此解开。

因为这些是唯一的理由,唯一的解释!

只是这一切的原因,要远比茉莉此前所猜想的所有可能性都要可怕的多……因为它涉及的到的,赫然是这混沌世界之中最为恐怖的东西。

茉莉的脚步停止,站立在了邪婴万劫轮的前方,瞳孔折射着邪婴万劫轮如深渊般漆黑的暗光,她缓缓的低吟道:“自神之时代终结后,不知有多少人猜测过邪婴万劫轮的下落,更有无数的人试图找寻邪神在陨灭之前到底做了什么,没想到,我竟然成为了这世间第一个知道答案的人。”

茉莉缓缓的抬起双手,一团深邃的红光在手心间无声凝聚:“金乌魂灵说过这里是邪神创造的第一个星辰,也是他最终陨落的地方。我先前还曾疑惑过,为什么邪神亲手创造,又明显极为看重的星球,元素却是如此稀薄,玄气层面如此低下,原来一切的根源都在这里!”

“是为了让你纵然有一天脱离了封印,在这个力量密度稀薄,层面低下的世界,也永远别想有快速恢复力量的机会。邪神还真是用心良苦。”

“邪神无法毁灭你,我当然更不能。但……以我现在的力量,要封印现在的你,却是轻而易举!”

茉莉脸色低沉,手间的红光已如浓血般深邃:“把我所有的力量释放,至少可以封死你三四千年!”

“嘤…………”

邪婴万劫轮上的黑光在摇摆,茉莉的心魂之中,忽然传来一个似尖长,又带着绵软的声音,声音之中似乎带着委屈、悲伤,还有哀求,似是一个婴儿,在无助的哭泣。

“请你……救救我……”

一个稚嫩的声音,带着让人心碎的悲伤,细声的哀求着……短短五个字,却颇为生涩,再结合那太过幼嫩的音色,就像是一个刚刚咿呀学语的婴孩发出的声音。

茉莉的眉头一凝,全身微僵,马上冷着脸道:“没想到让神魔都恐惧的邪婴万劫轮,居然会向我一个弱小的人类乞求!”

“请你……救救我……带我……离开这里……”

婴儿的声音,带上了更深的乞求,还有隐隐的哭腔。

“救你?”茉莉一声冷笑:“除非我疯了。你可是这世间最恐怖,最邪恶,最为天地所不容的存在!当年连强大的神与魔都被你屠尽,我若带你离开,让你寻到恢复力量的机会,如今的世界,必将再次因为你陷入万劫不复!不要说是我,就算是这世上最邪恶的人,知道你是邪婴万劫轮,也定然会不遗余力的将你封印,而绝不会选择带你重见天日!”

“不……”婴儿的声音带上了更深的悲怆与哭腔:“我没有那么邪恶……我不是一个……坏孩子……我只是……想要离开这里……这里好黑,好冷,永远都那么安静……”

邪婴万劫轮的声音让人的脑中会自然浮现出一个稚嫩婴孩的影像,它无助悲伤的乞求,足以让心如铁石的人都生出深深的恻隐之心。但茉莉丝毫不为所动:“你不用再妄图蛊惑我了。邪婴万劫轮是鸿蒙之始,在混沌中心由最极致的负面力量衍生而成,本就象征着极限的罪恶力量。百万年前,你一脱离枷锁,就灭绝了所有的神和魔,毁灭了整整一个时代!你现在却告诉我你不是一个‘坏孩子’?呵,真是可笑。”

“……那,只是我的力量属性,力量属性有正面和负面,但不分神圣与罪恶。我当年之所以杀了他们……是因为……他们把我……关了那么多年……我最害怕的……就是黑暗与孤独……所以,我讨厌他们……杀死他们……就再也没有人可以把我带进黑暗与孤独的世界……”

茉莉的脸上出现了轻微的动容……她的意志一直在警示着自己,邪婴万劫轮的声音定然是隐藏着罪恶与邪恶的蛊惑,但这次的声音,却是让她的内心深处一阵剧烈的触动。

因为其中所包含的生气、害怕、委屈,竟然是无比的真切,让她无法感觉到任何虚假的成分,而也只有最真切的情感,才能真正的触动人心。它在说起杀死所有神与魔时,带给茉莉的感觉,就像是一个受到了欺凌的小孩,在生气、任性的报复那些伤害他,让他讨厌和害怕的人……

这些心念刚刚生出不久,她便猛的一惊,迅速将这所有的念想排斥出心魂。冷笑着道:“你以‘邪婴’为名,就真的以为我会白痴到认为你的魂灵只是一个婴儿?你这个世间最罪恶的东西,不用再白费心机了!我马上会把你重新封印,今后,每隔千年,我会重来这里加固封印。纵然我死,临死之前,我也会选择一个人继承持续封印你的使命,让你这个罪恶的存在永远不能再见天日!!”

“嘤…………”

婴儿的声音哭泣起来,哭的格外悲伤心碎,它嘤嘤的道:“为什么……你不愿意相信我……那……我……”

一抹诡异的黑雾在茉莉的身前升腾而来,黑雾之中,邪婴万劫轮化作一道诡异的黑光,骤然钻入了茉莉的眉心之中。

茉莉抬起左手,手背上,一枚小巧浅薄的黑轮印记缓缓的映现。

盯着手背上的黑轮印记,茉莉不屑的冷笑起来:“你以为你是当年屠灭神魔的邪婴万劫轮么!就凭你现在的力量,也妄图让我成为你的宿主!?你这么做,倒是更方便我封印了你!”

冷笑之下,茉莉便要凝力,将邪婴万劫轮强行斥出。

“我……我没有……”婴儿的声音忐忑、慌忙的回应:“只要……只要你愿意带我离开……让我离开黑暗与孤独……我愿意……臣服于你……”

“臣服……于我?”茉莉微微一怔,随之冷冷的道:“笑话!你是邪婴万劫轮,和诛天始祖剑并为整个混沌世界最高层次的存在!连神都无法驾驭,又怎么可能臣服于一个人类!”

“只要……你可以带我去外面的世界……不要再有黑暗和孤独……以后……你就是我的主人……如果,你害怕我的力量……那么……你成为我的主人之后……就永远……不需要担心……我的力量会伤害你……”

“哼,那只是你一厢情愿,我说过答应你了么!”茉莉小手一横,之前凝聚的红光缓缓飘起在她的身前:“你还是继续,老老实实的待在永恒的黑暗之中吧……”

茉莉的手掌翻下,便要将邪婴万劫轮逼出,然后强行封印。但她的手掌翻转到一半,却忽然停下,脸色微微的变幻了起来。

长久的安静之后,她的手缓缓收回,将连凝聚许久,蕴含着恐怖力量的红光也就此散去。她抬起左手,神情冷硬的道:“你若认我为主,今后你的一切都将为我所控。我可以将你带在这边,但永远都不会将你召唤出来。即使如此,你也愿意吗?”

茉莉的话,让婴儿的声音变得激动与喜悦:“只要……只要让我不再被关在黑暗和孤独之中……我一定……都听你的话……”

这样的声音,没有人会相信是来自世间最恐怖,最罪恶的邪婴万劫轮,而只是一个婴孩最卑微可怜的乞求。

茉莉的神情和动作定格,在持续了很久的艰难踌躇后,才无比缓慢而沉重的颔首:“好……既然如此,那便定下最残酷的主仆契约,我为主,你为仆,除非我主动解除,否则,你永生永世都将为我所控,永不可叛!只此一途!你或者接受,或者让我把你重新封印!”

冰冷无情的声音落下,茉莉眉心间红光一闪,契约之力笼罩在了邪婴万劫轮之上。而且,是星神界最为残酷的主仆契约。

让茉莉惊讶的是,邪婴万劫轮没有半点的犹豫和抗拒,甚至是无比欣喜雀跃的接受了契约……欢喜的如同飞出了牢笼的小鸟。

茉莉的瞳孔顿时黑光一闪,随之,她左手手背之上的漆黑轮盘变的无比深邃,连续数次闪烁后,便又缓缓消失。

“以后,你就不再是可以诛神屠魔的邪婴万劫轮,而是独属我一个人,以我为主的器!”

茉莉这些话说的格外郑重严厉,但她的眼神却是一阵飘忽。

她没有想到,一个最卑微的凡人都无法接受的残酷契约,竟是毫无阻滞的“奴役”了邪婴万劫轮——这个连神都恐惧的恐怖存在。

在这里见到邪婴万劫轮,然后竟成为它的主人……一切就如最荒谬的幻梦一般。

更奇怪的是,从邪婴万劫轮身上,除了初见时触动了来自星神的恐惧记忆和印象,她感受到的不是阴森、恐惧、罪恶,更多的反而是可怜、无助、悲伤……

这一切究竟只是假象,还是……邪婴万劫轮真的只是个幼稚的婴孩?

幼稚的因为生气,而杀尽了所有神魔,又幼稚的可以为了远离黑暗与孤独,不惜一切的代价,哪怕从超越神魔的存在,成为一个人类的奴仆。

“是,主人。”婴孩的声音恭敬的回应,没有半点的屈辱或不甘,只有即将离开黑暗与孤独的喜悦。

茉莉之所以忽然改变主意,是因为她想到:邪婴万劫轮为了自由如此不惜代价,对她如此,对别人也一定如此。那么,若是它落入其他人之手,根本无法预知会引发怎样的后果。而那是邪婴万劫轮,一旦它的力量被唤醒,将是无法想象和控制的巨大灾难。

而若是它真的愿意臣服,那么,臣服于她,为她所控,也就不需要担心它有朝一日落入愚蠢或居心叵测之人的手中。还可以让它永不会再现世。

茉莉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平复心境:“记住我之前的话,你以后可随我看遍外面的世界,永远不会再孤独。但我也永远不会召唤你出来!你要知道,若有一天被世人知道我是邪婴万劫轮的主人,那我必定会马上成为整个混沌世界的敌人!”

“嗯,我会一直听主人的话。”声音稚嫩尖细,如同一个乖巧的小孩。

“好,那你现在告诉我,什么东西或者方法可以让你的力量重新觉醒?”茉莉冷冷的问道。她这么问,绝然不是想要去试图恢复邪婴万劫轮的力量。相反,是为了要避开所有的可能性!

“我现在只属于主人,只要主人可以影响我的力量。主人的怒气、怨气、杀气、血腥气、恨意、妒意、罪恶……这些负面情绪都会让我成长。尤其是,若是主人的负面情绪忽然强烈到了某个临界点,就有可能将我的力量重新唤醒喔。”

邪婴万劫轮毫无避讳的回答。

茉莉心中暗松,嘴角斜起一丝无比清淡的笑:“那很可惜,你的力量永远都不可能再次觉醒了。”

“现在,我便如你所愿,带你离开这里。以后,若是你稍有不听话,我就会立即将你重新封印入黑暗和孤独之中!”茉莉严厉的道。但她同时也知道,有那个最残酷的主仆契约在,邪婴万劫轮就算想不听话都不能。

——————————————————

逆天邪神是大神火星引力的新书,已经更新到第815章 万劫邪婴,本站提供逆天邪神最新章节无弹窗及逆天邪神全文阅读,请收藏本站支持火星引力.书友QQ群:597300426
标题:第815章 万劫邪婴   地址:http://www.nitianxieshen.com/9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