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娘,你要说什么?”尹小满主动问道。

张金凤没说话,而是将手伸进了怀里,在棉袄内里的口袋里摸了半天,然后小心翼翼的摸出了两个还带着体温的鸡蛋塞进了她的手里。

“打个鸡蛋穗,给俩孩子吃点,你自己也吃点。”

说完,张金凤叹了口气,捏了捏尹小满的胳膊:“看你瘦的。别硬撑,没吃的了就去找爹娘要,别搭理你大嫂,我们还没死呢!有我们一口吃的,咋也饿不着你们。”

尹小满看着掌心里那两个白生生的鸡蛋,一时间有点愣神。

甚至连自己跟张金凤说了什么,她又是怎么走的,都记不得了。

她没有想到这老两口会这么对待自己。

昨天他们给粮食,其实尹小满并没有太深的触动。

一来在原主的记忆里,这是常有的事儿。

再来她觉得最主要的原因是俩老人忽然听到大宝说话太激动了,一时间兴奋所致。

当爷奶的疼惜孙儿,没什么值得她要去感激的。

可老太太刚才给鸡蛋的时候,却是说让她自己也吃点。

那语气和神态,尹小满看得出并没有什么作伪,说出来的话是真心实意的。

俩鸡蛋她可以不在乎,这份心意却让她心里有点不舒服。

尹小满从记事起,爹娘就去世了,是从小跟在奶奶屁股后面,磕磕绊绊长大的。

奶奶对她很好,可也有限。

毕竟那个年月,填饱一张嘴就恨不得把人全部的精力都占据了,并没有什么人会刻意的对一个小孩子表现出宠爱的态度。

进了宫,那更是步步为营,天天谨小慎微,只求能保住一条小命,能熬到出宫的时候。

对于周边的一切人,虽谈不上个个都当成敌人,可也不可能没防备。

至少十多年下来,尹小满并不觉得有什么人是可以交心的。

她的性子淡漠,内心警惕,做什么方寸感极强。

不会刻意与人结交,更不贪便宜。

贪便宜死得快,这是她历经多年总结出的真理。

如果老两口还是如对待原主那般,只是隔三差五的给俩孩子送点吃食,尹小满会觉得很正常,也很安心。

可他们这忽然间对自己示好,反倒让她觉得——

有点无措。

握着鸡蛋的手紧了紧,她下意识的皱起眉头,心里一阵烦躁。

“得再送点什么过去。”

默念了这一句之后,她抿了抿嘴,走去了灶屋。

尹小满先搬出了之前她发现的一个小石磨,擦掉上面的灰尘,倒入一勺粗玉米碴,磨成了细细的玉米面。

然后趁俩小家伙没起床,重新进入宫里的小屋,从重新放回去的陶罐里舀了半碗牛乳。

临出来前,她想了想,又顺手捏了几块放在桌子上的奶糕。

那些点心放在小屋里,似乎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几天过去了,依然仿佛刚做出来的一样,那奶糕还带着微微的热度。

出来后,将牛乳倒入玉米面里,又把奶糕也掰碎揉了进去,尹小满动作熟练的捏出了几个窝窝。

同样是窝窝,这形状看上去比之前大宝拿给她吃的那个,可好看太多了。

点柴烧火,将窝窝蒸上,尹小满就回屋去叫了两个孩子起床,洗漱。

忙活完再回来的时候,窝窝已经蒸好了。

取出窝窝,按照张金凤教的,尹小满又煮了点稀稀的白面糊糊,临出锅前打进去一个鸡蛋,做了一锅让人垂涎欲滴的鸡蛋面穗汤。

这边俩小家伙刚刚将自己收拾干净,把炕上整理好,准备出去帮忙的时候,尹小满已经端着早饭进来了。

“去把碗筷拿过来。”

尹小满一边将盛着面穗汤的陶盆还有架在上面装着窝窝的簸箩放在摆好的炕桌上,一边对大宝吩咐道。

可是好一会儿,却没有听到有人吱声。

她不禁有点奇怪。

要是平时,不用交待,这小家伙都会跑得飞快,今天这是怎么了?

她忍不住转头朝站在炕边上的大宝望去。

结果就看见俩小家伙全都木呆呆的站在那里,眼睛直直得盯着她放在桌子上的吃食,傻了一般。

“都去炕上坐着。”她叹了口气,重新吩咐道。

大宝这才像是忽然反应了过来,“哦”了一声,转身就要往外跑,却被尹小满揪住衣领给拽了过来。

“上炕上坐着!”她伸手在他的脑袋上按了一下,就不再搭理他们,自己又转身去了灶屋。

二妞伸手碰了碰哥哥,眼睛却仿佛粘在那金灿灿的窝窝上了一般,连个眼神都舍不得给他。

好一会儿才用一种飘忽的,仿佛还在梦里的口吻问道:“哥,这是娘做给咱吃的?”

大宝抿了抿唇,没有吭声。

这会儿,他也觉得自己还没有醒神儿。

毕竟,除了在梦里,又怎么会有这么好吃的东西?

不,大宝又摇了摇头。

他深深的看了一眼那飘着鸡蛋花的白面糊糊,还有散发着从来没有闻到过的,甜香甜香气味的窝窝……

就是在梦里,他也从来没有梦见过这样的吃食。

尹小满拿着碗筷进屋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兄妹俩还站在炕边,一动没有动,两眼全都盯着炕桌发呆的样子。

她过去照着那俩小屁股各拍了一巴掌:“墨迹什么呢,一会儿都凉了。”

说完,拿起两个窝窝,一人塞了一个,自己开始往碗里盛糊糊。

被她这一巴掌拍过去,俩小家伙终于反应了过来,全都快速的上了炕。

只是在咬了一口窝窝之后,二妞忽然抽抽搭搭的哭了起来。

尹小满停下手里的活儿,挑了挑眉。

没等她问出口,小丫头忽然蹭到了她的身边,用力的抱住了她的胳膊。

“娘,这是在梦里吧?这梦不会醒吧?我不想醒。”

小丫头将脸埋在她的棉袄袖子上,泪水很快将衣服洇湿了一片。

尹小满有点嫌弃的盯着那泪渍看了一会儿,伸手戳着二妞的脑门将她推到了一边儿。

将一碗热腾腾的糊糊放在了她的跟前,这才不紧不慢的说了一句:“晚上早点睡,这都几点了还不清醒。”

听得一边垂着头的大宝嘴角忍不住的朝上咧了咧。

他不由得楞了一下。

从爹牺牲了之后,他有多久没有这种开心的感觉了?

拿起窝窝咬了一口,大宝的手顿时僵在了唇边,一动都动不了了。

只觉得嘴里的那块儿又松又软,入口即化,一点不剌嗓子不说,还带着一股甜丝丝的,他从来没有尝过的香味儿。

他舍不得下咽,只盼望着这种感觉能够在嘴里多停留一会儿才好。

只可惜他的意识还是晚了一步,都没待反应过来,已经不知不觉的将那块窝窝咽了下去。

大宝的眼睛也变得酸热了起来。

他觉得自己这会儿特别能明白妹妹的心思——

真怕这会是一场梦,一不小心就会醒过来那种。

尹小满笨拙的在兄妹俩脑袋上各撸了一把,不禁有点头疼。

她不明白为什么吃个早饭居然能把俩孩子给吃哭了?

吃的好些,还给吃出毛病了?

应该是太闲了。

尹小满在心里暗自点了点头,觉得自己这个判断没错。

想当年她刚到宫里的时候,也不比大宝大多少,天天忙得要死,哪里有功夫时不时的掉两滴泪?

她决定给这俩孩子找点事儿干干。

饭后,尹小满拒绝了大宝要帮她干活的意向,按照原主的记忆,从炕边上翻出了一个积满了灰尘的木箱子。

那箱子一看就是很久没有动过了,可是却上了锁,能够感觉得到原来的这家人对它有多重视。

尹小满伸手在箱子下面摸了摸,果然摸出了一把黄铜的小钥匙。

打开木箱,取出放在上层的,原主从启蒙至今的所有的课本和笔记,在最底下一层,她拿出了一个自己装订的小册子。

册子是用纳鞋底的粗线将白色的毛边纸缝在一起的。

白纸都已经发了黄,书角也有点残破,却保存的规规整整,连一点卷边都没有。

能够看得出它曾经被人怎么样的珍惜。

尹小满将册子打开,发现这是一本手书的启蒙教材。

白纸上用毛笔正楷写满了最基础浅显的大字。

虽然都是些例如“人,口,手”这种最简单的字,可写得极具筋骨,一看就知道绝非常人所书。

她知道这是原主的父亲写出来给原主启蒙用的,也知道这个册子在一年之后就会被那些闯进来搜家的人给毁掉。

原主正是因为这本她最珍惜的父亲遗物被毁,才生了一场大病。

而大宝则是因为她卧床不起才冒着大雪跑到山上去找吃的而丢了性命。

尹小满的手指在纸页上轻轻的抚摸了一遍,决定让它物尽其用。

她示意俩孩子坐好,将炕桌擦干净,把册子摊放在上面掀到了第一页。

指着上面的字问道:“这些认识吗?”

大宝迟疑的点了点头。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