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雨过风歇,沈青耘餍足的舒了一口气。

他俯身,在尹小满汗津津的脸上亲了一口,柔声的说:“你躺着别动,我去打点温水给你洗洗。”

说完不等她拒绝,就从床上坐了起来,顺手打开了床边书桌上的台灯。

然后,他的目光落在了被夹在中间抽屉缝隙中的一张纸上。

身为一个军人,虽然谈不上强迫症,可是也见不得哪里有乱糟糟的地方。

他咕哝了一声:“大宝又乱翻我东西。”

说着,顺手就将抽屉给打开了。

顿时,那张写在信纸上的“脱离关系”四个字,就刺痛了沈青耘的眼睛。

他二话没说,一把将纸拿了出来,在看清楚那几行字之后,原本写满了轻松,舒坦的脸彻底变成了黑色。

他转头望向了刚才还疼爱的恨不得想要吃到肚子里去的小媳妇。

在沈青耘开抽屉的时候,尹小满其实就已经反应过来了。

那肯定是她刚才慌里慌张往里面塞的时候没注意,才把纸给夹住的。

她坐起身子就想去抢,可哪里来得及?

她一句:“你别碰”还卡在嗓子眼里,男人已经看过,并且将目光重新投向了她。

尹小满不知道怎么的,忽然就怂了。

她有点不敢去和沈青耘对视,悄悄的将头侧向了一边。

可沈青耘这会儿怎么可能会让她蒙混过关?

“这是怎么回事?”他淡声问道。

虽然声音很淡,可任何人都能够听得出,他已经生气了。

事情已经这样了,尹小满也不想再瞒着他。再说,瞒也瞒不过去。

“我家成分有问题,我不能拖累你。”她低声说道。

“所以,你这是准备要走?”沈青耘提高了音量。

尹小满垂着眼眸,没有出声。

没否认就是承认了。

一想到如果自己再晚回来两天,这个小媳妇很有可能会丢下这一张破纸,然后悄悄的离开——

沈青耘就觉得心里的火想压都压不住,整个人都暴躁了!

他将牙齿咬得咯咯响,深吸了一口气,强压着怒意继续问道:“你准备去哪儿?”

尹小满垂头不语。

“回家?你娘家的东西都被你带到这儿来了,肯定没法住。我家?你会愿意去看嫂子的脸色?双桂村你是不会回去了,除了双桂村,你还能去哪儿?

你一个小姑娘家家的,连个能去的地方都没有,你就敢胡乱跑?

你这是真的胆子大上了天!”

沈青耘越说越大声,可心里也越来越难受。

他何尝不知道小满做出这样的决定是为自己着想,不想拖累他,不想耽误他的军旅生涯。

可是,她有没有将自己当做一家人?

一家子在一起不应该荣辱与共,有难同当吗?

如果但凡有一点事不想着共同担当,而是先想着撇清,想着逃离……

那,一辈子还长,以后的日子要怎么过?!

他深深的看了一眼蜷缩着身子靠在墙角处,将自己缩成了小小一团的尹小满,真是又气又恨,又心疼,又难受。

这种种感觉交织着,让他的心里跟被什么东西抓挠着一样,焦躁到了极点。

他二话没说,双腿一抬重新坐回了床上,手臂一伸,如同捞小孩子一般,直接将尹小满连人带被子给揪了过来,放在了自己的腿上。

尹小满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挣扎,可又哪里挣得开?

她只得抬起头,惊惶的看向抱着她的男人。

“这会儿敢看我了?”

沈青耘嗤了一声,伸手在她微湿的眼圈上抹了抹,轻声斥道:“你哭啥?我还没打你呢,等我打了再哭!”

一句话说地尹小满拧着劲的要往底下挣,却被沈青耘真的翻转身子冲着屁股就拍了一巴掌!

随着“啪”的一声,尹小满倒吸了一口凉气,整个人都惊呆了。

虽然隔着被子,这一巴掌拍上去并不很疼,可那种感觉——

太羞耻了!

她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原本一直憋着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扑簌簌的流了下来。

沈青耘就算是有再多的火气,在见到尹小满的眼泪也全都消失不见了。

他伸手在尹小满的脑袋上抚了抚,无奈的叹了口气,说:“小满啊,你要记住,你现在并不是孤单一个人了,你现在有家,有我,有儿女。咱们是一家子,得学会彼此信任,彼此依靠。

无论到什么时候,咱们都得是圆圆满满,谁也不能把咱们分开。

你别以为你这么做是在帮我。”

他用手甩了甩那张纸:“你这样做实在是太伤我心了。”

尹小满不安的抬起头,想要解释,却根本无从开口。

沈青耘又瞪了她一眼:“怎么,你还觉得你没错?”

他磨着牙使劲的在尹小满的脸上掐了一下:“你得有多不相信你男人啊?这点事就能把我打倒,那我还留在这混什么!我沈青耘在你眼里,就是一个出了事还得靠媳妇儿挡在前面的怂货?!”

说到这儿,他似乎更加气不打一处来,没控制住,又在尹小满屁股上拍了一巴掌。

不等她开口,又立即说道:“你家那些事我都知道,你不用解释。这点事我要还担不起,也不用你挡在我前面,我自己就申请退伍!”

说完,他一把将尹小满从身上抱起来放在一边,冷哼一声:“先洗,有啥事明天再说。”

说着就要下床。

尹小满被男人这么连吵带打的教训了一通,还哭了一场,整个人都是晕乎乎的。

可郁结于心的那种压抑的感觉却忽然消失了很多。

一想起沈青耘说的那句“从现在起你不再是孤单一个人了,你有了家……”

她就怎么也和他气不起来,反倒是眼泪怎么也控制不住的吧嗒吧嗒往下掉。

这会儿感觉到沈青耘要离开,她忽然下意识的伸手抓住了他的胳膊,死活都不愿意放。

沈青耘一条腿已经迈到了床下,胳膊却忽然被媳妇抓住。

他转头,然后就看到尹小满用一种依赖的,可怜巴巴的眼神望着他,那感觉,就像是一个小兽面对着母兽。

这种突然而来的想法让他心头猛地一堵,可也让他的心蓦地变得很软很软。

他的声音更柔和了:“你老实坐着,我去接点水,马上回来。”

尹小满将他的手攥得更紧了,抽抽搭搭的说道:“老支书写信了,说要查我爹妈的原籍。我已经把房子给他们了,我还跑出来了,他们还紧追不放……

刘创调到了县里,你那个女人还负责外联,我怕,我怕他们查出来点啥不让你上舰……

我跑到这来是想躲,可我不知道这样会影响你的前途。我不能为了躲把你的前程给耽误了,你那么喜欢,那天知道要上舰你那么欢喜……”

似乎终于找到了依靠,尹小满将堵在心里完全没法与人说的话全都一股脑的发泄了出来。

人之所以强,冷静,无畏,其实说白了不过就是没有依靠。

没人帮,没人管,自己如果再不自强,那日子就彻底没法过了。

可一旦有人愿意借给你臂膀,愿意与你分担,又有谁真的想一直死绷着呢?

沈青耘重新坐回了床边,静静的听着媳妇儿的絮叨。

他知道小满心里有事,也知道当初她之所以会忽然主动提出随军,一定是有她的原因。

可是他并不知道媳妇的心里埋着这么多的秘密。

他摸了摸她瘦弱的肩膀,只觉得心里一阵阵跟着发疼。

她还没有十九岁啊,这么多的心事,没有把她压垮就只能说明这姑娘内心强韧了。

他正想出声安慰,然后就听到她冒出了一句:“你那个女人……”

他的嘴角抽了抽。

“我就你一个女人,你别胡说八道。”他不悦的伸手在尹小满脑门上戳了一下。

不管她瘪了瘪嘴,继续说道:“这些事你都不用管,我这次回来就是为了要把它们彻底解决掉。”

听他这么说,尹小满忽然意识到了自己忽略了一个大问题!

她慌忙坐直了身子问道:“你怎么这会儿回来了?你不是应该在舰上吗?你这是被淘汰了?是因为那个大字报?!”

听她说到大字报,沈青耘的眸中闪过一丝凌厉。

他摇了摇头,安抚道:“不是,你别多想。”

说完,他索性一把将尹小满拦腰抱起:“反正你也醒了,行了,咱一起出去洗。”

话罢,也不等她抗拒,就将人直接抱出了卧室。

清洗完毕,两个人重新躺回床上,沈青耘才告诉了她这次回来的原因。

原来,那个大字报确实对他产生了一些影响,可因为他的能力出众,也因为有成团长的全力支持,倒也没有谁想过要将他淘汰下去。

可就在他们的舰上实习眼看到了尾声的时候,沈青耘却忽然接到了一纸调令,让他调任中山岛的警备营营长。

要求他接到调令后当天即刻启程,先去京城接受培训,然后直接赴任。

在拿到调令的时候,沈青耘整个人都懵了!

他驻守海防这么多年,周边的岛屿甚至都像是刻在了心里一般,可以说闭着眼睛都知道它们的位置,经纬度。

却从来没有听说过还有一个中山岛!

还有,这中山岛的警备营营长是个什么位置?他好好的先锋营营长当着,又没有犯什么错误,怎么忽然就被调了岗呢?

可不管沈青耘心里有多少疑问,军令如山倒,他自然是无条件遵从。

所以,就在大家都还在担心他会不会被殃及,无法在新舰上待着的时候,其实他已经秘密进京了。

沈青耘是到了京城之后才听说了华老和宁工被监管了的事儿的。

可都没等他来得及表示震惊,当天下午,他就被带到了一个秘密基地,见到了此时原本正应该被监管的华工。

华工告诉他,外面的那些传言都是烟,雾,弹,是故意散布出去的。

因为之前的猎,潜,艇试航成功,海对,岸的那些人陷入了巨大的恐慌,以至于用尽了各种手段阻挠。

之前隐藏下来的间,谍,特务们活动频繁,已经连续制造了好几起重大恶,性,事件。

而宁工他们最近正在研制的一种新型鱼,雷,艇则又到了最关键的时候,容不得半点闪失。

所以,组织上决定借着目前全国性质的间谍排查活动,将计就计,将以宁工为首的专家小组全都扣上了被监管的帽子,说是被关押在了某处进行审问,脱,密,其实是将他们送到了一个不为人知的小岛,继续工作。

那个小岛是海军刚刚成立时设立的重要秘密基地之一,军事地图上并未标注。非相关人员,根本没有人知道这个岛屿的存在。

这是组织上讨论之后公认的最适合攻关小组安置的地方了。

如此重要的岗位,警卫方面的选择自然极为慎重。组织上提出了很多人选,都被一一否决。

沈青耘是宁工和华工共同推荐,并且坚持要确定的人选。在对他进行了一系列的调查之后,最终组织认可了。

“华老找我去,要告诉我的并不是这个,他跟我说了一个秘密,一个有关于你身世的秘密。”

沈青耘攥住了尹小满的手,对她认真的说道。

关于自己的秘密?

尹小满茫然的眨了眨眼睛,一时间有点想不明白。

沈青耘也没兜圈子,伸手拉了拉她挂在脖子上的木牌牌,问道:“小满,这牌子你还记不记得当初是谁给你的?”

“我爹。”她想也没想的回答。

“那就是了。”

沈青耘点了点头:“华老说他去世的夫人也有一块儿和这个一模一样的的木牌,说是她的父亲当年留给他们兄弟姐妹四个的。如果没有弄错的话,你爹应该就是华老夫人的幼弟。”

“华老夫人?幼弟?”尹小满喃喃的重复着这两个词,一时间有点闹不明白状况。

在原主的记忆里,父亲从来没有说过往事,她也并不知道自己还有叔叔姑姑。

“是的。这次华老专门把我找去,就是要我尽快回来接你。

他说,有些人已经闻到味儿了。

他们在找不到华老的情况下,一定会从他的亲友处着手。

目前华老那边的亲戚已经没有在国内的了,如果要找,能找的就只有你。

为了以防万一,他让我把你和孩子们都接到岛上去,他已经为你申请了一个职务,就是他们专家小组的专用炊事员。

这件事他上报了组织,你的军工指标已经发放到了营里,估计这一两天也就到了。到时候把手续办了,咱们一家子就全都要去中山岛上定居。

到时候那些乌七八糟的人和事儿,再也跟咱们没有了任何关系。”

沈青耘这一番话就像是一个天大的惊喜重重的砸在了尹小满的头上,以至于她久久的回不过味儿来。

她觉得就像是做梦,可这梦实在是太美了,美得让人根本不愿意醒来。

结果一直到第二天早上,俩孩子睡醒找不着娘,全都摸索着追到了这屋,钻进了她的被窝,尹小满都愣是没有醒。

还是崔嫂子在院子里大着嗓门和沈青耘说话才把她从梦里给揪了回来。

“……你哥说的都是真的?不是,小沈,你咋出去学习了一圈,回来人就要走了?哎,这怎么连点预兆都没有啊?”

“是真的,我也是临时接到通知,当时我也是蒙的。”沈青耘笑着说,

“那,小满他们也跟着你去京城?这样你们一家子算是进京了?”

“也谈不上进京,驻地离京城还有点距离。”

尹小满一边慢慢穿着衣服,一边侧耳听两个人聊天。这才想起来,去中山岛这事是机密,非有关人员不得泄露。

于是更给自己提了个醒,要小心注意。

看俩孩子紧紧的挨在一起又睡了过去,尹小满也没有叫他们,蹑手蹑脚的下了床。

在弯腰穿鞋的那一瞬,她的目光落在了床底被床单挡住了的那个大纸箱上,顿时手里的动作一滞。

她几乎不做考虑的,以最快的速度将那箱子连带着里面的东西一起放回了宫里的小屋内,直到看到床下再次空空如也,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她这才有点后怕。

当初她留下这些是抱了要离开的心。

在尹小满看来,自己有空间,空间内的食物也充足,一个人怎么也饿不着。

所以她想尽最大可能的给家里这三个人留下些什么。

反正,无论外面再乱,军营内部也不会受到什么巨大的冲突。更何况,她都已经走了,沈青耘也不会受到牵连。身为一营之长,保护好自己的小家,这点能力他是一定有的。

她原本是想把留东西的事儿专门写一个小条子留给沈青耘的,现在想想,幸好没写。

不然万一那人真看了,这会儿才解释都解释不清了。

既然已经确定能够要上岛,并且为之服务的还是自己敬重和喜欢的宁工还有华老他们。

一直围绕在尹小满心里的那些忧思彻底的消失得干干净净,她这会儿觉得整个人都轻盈了很多。

连昨天晚上被男人折腾的那点子酸痛都不算什么了。

她以最快的速度出了门。

此时崔燕已经回了家,沈青耘带着她直接去了营部。

显然祁峰还没有从一大早接到调令的震撼中抽离出来,所以在见着这两口子急火火的来办手续时,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哟,这是要高就了,急着走了?”他斜睨着沈青耘,冷飕飕的说。

沈青耘也不以为意,伸手在祁峰的肩膀上拍了拍:“我事先也不知道,不然怎么也得和老哥你先说一声。”

看他态度不错,祁峰的表情才稍微好看了一点。他沉默了片刻,叹了口气:“走吧,这是好事。”

说完他抬头看了一眼尹小满:“带着弟妹一块走,没准儿能省很多麻烦。”

后面的话他没有再说,可几个人全都心照不宣。

有祁峰的积极协助,两个人的手续办得比预期的还要快,三天后一家子就收拾好行李,整装待发了。

因为沈青耘专门交待要轻装简发,所以这次尹小满没敢再如之前那样带着大包小包。

只是简单的收拾了些孩子的衣物,生活的必须用具,可就这也装了整整三大箱子。

这一次是祁峰亲自开车送他们去的火车站。车下,崔燕还有强子,虎子全都哭得失了声。

尹小满也控制不住的流下了眼泪。

虽然随军到这里总共也不到一年时间,可对于先锋营,她却有着深深的感情。

或许是这里给了她一段难得的轻松快乐的时光,让她难以割舍。

这种感觉一直徘徊在心头,一直到坐上了火车,她还有点闷闷不乐。

直到车子开出去了好久,她才想起来问了一句:“咱们这是要去哪儿?”

火车票上显示的终点是京城,可是尹小满知道那绝对不是他们要去的地方。

果然,听她这么问,沈青耘用手指了指窗外:“坐到下站就下车,有人在车站等我们。”

尹小满原本以为这次再坐车就可以直接到达目的地了,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这仅仅是开始。

他们下车后坐上了一辆军用吉普,然后车子开了差不多两个小时后将他们送到了一个码头。

在码头他们上了一条渡轮,上岸后再次转了火车。

就这样,火车转汽车再转船再转汽车……折腾了足足三天。

拎着三个大箱子,带着两个孩子的尹小满,即使有男人的协助,也算是切身体会到了轻装简发的重要性。

尽管她已经趁沈青耘不注意,往空间里塞了很多东西,可还是拿得直想把箱子全都扔了!

到了第三天傍晚,当他们再次从汽车上下来,站到码头上的时候,别说孩子们了,尹小满也快要撑不下去了。

连走路都开始打飘。

来接站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衣着朴素,看上去却带着一种坚毅的气质。

在看到他们这副狼狈的样子后,那人不禁呵呵一笑。

“辛苦了,你们这一路真是不容易。好在胜利就在前方,咱们马上就要到地方了。”

虽然他没有和沈青耘专门说话沈青耘也表现的如无其事。

可从气势尹小满也能感觉到眼前这人一定是个了不得的大人物。

听他说胜利就在前方,尹小满顿时就精神大振,连走路都多了几分力气。

在那人的带领下,他们很快上了一条快艇。

尹小满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此时他们所在的居然是一个军用码头,这条快艇上还带着军方的标识。

她知道,这次是真的要到地方了。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