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那眼神,仿佛能够洞察一切,愣是看得沈满成老脸一红。

说不出的窘迫让他迁怒的狠狠瞪了儿子一眼:“去把屋子里的东西收拾出来!”

“哦,好!”

沈青松也被弟妹这神情弄得又羞又臊。

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他一个做大伯子的,趁着弟弟不在家,欺负弟妹和小侄子,侄女……

这事不想也还算了,真琢磨起来,他只恨不得能在地上挖个洞,好钻进去。

他这会儿也顾不得媳妇待会儿会和他怎么哭闹了,硬着头皮掰开刘春霞的手就往屋子里钻。

刘春霞再怎么也没有想到,尹小满会来这一招!

更加没有想到,这女人就是往这儿一站,一家子居然就没有一个人把自己当回事了。

这种领权被蔑视的感觉,比把她占到手的房子再还回去还让刘春霞更愤怒!

她顿时疯了一般跟进去,一把拽住了沈青松的衣服,就和他撕扯了起来!

“你敢把东西给我拿出去一点试试!”

她气得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就为了那个女人的一句话,你要把我儿子的房子退回去?沈青松,你咋就这么怂啊?!”

“别闹了!”沈青松不耐烦的推了她一把。

就算是他脾气再好,也还是个男人。

媳妇在这么多人面前和他对着干,他也会觉得下不来台。

刘春霞没有想到男人会反抗,没有防备的被他推得倒退了好几步。

这一下可捅了马蜂窝,她立刻嚎哭了起来:“沈青松你个没本事的,你除了欺负老娘你还能干啥?老娘辛辛苦苦扒扯这扒扯那我是为了谁?你就为了一个小……”

她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沈青松一个反手捂住嘴,硬是给捂了回去。

“给我憋住,不然看老子不打死你!”

他明显也是急了,低声斥责着,拖了刘春霞就往门外走。

手上,胳膊上被那个女人抓的稀烂也没敢松手。

这样的吵闹把那俩女孩吓得够呛,看到他们出门,都下意识的退出了好远。

可尹小满依然还是那副淡定自若的样子。

只是在他们俩又在院子里撕拽起来的时候,快走了两步,走到婆婆身边,将两个孩子牵了过去。

她将大宝往自己身边揽了揽,弯下腰一把抱起了二妞,顺手还压了一下她的小脑袋,让她趴在自己的肩头,不去看那边的吵闹。

沈青松终于把刘春霞扯回了他们住的东屋,呆愣的看着他们的俩儿子也反应过来,快速的追了进去。

院子里此时只剩下了沈满成两口子,俩知青,还有他们娘三个。

张金凤这会儿吓得唇色惨白,上下牙不停的碰撞,发出咯咯的声响。

她下意识的朝自己男人那边凑了凑,明显已经慌到不行了。

即使隔着屋门,东屋那边的吵闹依然听得很清楚,其间还夹杂着两个孩子的哭闹。

二妞将头深深的埋在尹小满的肩膀上,双手用力的环住她的脖子,表现出了从来没有过的依赖。

大宝没有说话。

他紧紧的抿住唇,眼神沉郁,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不知道是在思考着什么,还是被吓傻了。

直到尹小满腾出一只手,将他冰凉的小手握住,护在手心里。

他才如梦初醒一般往她的身边贴了过去。

沈满成只觉得自己的太阳穴突突乱跳,心里乱得像是被塞进了一团稻草。

他下意识的看了自己二儿媳一眼,只觉得这女娃子几天不见,似乎和以前不一样了。

但哪里不同他又说不好。

刚才她盯着自己看的那一眼,让沈满成现在想起来还心有余悸。

他觉得,自己活了六十年了,别说村里的干部了,就算是曾经面对老族长,都没有刚才那一瞬的胆怯过。

这种感觉让他很别扭,可也让他对自己这个二儿媳多了几分顾忌。

东屋的打闹俨然一时半会儿的也不会停止,沈满成揉了揉太阳穴,硬着头皮走到了尹小满的跟前。

“青耘媳妇,爹和你商量个事儿你看行不?”

他努力往上挑了挑嘴角,想要挤出一个微笑。可是很明显失败了,脸上的表情有些扭曲,看上去要多别扭有多别扭。

“爹,你说。”尹小满没有应承,只是看着他淡淡地说。

沈满成的脸色有一瞬间的不自在,却也没有计较。

他思量着慢慢开了口:“青耘媳妇啊,你大嫂那脾气你也知道,她就是个不省事儿的。和这种人计较也没什么意思,还不够生气的。

你就当卖爹一个面子,把这房子先暂时给大壮,二壮他们住着,等啥时候你们需要了,爹保证帮你把房子要回来!”

“可我现在就需要啊?”尹小满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一副觉得他说的话很奇怪的样子。

她朝梁小雨她们指了指:“梁知青她们还等着搬家呢,爹,也别以后了,你现在先帮忙把这屋里的东西收拾出去吧。”

一句话堵得沈满成心口被梗着了一样疼。。

看他不说话了,尹小满无奈的叹了口气,冲着梁小雨她们歉意的说道:“不好意思啊,让你们两个看笑话了。

没办法,这事儿我也当不了家。

要不,还是找支书说说吧?不行让村里派几个人来帮我大嫂他们搬家?

有外人在,多少也是个见证。别到时候她再说有什么东西找不见了,咱们都说不清。”

她这话瞬间挑起了那俩姑娘的怒意。

她们果断的点了点头:“行,小满姐,你带着孩子呢,就别乱跑了,我们俩去!我们现在就去村部,把干部们找来评评理。”

说话间就要往门口走。

沈满成一下子就急了!

说实话他也不想这俩丫头搬进来。

刚才的那一幕他都看见了,这都不是好惹的主儿。

真住下来了,以大儿媳那个脾性,以后还有的闹。

他们这个家就再也没有安宁的时候了。

他气急了,也顾不得当着别人的面,这话不好说了。

瞪着尹小满大声喝道:“青耘媳妇,你就不能给我个脸?权当我做爹的求你了行不行?别闹了,别再折腾了吧!”

说到最后,他的声音里充满了深深的疲惫。

可他这副样子,却彻底的激怒了尹小满!

她好像一下子对原主那满腔的无奈和说不出来的委屈感同身受了起来。

所以,现在是谁弱谁占理了?

示弱就可以肆无忌惮的抢夺别人的东西?!

她的眼圈一下子就红了,然后眼泪大颗大颗的掉了下来。

她也不擦,就那么睁大了眼睛,直直的看着沈满成和张金凤,表情中带着天大的委屈。

“爹,我也求求你,求你就给我们娘仨留一条活路吧!”

说着,她就做出了一副要下跪的姿势,却被旁边的两个姑娘一把拦住。

“小满姐,你这是干啥?现在是新社会了,可不兴下跪!有啥委屈你说出来,人民群众的眼睛都是雪亮的,大家都会给你做主!”

俩小姑娘看着她眼泪跟不要钱似的巴拉巴拉往下掉,浑身颤抖,一副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的样子,只觉得心都碎了。

她们用力的支撑着尹小满的身子,同时眼神却像带着刀,朝着沈满成愤愤的射了过去!

沈满成被这目光扎得站都站不稳了,吓得忙不迭的说:“青耘媳妇,啥活路不活路的,这话可不能乱说啊!受了啥委屈你跟爹说,我和你娘肯定替你做主!”

旁边的张金凤也心疼的连连点头。

想要伸手去摸她一把,却被尹小满不经意般往旁边侧了侧,给避了过去。

她抽了抽鼻子,紧紧的抿着嘴,一脸窘迫难言的表情。

好一会儿,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才低声的说道:“爹,娘,我们家没粮食了。这几天都是只吃一顿饭。我饿着没关系,当初我是答应青耘要好好带这俩孩子的,我不能把他们给饿死了啊!”

听了她的话,沈满成顿时涨红了脸。

他连连朝老伴挥手:“去!去缸里舀面,给娃装一袋子回去!”

张金凤答应着就要离开。

却又听尹小满继续说道:“爹,这日子还长呢,你今天给了我面,那明天呢?下个月呢?我们三张嘴呢,你们老两口有多少口粮能填补我们?”

沈满成瞬间想起了早上的事儿,手僵在了半空中。

梁小雨和李芳互视了一眼,又不解的看向尹小满:“小满姐,大队里不给你们发口粮吗?”

尹小满看了看公公,这才跟她们解释道:“我在城里上高中,户口在学校没有迁回来,所以现在村里没有我的粮食。”

“他们两个,”她拍了拍二妞的背:“他们的户口跟他们爹在部队,也没在村上,所以也没口粮。”

两个小姑娘顿时了然的点了点头。

这个时候,城市户口很值钱,是能够吃国家供应粮的。

所以谁家有一个在城里上学的孩子,好容易迁出去了,户口怎么都不会重新迁回村里。

偏偏尹小满这种情况特别尴尬。

她今年上高三,还有半学期才毕业,户口还在学校里。

可学校现在停课,学生们都返了乡,这样学校不会发口粮,村子里发粮食也没有她的份儿。

一般家庭如果有这种情况,通常就家里人紧紧裤腰带,匀给孩子一口吃食。

反正就熬这半年,拿到毕业证就能在城里找到一个不错的工作。

以后好歹也是个城里人。

但看现在这架势,沈家显然并没有要帮扶尹小满一把的意思。

“我刚才去村部借粮了,可村里规定借粮的话要么用工分抵,要么用钱换。我嫁过来的时候带了五十块钱,却都被大嫂给要走了,分家的时候是净身出户的。

我们没粮也没钱,只好和梁知青她们商量着互相帮助。我把房子借给她俩用,她们一个月帮扶我五块钱,让我去换粮食。

爹,现在你们连房子都不给我了,是想彻底要了我们娘三个的命吗?”

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尹小满一脸的泪,眼神绝望,连声音都拔高了许多,带出几分凄厉。

而大宝和二妞听了娘的话,也不约而同大哭出声。

那场景看得人汗毛都跟着乍了起来!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