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祁峰当天晚上并没有回来,而且一去就是好些天。

虽然营里表面看上去并没有什么不同,可身处其中的人都知道,已经进入战时警备了。

之前,哨兵们巡逻,只在营区还有营区外围,并且每一班只派出一个小分队。而现在家属院这边也被列入了巡逻的范围,并且参与巡逻的战士也比以前增加了。

每天,宁工和华老依然会来尹小满家里吃饭,可是再也不是只有他们两个。每次身边必定会有两个小战士陪同。离开的时间也变得固定,到时候,战士会如约来到院子门口等候。

无声无息间,氛围已经变得紧张了起来。

尹小满现在还是偶尔会去食堂。

如今因为巡逻人手紧张,有几个新来的炊事员被临时调走去巡岗,所以食堂的战士也不够用。

去赶海捡海鲜的人没有了,想要保证士兵们的营养,就只能在之前晒干储存的那些海货上打主意。

于是就只能指望尹小满教他们一些怎么能够把这些腌制品,干货做好吃的办法。

去的次数多了,一来二去她也多少听到了一些外面的消息。

听说除了祁峰,副营长也带着一个排的战士去了县城,说是去协助当地公安一起搞人口排查的工作。

现在营里只有一个副教导员守家。

还听说这事闹得很大,不仅团里派了人,连师里也派人来调查了……

拉拉杂杂听了一堆,尹小满也分不清楚哪些是真,哪些是假。

只是听说这事受到了重视,并且因为发现的早,并没有给国家还有部队造成什么损失,她的心里就安定了好多。

这样的日子大概过了有一个星期,这天早上,早已经到了开饭时间,可宁工和华老却一直没有来。

尹小满就有点担心了。

她站在院门口一直朝外面的小路张望着,生怕两位老人是出了什么事。

可因为现在是战时警戒,二老所住的招待所更是旁人不得靠近,所以她想去问问到底怎么回事都没有办法。

一直到饭菜都放凉了,尹小满无奈,只得让两个孩子先吃,自己跑到了崔燕家想去问问情况。

崔燕也一头雾水,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你别急,也别担心,宁工他们就住在营里,不会有什么事的。说句不好听话,要是真有什么,反倒会有人来跟咱说了。”

可让人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她这句话刚刚说完,祁峰就推门而进。

他甚至都没有跟崔燕说话,先看着尹小满问道:“你咋在这儿?害得我刚才好找。”

这是自从那天汇报完情况后,尹小满第一次见祁峰,听他话里的意思,他回来后连家都没回,先跑自己家去她去了。

那还能有什么事?肯定和两位老人有关!

尹小满顿时紧张了起来。

“祁大哥,我就是来问问嫂子知不知道宁工他们出什么事了,怎么今天早上没有来吃饭?你是不是知道,他们怎么了?”

看着尹小满的表情,祁峰就知道她肯定想岔了,连忙摆了摆手:“你别担心,他们没事。他们就是被紧急转移了。”

“紧急转移?”

尹小满和崔燕几乎是异口同声问道。

别说尹小满,连崔燕都懵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出啥事了,咋忽然就紧急转移了?”

“也谈不上忽然。二老的身份特殊,原本就是重点保护对象,他们当初之所以留在咱们营,就是出于安全考虑。

现在兵工厂那边的案子还没有破,这边又出了这种事,留在这儿显然已经不合适了。所以走是肯定要走的,就是没想到命令来得这么急。”祁峰解释道。

说完,他又看向尹小满:“昨天晚上是我赶回来送二老走的。二老一再让我转告,说很感谢你这段时间对他们的照顾,希望以后能够常来常往。他们说安定住就会给你写信,也希望到时候能够收到你的回信。”

说到这儿,祁峰忍不住笑着摇了摇头,语气里带出了感叹。

“这可真是处出感情了。我看啊,那两个老人对你,是真喜欢。他们说的也不是客气话,那是真你当家里的小辈儿了。

因为没有能够亲自跟你告别,你都不知道他们遗憾了一路。想抱怨又没法抱怨,可心情肯定是非常不好的。

你都不知道,他们那一路上,脸拉得都没法看呢!”

其实,遗憾的又何尝只是两位老人呢?

尹小满再也没有想到,自己打听了半天居然打听到的是这样一个消息。

如果她能够早一点知道,怎么也得给二老再多做一点好吃的。

而且也会被他们准备一点干粮啊!

宁工一点都不喜欢吃火车上的饭菜,华老脾胃弱,要吃点软和的。这回去的路上也不知道要走几天,别把胃病再给弄犯了。

她没有说话,可眉宇间却带出了几分愁。那样子可能她自己的不知道,但看在别人眼里,俨然也是一副为家里老人担心的模样。

尹小满又问了祁峰小姚的情况,毕竟当初她是在小姚家里听到的那番话。

而这次他们去,也是以那孩子家作为最初的起点。

她之前一直没办法问,可也一直在为小姚担着心,生怕因为这件事再给孩子带去什么麻烦。

“说起来那小孩儿还是咱们团的烈士家属。”

听尹小满问起小姚,祁峰先叹了口气。

“他父亲之前是在一次海上巡逻时,为了保护落单的渔船被对岸打了黑枪,都没等到送到医院就牺牲了,留下他们孤儿寡母。这些年一直就只有他和母亲两个人相依为命。”

听他这么说,尹小满忽然反应过来,她这两次和小姚交易,那孩子想要的其实一直都是营养品。

鸡蛋,蜂蜜……最初她提出拿布来换的时候,直接就被他一口否决了。

想到这儿,她的心里忽然就难受了起来。

“他母亲是不是身体不好?”她下意识的问道。

“你怎么知道?”祁峰很是奇怪。

看尹小满抿着嘴就不说话,他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

眼神复杂的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是啊,说起来姚林那小孩儿也挺不容易的。他妈妈风湿严重,这几年别说工作了,都已经下不了床了。

当年他父亲去世政府给得那点抚恤金,早给他妈看病给陆陆续续用完了。现在全家就靠一个月15块钱的烈士遗属补贴生活。

这点钱还不够给他妈看病,所以……”

说到这儿,他又看了尹小满一眼:“不过以后不会这样了啊!我已经把他的情况汇报给了团里,加上这次他举报有功,却也已经暴露。留在原地生活很可能会有危险。

团里答应会特事特办,给他和他母亲重新安排住处,并且帮助他们两个人寻找合适的工作,保证以后正常的生活。所以,姚林不会再在那条街出现了,你们两个那地方也给我少去!”

说完,他警告的将两个女人全都瞪了一遍。

被教导员吼了一通,尹小满乖巧的没敢反抗。待他说完,就麻溜地立刻告了辞。

回到家,她才忽然想起来,这段时间被各种事儿搞得心神不宁的,她已经好久没有去御膳房了。

包括上次从小姚那里换的虾和海蜇,也没有来得及给立春送过去。

和大宝交待了一声,说自己困了要回屋躺躺,让他看好妹妹,没事别进去打扰,尹小满就关了门,直接进了宫里的房间。

这些天过去了,当初她胡乱塞进来的大对虾还放在铁皮桶里,和当初放进来的时候一模一样,连桶里的水都没有少一点。

看到这儿,她才终于放了心。

对虾尹小满没有准备全部都给立春。

小姚不在那个巷子住了,她以后估计短期内也不可能有机会再去,她还想留下来一点自己家里吃。

鲍鱼也一样。

这东西肉质肥厚,收拾好了那可是比红烧肉还好吃的东西。

而海蜇还有之前她放进去的蛏子,花蛤这些就无所谓了,海边多得是,家里没有了,随时去捡也就是了。

……

因为宫里的房子东西放进去不会坏,现在尹小满基本上是把这儿当仓库了。

只要不是立刻要吃的东西,她基本上都会放在这里。

为此,她连之前的床都掀了,将屋子里的空间扩大了差不多一倍。

此刻她蹲在地上,翻翻找找,脑子里琢磨着需要换回来点什么。

尹小满在这儿慢条斯理的挑着东西,却不知道的是,这会儿的立春已经愁的头发都不知道掉了多少。

她对着御膳房的小柜子,已经磕了数不清的头,只盼望着救苦救难的仙子能够感受到她的祈求,能够再次救她于水火之中。

自从上次用小仙子给的虾为贵妃娘娘做了一碗鲜虾面,立春在宫里算是出了一个大风头。

说起来也巧,就在鲜虾面进上去的当天,碰巧皇上正好去贵妃娘娘宫里,然后就一起吃了。

据说贵妃娘娘只吃了一口就掉了眼泪,说这面和她家乡的口味一模一样。她自从进宫,很多年没有吃过这么新鲜弹牙的虾肉了。

说得皇上也动了感情,然后两个人全都给御膳房封了一等的赏银。这还不算,皇上和贵妃娘娘还专门又都给立春个人封了赏。

这事儿肯定传得飞快,没有一天整个皇宫里就传遍了,立春姑姑做得鲜虾面连皇上吃了都觉得好吃。

之后的一段日子,几乎每个有点头脸的贵人们都恨不得把鲜虾面点了一遍!

好在这种事立春事先就想到了,并且在给贵妃娘娘送面的时候还特意跟她宫里的大管事又说了一遍,还塞了他不少好处。

那管事的也是能办事的,果然将立春的话递到了上面。

贵妃念她圆了自己的念想,也真帮她说了话。

特意选了一个比较正式的场合提了这件事,并且说明鲜虾这东西实在不好找,让别为难御膳房,这事儿才总算是过去了。

立春原本以为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可前天大皇子宫里的主管又找过来,说过些日子大皇子的寿辰要大办,是在皇上那边请过旨的,让御膳房绝对不能姑息。

还说让御膳房所有的师傅每人做一个拿手菜,到时候全都呈上去,大皇子要亲自品鉴。

应该是因为有贵妃娘娘的话在先,主管没有明说,可话里话外的意思却分明是在暗示立春——娘娘那边有的排面,大皇子这边也得有。

贵妃娘娘能吃到鲜虾面,大皇子的寿宴就只能比那好,不能比那差。

听得立春心里叫苦不迭。

贵妃娘娘惹不起,大皇子她更惹不起啊!

虽然如今还没有立太子,可大皇子既是长又是嫡,妥妥的太子不二之选。

所有人都知道,皇上之所以还没有册立,无非就是在等他长大。

这样的人,立春就是有几个脑袋,也不敢忤逆他的意思。

但,虾早已经用完,仙子又好久没有来了,立春又根本不知道要怎么和她联系。

她能怎么办呢?

“救苦救难的仙子大人,如果您能听见,能不能求求仙子再下凡一趟,赐我一些鲜虾吧!信女给您磕头了。不是我贪得无厌,实在是大皇子这一关不好过啊!我个人不算什么,可我不能拖垮整个御膳房。仙子大人大慈大悲,求求您了。只要你帮我们度过这次南关,来日立春必去庙里给您点高香,供长明灯,保证日日香火不断。仙子大人,拜托拜托,信女给您磕头了。”

然后又是一阵砰砰的磕头声。

尹小满刚刚走到小屋门口,正好就听到了这一段话。

顿时她僵在那里,进退两难。

在听到最后一句时,尹小满吓了一跳,慌忙朝旁边避了避,眼神变得无语至极。

她没有想到立春居然又遇上了麻烦。

而且听她那话里的意思,这种麻烦以后还不会断。

好在,她本来就想着以后能够和立春把这条以货易货的路子建起来,所以这些麻烦,根本不算麻烦。

但——

虾可以给,这“日日磕头”还有“点长明灯”,“烧高香”之类的,就真的大可不必了啊。

她还活着呢,一点都不希望被人当做祖宗敬!

望了一眼自己手中的铁桶,她默不作声的用意念往里面又丢了两只虾,然后悄悄的换了一个盆,放入了柜子里。

做这些,尹小满已经熟练至极,能保证绝不会被立春发现,可人却没敢跟着进去。

之前没有试过,尹小满不知道那丫头能不能看到自己。可是她是能够看到自己留下的字条的。

所以这种险尹小满

不敢冒。

没有多留,放好铁桶后她就直接返回了卧室,脑子里反反复复就只剩下了一个念头——

待会儿一定一定记得去补个字条,让那丫头彻底绝了给她天天磕头的心!

之后的日子过得还算是平顺。

虽然沈青耘一直没有回来,又因为情况特殊,按照保密条令不允许往家里写信。

可是通过祁峰的嘴,尹小满还是多少听到了一星半点儿他的情况。

她知道团里拿到了新舰艇的试航权,然后团长也确实如他许诺的一般,将先锋营的人列为了第一批上舰的名单。

沈青耘自然是排在了第一个。

此时的他们,已经完成了岗前培训,开始了试航。

只是新舰艇停靠的位置还属于机密,除了上舰人员,连祁峰都不知道具体在哪儿。

所以沈青耘什么时候回来,还得练多久,没人知道。

但肯定还要有很长一段时间。

男人在外打拼,还是为国效力,只要知道他平安无碍,尹小满自然没有什么意见。

更何况她还知道,如今所做之事还是那个人真心喜欢的。

出发那天他表现出的欢喜还有兴奋到现在尹小满都还记得清清楚楚。

所以,这次和上次去军工厂不同,尽管沈青耘离开的时间依然很长,她的心情总得来说,一直都是平静和安适的。

并没有之前的不安。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天气越来越热了。

随着天气变暖,海边能够捡到的东西,品种也越来越多了。

除了最常见的蛏子,花蛤,现在偶尔也能捡到一些不小的鱼。连海鳗,带鱼这些,运气好,也能时不时的逮到。

尹小满知道这样的机会必须要抓住,所以最近一段时间,她几乎天天都带着俩孩子去海边赶海。

这一天,他们一家三口又早早的拿了东西出了门。

可没有想到,还没有出家属院大门,就被巡逻的哨兵给拦住了。

“嫂子,对不起,今天你不能出去。”看着她,哨兵露出了一个很抱歉的表情。

尹小满也没有当回事。

自从出了特,务事件,在家属院这边巡逻已经被列为了哨兵每日的惯例,天天都能碰到。

所以她以为这又是要加强警备了。

于是很平静的点了点头,就要带孩子们回去。

只是临走之前,才好奇的问了一句:“是又发生什么事了?怎么又都不能出门了?”

听了她的话,小哨兵的眼神一下子变得飘忽了起来,甚至忽然有点不敢与她对视。

这让尹小满多少看出了点不一样。

“怎么了?”她再次追问道。

哨兵清了清嗓子,这才低声说:“没有都不让出门。就你……教导员专门交待,今天坚决不能让你出门。”

哨兵的一番话,顿时把尹小满给说蒙了。

就她?

她是犯了什么错了?

凭什么关了她的禁闭?

这段时间她连黑市都没有去!

想到这儿尹小满有点生气,转身就想去找祁峰问问情况。

结果她还没走到家,就看到崔燕急火火的朝这边跑了过来。

如果换个时候,尹小满还想不了那么多,可这会儿,不用想她也知道,嫂子这肯定是发现她和孩子都不在家,急着赶着追自己呢!

这么说,她也是知道她男人下命令不让自己出门的事了?

想到这儿,尹小满心里多少是有点不舒服的。

她冲着崔燕就迎了过去。

“嫂子,祁大哥为什么不让我出门?”尹小满也没拐弯,见了崔燕就直接问道。

在尹小满心里,是将崔燕真的当好朋友的,所以不想和她玩心眼,想到什么就直接问了。

看到她还没走,崔燕明显松了一口气。她也不回答,拉着尹小满就往家里拽。

到家后,将两个孩子打发出去玩,她这才叹了口气。

“小满,你别怪你哥,他也是怕你气上来了控制不住,就想着他先去团里问问情况。看看有什么办法解决。

唉,说起来这真的是无妄之灾,谁也不想的。可这已经发生了,也别难受,这事儿,咱们也没法控制不是?”

尹小满被她这云山雾罩的一番话说的越听越迷糊,实在忍不住打断了她:“嫂子,你说的这是啥?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我为什么要生气?”

说到这儿,她又联想到刚才哨兵的阻拦,顿时有点啼笑皆非。

“嫂子,祁大哥专门让哨兵拦我,该不会是以为我会气到要去营里找他闹事的地步吧?我是那么不懂事的人吗?”

听她这么问,崔燕怔了怔,显然是没有想到她居然会不知道?

隔了一下才试探性的问道:“小满,你不知道小沈被人给贴了大字报的事?”

“啥大字报?大字报是什么?”

看嫂子的表情,尹小满知道她说的这肯定是不好的事儿。

但,大字报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她在记忆里努力的翻找了一通,也没有找到任何相关的信息。

看到她这副样子,崔燕的表情也变得复杂的很。

不知道是在欣慰这事儿还处于可控制范围,还是在惊叹这姑娘居然如此的涉世未深。

这是以前被家人保护的太好了啊!

想到这儿,她的眼中又多出了一些怜悯。

“小满啊,你别想那么多,不知道就不知道吧。反正事情已经发生了,你也帮不上什么忙。

你别怕,你哥已经去团里了,家里副营长也在,他们一定不会让事情闹大,肯定会想办法压下去的。

再咋说,小沈也是一营之长,是咱先锋营的排面,这排面肯定不能让他倒!”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