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家里的秘密多,最怕的就是人多眼杂。

沈青耘对她是全然的相信,即便有点什么事,只要她说,他就一定信,根本不会多想。

可这两位老人,一看就是心细的,天长日久的,谁敢保证不露一点端倪?

可是,尹小满见不得宁工在她的面前露出那副小心翼翼的表情。

这让她想起了自己的奶奶。

一样的历经风霜,一样的清瘦。

当年她离开家的时候,奶奶还没有宁工现在年纪大呢。看着宁工这样儿,总让尹小满控制不住的去想她。

她见不得老人家为难。

再加上,他还是自家的恩人。

所以,就是再不乐意,尹小满也说不出拒绝的话。

大不了以后小心点吧。她在心里默默的叹了口气。

“行啊,您看怎么方便都行。”她笑着应了宁工的话,就请他出去歇着,说一会儿饭做好了出去叫他们。

宁工出去没有两分钟,沈青耘就走了进来。

他的表情里带着几分尴尬,围着尹小满晃来晃去,也不说话,也不离开。

砰。

尹小满将一个盆放在了他的面前,一脸嫌弃的说:“别在这儿瞎晃,去接半盆水过来,把笋再洗洗撕碎。”

笋是提前两天就泡上的干笋,原本是留着晚上炒蛤肉的,现在正好用上。

“哎。”

沈青耘脸上立刻带出了笑,答应着赶紧接过大步朝门口走。

那模样不像是尹小满指派他干了什么活儿,而像是给了他一颗糖似的。

“真是!”望着男人的背影,尹小满无语地啧了一声。

然后自己也忍不住跟着笑了起来。

沈青耘在外人面前,特别是在军营里一直是硬汉形象。

毕竟身为一个战斗部队的主官,不带出几分煞气,得不到属下的崇拜和敬畏是无法立身的。

很多和他不熟的人,说起他来,眼神都带着紧张。最常用的词往往是“不苟言笑”,“脸黑手黑”,“惹不得”这些。

只有尹小满知道,在自己家的时候,他是一个多细心,多和软的人。

他进来,无非是觉得宁工的提议让她为难了,想安慰安慰她。

可又因为那两位老人是他费尽辛苦求回来的,这麻烦是他给自己带来的,愧疚之下安慰的话就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可一家子人在一起不就应该相互体谅,相互帮衬着过吗?尹小满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为难。

“这人,脑子里天天都想点什么?”尹小满小声的嘀咕了一句,就再也没工夫去琢磨他了。

因为一圈人等着开饭,也没时间小火慢炖,所以最终干笋焖肉变成了笋丝炒肉。

五花肉切薄片,大火爆炒,之后加入泡软撕成细丝的干笋,快速翻炒后放入调料,很快一盘咸香中带着微甜,后味儿还有一点点辣的笋丝炒肉就做好了。

将两位老人邀进来坐了上座,一家人在其他的位置上先后坐好,就准备开饭了。

望了一眼桌面——

浓油赤酱的笋丝炒肉泛着油光,每一根笋丝都被酱料包裹着,散发着浓郁的香气。

清蒸石斑虽然因为开饭时间晚了,在锅里焖得时间略微有些长而显得肉质稍老,但因为尹小满又重新泼了一层爆过花椒的热油,反倒更激发出了它本身的鲜甜。

野菜饼子碧绿中带着金黄,一看就是放了白面和鸡蛋,还放得不少。

即便一盆海带青菜汤,也因为上面飘着零星的虾皮而显得格外的悦目。

除此之外,桌子上还放着一个洗得干干净净的小竹筐,筐里放着蒸好的南瓜和土豆。

在竹筐边上,甚至还有一碟清口用的小泡菜,也是用辣椒花椒油重新伴过的。

这样的席面,就是用来宴请国宾都是足够了吧?

盯着桌子,俩老人的脸上同时露出了惴惴不安的表情。

“小尹啊,你可不能这么折腾啊,这是把你们一家子全年的伙食费都用上了?可不敢这样。

我们就是想来你家搭个伙,和平时一样吃就行,你真的不用专门为我俩做这些。这……这也太丰盛了。”

这一次是华老率先出声,旁边的宁工也连忙点头称是。

“真没有专程做什么,这是您二老有口福,赶巧了。”

尹小满一手扶袖,一手拿公筷为二老一人夹了一筷子五花肉,这才微笑着解释。

看两位老人一脸的不信,她先指了指那盘野菜饼。

“这是今天上午我们娘仨挖的野菜做的,里面的蛋是俩孩子赶海的时候捡回来的海鸭子蛋,至于白面,还有咱们今天吃的米饭……”

说到这里,她笑了笑:“可不是赶巧了吗?我昨天才去了县里一趟,正碰就上有细粮,就各买了一点。要是您二位早两天来,还真是吃不到的。”

“而其他这些……”

尹小满用目光将桌子上其他的菜全看了一遍,语气坦诚:“我们就靠着海边住,想吃这些,并不是很难。倒是这肉,还是沾了您二老的光,不然我们一年也不定能吃着几回。”

说到这里,她又看了大宝和二妞一眼,不等她开口,俩孩子异口同声的冲着宁工和华老说道:“谢谢爷爷!”

那奶奶的童音,还有充满了感激的眼神,看得两位老人眼睛一热,差点就失了态。

“不谢不谢,吃菜,都吃菜!”

华老用自己还没有动过的筷子,给俩孩子一人夹了满满一筷子的肉片放到了他们的碗里。

可心里明白,人家小尹说的是在宽自己这两个老头子的心呢!

就算野菜,鸭子蛋不花钱,可别的,油盐酱料,大米白面哪一样不是金贵东西?人家这么做出来给自己吃,还不领功,分明是怕他们心里有负担。

又是个实诚孩子啊!

望了一眼已经开始吃饭了的小夫妻俩,华老再也不说什么了,只是把这份情深深的记在了心里。

吃过饭宁工和华老就走了,沈青耘也回去上班。

盯着俩孩子睡午觉之后,尹小满又去了御膳房。

虽然她对于自己徒弟的手艺一向很有信心,可是一天看不到结果,这事儿就总是悬着心。

她直接去了立春的那个小房间。

这次一进门,尹小满愣了一下。

她居然在那个上了锁的木柜子里见到了一个供着的家神牌位!

估计是应该不知道怎么称呼,上面只是简单的写着四个字:仙子大人。

她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好在立春的脑子没有完全被水灌满,好歹还留着几分神智,知道御膳房不能随便点明火,所以没有上香。

只是在牌位前放了两个细瓷的盘子,里面分别放了精致的点心和最新进贡上来的时鲜水果。

尹小满盯着那些东西看了好久,陷入了深深的无语中好一会儿缓不过神来。

虽然她很清楚在这个世界自己已经不在了,可那种亲眼看见别人给自己上供的心态,也不是一般二般人能很快释然的。

尹小满最后又深深的望了一眼那个牌位,就将它直接抛到了脑后。

什么也不用问了,立春这边的难题肯定是已经解决了。

不然自己和她联系了也不是一天两天,她之前也没想到给自己上供。

想到上供,尹小满又是一阵头疼。

她努力忽略掉这份不爽,蹲下身子去检查立春放在柜子下层自己要的东西。

这一次,立春估计是激动的很了,全然忘记了之前“仙子”告诫过她的,只要准备字条上要求的那些东西就好。

不仅留下了一只杀好收拾干净了的肥鸡,还放了好多诸如腊肉,熏肠,风干兔腿之类的硬货。

很显然,几次的接触她已经多多少少的摸出了一点尹小满的偏好。留下的东西中没有什么珍稀难寻的,都是平常老百姓过日子时最喜欢的物什。

看着那满满一袋子的吃食,尹小满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无奈却又欢喜的表情。这一次她没有留下银子,也没有撇下不要,而是全都拿回了自己的小屋。

她知道,这是立春的一份心,是她的感激。如果自己不收,小丫头心里才不知道又要瞎琢磨什么呢。

临走之前,尹小满又看到了那个牌位。忍了几忍,还是没忍住拿出来丢到了立春桌子下专门放要清理掉的杂物堆里。

然后拿起她桌子上的毛笔,写下了两个字:丢掉!

临出门之前,她又盯着柜子看了半天,终究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手,把那傻姑娘供奉的点心,水果全都放到了自己带来的袋子里。

尹小满将东西分门别类的在自己宫里的屋子里放了放好,只拿了几个时新的果子出了空间。

她想趁人不注意的时候,给两个小家伙吃了甜甜嘴儿。

结果刚一出来,就听到院子外面传来了王军的喊声:“嫂子,嫂子在家吗?”

她知道这应该是他亲自把宁工还有华老的口粮送过来了。

连忙答应着迎了出去。

只是在打开院门的瞬间,她愣了一下。

让尹小满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这会儿过来的并非只有王军一个人,在他的身后还跟着两个。

一个是曾经在火车上和宁工在一起的,他的那个助手刘创。

另外一个也和她曾经有过一面之缘。

是那个在火车站明褒暗讽,嫌弃她是从乡下来的女干事——林慧。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