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终于出了门,刚走出没几步,一直等在一边儿的大宝就跑过来抢尹小满背上的背篓,被她避了过去。

“拿着这个,抱住了,别洒。”她将怀里的陶罐塞到了大宝的手里。

大宝盯着罐里的白面,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脸上就浮现出了难以置信的惊喜。

“面!白面!”他吃惊得大声喊了起来。

“是呀,面,白面!”

尹小满也被孩子这种毫不掩饰的喜悦感染,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学着他傻傻的重复了一句。

说完,她自己先就笑了起来。

一手拉着一个娃,大声的说:“走,回家!娘给你们做白面糕糕吃!”

“面!面!面!面!”

大宝显然被这一重接一重的惊喜给砸晕了,完全不知道要如何表达自己的心情。

直着嗓子一遍又一遍大声的重复着这个字,似乎不如此无以表达他的开心。

声音清脆而响亮,再也没有一点磕绊。

哥哥的情绪显然也感染了二妞,她也不要尹小满拉了,蹦跳着跑到大宝的身边,伸着脑袋往罐子跟前凑。

待她终于看清了里面的东西,也笑得眉眼弯弯,跟着大声的喊道:“糕糕,糕糕,糕糕!”

“面!面!面!面!”

“糕糕!糕糕!”

俩孩子像两个小傻子般,一唱一和,不知厌倦的一遍遍喊着,又甜又脆的笑声,欢呼声响彻了回家的路。

终于到了家。

将两个依然亢奋到不行的孩子安置住,尹小满独自一人进了灶屋。

身为曾经的御膳房掌事姑姑,那厨艺自然是极好的。

加之今天心情又好,此刻的她很想为这俩孩子展示一下自己的本事。

只是,当目光落到灶台上那仅有的,只有薄薄一个底儿的盐罐儿上时,尹小满脸上的笑意再次消失不见。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就算她空有一身能耐,没有材料也是枉然。

之前沈满成说让她回来给孩子们包顿饺子,可是包饺子除了要白面也还得有菜有肉才行。

而那些都是家里没有的,所以她才自觉的将饺子改成了糕糕。

在尹小满看来,发面给孩子揉个松糕并非什么难事,即便没有糖,做不出松糕,好歹做个白面馒头也可以。

可她还是小看了这个家的穷困程度。就好像现在,连个发酵用的酵子她都找不到。

“唉,能够回御膳房一趟就好了。”尹小满从心底深处发出了一声叹息。

这句话刚一出口,尹小满就觉得眼前一阵恍惚。

待她反应过来时,忽然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极为熟悉的环境里。

樟木的桌椅,柳木的床榻,上面还挂着她自己亲手缝制的幔帐。在床榻旁边的柜子上,还放着她那天临出门前随手扔在上面的荷包!

尹小满忍不住揉了揉眼睛。

这分明是她在宫里住的那间屋子!

莫不是,她又……穿回来了?!

尹小满的心开始砰砰乱跳,她如同做梦般在屋子里来回走了一遍。

越走越晕。

因为之前马上要出宫,身边的姐妹还有下属们都按照惯例给她随了份子。

这些人都是宫女,内侍出身,随的肯定不会是什么贵重东西。

无外乎都是些他们做的拿手的吃食或者为她缝制的衣服,鞋袜,还有布料之类。

而这些,尹小满之前是想离宫前再收拾的,此刻它们就如同那天早上她出门之前一样,还整整齐齐的摆放在屋子正中的桌子上。

桃花酥,枣糕,蜂蜜麻花,酥饼……全都松软香酥如同刚刚出炉。

望着那些曾经习以为常的食物,尹小满下意识的吞了口口水。

她随手捏起了一块儿杏仁糖塞进嘴里,顿时被那香甜的滋味感动的眯了眯眼睛。

胃里却更空落落的了。

她拿起一块酥饼正要吃,目光却无意间落在了放在角落里的一个陶罐上。

那个罐里装了满满一罐牛乳。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宫里得宠的贵人们开始流行用牛乳洗澡。

据说这样可以使她们肤如凝脂,洁白如玉。

身为掌管着御膳房的掌事姑姑,即便尹小满从来不在意这些,可挡不住底下人惦记着孝敬。

虽然不能如贵人般奢侈的用牛乳沐浴,可每天总会有人悄悄放一小罐在她的房间里,好让她有空的时候用来润润面,泡泡手。

时间长了,尹小满也习惯了。

而此刻,望着那一罐满满当当的牛乳,她的眼前掠过的却是俩孩子瘦得都要脱了相的小脸……

忍不住下意识的叹了口气:“要是能把这牛乳带回去煮给俩娃娃喝,那就好了。”

话音刚落,尹小满又是一阵恍惚。

待她再次醒过神来,人已经重新站在了那破旧的灶屋里。

眼前的灶台上赫然摆放着那罐快要溢出来的牛乳!

她吓得接连倒退了好几步。

脑子有一瞬间变成一片空白,全然无法思考。

好一会儿后,她试探着又说了一声:“我要回御膳房。”

转瞬间,她重新站回了自己的小屋,屋子里的东西还保持着原貌。

尹小满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久久地,久久的无法平息自己内心的狂风巨澜!

她朝之前放陶罐的地方望去,发现那里已经变得空无一物。

这是不是意味着自己可以把屋子里的东西都带回双桂村?

有这些精细的吃食,她和孩子们就可以在好长一段时间里都不用忍受那剌嗓子的粗粮了?

想到这儿,尹小满顿时激动了起来!

奶糕!又好吃又容易克化,二妞一定喜欢。

麻花,酥脆油水又足,大宝肯定从来没有吃过。

她的眼神开始冒光,已经控制不住的开始幻想孩子们见到这些好吃的之后会是一副怎样开心的样子。

可就在她拿起一碟奶糕正要出去的时候,迟疑了一下又重新放了回去。

她忽然意识到,要是真把这些东西带回去,她根本没法跟孩子们解释!

想了想,尹小满走到靠门的地方,拿起了一个布袋,从里面拿出了两个咸鸭蛋。

这是给御膳房送菜的大刘知道她要出宫后,特意给她送过来的。

说是自己婆娘亲手腌的,保证各个流油,让她务必留着自己吃。

在御膳房待的时间长了,尹小满哪里会在乎这几个咸鸭蛋?

无非是感动于他的一片真心,随手接了过来。

而此刻的她无比感谢大刘!

同时更是无比懊悔平日里的出手散漫。

一想到曾经有那么多好吃的东西,都被她随手送给了小丫头们,尹小满就觉得心都是抽抽的!

早知今日,别的不说,她怎么也得换点米面粮油放在屋子里啊!

米面粮油?

想到这里,尹小满不由得心里一动。

“送我去御膳房。”她加重语气默念了一句。

眼前一阵恍惚,就再次换了地方。

真的可以吗?

尹小满激动地在胸前抚了抚,强按下那颗快要跳出嗓子眼的心,慢慢睁开了眼睛。

可是——

入眼处到处灰突突的,只有一片雾气。

“我要去御膳房。”她不甘心的又重复了一遍。

眼前还是那片雾气,没有如何改变。

看来想要米面粮油是没有希望了。

她的心里一阵失落。

“回住处吧。”尹小满叹了口气。

话音没落,眼前的场景已经又变回了之前的屋子里。

这一次,她无比认真的盘点起了所有的家当,然后又多了一个天大的发现!

因为当初已经确定要出宫,所以尹小满早早就托人帮她在京城买了一个小宅院。

作为出宫后的落脚地。

尹小满很小没了父母,自幼由奶奶抚养长大。

入宫前,一直和奶奶生活在海边,靠赶海,捡海货为生。

她这一入宫就是十八年,自此后再也没有和奶奶见过面。老人家去世她都没能看上最后一眼,世上再无亲人。

所以那个小宅院,对于尹小满来说就是她后半辈子的依仗了。

修缮的时候几乎花了她大半的积蓄,也花费了好多心思。

宅子修好之后,尹小满分批分次,利用出宫办事的机会将自己常用的东西都带出去了。

可以说,宫里的屋子,除了一些旧友们送来的糕点礼物之外,箱柜应该全是空的。

可现在,尹小满却惊讶的发现,那些她之前送到新宅子里的细软,物品又重新回到了屋子里。

甚至在床头她用来放贵重首饰的小暗格里,还多出了一个从来没有见过的红木匣子。里面赫然摆放着她当初用来购买宅子的那八百两银子!

望着那能够晃花人眼的银子,尹小满只觉得整个人都懵掉了。

她甚至闹不清楚,究竟哪个是真,哪个才是梦?

她跌坐在床边,后背冷汗淋漓,脑子里越来越乱,整个人呆愣的,如同被谁给下了定身咒。

“娘!娘!”

就在此时,一阵熟悉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听得尹小满浑身一凛,终于缓过神来。

“出去!”

她压低声音快速说道,转眼间人已重新出现在了灶房。

“娘!洗好了!”

二妞手里举着三个个洗得干干净净的红薯,叫嚷着冲了进来,一下子扑进了尹小满的怀里。

“娘,烤着吃,甜!”

她将红薯在尹小满的眼前晃了晃,说着还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尹小满一下子就被她这萌萌的小模样给逗笑了。

这是二妞第一次同她提出要求。

即便这要求是那么的简单,容易做到。

“好!”

她亲昵的用唇在女娃娃的头顶碰了碰,宠溺的说:“娘给二妞烤着吃,烤得甜甜的。”

“嗯!可甜可甜的!”

二妞高兴的笑眯了眼。

那眼睛弯弯的,眯成了一个月牙,看着就让人忍不住跟着心生欢喜。

望着这个跟自幼看着长大,最后因病去世的三公主长得一模一样的的女娃娃,尹小满只觉得之前笼罩在心底的那片阴霾瞬间消散殆尽。

哪是真哪是梦又有什么关系?

无论在哪里,将日子过好才是最紧要的。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