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那天,白天的时候还晴空万里,谁也没有想到,半夜却下起了暴雨。

雨很大,雨点落在地上,发出了啪啪的声音,将睡着了的沈青耘,尹小满全给吵醒了。

沈青耘起床,站在窗边往外看了半天,一脸愁容。生怕这雨不停,会耽误明天修路的进展。

可尹小满心里却在偷偷的祈祷,想让这雨多下一会儿,哪怕下到天亮,让这人少出一个早操,也多少算是能歇会儿。

不管俩人心里怎么想,这雨一直下着,还有越下越大的趋势。

早上六点,到了平时起床的时间。可雨势没有一点减缓的意思。沈青耘起床看了一眼,叹了口气,又重新躺回床上,闭上了眼睛。

可是,这一次,并没有如尹小满所愿,让他能够偷一会儿闲。

刚躺下没几分钟,外面的屋门就被人拍得山响。

还传来了一排长石磊的声音:“营长,营长,你开开门,大米不见了!”

一句话说的,不仅沈青耘倏地坐起了身,连尹小满也睁开了眼睛。

“怎么回事?”沈青耘快速的下了床,跑出去给石磊开了门。

尹小满也紧随其后。

石磊已经淋成了落汤鸡,衣服头发全都湿了。

他一脸紧张的对沈青耘说:“不知道!昨天晚上熄灯的时候他还在,结果今天早上起床就发现他不见了影。

一班长说他的被子冰凉冰凉,看上去离开的时间不短了。

营长,我检查了整个宿舍,没见人影不说,伞和雨披都没少。我怕,怕那个小子是昨天晚上跑哪儿玩去了,一晚上没回来!”

他这一番话,说得沈青耘和尹小满全都炸了毛!

警备营宿舍是晚上九点半熄灯,雨差不多是快到十一点才下的。

大米一个小孩子,他能有什么事要在这样的天气,这么晚出门?

而且,还一夜不归?

“营长,大米……会不会掉到海里,被浪给打走了?”石磊又说了一句。

说得尹小满心里咯噔一声,猛然疼了一下。

中山岛是一个火山岛,到处是当年火山喷发后熔岩凝结的大石头。

整个岛,只有一面是平缓的沙滩,其他地方全是嶙峋的山崖。

如果大米昨天晚上是在石头那边,一个大浪扑过去把他带倒,然后摔进水里,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即便没有浪,雨大地滑,万一那小子自己没站稳摔下去……

尹小满打了个寒颤。

“还不给我派人去找?!”沈青耘大喝一声,转身就回屋换鞋。

尹小满飞快的跑进去抓出来两件雨披,塞给男人一件,另外一件穿在了自己身上。

沈青耘皱了皱眉。

“我也去。不然在家里乱想,心里更怕得慌。”尹小满语气坚决。

沈青耘想了想,也没有再拦她。

几个人出了家门,尹小满还特意从外面门给锁上。生怕家里那俩娃听见了,也溜出去跟着找。

那才是添乱。

临走之前想了想还是不放心,又专门去把大宝拍醒,特意再警告了几句。

听说大米哥哥丢了,大宝也担心的很,也知道这时候绝对不能添乱。

山崖赶紧拍胸脯保证自己一定在家待着,还会看好妹妹。

外面的雨依然很大。即使穿着雨披,头脸也瞬间淋得透湿。

沈青耘这会儿已经顾不得尹小满了,开始快速的布置任务。

全营的人都被他分成了小分队,除了正常巡逻人员之外,其他全都各自领命,分散到了山里,海边,还有一些环岛沿着海岸线寻找。

没有人给尹小满分活儿,可她还是咬着牙跟着往山里去的小分队沿着后山耐心的找。

冷静下来之后,尹小满已经不相信大米会掉进海里,被海水冲走了。

之前这小子独自在这岛上生活了大半年,她不相信他连这点安全意识都没有。

只是,这小子到底能去哪儿呢?

他又去干什么了呢?

石磊是早上六点发现大米不见了的。六点十五,全营的战士就分散开来寻找这小家伙了。

可是山高雨急,加上后山实在是没有开发。平日里除了会觉得那些树枝刮衣服,山石会把人绊倒之外,大家还没有别的感受。

但这时候,那些就全都变成了阻碍。

树林茂密,没有太阳的情况下,到处都阴暗的很,能见度低就造成了会让人觉得哪里都是藏得了一个孩子,又哪里都看不清。

而山石更是滑得厉害,上山的艰难程度比平时高上很多。

到十点多钟的时候,尹小满就被石磊给拦下来了。

因为他们要爬一个几乎有六七十度的陡坡。

看着那直上直下的石头坡,尹小满很有自知之明的放弃了,她知道,这时候自己坚持就是添乱。

回到家,胡乱的换了一件干衣服,连头发都没有擦尹小满就进了厨房。她想赶紧给大家做口热乎的东西。

虽然炊事班肯定留人了,战士们的饭不用她操心,可自己男人还在外面淋着呢!

还有那个让人不省心的大米!

想到这个孩子,尹小满都不知道是心疼多一些还是生气多一些。

可不管是哪样,她也已经下定了决心,以后再也不能让他跟战士们住在营里了。

这小崽子实在是太聪明了,那脑袋瓜子里不知道天天都在琢磨什么?

而他这个年龄正是觉得自己长大了,什么都会了,什么都敢去干,敢去闯,却根本不懂得规避风险。

没个大人盯着是真不行。

尹小满到现在都想不通,他究竟是怎么躲过晚上巡逻的战士,自己从营区溜出去的呢?

她煮了姜糖水,还做了午饭,可是一直等到饭凉,那两个人也依然没有回来。

她整个人都慌了,脑子里开始控制不住的胡思乱想。

虽然她和大米的接触还不算多,可那是一个活生生的孩子,一个天天在她眼前晃的孩子!

她完全无法接受这孩子会遇到危险的可能!

在屋子里实在是坐不住,虽然雨依然在下,可一会儿功夫她还是跑到门口看了好几遍。

二妞不知道大米出事了,一直以为是因为下雨他才没来。

闲着无事的她在家里直哼哼,非要去营区找哥哥玩。

哼唧得尹小满头一阵阵发蒙。

大宝虽然不敢问,可心里肯定也慌。他敷衍着妹妹,可也时不时地要去瞥娘几眼。

一脸的欲言又止。

家里的空气都要凝固了。

大米是在下午三四点钟的时候被沈青耘抱回来的。

当时的他已经昏迷了。

据说是石磊带着的那个小分队在后山一个石洞里找到的他。

那时候他发着高烧,蜷在一个被雨水打的透湿的芭蕉叶编的垫子上,人事不知。

被沈青耘抱在怀里的大米眼睛紧紧闭着,衣服全都贴在身上,小脸乌青乌青,嘴唇全无血色。

只有脸颊上有两团颜色不正常的红,显示出他此刻身体的温度有多高。

看到他这个样子,尹小满也顾不得别的了,抓起平日用的毯子,一把将他裹住,然后从沈青耘的手里接过来,放在了大宝的床上。

抱在手里的时候,那轻飘飘的重量,让她的手一顿,这才深刻的意识到这个孩子到底有多瘦!

大宝都要比他更沉一些。

她把大米接过来之后,就催着沈青耘去洗澡换衣服,然后自己去厨房端来温水,想要帮孩子擦洗。

结果刚将盆子放下,石磊就又赶了过来,手里拿着大米的换洗衣服,还有从营里拿来的退烧药。

看他已经换过了衣服,尹小满就没有拒绝他提出的要帮大米擦洗的要求。

毕竟那孩子虽然看上去瘦小,可年龄却比大宝他们大上了好几岁,她帮忙换洗也不是很方便。

在石磊帮忙换衣服的时候,尹小满终于问出了自己心里的疑问:“你们到底是在哪儿找到他的?这孩子怎么会大半夜的自己一个人跑到那地方去了?”

听到她这么问,石磊叹了口气:“唉,也怪我事先没有想到,昨天可能是大米父亲的忌日。我也是找到他的时候才想到的,那个山洞离他爹埋的地方不远。”

尹小满顿时震惊到,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石磊是警备营唯一的一个当初跟着卢团长一起上岛的人,也是最早发现大米的那一批人之一。

用他的话就是,当时他们发现大米的时候,这孩子死活不跟他们一起走,说是要留在这里陪爹。

通过询问他们才知道,大米爹已经死了有大半年了,当初还是这孩子用手刨了个坑把父亲给埋了的。

中山岛的环境又潮湿又闷热,当时那种情况下,实在是没有办法再将他父亲的遗骸带回去。

所以,在和孩子商量之后,他们将大米爹的坟修在了山上,一个背山面海,能够遥望家乡的地方。

时间太久,说实话石磊都忘了这件事了,更因为原本就对环境不熟悉,完全记不得大米爹埋的具体地方。

还是在那个小山洞里找到大米的时候,他无意间的一瞥,瞥到了不远处当初团长亲自为那人写的墓碑,才想起了这件事。

而算算日子,现在正是曾经大米说过的,他父亲去世的时候。

“哎,都怪我,要是早想起来,大米也不会在雨里泡那么长时间。”石磊一脸后悔的说。

尹小满摸了摸小家伙滚烫的脸颊,心里知道,就算是石磊早想起来也没用。

这孩子想做的事,是别人能够拦得住的?

只怕他原本就打定了主意这晚要陪父亲一宿吧?

更有可能,他那么痛快的答应卢平来这中山岛就是存了陪伴父亲的心。

想到这儿,她对大米的心疼和头疼又各增加了几分。

小孩子的活力是大人羡慕都羡慕不来的。

大米的烧看上去来势汹汹,可吃了退烧药,又被尹小满伺候着喝了稀粥,吃了白面馒头后,不过是睡了一觉,第二天就又生龙活虎了。

反倒是尹小满,淋了那场透雨,足足感冒了好几天。

为此,大米可能是有点心虚,之后的几天明显能够感觉到他在绕着尹小满走,不敢和她对视,不敢单独待在她的身边,可干活比起之前更要主动卖力许多。

但即使这样,依然没有躲过挨了沈青耘的一顿收拾。

在确定他彻底没事了之后,沈青耘将他揪走带回了营里。

也不知道那男人是跟他说了什么,反正回来的时候,他浑身被汗浸的透透的,衣服都能拧出半斤水。

身上脸上又是灰又是泥,狼狈不已。

可即使这样,他却难得没有一点反抗的跟在沈青耘的身后,手里拎着自己带上岛的那个装衣服的小包裹。

那垂头丧气却又乖巧听话的模样,很明显是在履行着什么承诺。

尹小满没有问,全当做什么也没有看见,随他们用男人自己的方式去解决。

果然,就在他们回到家没一会儿,石磊就带着几个战士,哈哈笑着扛来了高低床,三下五除二就把大宝的单人床给换了。

自此,大米彻底在沈家安下了家。

华老和宁工是随着第一批的专家在一周后上的岛,与他们一起来的还有另外五个人。

其中一对看上去大概四十多岁的男女是夫妻,据说都是物理学方面的工程师。

而另外三个年轻一些的则是他们的助手。

那对夫妻和三个年轻人,都选择了比较靠外面的宿舍,用他们的话说:“加班回来晚了,可以少走几步路。”

而宁工和华老则如尹小满想的一样,选择了和他们做邻居。

两位老人选择了他们家前排的一套房子,那房子同样是两个卧室,俩一人一间,刚刚好。

那个房子在主卧的外面有一个小阳台,阳台是开放式的,有一个小门。

通过小门几步路就能走到沈家。

尹小满在这岛上已经待了有些日子了,居然根本不知道这岛上的火山下另有玄机!

如果不是这批专家上岛,然后接连好几天有船送设备过来,她完全不知道这山体是被挖空了的,在里面藏着一个非常非常大的仓库。

具体有多大她也看不出,反正大概供给船一天运两趟,每趟都会运满满一船的各种仪器,设备,物资,整整运了七天,那仓库愣是没有装满!

这已经让她惊讶的连嘴都合不上了,可偶尔听到宁工他们和沈青耘的闲谈,居然听他们还在遗憾,嫌建造的速度太慢,说以后这样的仓库还要再建造好几个。

这些话听得尹小满内心无比激荡。

虽然还没有看到,可通过想象,也能够想象的出,用不了多少年,这中山岛就再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到处都荒草丛生,一定会被建设的欣欣向荣,充满活力。

这样的想法,让尹小满对将来的生活也多了几分憧憬。

专家们来了,她这个专属的炊事员自然就要上岗开工了。

她也没工夫想太多,一连几天都埋头在厨房里,做各种准备。

专家组成员们并不在营里的食堂就餐。

当初在港口一接到尹小满,卢平就专门给她打过防疫针。

告诉她之所以要为专家们配备专属炊事员,是因为他们的工作性质决定的。

他们到达岛上之后工作会非常繁重,加班加点更会是常态。

为了保证这些国宝级人物营养能够跟得上,不因为这些外在的因素影响工作,所以不仅要将饭做得好吃,开饭的时间也不能如战士们一样,一天只供应三顿。

卢平要求尹小满,要保证无论什么时候炉子上都有热饭;不管专家们几点钟要求加餐,都要在最短的时间保证供应。

所以,在安顿下来之后,炊事班长任平安来询问她要把专家组的食堂安排在哪儿的时候,尹小满果断决定就安排在自己家。

只有这样,她才能够更方便的做到随传随到。

所以,现在他们家所住的这个宿舍已经经过了改造。

住宿的地方没有动,但是厨房扩建了。

面积扩大了不说,灶台也由最初的单眼改成了双眼。

不仅如此,任平安还贴心的又带着炊事班的小战士,在靠着厨房外沿的地方,帮她砌了一溜的小煤炉。

平时不用的时候,上面盖块木板就可以当做台面用,真要是熬个汤,炖个东西,更可以随点随用。

除了厨房,任平安还带人将他们家外面的空地按照尹小满的要求,围成了一个大院子。这样,她在院子里辟出一块地方,种点葱蒜生姜,新鲜蔬菜什么的,摘起来会更趁手。

反正他家当初选择的就是这一排最靠里的那套,也不存在会占了别人家走路的地方。

为了方便专家组的人吃饭,任平安他们在圈院子的时候直接将挨着的那套房子也圈了进去,并且把那个宿舍房间全都打通,变成了一个大单间。

这样,屋子里可以同时摆下四个大方桌,供三十多个人一起吃饭。

当时看任平安他们将阵仗搞得这么大,尹小满内心其实是有一点担心的。

毕竟她只有一个人,唯一的助手大米还是个小孩儿,同时做这么多人的饭,会不会有点勉强?

可在这群人到了岛上,忙活了几天之后,她发现自己真是瞎担心了。

这些人是真得忙。

别说七个人同时就餐了,除了最初那一日,宁工和华老来跟她叙了叙旧,顺便在这儿吃了一顿饭,之后就再也没有人来这新开辟的食堂吃过饭。

基本上每天都是到饭点儿了,她和大米将饭菜送到他们的研究室,或者由那三个年轻的助理中随便的一个人匆匆的跑过来端。

而尹小满之前苦心思索,列出的好吃又营养的菜单在被递过去让他们审核的时候,也被专家们全都给否了。

被他们换成了简单扛饿,拿起来就能吃的干粮。

在看到被助理送回来的,改的面目全非的菜单,尹小满的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在对这群最可爱的人更加尊敬的同时,也下定了决心——

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保证他们的营养,还要让他们在方便的同时吃得舒心。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