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例如,”尹小满指了指自己手里的螃蟹:“这种螃蟹海边到处都是,在石头滩那边应该还有比这种大很多的。之所以以前大家都不去捡,我觉得最主要的原因是不会吃。可今天以后,至少你们就会吃了啊!嫂子,你没事的时候可以带着强子,虎子也去捡一些回来。”

听她这么说,崔燕忍不住啧了一声。

她瞥了一眼还在闹腾的几个男人,摇了摇头:“妹子,你可拉倒吧。就这玩意儿,做一次得浪费我多少调料啊?有那些个糖啊,酒啊的,我干点啥不行,我泡它?”

尹小满被这毫不客气的话说得一噎,只能尽力补救:“其实也不一定做醉蟹,捡那种大个些的回来,白水煮一下,煮熟了沾点姜醋汁味道也很好的。”

听她这么说,崔燕有点动摇了。

刚才那小螃蟹她没抢着,不过从男人们的表情也能够看得出味道肯定相当好。

让她拿酒拿糖去泡她舍不得,但是如果只是用水煮煮,调个姜醋汁,那倒可以试试。

“那我明天跟你一起去捡点试试?”

“行。”尹小满高兴的点了点头。

看自己游说有效,她也来了兴致,又指了一下之前盛蛏子还有海蜇的盘子:“嫂子,这些也是我赶海捡回来的,也没花钱。”

一听她这么说,崔燕彻底来了精神。刚才她吃的时候就一直在琢磨小满做的这两个菜里放的到底是什么?

豆腐炖蛏子,她自然吃出来是贝壳了,可究竟是哪一种,长的扁的,去了壳她可也分辨不出。

至于白菜拌的那个东西,她更是完全没有吃出来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这两样和螃蟹不一样,她可是喜欢的紧,这东西出菜啊!

又没有那一堆的壳要剥,小孩子吃也完全没有问题的。

听说赶海能捡到这些,她自然也要跟着去认认。

崔燕怎么想尹小满没去琢磨,此刻的她按照自己的思路继续往下说。

“螃蟹那东西吃起来麻烦,不适合大锅饭。士兵们吃饭时间短,不可能坐在那里剥它,实在是太耗时了。可蛏子还有海蜇都是可以的。”

男人们这会儿早就将那一盘子醉蟹瓜分干净。

之前听她们姐俩聊天,也没在意。这会儿忽然听到小满将话题转到了食堂,战士们身上,顿时全都停止了嬉闹,一个个围拢了过来。

身为一营之长,沈青耘在关键时刻自然比旁人更敏锐的多。听媳妇这么说,他的心里猛地一动,第一个问出了声。“小满,你刚才说,这东西食堂也可以做?”

如果食堂能做出这样的滋味,不不不,做出比这差些的也行。那战士们的伙食可就能改善很多了!

“可以。”尹小满立刻给出了他一个非常肯定的回答。

“这些东西海边到处都是,你们要是有人,就每天去捡一点,没功夫的话就算是找渔民们,让他们帮忙去捡都不是难事,至少要比买肉,买豆腐简单方便许多。”

“这些东西大家吃不惯一般是两种原因,一个是不会吃,就像是这螃蟹,一个是不会做,就像这蛏子还有海蜇。”

尹小满说着,点了点菜盘:“这种蛏子,还有别的贝类,也不是非得如今天这样,用大油大料的去炒。

就捡活的回来,在水里放点盐,一点点油,养上个一两天就能够把沙子吐的很干净。到时候挖壳取肉,和青菜一起炒或者用来煮汤都不错。即便不专门为它放油,味道也足够鲜美。

这种海蜇,同样只要多泡,反复洗也能除去本身的咸涩味儿,焯水后凉拌,和蔬菜素炒也都好吃。

除了这些,还有之前嫂子送我们的猫鱼,那种鱼小,处理起来麻烦一点。可只要把内脏清除干净,用一点点油擦锅,将它们放在锅里小火慢慢焙烤,一直到烤焦烤酥,连刺一起吃下去,味道也是香香的,还绝对不会卡嗓子。对了,小孩子们吃了还可以长骨头。”

“长骨头?那就是补钙啊!”

听尹小满说到这儿,别人还没开口,刘畅第一个就要兴奋得跳起来了。

他是学医出身,对营养学方面自然比在座的每一个人都了解的更多。

部队驻扎海边,每日里训练,巡逻,与身体不适做抗争,干部战士们的消耗都是巨大的。怎么为他们补充营养一直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难题。

现在国家困难,想要为他们补充大量的肉蛋是不可能的,只能从其他方面着手。

不止一个营养学家提出要多吃海鱼,可现在局势错综复杂,渔民们根本不能随意出海。不然万一被敌对势力抓住很可能就会成为对方的筹码。

所以想捕到大鱼,深海鱼很难很难。

而近海沿岸的那些小鱼小虾……不说别人了,刘畅自己都不好意思劝说大家去吃,因为太难吃了!

今天营长家嫂子做的这一桌子菜是刘畅吃过的最好吃的菜。

而嫂子今天说的这一番话更是比那些好吃的菜还让他激动!

如果真的能够像嫂子说的那样,只要改进做法,就能让战士们吃进去更多的海味,那就能从最根本处解决他们长期营养摄入严重不足的大难题!

刘畅想到的事,沈青耘和祁峰又怎么可能想不到?

不待沈青耘说话,祁峰先激动的抢先问出:“小尹,如果请你去食堂帮忙你愿意去吗?”

尹小满一愣,一时间有点没反应过来这个帮忙是怎么个帮法?于是将问询的目光向沈青耘投了过去。

被她这么一看,沈青耘反倒冷静了下来。

他忽然想到自己的小媳妇有多怕羞,她不一定会愿意到人多的地方去。

可这件事又实在太重要了!

他沉默了一下,斟酌着重新组织了一下语言,才好声的和她商量:“小满,你刚才说的那些话我们觉得是可行的。只是就像你说的,现在最大的问题不是缺材料,是没有人会做。

你的手艺大家都看到了,那你愿不愿意去食堂帮帮忙,教教炊事班的那些战士们?不用太长时间,把方法教给他们就行。”

说到这里,他灵机一动,又立刻补充了一句:“我可以让高崇去给你当帮手。”

如果有一个熟悉的人在中间相互联络着,媳妇会不会就不那么紧张了。

让沈青耘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尹小满居然毫不迟疑的就点头答应了。

“好。不过先不用去食堂了,要学就从赶海学起,明天你们找两个人先陪我和嫂子一起去赶海吧。”

之前没答应,是她闹不清楚去食堂是怎么个去法?

一天两天,三次五次没问题,但是要让她长期去,她也不愿意。

毕竟比起上一世,这一世她只想待在家里过自己的小日子。

常年给人做饭的事,那就大可不必重来一回了。

不过这事既然是自己说出来的,尹小满也没想过要撂摊子,自然会尽心尽力的把人教会教好。

“好好好!”

听她答应,祁峰大喜,立刻说道:“明天吃了早饭我就让高崇带着人来找你报道!小尹啊,人交给你了,你就随便用。要是有那不听话,调皮捣蛋的,你也不用跟谁说,直接让他回来!我立刻给你换更好的兵!”

这一餐饭吃得可谓宾主尽欢。吃饱吃好还是次要的,在尹小满给大家画出了一副美好的画卷之后,在座的每一个人都发自内心的兴奋和激动。

桌子都收拾干净了,孩子们也都困得打起了哈欠,这些人还两眼冒光,拉着尹小满死活不让走,七嘴八舌的问个不停。

直到崔燕发了飚,全都给撵了出去,这场聚会才终于散场。

大宝和二妞疯玩了一个晚上早已经累得够呛,大宝还勉强能够跟着走,二妞则已经困得东倒西歪了。

沈青耘将孩子背在背上,尹小满拿着之前带过来的盘子碗,几个人一起回了家里。

大宝一进门直接奔进卧室,转瞬间就没了声儿,估计已经睡着了。尹小满原本想接过二妞,男人却冲她摇了摇头:“别换手了。”

说着径自就背着孩子去了里屋。

尹小满迟疑了一下,没有跟进去,而是去了厨房倒水洗漱。

下午的时候,高崇把两个暖水瓶送过来了,她立刻就烧了热水倒了进去。

这会儿暖瓶里的水还滚烫滚烫,就像是和刚烧好的一模一样,这让尹小满很是惊讶,也很是欢喜。

这样,以后再也不用晚上特意留着火了。

她将盆里兑好水,端回客厅放在洗脸架上。刚刚放好,听到身后传来了脚步声。

她知道这是沈青耘将二妞安置好出来了。

“你先别走,过来一下,我有事和你说。”她没有回头,背着身子轻声说道。

关于明天带小战士们去赶海的事儿,她还想多问两句。

身后的人脚步明显顿了一下,然后很快一个热乎乎的身体就凑了过来。与此同时,某人的大脑袋忽然就抵在了她的肩头。

尹小满完全没有想到会是这个状况,顿时整个身体都僵住,连头都回不了。放在盆里的两只手更是像被卡住了一般,动都不会动了。

“媳妇,我醉了,你说什么我都听不懂。”

那大脑袋趴着还不老实,还在她的脖颈处蹭了蹭,然后将脸埋到她的颈窝里,深吸了口气,厚颜无耻的说道。

如果他不说这话,满脑子正事儿的尹小满,还真的一时间根本没有想起来,之前在嫂子家这个男人办出来的那些事儿。

可他这一张口,那些让她尴尬至极的种种立刻在眼前一一掠过。

她的脸霎时变得绯红,“新仇旧恨”全涌了上来!

喝醉了?

吃两个螃蟹就能醉,您可真能掰!

尹小满所有的淡定自恃全都不翼而飞。

她毫不客气的抓起毛巾兜头就糊在了那人脸上,然后顺势揪住他的头发将他的脑袋从自己的肩膀上扯了起来。

“喝醉了就出去跑几圈醒醒酒!顺着咱家门口跑到你们营里再跑回来,不跑到天亮你别进屋!”

说着,她推着脑袋上还蒙着湿淋淋毛巾的沈青耘就往冷飕飕的门口赶。

那一句“咱家”彻底取悦了沈青耘。被水打湿了衣服,被媳妇揪头发也一点都不恼,一边哈哈大笑着,一边还顺手取下毛巾拧了拧在脸上擦了一把。

然后将还在推他的尹小满抱了个满怀,冲着她嘿嘿傻乐:“还是我媳妇知道疼人,知道给我拧块儿毛巾,这下酒全醒了。”

尹小满气得胸口鼓胀,朝着他的脚重重的一脚踩了下去,却被他轻易的躲过。握紧拳头捶他,那坚硬的胸脯却咯得她的手生疼生疼。

……

看媳妇彻底着了恼,眼睛里都憋出了泪花,沈青耘也不敢再闹她了。连哄带抱的将人给劝回了屋,拉她在客厅的藤椅上坐下。

沈青耘搬了个板凳坐在了她的旁边,这才正了脸色,满脸歉意的看向她。

“小满,我不是故意要闹你的,是……还没来得及和你说,今天下午接团里通知,说军工厂要借调我过去帮忙,明天就要过去报道,可能很长一段时间都不能回来。”

好容易媳妇随军过来了,家里有了点热乎气。沈青耘还没来得及咂摸出点滋味呢,这忽地又要离开,他心里是实实在在有些舍不得。

这种感觉火烧火燎的,让人心烦意乱还没法说。不看见媳妇还好,一看到他就控制不住的想要黏到她的身上,一步也不想移开。

听他这么说,尹小满吃了一惊。

之前和他赌的那些气一时间也顾不得了。

脑子里冒出的第一个想法就是——这次借调会不会和原主记忆里他的牺牲有关系?

想到这儿,尹小满的心里忽地一痛,一种前所未有的的惊慌和恐惧顿时席卷而来。

她甚至顾不得掩饰,一把抓住了沈青耘的衣袖,急切的询问:“借调到哪儿?去多长时间,什么时候回来?”

沈青耘没有想到媳妇的反应会这么大。

毕竟借调啊,出差啊,这种事对于他来说都是稀松平常。

看她紧张得小脸都变得苍白,沈青耘的心里却涌上了一种说不出的熨帖。

他将尹小满紧紧攥住他衣袖的手指掰开,将她两只手合拢,用自己的大手将它们捂在中间。

这才开口说道:“地点是机密不能说,回来的时间也暂时没法确定。但是你别担心,这种事多了,以前也不是没有过,没什么危险。到了我就给你写信。”

可这话又怎么能够安慰到尹小满呢?越说她的心里就愈发的恐惧。

她不死心的继续问道:“你不是说要去团里参加比武吗?这马上到时间了,你作为营长不去能行?”

沈青耘盯着她,忽然嘿嘿笑了两声,美得眼睛都眯了起来:“这么舍不得让我走呀?”

说完还得寸进尺的用手在她的头发上抚了抚:“比武的事儿有教导员呢。再说都准备这么久了,训得差不多了,只要按照方案进行,不会出什么大错。我带出来的兵我有数,在不在都不成问题。”

尹小满咬着下唇没有说话,甚至没有反驳他说的自己舍不得让他走的话。

此刻她的心乱成了一团。

原主的记忆很模糊,根本没有这个男人当初牺牲的具体时间,具体原因。

只知道是在过了年后天刚暖和的时候。

可现在已经快三月份了,离双桂村天暖和也没有多久了。这什么借调的,会借多久,会不会还没回来就已经到时间了?

她想想就控制不住的心慌,却全然想不到一点解决的办法。

看媳妇一直不说话,沈青耘探寻的朝她望去。

然后就看到她咬着下唇,一脸仓皇的表情,顿时就心疼了起来。

他伸手揽住她的肩膀,用了点力气将她揽入自己的怀里,将她的头按在自己的胸口上。

叹了口气,很认真的对她说道:“小满,我后悔了。”

尹小满听得懵懂,稀里糊涂的就听到他说了“后悔”两个字,以为他是说后悔了,不愿意去借调了,顿时精神大振。

她的眼睛倏地亮了起来。

然后就听到那男人继续说道:“以前我说的那些什么放你走的狗屁话你都忘了吧,再也别想了,我这辈子都不会放了你的。”

尹小满:“……”

“你想上学我还是不拦你,但你上完了就必须回来,得记着回家!想要借着上学的机会离开家,离开我,那不行。你要是敢赖在外面不回家,我就带着儿子闺女去把你给揪回来。跑多远也去,扛也把你扛回来!”

尹小满:“!!!”

算了,你还是去那个什么军工厂吧。

她试图坐直身子,却被那人按得更紧。隔着衣服,都能够听到从他胸腔处传来的砰砰的心跳的声音。

急促而热烈。

这声音让尹小满提起的那股劲一下子就散了下来。

她沉默了片刻,然后点了点头,说了一声:“好。”

沈青耘还在酝酿着要怎么继续劝说媳妇呢,忽然听到这么一句,顿时整个人都楞了一下,一时间有点怀疑是不是幻听?

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媳妇这是答应了!

她答应和自己好好过日子,长长久久在一起了!

他激动地猛地一下坐直了身子,双手用力的按住尹小满的双肩,眸光中闪烁着逼人的亮光:“小满,你刚才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在说出那个“好”字的同时,尹小满的心定了下来。

从来到这个世上就一直似悬非悬的心仿佛终于有了一个安置的地方。

她又不是真的傻,看不出眼前这个男人是全心全意的待她好。

她不是原主,上学,离开,从来就不是她的追求。

她这么多年一直为之努力的,不就是图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一份安稳的日子吗?

现在这些都有了。

除此之外还多了一个待她好的男人,一对她喜欢的儿女。

她为什么不答应?

“沈青耘你听好了,只要你能够平平安安的回来,以后我就好好和你过日子,再也不提离开的话。”她望着他的眼睛郑重承诺。

她的眼神干净又透明,没有丝毫的杂质,让人一眼就能看到底。

沈青耘从她的眼睛里很容易就看出了——认真,诚恳。

却唯独没有感情。

没有自己对她的那种炽烈的喜欢。

他的心里有一丢丢的遗憾,可是马上就又释然。

媳妇都答应不走了,他还求什么呢?!

人不可以太贪心,感情可以培养,只要人在,一切都可以慢慢来。

他飞快的在尹小满的额头上亲了一口。

然后在她还没来得及反应之前快速的说道:“我答应你,我一定平平安安的回来,你也别忘了你的承诺。这句话出了口,你这一辈子都只能是我的媳妇,是我沈青耘的人!”

说完,不等尹小满回答,就松开手大步朝自己卧室的方向走去。

卧室门合上发出了轻微的碰撞声,尹小满却站在原位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怔忪状态。

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那里似乎还残余着之前那种温热的感觉。

她知道那个混蛋又趁她不注意占她便宜了,可不知道为什么却并没有什么讨厌的感觉。

可能次数太多,被气得很了就麻木了。

她这么安慰自己道。

可一直到躺在了床上,进入了睡梦里,耳廓处的红润都久久没有消散。

第二天沈青耘没有出操,一大早起来就收拾起了行装。

因为是借调,归期不定,所以他拿的东西有点多,尹小满甚至看到他还带了一件军用棉大衣。

海城这个地方地温高,根本穿不上棉。不但尹小满在家里做的手筒,护膝用不上,连加棉的衣服来了之后也全都塞到了箱子底。

他居然拿着棉大衣,可见去的地方肯定近不了。

尹小满内心的不安又多了许多,有一个地方开始变得空落落的。

可心里不管有多难受,日子还得照常的过。

饭后,送走沈青耘没有多久,高崇就带着两个小战士来找尹小满报到了。

很显然接到这个任务高崇高兴的很,从见到尹小满的那一刻,嘴就没有合拢过,都快要咧到腮帮子处了。

“嫂子,我们教导员说了,以后我们几个就听从你指挥了!这是小袁,这是小丁,以后我们都跟着你行动。”

听到他介绍,那俩新兵冲着尹小满大声的,异口同声的喊道:“嫂子好!”

把尹小满吓了一跳。

她看了看面前这三张少年的脸,定了定神这才说道:“昨天交待的东西都带齐了吗?”

“带齐了。”

高崇说着,拎过旁边的水桶给她看:“铲子,盐袋,钩子,还有手套……嫂子,咱戴手套干什么啊?”

说到这,他不解的问道。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