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无论是尹小满还是孩子,都是第一次坐这种快艇。

虽然发动机的轰隆声震得人耳膜都是疼的,柴油味也熏得人眼泪控制不住的往下流,可每个人都兴奋极了。

尹小满的脸上也没有了以往的矜持淡定,嘴角一直忍不住的往上弯。

从离开先锋营开始,她身上禁锢的枷锁就好像一下子全都打开了,整个人都鲜活了起来。

虽然来回奔波累得很,特别是她,又要盯着孩子,又要操心一家子的吃食,连沈青耘都有点担心她会撑不住。

可这小女人眼睛里的笑意却一直没有消失过。

那种开心简直都要溢出来了。

此刻,她和大宝还有二妞,全都站在栏杆边上,探着脑袋踮着脚尖往前面张望,脸上全是好奇和期待。

远远看着,仨人一模一样,怎么看怎么像姐弟仨。

沈青耘叫了两次让他们坐下,可是没有一个人听话。

他郁闷的只得像个老父亲似的,反复嘱咐他们抓好扶手,别乱动……

然后才自己走回了座位处。

结果还没来得及坐下,之前那中年男人就笑眯眯地斜睨了他一眼:“你确定那是你媳妇?”

虽然他没有明说,可那眼神却赤祼祼的带出了“你这是老牛吃嫩草啊”的戏谑。

堵得沈青耘一阵胃疼。

这中年男人叫卢平,虽然看着年轻,其实已经四十岁了,是警备区下属警备团的团长,也正是沈青耘现在的直属上司。

之前他在京城培训的时候,和这位领导已经打了挺长时间的交道,彼此很熟悉了。

自从中山岛的安全交由B省警备区来负责之后,卢平和他所在的警备团就肩负起了这个重要的任务。

沈青耘这次所要带的警备一营是驻扎在海岛上的重要兵力,负责贴身保卫专家们的安全。

可他们却并不是唯一。

因为攻坚小组此次的任务实在是过于重大,不仅是海对岸,还有其他的敌对势力也都在关注,甚至都在寻机想搞破坏。

所以在岛周围的海域,警备团还安排了其他几个营的兵力每日进行着巡回检查的工作。

从接到命令到现在其实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所以安全工作还处于筹备阶段。

安检,巡查,交接中是否存在漏洞,还有没有什么隐患,一切都是未知数。

漏洞,隐患不彻底排除,任谁也不敢打保票同意让专家们过来。

而京城那边是给了最后时限的。

所以最近卢平别的事都不干了,天天待在艇上,带着几个负责此项工作的下属,徘徊在整个保护区内,仔细的梳理着流程,查找着纰漏。

于是在接到沈青耘一家已经到达,要申请上岛的请示之后,他索性亲自过来接了。

此时是下午五六点钟,正是一日中夕阳最美的时候。

即便尹小满小时是在海边长大,可这种在大海中看美景对她来说也是第一次。

望着远方橙红色的圆球一点点的消失于海平面下,那种炫目的美深深的震撼了她。

让她对于自己的这个新家更加充满了期望和憧憬。

他们在快艇上坐了差不多两个小时,一直到天色彻底变黑,他们不得不拿出了外套御寒,才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中山岛虽然被军队列为秘密基地,可实际上并没有怎么开发。甚至在确定作为新项目的驻扎地之前,这里只有一个班的小战士轮流留守。

所以其实荒僻得很。

甚至远远看上去就像是没有人烟。

一家四口人摸黑下了船,与卢平告别,然后就着快艇特意为他们打出的灯光,踩在湿滑的岩石,终于上了岛。

好在没有走出几步,就听到一阵踢踢踏踏的脚步声,然后就有几个很年轻的小战士从远处跑了过来。

“营长好!”

他们先是冲着沈青耘行了一个军礼,待他回礼后就拥过来快速的接过了他们手里提着的大行李箱。

其中一个人更是很干脆的直接将二妞抱起来扛在了肩头上。

还有一个小战士伸手要去抱大宝,却被他害羞的躲开了。

“嫂子,我是石磊,警备一排的排长,这个月由我们排在岛上驻守。住处已经整理好了,我们先带你们去休息。”

站在最前面的那个皮肤黝黑的年轻人接过尹小满手里的箱子,冲着她咧嘴一笑,露出了一口洁白的牙齿。

在漆黑的夜晚里看着格外耀眼。

迈过一块块湿滑的岩石,在几个小战士的陪同和带领之下,他们终于从停船处走到了一条小径上。小径很窄,甚至不能允许两个人并排通行。

天色太暗,现在的他们靠的就是前后两个手电的照明,所以尹小满根本看不清周围的环境。

可是她感觉得到脚下的路坑坑洼洼,甚至一不小心还会被两边伸出来的树枝挂住衣服。

看这路的情况,根本不像是专门修过的,反倒是很像那种常年累月被牛马,野兽踩踏出来的一般。

大概又走了十几分钟的样子,他们终于走到了一个相对平缓的半山坡处。

这里明显经过了修葺。

地面被拓宽过,也全部经过了硬化。

地上铺着大大的石板,整得平平整整。甚至在路的尽头还有一个场地是浇灌了水泥,做成了操场的样子。

操场的两边还分别竖着两个篮球架,一看就是给战士们平时训练娱乐使用的。

给沈青耘他们一家安排的住处就在这个操场旁边,那里专门划分出了一个区域,集中建造了好几排房子。

这些房子没有他们之前在先锋营的房子那么大,户与户之间也没有间隔,房子外围更没有一个专门的院子。

而且明显能够看得出虽然有足足四五十套,可其实根本没有什么人住。

至少这会儿,所有的房子里全都是黑灯瞎火的,没有一点人气。

果然,没等沈青耘开口询问,石磊就主动开口介绍说:“营长,警卫连的宿舍在山坡西边,这里是专门给专家们建的宿舍。咱们岛上来的军工就只有嫂子一个,而且是专门负责专家们的生活。所以卢团长交待让把你们一家也安置在这边住。”

说着,石磊露出了一个憨厚的笑容,看向沈青耘询问道:“营长,你们想住哪一套?那个,专家们还没来呢,房子全空着,随便选。”

果然,和尹小满猜的一样。

所以,在沈青耘朝她投来询问的眼神之后,她毫不迟疑的指向了最后一排,最里面那一栋:“住那里吧。”

家里秘密多,住在前排人来人往的,自然没有住在最后面方便。

对于这种家事儿,沈青耘自然随媳妇做主,他点了点头,就让石磊他们帮忙把东西搬了过去。

进了屋门尹小满四处打量了一遍,发现这个布局其实和先锋营的也没什么区别。都是一个客厅,两个卧室。厨房在靠在客厅的地方,厕所在屋子外面不远处。

大概部队建房子的设计图纸都一样,除了房间小一点,其他连适应都不用适应。

而且就如同来之前沈青耘说的一样,房间里的东西都是提前准备好的。

桌椅板凳这些自不必说,厨房里碗筷锅具也都备得很齐,甚至连房间内的床铺都铺好了。

只是两个卧室里全都如同部队战士宿舍一样,一屋两个行军床,各靠墙的一边。每个床边放着一个单人衣柜,两床之间由两个并排摆放的书桌相隔,书桌上摆着一个台灯,下面各放着一个方凳。

每一个床上都铺着雪白的床单,床头放着绿色的军被。

被子都叠成了方方正正的豆腐块。看上去煞是整齐好看。

尹小满对这一切很是满意。

可看着两个隔得老远的单人床,沈青耘终于还是没有忍住,嘴角抽了抽。

只是他的不爽旁的人都没有看出。

在看到嫂子满意的点了点头之后,石磊笑着说道:“营长,嫂子,你们累了一天了,今天就早点休息吧。我们先回去,缺什么少什么的,明天见面再说。”

说着就要带着人离开。

“等等。”沈青耘叫住了他们,然后看向石磊:“现在岛上由你负责?”

“是!”石磊连忙立正回答。

“不用这么紧张。”沈青耘朝他摆了摆手,然后淡声吩咐道:“你先带我去转一圈。”

听他这么说,石磊迟疑了一下:“营长,你们坐了几天的车船了……”

这一次沈青耘连话也没说,放下手里还拿着的包,转身率先走了出去。

看他这样,其他人也连忙快速跟上。

于是,屋子里又只剩下了他们娘仨。

知道男人是想尽快熟悉环境,好早点开展工作,尹小满并没有任何的不满。

看一眼明显已经兴奋过度,此刻全都又累又困,变得蔫答答的两个孩子,她转过身装作看行李,快速的从空间里拿出了两块儿奶酥,一个娃嘴里塞了一块。

看着他们吃完,然后就催着他们洗漱睡觉去了。

这奶酥还是之前立春当做贡品放在柜子里,被她拿走的。

虽然她已经不止一次留条不允许立春给她磕头,上供。

可自从她第一次没忍住拿走了盘子里的水果和点心之后,那丫头仿佛摸准了她的心思,每天都会在柜子里摆上时鲜的果子还有御膳房新做出的各种小吃食。

有时候是枣花酥,绿豆糕这种常见的,有时候也会有面点师傅开发出来的新品种。

例如这会儿她给俩孩子吃的奶酥,就是前段时间面点师刚想出来的。

那天,在看到它们的时候,尹小满一下子就来了兴趣。

即便不吃,她也能够一眼看出师傅做这些出来是为了投小主子们所好。

不知道是为了给哪位小皇子或者小公主专门准备的,但是确实是花了心思。

因为孩子的脾胃弱,所以酥条没有为了追求口感而添加大量的其他材料,而是只用了最简单的面粉,米粉,糖和奶酪。

却做成了那种指肚大小的小方块,非常适合孩子的小手自己拿着吃,可以一口一个。

另外,为了开胃,师傅还在酥条里夹杂了一些切得很小粒的山楂条,既不会卡着孩子,又使得它吃起来酥脆中还多了几分嚼头,不仅奶香奶香,还又酸又甜,十分可口。

只看了一眼,尹小满就看出这东西俩孩子一定会很喜欢,并且非常有营养。所以当即就决定将它们也列入了平日里和立春用来交换的物品名单。

自从那天她放下的半桶的海鲜又一次救了立春的命之后,他们的海鲜交易就正式开始了。

如今已经进行了好几次。

特别是在知道要离开先锋营,到新的地方安家,本着手里有货,心里不慌的原则,她很是从李叔那里买了好几次货,然后从立春那里换回了不少东西。

好在,在大皇子的寿辰上再次备受瞩目的立春,现在最愁的就是海鲜不够。所以无论尹小满拿过去多少,她都是照单全收,多多益善。

对于尹小满提出来的要求也恨不得立时就全部满足。

所以现在的交易对于双方来说,都是很满意的。

说起来那次寿宴,立春能够再次风头无两,还真得是多亏了尹小满。

大皇子的寿辰,本来在宫里就是一件大事。

特别这次,他又专门提出要御膳房的厨师每人献上一个拿手菜,更是将这次的寿宴提升到了一个新高度。

不仅皇上皇后放出话来要参加,连皇太后都说要过来看看。

有这三尊大神压场,宫里但凡有点头脸的人自然没有不想方设法要参加的。

于是原本一场简单的皇子的生日宴,愣是搞成了一次宫廷盛宴。

即便谁也没有明说,可这样的造势之下,厨师间的明争暗斗显然已经形成了。

虽然立春是尹小满的大徒弟,之前也是被她最看重的。可是她毕竟年龄小,做厨师的时间也短。

就算是尹小满在的时候,看重她的也是她管事的能力,真要论起厨艺,还有待磨砺。

这是大家都知道的,如果是以前也不会有谁拿这事说道。

毕竟对于一个御膳房的管事姑姑来说,管理的水平比做菜的水平要重要的多。

可偏偏,之前她那一碗鲜虾面得到了贵妃娘娘的极度称赞,这还不算,还得到了皇上的夸奖和赏赐。

这样的排场,在御膳房里,即便是干了多少年的老师傅也没有谁得到过。

莫名其妙的被抬到了那么高的位置,就如同天天都在被人用火点着烤。

而这种难受还说都没处说。

这真得让立春有口难言。

她心里比谁都清楚,如果这次寿宴自己拿不出一个让人眼前一亮的作品,或者说,没有达到大皇子的满意。

先不说那些老师傅们自此后会多不服管教,她和她的亲信们从此在御膳房就再也无立足之地,也永远抬不起头来了。

而这些,立春稍微一提,尹小满自然也就明白了。

所以,在丢下了海鲜之后,她的心里也并没有完全放得下心,生怕单靠那些,立春依然立不稳脚。

于是苦思冥想之后,当天晚上她又重新去了御膳房,留下了海鲜锅的制作方法。

这是她这段时间自己琢磨出来的,起因是她在炊事班见到了一个不知道他们从哪里弄来的炭火锅。

王军跟她说那是用来涮羊肉的锅子,可能是之前缴获的战利品,大家留着没什么用,就送到食堂来了。

可这年头,别说羊肉了,连羊骨头也找不到啊!所以那锅子就只能放在角落里藏灰,毫无任何用武之地。

那锅子对于王军他们没用,对于尹小满来说,却仿佛一下子敞开了一扇新大门。

在了解了具体使用方法之后,她的脑子里瞬间就呼呼的冒出了好几个火锅的调制方子。

她之前的那个年代,并没有火锅这东西,但是却也有吃锅子的习俗。

只是那锅子就是一个大砂锅,然后把要吃的肉菜全都放进去,炖得烂熟之后给主子们端上去,图得就是一个热乎劲儿。

这种锅里里面能够点着火,可以想吃什么涮什么的形式是从来没有的。

这让她新奇不已。

因为炭火锅对于王军他们来说一点用处也没有,所以尹小满就将它借回家自己琢磨着做了好几次。

反正家里碳是常备的,也没有旁人,她也不用太过于顾忌。

关上门她先后试了羊肉火锅,鱼火锅,海鲜火锅,汤底也从番茄的,鲜菇的,换成鱼肉的,大骨的……各种各样随便她怎么捯饬。

反正对于俩孩子来说,只要娘做好吃的,管她做的是什么?除了捧场俩孩子再也不会多问一句。

在立春说出为了大皇子的宴会,现在御膳房的师傅们都快疯了,每个人都在闷头想着新菜品的时候,尹小满琢磨来琢磨去,还是觉得这个海鲜锅子是最靠谱的。

一来,新鲜,再来,东西好找。最重要的一点是没有技术含量。

不然现在临时抱佛脚,立春的烹饪水平想要有一个大的飞跃也是不现实的。

而这火锅方子,更是被自己反复试验调配到了几近完美的程度。

只要立春照着自己的方法比葫芦画瓢,想失败都不容易。

唯一麻烦一点的就是火锅的打造。

可对于守着那么多能工巧匠的皇宫来说,这也不是什么难事。

所以,她用了半天的功夫,细细的画了一个火锅的制造图连着锅底的配方还有食用方法一起拿给了立春。

在看到尹小满留下的条子之后,立春整个人都呆滞了。

她第一反应就是仙子把他们在天宫里用的食具给她拿出来了!

那配方先不说,单是这个叫做火锅的食具就是从来没有见过的。

她二话没说,先是冲着木柜子就感激地砰砰连磕了几个响头!

虽然仙子说了不让她敬拜,可这头不磕,她自己心里就过不去。

磕罢头,立春一点没敢耽误,先照着仙子画的图纸自己临摹了一遍,然后就托人以最快的速度叫来了熟练的工匠。

几个人琢磨了几天,反复试验,终于在距离寿宴还有两天的时候把十个纯铜的火锅全都打造出来了。

那火锅是按照尹小满的图纸十成十的模仿制成的。

唯一的不同,是更加的精美。

因为是给皇宫里的贵人所用,工匠们自然是用尽了办法,让它的外观也尽善尽美。

除了两边的锅把被设计成了吉兽的模样,锅体上也刻上了精美的花纹。

即便还没有使用,单看,就拥有了不一样的气势。

而这时,立春也按照尹小满的方法调制出了非常完美的汤底。

……

用鲜鱼还有羊骨熬成的高汤雪白鲜香,滤掉渣子倒入火锅,再放入尹小满专程又一次送来的最新鲜的海货。

艳红的对虾,嫩白的鱿鱼,肥硕的鲜鲍,嫩滑的花蛤,再加上黄的玉米,白的山笋,黑的香菇以及立春亲手打制的鱼丸,虾丸还有蟹肉蛋角……

在寿宴当天,立春亲自带队,与御膳房的小宫女们鱼贯而入,分别将十个海鲜锅子呈到了主子们的面前。

身穿御膳房统一服侍的宫女,每个人手里都托着一个朱红的托盘。托盘上各放着一个精致到了极点的,从来没有见过的食具。

那食具与众人平日里用的瓷器,陶器截然不同,造型古怪,金灿耀眼。

外面一圈明显放着食物,即使盖着盖子,也能够听到里面传出的汤水翻滚所发出的咕咚声。

而那食具的中间是空心的,似乎里面放着的是火炭,还在熊熊燃烧,偶尔还有火星冒出,发出噼啪的声音。

这样的情景是众人都没有见过的,大家全都露出了好奇的表情。

她们一行人走过之时,原本热闹非凡的大殿里出现了短暂的安静,所有人的目光都被那锃亮的新奇食具所吸引了。

可让他们万万想不到的是的,在美味的食物面前,新奇的食具根本什么也不算了!

在立春亲手为皇太后,皇上那一桌打开了火锅上盖的一刻,浓郁的香气顿时四溢开来。

宫殿内顿时出现了此起彼伏抽气的声音。

在她之后,宫女们也先后掀开了放在其他贵人面前的火锅上盖,顿时,之前安静至极的大殿瞬间热闹了起来。

“这是什么?”

“好吃!”

“天啊,这个东西居然还有壳子?”

“再给我盛一碗。”

“我也要!”

原本尊贵的,最注重姿容仪态的贵人们这会儿全都像是集体失了忆,再也顾不得那些。

各种各样赞叹的,索要的声音充斥在四面八方。

轻轻抬了抬眼皮,望着贵人们那惊诧到了极点的眼神,还有吃到美味时痴迷的表情,立春的一颗心终于放回了肚子里。

她知道,后面的比赛无论怎么继续,这一次她又赢了。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