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尹小满一觉睡醒天已大亮。

阳光从未关严的窗帘里射进来,刺到了她的眼睛。

坐起来后好一会儿她都还在愣怔,有点分不清这到底是早上还是午睡刚醒。

可能是昨天累得太狠,从早上五点多钟跟着王军出门一直到晚上快十一点才睡,以至于她睡得太踏实,中间居然连一次都没有醒。

伸手捏了捏二妞睡得红扑扑的小脸蛋儿,尹小满也没叫她,自己穿衣服从卧室走了出来。

在看到放在客厅桌子上的小闹钟时,她吓了一跳,居然已经八点多了?

那,沈青耘别说出操,应该是连早饭都吃完然后去上班了。

只是,这人怎么没叫醒自己,昨天那群人把家里吃得盘光碗净的,他早上吃的什么?

尹小满边想边出了房门。

结果一出门就看到大宝蹲在厨房侧面墙边的柴火堆前,正在将地上散落的柴火重新码整齐。

可能是干活热的,小家伙早已经脱掉了外面的衣服,只穿了一件旧线衣,可即便如此,额头上也汗津津的,隔着这么老远,尹小满都能感觉到小家伙带出的蒸腾的热气。

看得她心里暖烘烘的。

她没有吭声,转身去了厨房,从橱柜里拿出了一个小罐子。罐子里的蜂蜜还是她找立春要的,之前一直没太敢拿出来。

可这不是去了一趟县城了吗?尹小满觉得完全可以以这个为理由将一些东西慢慢拿出来吃了。

她从暖瓶里倒了一些开水到小碗里,滴进去了几滴蜂蜜,搅拌后端着出了门。

“大宝,过来歇会儿。”

她把蜜水放在了平时摆在外面用的小木桌上,朝儿子招了招手。

看到娘出来了,大宝高兴的答应了一声就跑了过来。

来之前还不忘先去压水井那边把手脸都洗了洗干净。

看着带着一脸水的小家伙嗵嗵嗵的跑到了跟前,眼睛笑得弯弯的,再也没有了最初见到时的那种胆怯,紧张,阴郁的样子,尹小满真是越看越喜欢,只觉得爱到了不行。

她伸手一把将大宝拉过来,抱到了自己的腿上,从口袋掏出手绢给他擦起了脸。

大宝已经六岁多了,平时和娘自然没有妹妹那般的亲昵。

这会儿忽然被抱了起来,小身子都不由得变得僵硬,直挺挺的,一动都不敢动。

小脸还慢慢现出了一丝红润。

看儿子这扭捏的小模样,尹小满忍不住扑哧一下笑了起来。

伸手在大宝的脸蛋上戳了一下,笑骂:“你才多大,怎么,娘还抱不得了?”

边说,边把他脸上的水全都擦干净。

大宝抿着嘴光笑不吭声,虽然一句话也没有说,可看表情也能够看得出孩子心里是高兴的。

知道他脸皮薄,尹小满也没有难为他,擦干净了脸就放他下来,指了指蜂蜜水碗:“赶紧喝了。”

说完,自己回屋取了从宫里带回来的香脂,给大宝抹在了脸蛋上。

说起这香脂,开始的时候大宝是不愿抹的,可偏这件事尹小满坚持得紧。她说见不得自己的孩子,手脸被风吹得皴裂,丑兮兮的。

大宝别扭了几次,终是没有别过她,现在她再给抹的时候,也没有什么感觉了。

“你们早上吃的什么?”尹小满一边给儿子抹脸,一边问道。

“爹去饭堂打的馒头,配着家里的豆酱还有咸菜。”大宝老老实实的回答。

说完,还用手指了指厨房:“你和妹妹的,放在锅里温着呢。”

听他这么说,尹小满在他的脑袋上宠爱的揉了一把,盯着他将水喝完,这才回了厨房。

掀开锅盖,果然里面有两个还温乎着的杂粮馒头。

盯着馒头看了半天,尹小满无奈地叹了口气,还是将它们拿出来切成了小丁。然后打了两个鸡蛋,加盐,加葱花搅拌均匀倒在了馒头丁上。

点上火,放油爆香,炒成了鸡蛋馒头丁。

因为她的纵容,现在别说她了,俩孩子吃东西也刁得很。大宝还好些,即使心里不喜欢,可一般不会违了大人的意。

沈青耘真把杂粮馒头带给他,他必也是会吃下去的。

可二妞……要是不重新加工一下,那小嘴儿还不得挂油瓶?

尹小满在厨房忙活的时候,大宝已经把妹妹叫起来还看着她洗漱完毕了。然后和她们娘俩一起,又重新吃了个早饭。

一顿饭三个人都吃得满足的很。

饭罢,尹小满将两个孩子都撵出去玩,自己刷锅洗碗,可还没收拾完就听到外面崔燕在叫。

“小满,小满!我们去挖野菜,你去不去?”

尹小满擦干了手上的水,走出来问道:“嫂子,去哪儿挖?”

先锋营所在的营地是依海而建,周围根本没有什么土地。渔村的人们也是靠海而生,根本不种田。

没有土地,去什么地方挖野菜?

“去营里的菜地。”崔燕隔着两家院子中间的篱笆墙,在对面嚷道。

听她这么说,尹小满眼睛一亮,她怎么忘了这一茬!

说起来营里的菜地,还真的是这方圆多少里唯一的一块儿田地呢。据说地里的土都是当年干部战士们一车一车从邻近的县里运回来的。

金贵的很!

现在正是仲春,野菜最肥美的时候。

知道有这样的机会,还没去尹小满的脑子里已经一一掠过了太多太多好吃的菜蔬,恨不得连菜谱都在心里列出来了。

别说她兴致高涨,听说娘要带他们出去玩儿,几个小家伙也兴奋极了。

根本就不用招呼,一个个拿铲子的拿铲子,拎桶的拎桶,跑得比她们还快。

毕竟论起对先锋营的熟悉程度,这几个孩子那比她不知道熟悉多少倍。

尹小满的性子就不是个爱乱逛的,来营区最多也就是去个食堂,可孩子们就不同了。

先锋营地理位置比较敏感,和敌方仅仅一海之隔。

平日里双方虽然没有开战,但是时不时的,对面都会放个冷枪,或者派点小分队过来捣捣乱,还是有一定的危险性的。

所以截止到目前,愿意随军过来的家属只有崔燕和尹小满她们俩。

其他的家属,春秋两季原本也会偶尔有人来探个亲,可偏偏今年刚到探亲的时候,又出了那么一起爆炸案。

现在连探亲都停止了。

所以,从去年到今年,整个营地里的孩子只有四个。全营上上下下的干部战士没有不认识这几个宝贝蛋儿的。

物以稀为贵,大家对他们也是纵容的很。只要不调皮捣蛋,他们在营里疯跑乱玩其实并没有人真的会阻止。

以至于全营各处,哪里好玩他们比谁都清楚。

四个孩子在前面跑着,两个大人在后面跟着。尹小满还有点不放心,朝崔燕问道:“嫂子,咱们去挖野菜合适吗?营里人不会说什么吧?”

现在食物那么紧张,野菜又是可以当菜的东西,不经过别人允许,尹小满多少都有点不自在。

听她这么问,崔燕笑道:“你嫂子是那不懂事的人?不能挖的话我肯定不叫你。放心吧,这野菜炊事班他们不要。”

说到这里,她忽然想到了什么,又连忙冲尹小满说:“哎,小满,我叫你一起来其实就当咱姐妹俩来溜溜弯,说说话,挖着什么挖不着什么都无所谓。你可千万别抱太大希望啊!万一空着篮子你可别哭。”

“啊?”尹小满眨了眨眼睛,一时间有点反应不过来。

——跑人家菜地来遛弯,说话?

这得是多闲啊?

看她这副表情,崔燕又跟她解释了半天,好一会儿后尹小满才明白,原来因为土地面积实在是小,营里的菜地可以说是恨不得把所有能利用的地方全都利用上了。

菜是套种的不说,周围的田埂也留得极窄。

除了战士们训练用地要保证之外,其他的地方可以说是寸土寸金,寸土不让。

所以,能长野菜的地方实在是太少了。

像他们这样的一家四口,想要挖够一顿吃的菜都困难,有时候可能折腾一上午都挖不满个篮子底。这数量哪里能供得上一个营的战士吃?

炊事班就那么几个人,平时排班人都不足,根本没有闲人来浪费这时间。加上现在还要抽人去赶海,这点子东西,他们更看不上了。

所以她们来挖点野菜,根本不会有谁说。

听了崔燕的话,尹小满有点失望是真的,可多少还心存一点幻想。

野菜嘛,数量少但是可以种类多啊?

这样挖一点,那样挖一点,没准儿就能弄回去不少。

再说,她们这么多人呢,小孩子们眼睛又利得很,收获满满也不一定。

说话间,她们就到了菜地,在终于看到的那一瞬,尹小满滞了一下,然后一下子就明白了崔燕说的寸土寸金是个什么概念了。

就,连跑道旁边都是菜地,中间甚至连个过度都没有。

路边,墙根儿,树底下……全都被炊事班的小战士们勤快的给开垦了出来,种上了通心菜等对土地要求不太高的作物。

到处都看不到一点空着的土地。

尹小满不由得又看向了崔燕,苦着脸问:“嫂子,哪儿有野菜?”

别说野菜,她看了半天连棵野草都没有。

“找!”

崔燕大手一挥,冲着几个孩子就嚷了一声:“都给我找去,荠菜,苋菜,野韭菜,什么都行!找得多了咱们回去包饺子!”

一听包饺子,几个孩子顿时情绪大涨,都不用催促全都哇哇叫的四散跑了开去。

崔燕用手指了指田垄,对尹小满说:“咱溜边儿找找,小心着点不把人家菜地踩坏就没事,应该多少也能找到点啥。”

看她这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尹小满乖乖的依言跟在了她的后面。

这一次挖野菜之行,真的就如崔燕所说,权当是带着孩子们出来玩的。

而用尹小满的话说就是——指望着这点菜吃饭,全家都得饿死。

他们大小六个人,吭吭哧哧找了快两个小时,就挖了两个篮子底儿。

就这,她那个底儿还是崔燕实在看不过,把自己挖的抓了一把放进去,才给盖满的。

——还说包饺子呢,回家捏俩窝窝都不够。

虽然野菜没挖多少,可是有娘陪着一起出来玩,几个孩子还是很高兴的。忙活了半个上午,一个个也不觉得累,又蹦又跳,那小嘴儿巴拉巴拉个不停,也没谁觉得嘴干。

当然,说来说去还是离不开一个“吃”字,特别是刚才崔燕那一句“包饺子”,更是勾起了孩子们的馋虫,全都在努力回忆着他们曾经吃过的饺子是个什么味道。

崔燕是北方人,家里自然做面食比较多。加上她娘家兄弟多,就她一个女孩儿,其实无论嫁人前后,家里人也都是娇惯的。

不但不需要她贴补家里,有点什么好东西还恨不得全都给她。

所以,她家的经济条件并不差,孩子们过得日子也比平常人家的孩子要好很多。

而大宝和二妞,亲妈那个样子,在尹小满来之前,甚至从来都不知道还有饺子这个东西。

唯一吃过的那一次,还是她穿到双桂村之后,给他们包的。

可就那一次,对于俩孩子来说,也是非常好的回忆了。

面对强子和虎子的炫耀,应付起来也毫不逊色。特别是二妞,虽然年龄小,嘴皮子却是四个孩子里最厉害的,一口一个:“我娘包的饺子是全天下最好吃的!”

“我娘给我们包白面的!里面是鸡蛋馅儿!还有肉,好多好多,全是肉!”

“真的啊?全都是肉?”虎子年龄小,听她这么说,忍不住就吞了口口水。

“嗯,全是肉,可大可大的肉块子,吃得满嘴油!”二妞仰着头,一脸的得意洋洋。

那小模样逗得崔燕笑个不停,还不忘打趣尹小满:“小沈一个月给你们寄多少钱的生活费啊?你给他们包全是肉的饺子?”

那表情,写满了:“你可真是个败家子,真不会过日子啊”的嫌弃。

尹小满郁闷的胃都是疼的。

那时候她刚来,还不是特别了解情况,只觉得这俩孩子嘴紧,吃食上真的没有苛待他们。

张金凤两口子拿来的年猪肉,还真让她割了一半给他们包了一顿大肉饺子。

可就算是真的,这会儿也不能承认啊?!

她只得一脸讪讪的回答:“小孩子说话你也信,二妞这不是在吹牛嘛。”

虽然几句话就将这事儿给遮掩了过去,可他们饺子长饺子短的,闹得尹小满也想吃肉了!

上辈子她在宫里,不管喜欢不喜欢,每日里各种肉总是不断的。可来到这儿以后,除了海鲜,除了最早公婆拿来的那一大块,她有好久没有吃过新鲜的肉了。

这人吧,有什么事不能老惦记着,这一惦记,尹小满忽然就有点迫不及待了。

满脑子全都是“红烧肉”,“粉蒸肉”,“笋焖肉”,“咕咾肉”……

嘴里的口水,咽都咽不及。

她忽然就想起了昨天给立春送去的那些虾,也不知道她用上了没有?

想着晚上怎么也得过去看看。

昨天到家之后,尹小满第一时间就把虾给立春送了过去。

怕虾离了空间会死,还专门去御膳房拿了一个大汤盆,将虾连带着之前放的海水一起倒了进去。

在把虾放进木柜之后,她同样写了一个条,不过这一次她没有标明价格,而是直接要了一只鸡,还专门写明:“一只肥鸡”!

那天在崔燕家炖的鸡汤实在是太香了,只可惜人多,她基本上没吃着什么。

以至于几个月过去了,到现在还念念不忘。

可营区里没人养鸡,托人买吧,这个得靠运气,反正她到现在也没买着。所以在给了虾之后尹小满脑子里的第一反应就是“鸡”!

但现在她忽然又后悔了,早知道应该再多要一块肥猪肉了。

想到这儿,尹小满忍不住又咽了口口水,直觉得自己变了。

曾经的小满姑姑,也是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的人,还肥猪肉?山珍海味她都不耐烦多碰一下。

哎,还是环境改变人。

这么胡思乱想着,一群人回了家。

和崔燕告别之后,让大宝带着妹妹进屋做题,她跑得厨房忙活了起来。

昨天买回来的石斑今天一定得蒸了,不然就没法解释怎么能一直保持着活蹦乱跳。

捡回来的野菜也得做了,再少也是他们娘几个半天的劳动果实不是?

中午俩小家伙肯定得跟他们爹显摆,没东西小崽儿心里要不高兴的。

心里念叨着,尹小满手上的动作可一点没停。

这次捡回来的野菜有三种,荠菜,野苋菜,还有一点点小野芹。总共也没几棵,也犯不着分类了,她干脆全都收拾干净后,剁了剁碎。

加上白面,玉米面,磕进去两个鸡蛋,搅和好放一边备用,准备待会儿烙几个野菜饼。

然后她开始收拾石斑。

这次在小陶那里买的石斑个头都挺大的,一条怎么也得有一斤半还靠上。

真是又大又肥!

如此美味,肯定得清蒸啊,不然怎么能够激发出它的鲜劲儿。

有鱼有菜,再烧一个海带虾皮汤,蒸米饭的时候顺便蒸点土豆南瓜,不到一个小时,三菜一汤就上了桌。

就在尹小满洗干净手正准备进屋叫俩孩子出来的时候,院子里传来了开门的声音,紧接着就看到沈青耘走了进来。

而他的身边,则依然跟着宁工和华老。

如果说昨天回来的时候,沈青耘是一脸的不情愿,那么今天他的脸上就只剩下无奈了。

而那两位老人,脸上也多少带出了一点不好意思。

看到他们,尹小满二话没说就连忙迎了出去:“宁工,华老,你们稍等一下,我再炒个菜咱们就开饭啊!”

说完就往厨房里走,多余的一个字都没问。

这样的善解人意,反倒搞得两位老人更加不好意思起来。

华老碰了碰宁工,朝他使了个眼色,宁工赶紧追着尹小满一起进了厨房。

“小满啊,我们带了块儿肉来,你一起炒了吧。”

说着,将手里拎着的麻绳举了起来,上面果然吊着一块儿看上去得有小半斤的五花肉。

尹小满正准备拿菜的手一滞,转身看向宁工。

她依然没有主动问询,可那双会说话的眼睛里则全是疑惑。

宁工也没绕弯子,很坦诚的对她说道:“小满,我知道你是个实诚人,所以咱也别兜圈子。你也是了解我的,我没别的爱好,就好一口吃的。

要是不认识你也就算了,现在咱们认识了,还住得这么近,你要是不让我来你家搭伙,不让我跟着你蹭口饭吃,我这心里一天都跟猫抓似的,也不用干活了。”

说到这儿,老人家自己也感觉到了不好意思,又连忙解释道:“小满你也别太愁,我知道你一个人带孩子,做家务还做饭很辛苦,也不用专门照顾我们,就,你做饭的时候多下一勺米,带上我和华老的就行……那个,我们会交伙食费的。”

看尹小满要开口,宁工一副生怕她会拒绝的模样,使劲的摆了摆手,慌忙的把她的话给堵了回去。

“我们吃得一点都不多,还有,我们有食补的,我们每个月都有肉蛋补助,比一般人要高很多。拿过来大家一起吃啊,大宝和二妞也需要补充一点营养。”

听老人家急得汗都要下来了,还要继续往下说,尹小满实在是于心不忍。

连忙打断了他:“宁工,我们都很欢迎你和华老来我家搭伙呀!交不交伙食费都无所谓的。用您的话说,你们两位老人家能吃多少?不过就是多一勺子米的事儿。我刚才是想问,这肉做成笋焖肉行吗?”

“行。啊,不行不行!不是,笋焖肉行,不交伙食费可不行!”

宁工应该是根本没有想到尹小满居然会这么好说话,一时间惊讶到连自己要说什么都闹不明白了。

说了半天才捋清楚了:“小满,你答应收留我们两个老头子我们就很满足了,不要伙食费那绝对是不行的。”

说到这里,他率先意识到一个问题,那就是——尹小满进城一趟很不容易。

每天伺候着一群人的吃喝,还让她进城买菜?

想到这儿,他自己都觉得不合适,于是马上又提出了另外一个建议。

“小满你看要不这样,我待会儿就让小沈通知炊事班,把我们两个的粮食给送过来。然后我把钱,票都交到炊事班,让他们按时把供给给我们的肉,蛋,油都送到你们家来,你觉得这样行不?”

尹小满其实刚才是真的不想答应留两位老人在家搭伙吃饭的。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