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重阳祭祖(二)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午餐之后,原计划还要再留一会儿的顾念就被顾媛十分嫌弃地“赶”出了家门。

顾女士的理由还十分地冠冕堂皇:“既然是敬老节,那就均匀分配,两边长辈一边半天时间。还有,下次我让你别来你就别来了,要给你年过半百的妈留下足够自由的私人时间,懂?”

顾念只能哭笑不得地跟顾媛道别,顺便把她送到楼下她们几位退休女士常聚的麻将房里。

至于听到动静就立刻关怀备至想出来看看顾家的演员新女婿的女士们,都被顾媛以一己之力拦在了门后。

“快走快走。”

隔着巴掌宽的门缝,顾媛嫌弃地朝顾念直摆手。

“您少打点麻将,注意身体啊。”顾念不放心地嘱咐。

“知道了。”

“……”

听见脚步声跟着电梯运转的声音一起消失,顾媛这才关上门,扭头看向自己的好姐妹们:“这么大年纪了,你们就不能稳重点?”

“媛姐你也太吝了,我们就看看你家新女婿,又不抢。”

“就是。”

顾媛撇嘴:“什么新女婿,八字还没一撇的事情。等真结婚了再说。”

“怎么,新女婿你不满意啊?这才来了多久,你就把人赶走了?”

顾媛沉默之后,摇了摇头往里走:“太高了。”

“什么太高了,个子?”

“条件。”

“条件高还不好啊?”

顾媛脚下一顿:“门不当户不对的,好什么?”

“这都什么年代了,你还这老观念。”

“就是,我还巴不得我女儿找个条件好的呢,对她也好就行,可惜找不着啊。”

坐到麻将桌前,顾媛慢腾腾地摸着麻将牌想了好久,才憋出来一句:“对念儿应该挺好的。”

旁边老张笑起来:“那你还赶人家走?”

“当然要赶,”顾媛皱起眉,“年轻人不懂这些,我们当父母的不能不懂。哪个长辈上年纪了不想儿孙绕膝?你把人家儿子留着不让走,等女儿到了他们家,哪有好脸色看?”

老张问:“那你怎么办?不想你家小念,你可就这么一个孩子,时间久了跟你生疏了,有你后悔的。”

“生了就生了吧。”顾媛摸着麻将笑了笑,大概是顾念都没见过的慈和模样,“我又不能陪她走一辈子。”

桌上一静。

片刻后,四位年过半百的女士们默契地恢复到日常的说说笑笑,麻将牌磕磕碰碰间,桌上热闹,没人再提了。

·

顾念原本是没有打算和骆修一同回骆家祭祖的,但走之前被顾女士刻意提醒过,所以她直到上车后仍在蹙眉思考着这个问题。

直到身旁的声音把她叫回神:“不要顾虑太多。”

“唔?”顾念回头,“什么顾虑太多?”

骆修唇角勾起低淡的弧度:“你不是在考虑要不要陪我去骆家的事情?”

顾念:“啊,这么明显吗?”

骆修声音温和:“不要顾虑礼节之类的问题,想去就去,不想也不要勉强自己。”

顾念犹豫了下,却是问骆修的:“那你想我和你一起去吗?”

这个问题叫车里安静了几秒。

顾念没等到答案,茫然地回过头,就见骆修在沉默之后无奈地笑:“一方面,无论走到哪里我都会想要和你在一起。另一方面,我又并不想你和骆家的人有太多接触。”

“你不想我和他们接触?”顾念一怔。

“嗯。”

“为什么?”顾念若有所思,“难道你父亲或者你爷爷会给我一千万让我离开你吗?”

骆修玩笑:“如果他们真那样做,那你要怎么办?”

顾念绷起脸思考了一会儿:“好像我就只能努力赚够一千万,向他们要求给你赎身了。”

“那我倒贴一千万,让你现在赎走可以么。”骆修忍俊不禁地问。

听出这话里的调戏,顾念严肃脸:“我是正经编剧,不走潜规则演员那一套的,你不要诱惑我。”

骆修莞尔。

等这个话题过去,顾念也收敛玩笑态度,认真对骆修道:“我陪你一起回去。”

“想好了?”

“嗯,我知道你不喜欢那里,一个人独自去不喜欢的地方会更难过,两个人一起应该会好很多。”顾念一顿,“关于你担心的问题,放心吧,我会尽量避开和他们接触的。”

骆修眼神微晃了下,似乎想说什么又作罢,最后一笑温柔:“好。”

于是最终比约好的截止时间提前了一个多小时,骆修带着顾念一起回到了骆家。

提前接到消息的管家林易在骆家正门等候,见骆修和顾念下车他便主动上前:“大少爷,顾小姐。”

骆修温和地笑:“林管家怎么还亲自出来了?”

林易苦笑:“老先生在祠堂已经等急了,催过几遍,一听说您快到宅前,立刻就让我下来接您。”

“没关系,我不着急,”骆修淡淡一笑,转向顾念,“我先送你回我房间休息。”

“……”

在林管家无奈的目光下,顾念最后还是没说什么,点了点头。

骆修拉起她的手,扣进掌心握住,然后牵着小姑娘走向那片深宅高院里。

一路瞩目。

不少骆家的佣人是听说了他们那位一心出家的大少爷竟然在祭祖的日子里带回来一位女朋友,忍不住好奇,专程来看这位能把他们大少爷勾得动了凡心的“女妖精”长什么模样的。

顾念被盯得不自在,但并没表现出多少来,仍是木着脸,抽空才蔫叹了句:“早知道是来走T台的,那我就换一身压得住场的打扮了。”

骆修:“现在也压得住。”

“是么。”顾念狐疑不信。

“当然。”

“……”

虽然还是不信,但也不妨碍她嘴角往天上翘过去。

骆修在管家林易的跟随下,还是亲自把顾念送到他的私人房间才安心。

走之前,骆修特意站在门外嘱咐:“除了我来找你,无论是什么人说有什么事,都不要出这个门,好吗?”

顾念支起眼,警觉:“这么恐怖吗?”

骆修目光好像无意又和善地从旁边管家林易身上一瞥而过,然后他垂眸温柔望向顾念:“以防万一。”

顾念想了想,点头:“嗯,我记得了。”

“你可以先在我的床上休息,等祭祖流程结束,我会立刻回来找你。”

“没关系,不着急。”顾念笑起来,“刚好我困了,你晚点回来我还可以多睡一会儿懒觉。”

骆修眼神微晃,眼角勾出一丝入骨笑意:“那我更该早一点回来了。”

“……?”

顾念一憋,脸颊慢慢涨红。

“不要胡思乱想,”骆修哑然轻笑,向前倾身,他扣着女孩身侧半扇未开的门,声音压得低低的,“我只是想陪你入睡而已。”

顾念:“……”

恶龙尾巴都快在后面甩起来了,傻子才信。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