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沈青耘将尹小满抓过来,在她的脸蛋儿上使劲地亲了一口。

“媳妇儿,你辛苦了。”

“不辛苦。”哪里能有他辛苦呢?

尹小满有点心疼的伸手在他的脸上轻轻的抚了抚。

虽然男人什么也没说,可她是亲眼看着的。看着他带着一群小战士,砍树枝,挖石头,一车一车的运下去,再一车一车的把石灰,切割好的石板推上来,砌成台阶。

那种辛苦,是她以前根本想也想不到的。

摸摸男人晒得黑红的脸,再看看他隐隐有点失了血色的唇,尹小满心里那份疼惜压也压不下去。

她难得的没有推开他揽在自己腰上的手,语气温柔的说:“你赶紧睡会儿,我陪着你。”

说完,主动推着他一起到了床上。

这一觉沈青耘睡得很踏实。虽然只是一个短暂的午觉,他却像是被注入了什么灵丹妙药,觉得舒坦了很多。

睡醒后,立刻就重新回到了营里。

尹小满其实睡得很轻,沈青耘走后她也跟着起了床。

叫醒了两个孩子,带着他们一起出了门。

既然答应下午要带他们上山,尹小满自然要遵守自己的承诺。更何况,与其让他们什么也不懂得瞎跑,还不如自己带着,多少也能看着点。

沈青耘带着部队施工的那条路是新建的。目前在修的那一段是从船只停靠处到营区大平台的位置。

是为了专家组到来时,运设备和材料的时候方便。

而从住处通往山上的路还没有来得及修,依然是那条不知道是野兽还是往来的人踩踏出来的,仅仅只能允许一个人通过的小路。

尹小满让俩孩子走在她的前面,她在最后面跟着。

除了二妞空着手在两人中间蹦蹦跳跳走的欢快,她和大宝每个人都背着一个背篓,手里还都拿了一根竹枝,篓里放了一把镰刀。

镰刀是用来砍芭蕉或者碍事的树枝,而竹枝,是尹小满多了个心眼,害怕路边万一什么时候会突然冒出来条小蛇之类的,用来打草惊蛇的。

虽然中午的时候任平安拍着胸脯跟她保证,这山上没有毒蛇,可山这么大,他连转都没有转过来,又怎么能说得准呢?

更何况,就算没毒蛇,可万一忽然从哪儿跳出来条无毒的小蛇也能把她吓死!

还是以防万一吧。

三个人也没有走远,还是在之前尹小满去到过的周围转悠。

对山里的情况一无所知,尹小满还没有胆子大到带着两个小朋友随便乱走。

让大宝帮忙,他们摘了好些个柠檬,又顺便多砍了几大串芭蕉。

任平安说,岛上没有白酒,也没有过去人们上供用的香,所以芭蕉要多捂几天。可这对于尹小满来说,都完全不是事儿啊!

酒就不说了,上供的香……立春之前用来拜她,被她拔下来丢在空间里的都不知道还有多少。

想到香,尹小满忽然想起了另外一件事,那就是蚊子!

这里气候潮湿,后山又多是植物,虽然就来了一天,他们也亲身领教了这里的蚊蝇有多霸道!

昨晚临睡之前,尹小满还专门跑到小屋里帮俩小孩儿拍了半天,可早上起来的时候,大宝和二妞身上,脸上都还有被蚊子咬了的痕迹。

疼痒难看这还都在其次,关键是尹小满怕这些蚊子会不会带毒。

过去老人们都说,蚊蝇里面有带毒的,咬人一口,一个月包包下不去的都有。还有那运气更不好的,没准儿还会因此发烧,拉肚子,甚至送了命。

尹小满琢磨着,待会儿一定记得要去找小任要点蚊香,另外还得问问他们上岛的时候,有没有配发什么药品。

不仅这样,她也开始筹划着,要把药物列入与立春物资交换的清单里。

在来之前,尹小满已经准备了不少的海鲜放在了自己宫里的屋内,就是为了怕有什么事耽误与立春定好的每周交换一次物资的计划。

现在屋内的东西还满满当当的,所以她也不急着要去赶海。

倒是想把专家们还没有来之前的这段空档,用来探索山上的秘密。

只是今天她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在摘够了她需要用的东西之后,尹小满带着两个小家伙回了家。

到家后,她先将封好的炉子重新捅着,烧上了一大锅水。然后拿上水桶还有盆,背着竹篓和儿子闺女一起去小溪边洗柠檬。

中午,看一家人喝柠檬薄荷水喝得畅快,她就已经打定了主意,从今天开始要每天为山上干活的战士们准备解暑的饮料。

虽然任平安一直说,她只需要负责专家们的饮食,其他的不用管。

可看着这些军人们在如此大热的天,干着这么繁重的工作,她不干点什么心里总是不安。

那些体力活她干不了,也没人会让她干,那就干点自己能行的吧。

溪水不深,大概也就刚刚盖过脚踝,就算是掉下去也不存在什么危险。看俩孩子玩水玩得高兴,尹小满也没有扫兴,干脆分派他俩就在这儿洗柠檬。

在做了演示,怎么把柠檬洗干净之后,她自己背着竹篓到旁边的地里砍了一大束薄荷。

同样将薄荷洗干净,又提了一桶水三人回了家。

晾凉水,切柠檬,择薄荷,三个人分工忙活了起来。

尹小满一直有点纠结。

她真的很想也放一些蜂蜜进去,可想了又想,还是决定作罢。

只能更尽心的将柠檬片切的更薄一点,薄荷叶捡的更仔细一点,希望能够如任平安所说,多为他们补充一点维生素吧。

将柠檬水放凉,带着俩娃提着桶拿着碗他们去了正在修的那条路。

在看到他们来时,带队的沈青耘明显愣了一下,可不待开口询问,他的目光就落在了媳妇儿女手里拎着的桶和瓷碗上。

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他一下子就笑了起来。

“都歇会儿,过来喝点水。你们嫂子给泡了柠檬水,都来喝点。”

他的笑容开朗又温煦,吆喝声里暗戳戳的还带出了几分小显摆。

尹小满又怎么会看不出他的那点小心思?

可也只是抿唇睨了他一眼,没有吱声。

将东西交给了赶过来帮忙的炊事班的战士们,趁大家都笑着拥着过去喝水,没人注意的时候,她快速的塞了一块儿东西到沈青耘的嘴里。

沈青耘被吓了一跳。

下意识的咀嚼了下,却发现嘴里的是一颗盐渍的酸梅。

被防备的他,一下子被酸得整个脸都皱巴了起来,只觉得牙瞬间全都倒了!

他瞪了媳妇一眼,正待开口说点什么,却忽然间又觉得满口生津,那又咸又酸的滋味,刺激的他热晕了的脑壳都清醒了几分。

他将梅子含在嘴里,嗔怪的看着站在旁边偷偷抿着嘴乐的小妻子,佯装生气地轻斥道:“就你花样多,吓我一跳。”

可语气里却半点责怪的意思都没有。

沈青耘一向知道媳妇平时闲着没事的时候就爱鼓捣些小零嘴儿。

晒点花啊草啊,做点鱿鱼干,虾肉条之类的,泡水或者供俩孩子磨牙用。

他们也试图给他吃,每次都被他拒绝了。

可沈青耘却不知道,这小女人什么时候还腌了梅子?

说实话,如果是平时,这玩意儿他绝对不会吃。又咸又酸,不顶饿不说,还开胃。最重要的是,一放到嘴里,这感觉也太刺激了!

实在是没什么吃头。

可这会儿,他却忽然觉得——这东西,有点意思。

“这腌梅子不错,还有没有了?有的话多拿点出来给这些小孩儿分分。”他悄悄的凑到媳妇身边说道。

尹小满有点惊讶,她没有想到沈青耘居然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盐渍青梅其实还是她上一世自己腌的。

是用来做梅子烧肉,糖醋排骨时拿来当配料的。

这一世,哪里有机会做这些硬菜?说起来她都快把那一小罐东西给忘了。

刚才出门前,她无意间想起了它。

是觉得在外面干活出汗太多了想给男人补一点盐分。

再有一点就是,这里的气候她不适应,一直气闷,隐隐的还觉得恶心。

虽然不知道沈青耘会不会有这些感觉,但有备无患吧。

腌梅子的咸酸味儿止吐解腻还是很有用的。

她知道这人一向不爱和孩子们抢零食,如果她拿出来让他吃,他肯定不干。与其费尽口舌跟他解释,还不如打他一个不防备。

所以她刚才才会不顾万一被人看到笑话,硬塞了一颗到他嘴里。

可没有预期中的挨训,反倒是被夸奖了,这实在是出乎了尹小满的意料。

她想了想,很老实的点了点头:“有,但是不多了。”

“有多少拿多少吧。”沈青耘叹了口气。

他当然知道不会多。

来的时候带了多少行李,他又不是心里没数。

既然媳妇那么千里迢迢的带着,肯定是很珍惜的东西,如果是平时他不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可是据他观察,这批战士还是以新兵居多。大部分都没有在热带生活过的经历。

恐怕和他一样水土不服的人不在少数。

这样的情况下,没有缓冲的时间直接干如此繁重的重体力活儿,很多小孩儿明显撑得很辛苦。

虽然沈青耘觉得这样下去不是事儿,可目前的情况下他也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只能先走一步算一步。

按照男人的要求,尹小满回家将整罐的腌梅子都拿了出来。

算来算去,撑死这一罐也不够那么多人吃三天。

可又能怎么办呢?

她轻轻的叹了口气。

取出三分之一,尹小满仔细的切成了小粒,盛在了一个碗里,让大宝重新给他爹送了过去。

而她自己则再次背起了背篓,去了后山。

刚才男人跟她说了自己吃了之后的感受,也说了现在警备营战士们的情况,这让尹小满听了之后有点难受。

可梅子只有这么多,之前腌的时候也没有想到最后居然是派了这个用场。

但是梅子没了,山上有柠檬啊!

天下事都是一通百通的,既然用梅子做出的腌物有用,那么尹小满觉得也可以盐渍点柠檬试试。

她在山上忙活了好久,又摘了大半篓的柠檬。

下山的时候,大老远就看到儿子站在家门口朝着后山的方向张望。

一脸的焦急。

这是在等自己?尹小满不禁加快了脚步。

“你站门口干嘛呢?”

她喊了一嗓子。

结果话音没落,大宝已经看到她,然后鼻子抽了抽,一脸紧张,还带着几分小委屈的冲着她就飞奔而来。

一边跑一边嚷嚷:“娘,娘你快点,船上的那个伯伯又来了!他让我回来叫你。说,说要再给你一个儿子!”

说到最后一句,孩子的声音里明显带出了哭腔。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