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看她着急,崔燕才意识到自己的失言。

其实她也是太慌了。

毕竟从她知道宁工和华工这两个人开始,就被周围的人灌输了太多诸如“国之栋梁”,“老专家”,“国宝级人物”,“必须好好保护”这类的词语。对于二老,她也是既尊重,又敬畏的。

可现在,这样的人物居然被隔离审查了?!

如此反转,让崔燕觉得自己的三观都震裂了,所以在看到尹小满的时候,她都来不及想太多,就先将这个消息说了出来。

可看到尹小满的表情,她才想到,小满和那两位老人的关系可比她密切多了。自己知道这个消息也就只是懵,而这姑娘应该会感到害怕吧?

“小满你别怕,你祁哥已经去团里开会了,现在什么情况还不清楚呢,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再说了,就算真有什么事也跟你没关系,你就一个家属,你能知道什么?

再说当初也不是你主动要求那二老来你家搭伙的,都是营里安排的,你说是不是?真不用担心,就算是约谈也找不到你头上……”

崔燕越劝,尹小满的心里就越沉重,也越发感觉到这件事有多严重。

接触了这么长时间,对于崔燕她也是了解的。这个崔嫂子虽然性格开朗,可并不是一个话多的人。

像现在这样,她车轱辘话说了一遍又一遍,与其说是为了宽慰自己,其实尹小满能够感觉到,她应该也是心太慌,在用这些话说服她自己。

看崔燕的样子,尹小满觉得事情可能已经严重到超过自己的想象了。

恐怕,祁峰这所谓的去团里开会,其实就是崔嫂子口中的那个什么约谈吧?

山雨欲来风满楼。

真到了这个时候,尹小满反倒不慌了。

之前她紧张,害怕,是因为总还对于事情的改变抱有一些希望。

而如今眼看着事情已经到了自己无法解决的地步,慌又有什么用呢?

尹小满垂下眼,遮住眸中一闪而过的苦涩。

看来她真的就是孤寡之命啊!

无论上一世还是这一生。

她原本以为老天爷重新给她这个机会,是愿意让她平平顺顺过一辈子的,可现在看来,还是她奢求了。

既然这样,那就不要再祸害别人了吧。

这几天尹小满也没闲着,她已经打听到了如果家庭成分不好,要怎么办才能不连累别人。

据说只要写一个断绝夫妻关系的离婚声明就可以了。

这声明沈青耘肯定是不会写的,这一点尹小满心里有数。可正因为此,她才更不能拖累那个男人。

她的自理能力一向不差,又有空间,尹小满相信就算离开这里,走到哪儿她也饿不死。

只是——她再也不会有家了。

想到这儿,她的眸底涌上了一股热,可心却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看她一直不说话,崔燕后悔极了。只觉得自己那一番话把人小姑娘给吓着了,更愈发的解释起来。

看她急得汗都出来了,尹小满实在不忍心再让她如此的苦口婆心,就站起身准备告辞。

可她刚站起身,离开的话还没说出口,门帘一掀,祁峰走了进来。

他应该是没有想到尹小满会在这儿,看着她先是愣了一下,然后露出了一个笑。

“小满来找你嫂子聊天了?坐!”

他虽然笑着,可那笑容里却带着掩饰不住的疲惫。

看到他进来,崔燕看上去像是松了一口气,可又马上紧张了起来,也不闭着尹小满了,连声问道:“找你说啥了?宁工他们啥情况啊?到底咋回事?”

祁峰看了她一眼,立刻就明白这些事儿尹小满也知道了。

不过他也不想说媳妇什么,反正这种事瞒也是瞒不住的,也没啥保密的意义。

“具体情况暂时还不清楚,只是据说目前在严查海外关系这一块儿。所以有人提出宁工和华老不适合待在重要岗位,就把他们调离了。他们以前的工作你们也知道……所以现在管控起来也是为了脱密。”

听他这么说,崔燕立刻就不干了,气得张口就骂:“说宁工和华老有海外关系?那不是屁话嘛!

谁不知道他们两个人都是响应国家号召,放弃了国外优厚待遇回国做贡献的?

人家本来就是咱们从国外邀请回来的,现在说人家有海外关系?这是人干的事?咋里外里的话都让他们说完了?!”

祁峰抿了抿唇,没有接腔,却也并没有阻止崔燕骂人。

显然这些话也是他憋在心里没法说的。

听了这么一番话,尹小满的心更加凉了。可是她今天来就是为了找祁峰,如今见了面,她自然还是要问一问老支书信里提到的调查函的事儿。

听了尹小满的话看,祁峰的脸色更加不好看了。

他张了张嘴,最后却变成了一声长长的叹气:“小尹,这个事先放放吧。那个调查函也就是你们大队干部的一点想法,也不见得那些人真的会发。真发了再说吧。”

听他居然对着尹小满打马虎眼,崔燕顿时气急,她也顾不得当着外人的面了,冲着祁峰的小腿一脚踢了过去。

“你怎么说话的?小满的事儿你还这么不上心?等什么等,能办你就给她办了呗!”

听了媳妇的话,祁峰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原本今天在团里积的火就再也压不住了。

一向谨言慎行,何时何地都要保持冷静的祁教导员也涨红了脸,猛地一拍桌子,冲着崔燕吼道:“你喊什么喊,是怕别人听不到吗?小尹的事儿我怎么可能不操心,可现在啥事儿光靠操心有什么用!”

难得见他发火,别说尹小满了,连崔燕都吓得不敢吱声了。

好在祁峰马上就平复了情绪,放轻了语气。

他看着尹小满,带着歉意的说道:“小尹,不是我推脱,实在是这个时间赶得太不巧了。刘创调回来了。”

“刘创调回来了,刘创是谁?”崔燕听得一头雾水。

不等祁峰解释,尹小满就先说道:“就是宁工的那个助理,之前和我在门口吵架的那个。”

一听她这么说,崔燕立刻就知道了,她顿时气得脸都皱了起来:“他好好的在C省待着呗,调回咱这儿来干啥?不过他又不是军人,就算是调到咱这儿,又跟小满的事儿有啥关系?”

崔燕问的话也正是尹小满想问的,她同样一脸疑惑的看向了祁峰。

“宁工被管控,自然也用不上什么助理了。这个刘创也不知道怎么钻营的,愣是弄到了咱们县革委会主任的位置。”

祁峰说起这个人,语气里是毫不遮掩的鄙夷。

“说起来这革委会和咱营里真没什么关系,可小尹这事,还非得经他们之手。你们不出门,不了解现在这个形式。小尹刚才说的那个大调查并不是只在他们老家,这个调查是全国范围的。

也是因为现在国内的间谍,特务分子实在是太猖狂,国家采取的一个措施。

这个调查项目是由各地方革委会负责的。向小尹这事,一般的流程是由她老家那边的革委会发函到咱们县革委会,说明要调查的对象,然后由这边革委会派人与咱们团部负责外联的人接触,然后一起核查,写出调查意见,最后转回她老家那边。”

说到这里,祁峰停顿了一下,眼睛里带出了一抹意味不明的表情。

他似乎有点愤怒,也有点无奈,硬是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才继续说道:“那个林慧,就是你们都知道的那个,她现在调到宣传科了,目前就负责团里的外联,和革委会接洽是她的主职工作。”

后面的话,祁峰没有再说。

其实也不用他再说,所有在场的人都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那两个人都是被尹小满得罪透了的,没事还找事呢,别说她这事还就得找那俩人开证明。

他们要是不狼狈为奸闹出点什么,才奇了怪了。

这一刻,尹小满失望极了。

答应了祁峰这事往后看看再说,就从他们家出来。

回到家,她如往常一样带着俩孩子去赶了海,并且收获了不少东西。回来后,不仅给他们做了好吃的,甚至还从屋子里拿出了之前收起来的苹果,一人给了一整个。

要知道,以前为了怕人起疑,她都是切成小片,一人给一片的。

吃完饭,看着小家伙们去睡午觉,她拿出了之前没有做完的针线活,认认真真的把给大宝的褂子收了最后几针,又挑出几小块不显山显水的碎花布给二妞做了两个小头花。

做好后,将两个小家伙叫起来,让大宝带着妹妹去后院的菜地里摘了黄瓜和新长成的芹菜,拿出存着的八爪鱼,又趁没人注意,剁进去了好大一块儿后腿肉,包了他们叫嚷了好久的饺子。

这一餐饭,吃得俩孩子惊喜连连,连一向自制的大宝都撑得坐在凳子上怎么也站不起来了。

二妞更是腻在尹小满的怀里,反复的哼唧:“娘,还吃,咱明天还吃。”

尹小满拽了拽她的羊角辫,一脸宠溺的点了点头,用手指着灶台上晾着的那还剩下的满满一盘,笑着说:“好,明天让哥哥热了给我们二妞吃。”

俩孩子毕竟年龄小,全然看不出娘眼底里隐隐的泪意,都高兴的像是在过年。

这天晚上,尹小满没有让大宝自己睡另外一个房间,而是如最初他们仨住在双桂村一般,让他和她们睡在了一张床上。

大宝快七岁了,能够重新和娘一起睡,他很有点不好意思。可是又能够明显感觉得到,他开心得很。

小脸蛋一直红扑扑的。

连讲了两个故事,将小家伙们都哄睡了之后,尹小满回了宫里的房间。

她将东西重新整理了一遍,把米面粮油,腌肉熏肠,泡菜,醉蟹这些能放的吃食全都拿了出来。

她走进沈青耘住的那间屋子,将之前准备好的一个大纸箱子拿了进来。

把准备好的东西整整齐齐码放在了箱子里,又特意往里面放了两罐沈青耘垂涎了好久的陈年好酒。

直到箱子放满,连合都快要合不上了,才将它用力的推到了床的最里面。

做好这些事之后,她在沈青耘平时用的书桌前坐下,打开抽屉拿出了一叠信纸还有一支笔。

按照之前打听到的格式在第一行的正中间写下了《脱离关系声明书》这几个字。

望着自己写下的这行字,尹小满楞了会儿神儿,不知不觉的眼睛又开始有点发酸。

好一会儿之后,她才用力的甩了甩脑袋,又认真的继续写道:“我,尹小满,自愿与丈夫沈青耘脱离关系……”

可就在她刚刚写下这一行字的时候,外面却忽然传来了院门被推开的声音。

把她吓了一跳!

这会儿都九点多了,有谁会来?而且她清楚的记得自己之前把院门锁上了。

莫非……

尹小满的心开始狂跳不已,抓住写了一半的东西胡乱的往抽屉里一塞,就匆匆的跑了出去。

结果还没跑到卧室门口,就被刚走进客厅的沈青耘撞了个正着。

此刻的沈青耘穿着军装,衣领上的扣子已经被他解开了两颗。衣袖高高挽起,手里还拿着之前他带走的那个行李包。

一副风尘仆仆,像是走了很远路的样子。

“你怎么这会儿回来了?”

看到他,尹小满有一瞬间简直觉得自己是在做梦,根本无法相信,以至于还使劲儿地揉了揉眼睛。

而明显放轻了脚步,不想打扰到别人的沈青耘,也没有想到一回家竟会看到这么令人惊喜的一幕。

他心心念念的媳妇儿,居然从他睡觉的房间里走了出来!

这样的场面,实在是太让人身心舒畅了!

他的眼神幽了幽,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扔掉手里的行李包就扑过去将她抱了个满怀。

也不回答她的话,而是冲着她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脸。

“媳妇儿,你现在晚上睡我屋?怎么的,想我想得睡不着觉了?”

他一边说,一边把头埋进了尹小满的头发里,自己脑补的吃吃笑出声来。

沈青耘不知道走了多远的路,身上都是汗气,军装的后背都被汗水浸湿了。

如果是以前,尹小满肯定嫌弃的第一时间就会嚷嚷着让他去洗澡,可这会儿她已经完全感觉不到了。

她被这突然冒出来的人给彻底惊呆了,以至于被他抱了很久也没有一点挣扎的意思。

还下意识的攥紧了沈青耘的衣服,将脸往他的怀里又埋了埋。

她这难得的主动让沈青耘很是惊讶,继而更是激动坏了。

他顿时躁动了起来,只觉得浑身的血都涌上了头顶,让他的脑子嗡地一声。

他兴奋得一把托起媳妇儿的腰,如同抱小孩一般将她高高地举了起来。

忽然间的失重让尹小满吓了一跳,忍不住“啊”了一声。

可都不等她来得及挣扎,那男人已经抱着她三两步的跨进屋子,猛地一下丢在了床上。

与此同时,还整个人都重重地压在了她的身上。

“媳妇儿,今晚咱俩睡。”

沈青耘将头埋进尹小满的怀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哑声说道。

尹小满被这一丢,身子撞到了床板上,发出了嗵的一声。

疼得她好一会儿连声都发不出。

突如其来的疼痛让她终于清醒了过来,也终于相信沈青耘这是真的回来了。

她气得伸手就要捶他,然后就听到了他说的这句话——

手顿时停在了半空中,只觉得头皮都开始发麻。

继而整个身体也开始跟着发麻。

虽然看不见,可尹小满知道自己的脸肯定已经红得不能看了。

她咬着牙,用力的推了推身上的沈青耘:“你先起来!”

那声音急促,却又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娇软,听上去简直像是能够滴出水来。

话一出口尹小满就后悔极了,她从来不知道自己竟然能够发出这样羞人的声音,后悔得恨不得把自己的舌头咬掉。

沈青耘的身子一紧,将脑袋往她的怀里又使劲地蹭了蹭,呼吸里的热气仿佛能把人灼伤。

他声音沙哑,语气却坚持:“不,你先答应。”

“答应什么啊,你先起来,沉死了!”尹小满急了,更使劲的推了推他。

“答应今天晚上不走了,答应和我睡觉,答应……做我真正的媳妇。”

沈青耘回答地飞快,这一次,丝毫没有让步的意思。

说完,他将尹小满抱得更紧。

用一种她从来没有听过的,轻软的声音祈求道:“小满,你就答应我吧。你不知道,我每天都在想你,想得身上都疼了。你是我媳妇,我想抱着你,亲着你睡,你答应我啊!”

说完,也不等她应声,就不管不顾地将她死死的勒进怀里。

一副“你要是不答应,我死活都不松手”了的无赖样。

尹小满停在半空中,原本准备去拽他头发的手终究没有舍得伸出去。

沈青耘说他天天都在想她,她又何尝不是?

她想他想得心都疼了。

透过他的侧影,尹小满的目光落在了床边书桌的抽屉上。

在那里面,还有她没来得及写完的和这个男人脱离关系的声明。

一想到可能过了今晚,她就要和这个人从此咫尺天涯,永不相见——

尹小满就觉得自己的胸口撕裂般的疼。

她用力的咬了咬唇,在心里默默的叹了口气。

然后用手指在沈青耘的脑袋上戳了一下,轻声说道:“你先去洗洗。”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