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尹小满不知道依靠自己的能力,是不是能够将那个男人救下来。

可是她知道,如果沈青耘没了,她和孩子们就失去了最大的依仗。

所以,她必须试试。

原主不愿意去随军,最大的原因是对于未知环境的恐惧。

可偏偏——

尹小满曾经和奶奶在海边生活到七岁。

那片蓝色,对于她来说,是魂牵梦萦的地方。

在双桂村,尹小满明白自己没有任何优势。

现在的情况想要继续上学已经没有可能。无论是她还是原主,都没有下地干活的经验,也挣不了什么工分。

单靠手里这几十块钱,是撑不了多久的。

到最后最大的可能还是重蹈原主的覆辙。

与其这样,为什么不换个环境?

最坏的结果也无非是自己即便赶过去,也救不了沈青耘的命。

可即使这样,只要在海边尹小满就有自信靠着双手能填饱他们三个人的肚子。

总比留在这里等死要强的多。

高崇没有想到事情居然会办得如此顺利。

他知道营长在说出那个打算之前,其实就已经做好了会被拒绝的准备。

毕竟他们部队所在的位置确实太过于偏僻,还有一定的危险性。

除了日子过不下去的,根本就没有几个人愿意跟过去。

甚至团里没有办法了,都允许战士们在驻地找媳妇成家了。

在这种情况下,营长之所以还想再试探试探,原因大家都清楚,无非是怕孩子们在家受了委屈。

想到这儿,高崇忍不住又悄悄打量了一下尹小满,还有偎在她身边,一看就和她非常亲近的大宝和二妞。

眼神说不出的复杂。

身为一个侦察兵,既然来了,他自然会提前打听一下家里的情况。

所以在上门之前,他就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儿都给弄清楚了。

在知道娘三个受了那么多委屈之后,高崇原本以为自己见到的肯定是一个被迫害的惨兮兮,充满了怨气的女人。

但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敲开门后看到的居然会是这样一副母慈子孝的场景。

“嫂子,我回去就给营长发电报。他要是知道你们愿意过去,还不知道多高兴呢!”

高崇很有感触的说。

说完,他似乎生怕尹小满会反悔一般,又连忙补充了一句:“嫂子你别担心,我们部队那边虽然位置偏一点,可我们吃的好!

我们不仅能吃饱,还差不多每天都能吃上肉,鱼肉!”

尹小满:“……”

如果不是她在海边曾经生活过很多年,这话她就信了。

天天只有咸鱼拌粗粮的日子,并没有什么可值得羡慕的。

只是这话她自然不会揭穿,她只是抿着嘴,露出了一抹浅浅的笑。

“那我们就在家等你的消息了。”

“行行行,嫂子,我得了信儿就立刻过来跟你说。

高崇激动的连连点头。

一直到他都准备告辞的时候,才猛地敲了下脑袋:“呀!嫂子,我都乐傻了,差点把正事儿给忘了。这是营长托我给你们带回来的钱……”

说着他从军裤口袋里拿出了一个信封,朝尹小满递了过去。

尹小满却并没有接。

她冲着高崇摇了摇手:“发电报也是需要花钱的,这钱不能让你出。另外高同志,我还想托你帮我办件事。”

“拍电报能用几个钱?这是三十……嫂子,你要办什么事?”

看她不要钱,高崇原本还想再劝几句,却又被她后面的话给吸引了。

“我想托你帮我们买一下火车票,那个我也不知道要怎么买。”

尹小满一边回忆着女主之前在县里读书时的那些见闻,一边慢慢的说道。

她知道从这里到沈青耘驻扎的部队很远,据说光坐火车就得两天两夜。

可她不知道那个带火的车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原主也没坐过。

所以,买票什么的,能有人帮忙就别难为自己了。

听她这么说,高崇立刻露出了一副了然的表情。

是他疏忽了。

小嫂子就算看上去再落落大方,像是从大地方出来的,也毕竟年轻。

这种事,没人帮忙也是难为她了。

想到这儿,他也不再推辞,点了点头:“行。我跟营长联系一下,只要他那边手续办好了,我就立刻给你们买车票。只是这钱……”

他想说这钱根本用不完,却又一次被尹小满打断。

她语气清淡却不容拒绝:“多退少补。”

就算托人出宫送点东西都还得给跑腿费呢,哪能白使唤人家?

高崇被尹小满这略显熟悉的口吻给说得一怔一怔的。

那感觉就像是面对自己营长。

一时间愣是没敢再推却。

待他终于反应过来对面的人是谁时,不禁好笑又有点惊叹,难怪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嫂子跟营长真的好像!

嫂子这才几岁?看上去比自己还小上不少。

可一听就是见过大世面的。

这年头别说村子里,就算是在县里,市里,谁家不是一分钱掰八瓣花?

哪里有把钱往外推的?

这可是三十块钱!

他忍不住在心里啧了一声

琢磨着营长这是真走了桃花运。

就回来送个娃,前后不过一个星期的功夫,咋就能娶到个这么好的媳妇儿?

长得漂亮,有文化,说话做事妥帖大度,关键还真心对俩孩子好。

就看大宝和二妞和她那亲热劲儿,要不是自己了解内情,咋也不能相信这不是亲生的!

这心地,得多善良啊!

高崇暗地里握了握拳,打算回去后也不给营长发电报了,干脆找个能打电话的地方,把打听到的那些事和他好好说道说道。

嫂子人好,可也不能被人这么欺负。

和营长说清楚,也让他心里先有点数。

要是可能的话,也在嫂子跟前留个好印象。

万一她有认识的,和她一样好的女子,也给自己介绍介绍……

送走了高崇,尹小满坐在院子的板凳上并没有动。

冬日里的阳光带着一点清寒,多坐一会儿就会让人觉得寒意入骨。

可尹小满却像是完全没有感觉一样。

她这会儿脑子里涨涨的,有太多事要想,趁着这份寒冷能让她保持清醒。

既然决定要离开,那就有太多的东西要提前准备。

做了这么多年的宫廷管事,早就让她养成了做事缜密的习惯。

即便搬家这种小事,尹小满也不会允许事到临头,手忙脚乱的情景发生。

刚才二妞叫那一嗓子,吓得尹小满快速的从宫里的房间跑了回来。

以至于她也没有顾得上多想。

这会儿有功夫了,她就忍不住开始琢磨,自己遇到的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回忆起之前的情景,尹小满断定那个房间并不是在世间真实存在的。

因为她在里面待了那么久,硬是没有听到一点声音。

要知道那屋子离御膳房不过百十步距离,平日里门口人来人往可是热闹紧。

更何况,在那个世上,她应该已经死了。

宫里没道理还让她的住所保留原样,甚至连里面的东西都没收走。

可虽说是这样,里面的东西却又都是真的。

灶屋里现在还放着那罐子牛乳,大宝,二妞他们也实实在在吃了杏仁糖。

尹小满想得脑子疼,也还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她锤了捶脑袋,决定不再多想。

而是开始琢磨起怎么将那屋子里的东西都物尽其用。

反正也回不去了,东西放着也是放着,还不如拿出来改善一下他们现在的生活。

“冷,娘,回屋。”

就在尹小满沉浸在思索里的时候,身边忽然响起了二妞的小奶音。

与此同时,一条薄被搭在了她的肩膀上。

尹小满抬起头,望着站在她面前的两个小家伙,脸上不由自主的带出了一抹笑意。

她忽然发现,来这里不过两天时间,自己笑得次数居然比以前一年还要多。

“好,咱们回屋。”尹小满将薄被重新还给大宝,弯腰抱起了二妞,冲着他们宠溺的说道。

进门之后,大宝快走两步,从炕桌上端过了一个粗瓷碗,小心翼翼的递到了尹小满的面前。

眼巴巴的看着她,没有说话。

那碗里装了半碗水,还冒着热气。

估计是这小家伙趁尹小满发愣的时候烧的。

她将碗接过来,放到嘴边抿了一口,然后赫然发现那水有点甜丝丝的,还带着一股淡淡的杏仁糖的味道。

喝得她不由得愣了楞。

看出了她的不解,二妞忙在一边替哥哥解释:“哥吃了半个,这一半给娘吃,娘累。”

尹小满一时间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

看她不言语,俩孩子都仰着头看她。

那眼神有依赖,有关心,可与此同时,也有遮掩不住的忐忑和讨好。

七岁入宫,一待十八年。

能够在那样一个环境里生存下来,尹小满懂得最多的,不是厨艺,而是人心。

更别说这单纯的让人一眼就能看到底的小孩子的心思。

她不知道沈青耘是怎么带孩子的?

不是说他那媳妇刚死没有多久吗?

为什么两个孩子被他们养得如此胆怯,活得这么小心翼翼?

这种感觉,让尹小满想到了她初入宫时的样子,总觉得四周永远虎狼环绕,一不小心就会送了命。

那种强烈的不安,恐惧让她几乎是瞬间失去了童真,天天汲汲营营的只想着怎么活下去。

这种情绪按道理不应该出现在这样两个孩子身上。

就算没了娘,他们还有亲爹,供给着吃喝,还特意找人照顾着。

怎么就怕成了这样?!

莫不是在没回来之前,这俩孩子在部队里受了什么不得了的委屈?

想到这儿,尹小满对沈青耘原本就没有多少的好感又淡了几分。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