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尹小满跟着祁峰去了营部。

这是她第一次来营部办公室,来沈青耘一直工作的地方,却并没有心思仔细的看一下。

她的脑子里嘤嘤嗡嗡乱响,闹腾的根本无法思考。

如果不是祁峰在前面带路,她可能就会像无头苍蝇一样,连路都找不到了。

祁峰直接将她带到了营部最里头的一个屋子,也是最大的一个屋子。

屋子里摆在一个长条的方桌,是平时开会的地方。

而此时,在方桌的一端,坐着两个穿着军装的青年。

看到他们进来,那两个年轻人同时站了起来,表情肃穆,面色沉重。

其中一个还上前几步,伸手扶了尹小满一下,对她说:“尹同志,您先坐。”

说着,还朝祁峰目光示意了一下,说:“能不能找人先给尹同志倒杯水?”

祁峰这会儿的状态也不太好,眼神恍惚,显然不在状态。

听了年轻军人的话,硬是愣怔了半天,才答应了一声“好”,说着就要出去。

“不用了,我不渴。”尹小满出声制止了他。

这会儿她几乎已经可以确定——沈青耘出事了。

她的心倏地一痛,人却沉静了下来。

那种感觉就像是一直悬在头顶的那块石头终于掉了下来,好坏不知,却终于落了定。

她没有坐,直直的站在那里,望着对面的两个人,平静地问道:“有什么事你们直接说,别兜圈子,是不是沈青耘出事了?”

那两个年轻人互相对视了一眼,显然都没有想到她会如此的镇定。

然后其中一个人将放在桌子上的一张纸双手递到了尹小满的手里。

然后用沉痛的语气对她说:“尹同志,我们刚刚接到来自C省的通知,XX军工厂上周四发生了重大爆炸事故,造成多名人员伤亡,给国家带来了巨大的损失。今天我们来,是要通知您,沈青耘营长,在牺牲人员名单里。

这是我们都不愿意看到的事实,也请您节哀顺变。团部现在已经派人赶往C省,去处理沈营长以及其他出事人员的后事……”

两个人还说了很多,可是尹小满都没有听见。

她只是静静的盯着那俩人,看着他们嘴皮子动弹。

直到他们终于说完,同时后退一步,朝着她郑重的行了一个军礼。

这一刻,她才终于意识到,自己最担心的事真的发生了。

她的身体晃了晃,眼前一阵恍惚。

尹小满用力的咬紧下唇,只感觉到口中火辣辣的疼。她又使劲的用牙齿磨了磨,让那痛感来稳住心神。

之后,她的目光落在了手里的那张纸上。

那是一份套红的文件,前半部分是关于事故的情况说明,在文件的下半部分,有一份伤亡人员名单,沈青耘的名字赫然在列!

盯着那熟悉又陌生的三个字,尹小满默默的闭上了眼睛。

内心被席卷而来的巨大绝望所淹没。

所以,这终究是没有办法制止的吗?

即便是她再努力,再积德行善,这种命运也是无法改变的吗?

她默默转过身子,一句话也没有说,径自朝门口走去。

被她完全忽略的两个人放下敬礼的手,全都惊诧的看着她。

可她的脸色实在是太难看了,难看到屋子里的三个人,谁也没敢开口拦她。

两个年轻军人又将目光投向了祁峰。

祁峰的脸色这会儿其实也比尹小满好不到哪儿去。

沈青耘和他是好兄弟,能同生共死的那种。

这会儿忽然听到了兄弟的死讯,那种震惊和悲痛,让这个七尺的汉子也险些撑不住。

可看到尹小满这样,他哪里还顾得上去顾及自己的情绪?连忙跟了出去。

尹小满走得很快。

就好像如果她远离了这个地方,刚才经历的一切就全都不会发生一样。

祁峰几乎是在她开门走出的那一刻就跟了出来,可撵上她的时候,都已经快要走到营部外面了。

“青耘媳……小尹。”

话都出了口,祁峰硬是咽了回去。

在叫出那个名字的时候,他的心里一阵酸痛,眼睛都变得模糊了。

他怕让尹小满听到后会更触景生情。

他快步追了上去,咬了咬牙说道:“小尹,要不你下午跟我一起去一趟团部?咱们再去问问。真不行,我陪你一起去一趟C省。”

如果可能,哪怕见上最后一面也是好的。

“不用了,青耘不会出事,他答应我会回来,我相信他,我回家等着。”

听了他的话,尹小满停下了脚步。转过头冲他笑了笑,语气坚定的说道。

祁峰僵硬的站在原地,眼神复杂的看着这个兄弟的小媳妇。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也不知道要怎么劝。

难道他要说:“醒醒吧,青耘牺牲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别说这话他说不出来,就从尹小满的眼中,他也分明能够感受到巨大的悲伤——她什么都清楚,只是不想让自己相信。

就在这个时候,那两个年轻的军人也追了出来。看到祁峰和尹小满站在路边默默相对,连忙跑到他们的跟前。

看到祁峰面色难看,一副不知道怎么张口劝解的模样,一个军官同情的瞥了他一眼。

然后转头对尹小满劝慰地说道:“尹同志你也别太难过了,身为军人,我们哪一个都做好了随时为国捐躯的准备。沈营长虽然牺牲了,可他死得光荣。”

听到他这么说,祁峰脸色巨变,他下意识的就要过去捂住这个人的嘴。

可都没有等他来得及行动,尹小满的表情也跟着变了。

“我都说了他不会死,你们为什么就不相信呢!他答应我了,说会平平安安回来,回来和我一起好好过日子。他不会说话不算话的,他答应我了!”

……

那军官的话,就像是启动了一个按钮,让原本平静的尹小满一下子变得情绪激烈了起来。

她的淡定终于不见了,大声的反驳道。

声音是难得的尖锐,语速很快,不给任何人插话的机会。

她一边说,一边疯狂的摇头。

眼神里充满了绝望和提防。

或许是因为离得近的缘故,她说出的每一字都那么的清晰,听上去简直要敲进人心底最脆弱的地方。

祁峰和另外两个军人全都被这样的尹小满给惊呆了。

他们当然能够看得出此刻的她情绪已经不对,应该上前阻止,可面对着她这充满了绝望的表情却让人完全迈不开腿。

好在这个时候,终于有一个声音打断了这份僵持。

“小满,这是怎么了,你怎么站这儿?”

不远处,崔燕呼哧呼哧的跑了过来。

刚才她就看出祁峰的表情不太对,可那会儿他太严肃了,她也不敢问。

但两个人走后,崔燕越想越不对劲儿,实在没忍住,还是跟了过来。

结果一跟来就看到了这样的场面。

听到喊自己名字,尹小满终于止住了声。

她不说话了,转过了头,盯着崔燕看。

完全没有提防的崔燕被她吓得想也没想就脱口而出:“天啊,谁欺负你了,咋哭成这样了?!”

说完,她转头一脸愤怒的看向了自己的男人。

祁峰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尹小满已经满脸都是泪了。

他的心顿时像是被什么扎了一下,陷入了深深的自责。

这是兄弟最喜欢的人啊!在这种时候,他这个做大哥的,不说多帮人家点什么,居然还让人家就这么站在这儿哭?!

他上前一步,试图再劝说几句,尹小满已经转身看向了崔燕。

她冲着崔燕牵了牵唇角,试图露出一个笑。可那笑容看上去却虚弱又苦涩。

看到她这个样子,崔燕甚至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鼻子就跟着酸了。

她实在扛不住,赶紧上前两步一把将尹小满扶住。

尹小满就势将头埋在了她的肩膀上,蹭了两下,蹭掉了满脸的泪。

然后语气轻软,却带着说不出的委屈对她说:“嫂子,我不想和他们说话,你带我回家吧,我有点走不动……”

话没说完,就脚底一软,整个人晕了过去。

——

沈青耘和宁工还有华泰然华老一起走到营地的时候天都黑了。

要是按照沈青耘的意思,他们从C省出发前就应该给营里打个电话,也好让祁峰派个车去火车站接一下。

结果这两位老人认死理儿,说:“既然说好了是暗访,提前打电话是个什么道理?莫不是你对你的部队没有信心,还要提前给他们交待点什么?”

说的沈青耘无语得很,却也不敢狡辩,更不敢违了他们的意。

要不然,九十九个头都磕了,偏到这最后一个揖了,再把他们俩给惹恼了,不去了,那——

自己才是哭都没地方找人哭去。

那天在火车上,宁工提出让他跟着去设计院的时候,沈青耘激动得够呛。还以为团长交待给他的活儿这下是妥了。

结果跟过去才知道,人宁老说让帮忙,还真的就只是帮忙。

几个老工程师,设计师挨个的提溜他,不管白天黑夜,想起了什么就把他找过去逮着问一番。

问清楚了,明白了,就会客客气气的对他说:“沈同志啊,谢谢你了,你现在可以去休息了。”

然后,他就会被很客气的撵走。

这样在设计院待了三天,被叫过去了十几次,似乎是觉得该问的都问完了,他的作用也不大了,然后他又被打发回了兵工厂。

到兵工厂沈青耘就熟悉了,一切都轻车熟路的,很快就和那边的人们打成了一片。

确实如成团说,兵工厂找他们去其实事儿并不多,工作量也不大,没几天就问清楚了。

眼看着都弄完了,人家已经明显要打发他们回去,沈青耘完全没有再留下来的理由,绝望的以为这次任务彻底失败的时候,宁工却又给他打了一个电话。

把他重新叫回设计院帮忙。

虽然沈青耘觉得自己在设计院干的就是打杂的活儿,可别人不知道。

或许是因为觉得他入了“大佬”们的眼,兵工厂对他也重视了起来。

再也不提放他回去的事儿了,反倒是还安排他进了一个研究小组,专门负责实战方面的咨询和指导。

于是沈青耘莫名其妙的就成了香窝窝,两边跑,又要学习又要干活,还连轴转了起来。

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了差不多两个月。

看似忙碌,可他希望看到的进展却一点没有。

沈青耘觉得自己的心里跟猫抓了似的,却也压根不敢表露出来,只能更加勤勤恳恳的做事,谦和有礼,任劳任怨。

然后有一天,就跟撞了大运似的,宁工终于找他谈话了。

和他谈话的不仅是宁工,还有同一个设计组的其他大佬。

这一次,这些大佬面对他的时候可没有了以前的和蔼和客气,言辞缜密,表情严肃。

将他,将先锋营的情况问得那是一个清清楚楚,详详细细。

最后才告诉他,让他陪同宁工还有华老一起去先锋营看看,了解一下情况。

沈青耘知道,虽然宁工是这个项目的设计负责人,可华老却是这个项目的主心骨,是实实在在能板上钉钉的人。

听说是他们两个要去,这颗一直悬着的心,才终于落到了实处。

因为没有找车来接,他们三个人下了火车就只能搭长途车。

可这长途车下午只有一趟,还只能做到县里,所以等他们扛着行李从县城再走回来的时候,可不天就已经黑了吗?

“到了。华老,宁工你们稍等一下,我找人来帮你们拿行李。”

到了营区门口,沈青耘打了个招呼,就快步朝着哨兵走了过去。

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刚刚走到灯光下来,站在岗哨台上的哨兵忽然一个踉跄,差点没有从台子上摔下来!

“营长?营长!你还活着?!”那小战士岗都不站了,冲着他就冲了过来!

沈青耘:“……”什么鬼?!

他朝旁边让了让,厉声喝问:“跑什么跑?你们排长呢?”

如果是平时,这一声喊足够把小战士给吓回去。

可这会儿,那战士一点害怕的表情都没有,继续冲着他奔过来,还冲着营区里面大声的喊:“排长!排长,你快出来!你们都出来啊,营长回来了,他没有死!”

因为太过兴奋,连声音都有点走调。

就在沈青耘还没闹明白自己怎么就死了的时候,忽然从营区警卫排值班室内涌出了一大群人,看样子所以在岗的,待岗的战士们全都跑了出来。

那些战士干部一窝蜂的冲过来,将沈青耘团团围住,有几个甚至直接扑过来用力的抱住了他,还有人在旁边控制不住的呜呜的哭。

如果到这会儿还看不出确实出事了,那沈青耘也就不是他了。

“都别哭了!你们排长呢,过来跟我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连问了两遍,可小战士们还沉浸在营长失而复得的喜悦里,一个个七嘴八舌的,谁也说不明白。

沈青耘知道这不是一会儿半会儿能弄明白的事了,索性也不再问。

而是冲着那些战士们摆了摆手,还将贴在自己身上的几个给巴拉了下来。

这才吩咐道:“去,去!去两个人把领导先送去招待所,再找个人把教导员给我叫来。”

虽然被这群人哭得晕头转向,可沈青耘心里明白,此刻最重要的还是要先把两位老人安置好。

其他的都是内部问题,可以等会儿再解决。

他得先让祁峰和两个老人家见见面。

可让他再也没有想到的是,这话一出,顿时有人就叫了起来:“营长,教导员去团里了,说是去处理你的后事。还有,你赶紧去卫生所吧,嫂子中午听到你的死讯昏过去,据说到现在还没醒呢!”

沈青耘的脸色顿时变了。

而此时,宁工还有华老也已经跟了过来。

在听到战士们这么说,两位老人也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连忙冲着沈青耘催促道:“赶紧去忙你的,有什么事我们明天再说,先去看你媳妇!”

说话间,警卫排的排长终于缓过来神。

他伸手去接宁工手里的行李,同时也不忘催促道:“营长,你先去卫生所吧,这边我会处理。”

沈青耘的嘴抿得死紧。所有人都能够感觉到他之所以站在这儿,实在是责任所在,可心早已经不在了。

他又朝两位老人又看了一眼,眼中露出了歉意的目光。

然后就见他将手里的旅行袋猛然一扔,几乎是拼尽了全身的力气,以最快的速度朝着营卫生所的方向冲了过去。

此时的尹小满躺在病床上没有醒来。

崔燕坐在她床边的板凳上,望着她那和被单差不多一样白的脸,眼中是深深的担忧。

“她这得到啥时候才能醒啊?”

她看向站在床对面的刘畅:“你不是说小满身体没什么问题吗?”

“是没什么事,该检查的都检查了,嫂子身体没毛病。”

“那咋还不醒?这都几个小时了!”

看一眼依然人事不知的尹小满,刘畅心里一阵难受。

上次见面的时候,嫂子的模样还让他记忆犹新,可转眼就变成了这样。

“我也不知道,可能,可能是嫂子不想醒吧?”他讷讷的说道。

“不想醒?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崔燕顿时急了。

“人有的时候太难受了,就会不想面对必须要面对的事实。这个时候,很可能就会故意逃避。我想,嫂子应该是很怕醒过来吧?”

听了刘畅的话,崔燕楞了一下,然后眼睛一下子就又湿润了起来。

她猛地想起了那小两口亲昵时的样子,顿时也有点相信刘畅的话了。

“可,老睡着也不是事儿,别把身体睡坏了啊!有没有什么办法你……”

崔燕一句话没有说完,目光却落在了从外面直冲进来的男人身上,顿时惊得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沈,小沈?!”

“营长?!”

刘畅也激动疯了,喊着就要扑过去!

可沈青耘看都没看他们一眼,直接冲到了床前:“小满!”

刘畅连忙顿住脚,安慰道:“嫂子没事。”

他还想再解释两句的,可看到沈青耘的样子,却忽然噤了声。

“营长……”

他喃喃低语,完全被自己看到的场景给吓着了。

此刻的沈青耘蹲跪在床边,紧紧的抓住尹小满放在被外的手。

他低着头,眼神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的脸,手指轻轻的,小心翼翼地触碰着她的头发。

他紧紧的抿着唇,一言不发,可眼角处却有一滴眼泪在慢慢的往下滑。

所有未出口的话全都卡在了嗓子眼里,这一刻刘畅只觉得自己多余。

英雄流泪——

这种震撼,让他连呼吸都觉得压抑。

他甚至都有点不敢在这个屋子里待,不敢去看营长爆出的他最软弱的一面。

刘畅和崔燕默不作声的离开了病房,出门后还不忘将他们把门给关了关好。

一直走出了好久,崔燕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然后才后知后觉地转头看向刘畅,一脸惊诧的问:“小沈咋回来了?!”

刘畅摇了摇头,表情比她也好不到哪儿去。

摇过头之后他忽然又笑了起来:“营长回来了,嫂子肯定马上就醒了。”

——

可惜刘畅说的一点都不对,尹小满并没有那么快清醒。

说起来也是奇怪,在沈青耘回来之前,她只是昏睡,却没有显示出任何的病症。

可偏偏沈青耘回来没有多久,尹小满就忽然开始发烧了。

她烧得脸颊通红,浑身滚烫,身体却在瑟瑟发抖。

刘畅再次被叫了进来,看到体温计上显示的38度9的体温,也不由皱起了眉。

“营长,刚才护士已经给嫂子打过退烧针了,可看现在这样子,要起效估计还得一会儿。要不,你弄点温水给她擦擦身子吧。这成年人可不敢这么烧,要烧坏脑子的。”

沈青耘点了点头。

然后又抬眼看向刘畅:“她这是什么病,为什么会烧得这么厉害?”

刘畅叹了口气。

“我要说嫂子没病可能你也不会相信。

那我只能说,她是心里郁着火了。之前估计是一直憋着不敢发出来,现在可能是感觉到你回来了,觉得有指望,可以依赖了?”

刘畅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说得这番话对不对。

可联想到之前听崔嫂子说的,小嫂子在营部的表现,他觉得没准儿这次发烧是件好事儿。

她太压抑了。

护士很快端来了兑好的温水,沈青耘将他们都撵出了病房。

他将毛巾打湿,先帮尹小满擦了擦脸。

虽然半天过去了,可是她的眼睛依然微微肿着,眼圈处还有红痕。

他耐心的,一点一点擦拭着,生怕将她的脸给弄疼。

然后他拉起尹小满的手,入手处却摸到了一层薄茧。

沈青耘不觉微微愣了一下。

他到现在还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媳妇儿时她那纤长细白的手指,一看就是没有干过活儿的样子。

可现在——这才多久,就已经粗糙成这样了?

他的心里一阵刺痛,深深的负疚感简直要将他淹没。

将手脸都擦干净之后,沈青耘终于伸手解开了尹小满身上的衣服。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