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尹小满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可是她是被热醒的。

她这才发现自己被男人紧紧的搂在怀里,肌肤相贴,两个人身上都是汗津津的,贴身的衣服都汗湿了。

明明对面就有空床,他却非要来这儿挤着睡,真是!

尹小满不禁郁闷的推了那人一把。

“起来。”

可沈青耘连眼皮都没有动一下,反倒是将她揽得更紧。

“起来!你不热吗?”

男人的身体滚烫,就像是个小火炉。以前在家的时候倒也没觉得,可是在这儿,就忽然让人受不了。

这个地方实在是太热了!

先锋营那里,其实已经属于热带了,四五月份的天,中午的太阳已经灼人。

可是营区毕竟是在海边,早晚的温度还是很宜人的。

哪里像是这里,这还没睡醒呢,就又闷又热,让人连呼吸都觉得不太流畅。

尹小满实在是躺不下去了,用力的推开男人,自己坐起了身。

看了一眼窗外,天色已经大亮,明亮的日光从窗口照射进来,居然有点刺眼。

这是几点了?

她一愣,不禁惊讶的扭头看向沈青耘,问出了声:“你不用跑操?”

虽然他们刚刚经过了长途奔波,可以她对男人的了解,这个人是非常自律的。

除非不在家,只要他在部队,不管头一天晚上忙到多晚,是绝对不会耽误第二天早上出操的。

听到她这么问,沈青耘郁闷的叹了口气,连眼睛都懒得睁的嘀咕了一声:“在这儿你别看天,看表!”

说完,他自己先用手在旁边的桌子上一阵乱摸,摸到了闹钟看了一眼,然后“啊”了一声,直接递到了尹小满的面前:“现在还不到五点半!”

尹小满简直惊讶极了!

她看了看闹钟,五点过十分,她又不敢相信的看了一眼外面,阳光明媚。

正当她还想再问点什么的时候,沈青耘猛然坐起,一把将她拉入怀里,将她的小脸按在了自己胸口,将她没有来得及发出的问题全都堵了回去。

然后用一种哄骗小孩的语气说道:“小满听话,陪我再睡会儿,困死了。”

话音没落,他的呼吸就变得又沉又缓,居然就这么真的睡着了。

听着男人均匀的呼吸,尹小满停止了一切动作。

她知道这一路上他是真的辛苦。

长途奔波对于沈青耘来说可能不算事儿,但随时随刻紧绷着弦,一分一秒都不敢放松。

这才是对人最大的煎熬。

现在总算是到地方了,他应该也是轻松了点儿。所以,才终于能够睡个安稳觉吧?

尹小满贴在男人怀里,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跟着又睡了过去。

再醒来的时候,身边已经没有了人,外面却传来了战士们训练的声音。

有那么一个瞬间,她有点不知道身在何方,好一会儿才清醒过来。

起了床,尹小满出门打水洗漱,拿着盆站在门口看了好半晌,愣是没有找到水井。

她转身去了厨房。

好歹在厨房的桌子上看到了一个热水瓶,里面还有半瓶热水。

倒出了一点,凑合着洗漱了一番,将头发拢了拢,她就拿着一个放在桌角的水桶出了家门。

房子前面是操场,此时那里正有一个排的战士们在训练。

那里是肯定没有水的,她转头朝后山走去。

昨天晚上他们下艇的时候实在是太晚了,到处黑黢黢的一片,以至于尹小满根本就什么也没有看清楚。

而此刻这忽然一转身,望着面前山峰独特的形状,她很是有些愣神。

在她的面前,耸立着一座高山。

虽然此时的她已经身在半山腰,可是依然能够感觉得到山的陡峭。

她知道这是一座火山,之前在先锋营的时候,在画片上见过。

可纸上的东西一旦变成了实景,依然是让人震撼的。

望着那高耸入云的圆锥形的山体,那种巍峨与壮美 ,让尹小满有一瞬间的窒息。

这座火山显然是一座死火山,应该已经沉寂很多很多年了。

可它曾经喷发出的火山熔岩都凝结成了黑色的山石,变成了一条条的山脊,从山顶一路延绵到周围的海边。

当初的那些火山灰也已经变成了肥料,孕育出了万千生命,到处一片郁郁葱葱。

整座山都被密密麻麻的绿植所包围,碧绿葱翠。

尹小满顺着山间那唯一的一条小路往上走,没有走出多远,就发现附近有一条小溪。那小溪流速很快,溪水清澈透明。

尹小满将水桶打满了水,却并没有要立刻回家的意思。她将水桶就那么放在了溪边,自己顺着小路慢慢的往山上走。

这山显然并没有被怎么开发,连路边被砍断的枝杈上痕迹都是新鲜的,很多地方还是白茬,一看就是因为太碍事,这几天才被经过的战士们给砍断的。

山路的两边长满了各种树木,藤蔓。最多的是棕榈树,还有很粗很粗的榕树。

这些先锋营那边也有,尹小满之前见过。

可是却没有见过如此枝繁叶茂的。

因为山体是以岩石为主,土地很少,所以那些榕树的树根都裸露在地面上,交错盘节,形成了各种很奇怪的形状。

有些树上还爬满了藤蔓,甚至开满了白色,紫色的小花,远远的看去,煞是好看。

可除此之外,这山上还有很多果树。

小路两边最多的是一种结满了金色果子的果树。

那果树散发着一种隐隐的香气,味道很淡,可是挡不住树多,聚集在一起,就让周围的空气都变得香香的,很是好闻。

那树长得都不太高,不用点脚尖,伸手就能够着,树上的果子大概有小孩的拳头大小。椭圆形,一边有一个尖尖的凸起,在绿叶的映衬下格外好看,

尹小满信手摘下来了一个。

没有见过的东西她自然不会去轻易的吃,所以只是拿在了鼻端轻轻的嗅了嗅。

顿时一种独属于柑橘类水果所独有的清香气溢满鼻尖,让人一阵心旷神怡。

尹小满摘了两颗放进了口袋里。

树林里有很多的小鸟,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有一种翠绿色的鹦鹉,长着长长的尾巴,就在她的头顶飞来飞去。

鹦鹉的颜色娇艳,羽毛隐隐的还带着金光,就是以前在宫里的时候,那些外邦人进贡给贵妃娘娘的虎皮鹦鹉跟这也比不了。

虽然天气依然闷热,山林里还又湿又潮。

可这么多新奇的东西看得尹小满目不暇接,一点也没有觉得厌烦。

她又朝前走了几分钟,然后在小路右边不远的地方,又看到了好大的一片芭蕉林。

那芭蕉林一看就是野生的,长得横七竖八,挨得紧紧密密。

可是每一棵树上都结满了一串串,青黄相间,个头很大的芭蕉!

尹小满揉了揉眼睛。

一时间被这从天而降的巨大惊喜砸得一阵发蒙,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芭蕉她见过,之前县里副食店里偶然会有卖的。

一毛五一斤,一斤没有几个。

之前她偶尔去县里的时候还专门花钱给孩子们买过。

只是能够放到县里副食店,并且不要票对外出售的,那芭蕉的品质可想而知。

有的放过了头,上面长出了黑斑,有的明显是没熟就摘下来了,都干瘪了还青青黄黄,根本捂都捂不过来。

吃到嘴里又干又涩,没有一点滋味。

可就这样的芭蕉对于长期缺乏水果的大家来说,也是可遇不可求的美食,能抢到的机会也是极少极少的。

尹小满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到了芭蕉林前,激动的数了数,这片林子,足足有二十多棵!

每一棵上面都挂了最少十几串的芭蕉,还都是大串的,每串上面都有十几二十根果实的那种!

“天哪,这到底是什么神仙地方啊?!”

尹小满激动的小脸通红,只差没有原地转圈圈了。

如果说早上起床到处找不到水的时候,她心里还有一点灰心的话,那现在,那些负面情绪全都跑得无影无踪。

对于一个厨子来说,还有什么比发现自己被美食包围更让人心花怒放的呢?

其他的那些困难,麻烦,在这面前全都变得不重要!

尹小满很想继续往前再走走,去看看有没有什么新的好东西在等待着她去发现。

可是理智告诉她,要回去了。

脱下外套,包了两大串已经泛黄了的香蕉,又去捡了几个那种黄色的果实,她重新回到了溪水边。

看看自己手里拎着的东西,她只得将打好的溪水倒回去了一半儿,这才拎着水和果子艰难的回了家。

可还没等她走到家门口,水桶就被人从身后一把接了过去。

“嫂子,我来拎。”

那人说完,似乎是感觉到了水桶的重量不对,掂量了一下,忽然笑了起来。

“嫂子,你等着,我去帮你打满!”

说罢,也不等尹小满回话,居然拎着那个装着半桶水的水桶一路小跑的重新朝着她来的方向走了回去。

“诶!”尹小满试探阻拦,可哪里还拦得住?

她望着那逐渐消失的年轻背影,脑子里闪过厨房里空着的水缸……无语的推开了院门。

半桶水不是水吗?好歹也给倒缸里啊!

可对于二十出头的小伙子来说,那半桶水还真不算水。

也就是过了几分钟时间,那人就拎着装的满满的水桶重新走了回来。

这还不算,进门后他将水倒入水缸后,连招呼都不带打的,直接从厨房里找到了另外的桶和扁担,没一会儿功夫就将家里的水缸给装得满满的了。

看尹小满一脸感激却不知道要怎么说的样子,小伙子憨厚的一笑,这才想起来要自我介绍。

他说:“嫂子,我叫任平安,是咱们警备营炊事班的班长,你叫我小任就行。我今天过来是来教你怎么点火的。”

“点火?”尹小满有点奇怪。

“嗯,就是怎么用炉子。”

说到这儿,任平安径自走向了厨房最里面的那个炉灶。

用手指着对尹小满解释道:“早上的时候营长去食堂检查工作,发现咱们岛上用的都是煤炉后,就说和你们之前家里用的不一样。

因为你是专门负责专家们的饮食的,这生火的事儿必须提前学会。

所以营长让我过来教你,他还说让你必须在这下周专家们上岛之前,完全掌握。”

听小任这么说,正在观察新炉灶的尹小满,表情也变得严肃了起来。

如今的她已经是一名有正式编制的部队职工了,工作关系也放在了警备营。

所以沈青耘下班之后是她男人,但上班的时候,正儿八经的是她的直属领导。

他的命令,她必须要听。

先锋营用的炉灶和在双桂村是一样的,都是那种烧柴火的。

这和尹小满上辈子用的差不多,所以她不用学,很快就掌握了。

而中山岛上的炉灶,因为都是新修的,所以全都改成了现在城里普遍使用的煤炉。

这煤炉烧的不再是柴火,而是煤饼子。通过了小任的介绍,尹小满才知道这煤饼子是用散煤加上黄泥用水和了后团成团,然后在太阳下晒干制作而成的。

用小任的话说,这煤饼子比柴火好用多了,耐烧,火还旺,而且熟练掌握之后,晚上把炉子封好了第二天早上根本不用重新生火。

尹小满顿时来了兴趣。

可真学起来才发现这也是需要技巧的。

煤饼子没有柴火易着,除了要用干树枝引火之外,还得用一个长长圆圆的拔火筒,不然烧半天都引不着。

而这中山岛上,树枝到处都是,干的却很少。又因为气候潮湿,煤饼子稍微不注意就会返了潮。

储存在她家厨房灶台边上的那些就是这样。

以至于——开始的时候,不仅尹小满,小任折腾了好久也差点没有点着。

反倒是弄得狼烟洞地,熏得人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连屋里还在睡觉的俩小人都给熏出来了,咳得惊天动地,火依然没有点着。

“嫂子,咱先去食堂吃饭吧,我把这些煤饼先放在太阳下晒晒,咱中午再回来学。”

任平安用他那沾满了煤烟的手抹了一把脸,顿时将那脸抹成了三花猫。

那狼狈的样子顿时惹得旁边站着的两小只忍不住看着他哈哈大笑了起来。

家里的炉子点不着,这会儿又正是食堂开饭的时候,既然任平安这么说,尹小满自然不会拒绝。

反正,伙食费什么的,最后肯定是从男人的工资里面扣。

以前在先锋营的时候,尹小满去食堂跟回家几乎没有什么两样,熟悉的很。

她听王军显摆过无数次,说是他们先锋营的伙食标准在全军都是靠前的,餐标很高。

可到了警备营的食堂之后,她才发现,这营与营之间的伙食标准相差居然会这么大!

虽然同样是粗粮,可是警备营的早餐里出现的基本上都是精粗粮。①

这个时候的粗粮其实是分两种的,一种是高粱面,高粱米,红薯干,红薯面,麦麸这种最常见也最粗粝的,叫做普通粗粮。

还有一种像是细玉米糁,小米这种,相对精细的,叫做精粗粮。

此时,警备营的食堂里,端出来的馒头全都是玉米面馒头,稀饭居然是大米,小米合在一起煮的二米粥。

除此之外,早餐的配菜是小葱拌豆腐,还有凉拌土豆丝。

这每一样在之前的先锋营,都是属于改善伙食才会出现的品种。

看出了尹小满的惊讶,任平安的眼神里带出了十足的骄傲,大声的解释道:“我们是一线部队,最前沿的。”

一句话说地尹小满顿时没了声。

在部队待的久了,很多事自然早就明白了。

最前沿的部队,说白了就是驻守在祖国边防最外面的那堵墙。他们是最尖锐的部队,享受着最好的待遇,能被挑中的个个都是精英。

可他们也是最直面危险的。

一旦有事,他们首当其冲。

尹小满他们去的时候,沈青耘和他的属下们其实早就已经吃完了。

待她和俩孩子吃过饭出了食堂之后,看到的是那个男人带着一群小战士正推着独轮车拿着砍刀还有铁锨之类的,正列着队往山上走。

尹小满有点愣神。

许是看出了她的疑惑,任平安解释道:“这个岛之前除了守卫是没有其他人居住的,配套设施基本没有。

专家们来的时候,据说还要带来很多的专业设备,对于工作场所还有研究室的要求很高。所以我们必须得赶在专家们到来之前把这些筹备工作提前做好。”

“所以,他们是去修路吗?”尹小满问道。

“是啊!”任平安笑着点了点头。

说完,他看了一眼后厨的方向,只见炊事班的几个人已经将里面全都收拾干净,并且拿着工具走了出来。

他这才又对尹小满说:“嫂子,我中午的时候去帮你生火,现在我们也得先去干活。你有什么要做的事儿,等我们中午回来再说?”

尹小满连忙点了点头,拉着两个孩子朝旁边让了让。

看着几个小战士扛着铁锨,排着整齐的队伍朝着山上走去,尹小满一时间有点说不出自己的心里是什么感想。

就,忽然间想为大家贡献一点自己的力量。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