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从实践到完成,再到试航,这中间最少也得需要三到五年时间。而即便试航成功,也仅仅只是这个阶段的结束,甚至说是刚刚开始。”

说到这里,华老的眼珠闪现出了奕奕光彩:“一个国家的实力提升,永远离不开国防建设为基础。而我们这些老头子,从回国的那一天起,就已经做好了准备,要为我们国家的国防事业献出毕生的努力。”

“所以,”华老冲着崔燕笑了笑,目光温和又慈善:“我们这些老家伙是打定主意以后都会在这里安家了。只要你们愿意,能够忍受得了这样的生活,愿意住多少年就住多少年。这一点我这个老头子还是能给你打保票的!”

一句话说地崔燕自己都不知道怎么的,眼泪又一次控制不住的掉了下来。

只是这一次已经不再是惶然和不安,而是踏实和轻松了。

“愿意,怎么会不愿意?只要您二老,还有你们专家组的同志们不嫌弃我们,我们一家子以后就都留在这里。我们也,”

她想了想,学着华老的话:“我们也为了国防事业贡献毕生的努力。”

“对!我们都留下,留在这儿为国防事业贡献毕生的努力!”

被他们这番话所感染,刘畅第一个站了起来,用手在自己的胸脯上用力的拍了拍,眼神里是满满的兴奋和激动。

可华老却显然并没有因为他们的表态而感动。

他与宁工对视了一眼,两位老人的眸中同时现出了一抹苦涩。

宁工摇了摇头:“为国防事业做贡献的方式有很多种,也并不一定非要留在这里过一生。我们老了,该经该看的,都经过看过了。我们不想乱跑了。

你们还年轻,将来一定会有更重要的事业,更好的前途在等着你们。”

说到这里,老人的目光在桌边的所有人脸上一一掠过,微微叹了口气:“无论是刘畅,还是青耘,祁峰,我们都不希望你们留在这里太久。你们以后的路还长……这里,就当它是一个人生路上的站点吧。”

老人后面的话没有再说,可是在座的每一个人心里都明白他们那未尽的话是什么。

岛上再好,也是个孤岛。一天两天,一年两年当做桃花源留在这里没问题,可要留一辈子……

就算他们留下了,那孩子们呢?

难道他们要从这么小的年龄,就注定一辈子困死在这样一个岛上吗?

扪心自问,没有一个人会真正的甘心。

房间一时间又安静了下来。

沈青耘看了看大家,蹙着眉先将刘畅瞪了一眼:“都想什么呢!我们是军人,服从命令是天职。上级要求我们在哪儿,我们就得在哪儿,这是自己想改就能改的?

以后会有什么变化,是留,是走,都是不是我们该考虑的事儿。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服从命令听指挥,干好国家和人民交给我们的任务!

留在岛上,就尽全力保障好专家的安全,搞好岛上的建设。即便将来要离开,一天不下岛,就要站好在岛上的最后一班岗。交接的时候也要让后来人看到我们的工作是保质保量完成的,没有丢警备营的脸!”

一句话说地大家醍醐灌顶,豁然开朗。

是啊,无论是走是留,都不是个人能够决定的,想那么多干嘛?

就如沈青耘所说,留下一天,就干好自己的事,把岛上建设好,这才是现在最应该考虑,也最应该做的。

“对对,青耘说的没错!”

华老拍了下巴掌,先哈哈的笑了起来。

“怪我们了,我们几个老家伙天天关在研究室关得太久,都没有精神气儿了。你们别被我们带歪,就像是青耘说的,都干好各自的工作,以后的日子肯定会越来越好。”

说到这里,他转头再次看向沈青耘:“对了青耘,你们有没有考虑要在岛上种点粮食啊?”

粮食,永远是这个年代最重要的话题。

听华老这么问,大家的表情都变得严肃了起来。

沈青耘沉吟了一下,说道:“这事儿我们之前想过,我还和营里的那些个有驻岛经验的老兵们探讨过,最后大家都觉得有点困难。

一来,这边台风多,不管你种什么,一场风暴来了就全完了。再来,”

他无奈的朝外面指了指:“就这石头山,连一块儿平整的地都没有,在哪儿种?”

“你这样说不对。”华老摇了摇头。

“别管多麻烦,办法总比困难多。要按照你这样的想法,我们的攻关小组就可以全都放假,直接回家了。我们做的哪一样事,遇到的困难少了?发现问题解决问题就是了。

没有土地,见缝插针的找啊!用你的话说,一场风暴来了,就全完了。那你有没有想过,要是一场大风暴,供给船几个月过不来,那这一个岛上的人会不会也全完了?

岛上的储备粮够吗?”

一句话说地沈青耘顿时变了脸色。

无论在军事方面再有天赋,能力再强,沈青耘也并不是一个在海边长大的人。他甚至在之前的先锋营待的年头也并没有很久。

对于海岛生活他更是完全没有经验。

虽然他也学习过各种理论知识,了解基础技能,但纸上谈兵和亲身经历完全是两回事。

他来岛上一年了,还没有经过一场大风暴,补给船每个月按时按点都会送物资过来。

不管好坏,粮食是一定能够保障的。所以,曾经绷紧的弦就渐渐的松了。

如今华老的话就像是一记重锤狠狠的砸在沈青耘的头上,将他一下子给敲醒了。

岛上现在的人越来越多,而且以后还会更多。万一真有被迫封岛的那一天,他们的储备粮能够吃多久?

他这个一营之长,全岛最大的指挥官,他拿什么来保障全岛军民的生活?

看他听进去了,华老又继续说道:“我的建议是不仅仅要种粮食,还要把能够开展的副业全都开展起来。例如,小崔马上要开始的养蜂工作,这是你们争取来的吧?这样很好啊!那为什么不争取更多一点呢?

就像是再种一些花生,豆子,将来自己榨油,磨豆腐。”

说到这里,华老叹了口气:“我知道你们人员太少,顾不过来。就像是那个豆腐,不仅小满会做,炊事班的战士们也有不少人提前学习过。可就是因为人手不够,才做不出来。既然这样,为什么不多招一些军工到岛上来工作呢?”

“不要跟我谈什么保密。”

华老不以为然的摆了摆手:“别拿你们卢平的那些话来敷衍我,想找合适的人,他有的是办法!再说了,都到了这个岛上了,还有什么保密不保密的?”

说完,老爷子很是不满的啧了一声。

难得见到老人家如此孩子气的一面,大家都不由得跟着笑了起来。其实他们都理解华老的想法,也深以为然。

这中山岛是海上的一座孤岛,四周都不临陆地,进来容易出去难。

没有团里派人来接,别说普通人,就是沈青耘,祁峰他们这些军人,想要出岛都是不可能的。

更何况一般的战士,军工,就是到了岛上,不得到允许,连专家组生活区域的边儿都沾不着,

就算了解些内幕,想要送出去也是很有难度的。

而且,华老说的也是实际情况。

在第一次发现补给船因为天热送不来肉和豆制品之后,尹小满就给任平安建议,说让送个石磨来,不行就自己在岛上磨豆浆,做豆腐。

结果被任平安一句话就给打击了。

任平安说:“嫂子,谁做?每次做多少?是只给专家组做,还是大家都有?”

中山岛和别的地方最大的不同,就在于这里资源是共享的。

除了国家特别给专家们特批的奶粉,鸡蛋,肉,精细粮,这些无论他们怎么说,都没有任何人会占用一点之外,其他打的鱼,种的菜,都是一同食用的。

弄一台小磨,隔三差五给专家们磨点豆腐,这不难,可他们绝对不会接受这种特殊化。

可全营上上下下那么多人,要全供着吃豆腐,哪怕一顿,谁来做?

炊事班的人是顾不过来的。

而尹小满,现在她可是管着十一个专家的三餐两点还有一顿夜宵的。

这活儿和搬石头的战士们相比,可能不算重,可也足够她和大米两人一天到晚忙成了陀螺。

所以,想要提高军民的生活质量,没有人手是根本不可能的。

可即使知道,华老的话又有谁敢接?大家不约而同又将目光投向了沈青耘。

沈青耘苦笑一声:“卢团也不是不了解这个情况,团里也在努力。不信您问崔嫂子,团里现在是不是也正在给新招的军工做培训?”

“是的。”崔燕连忙点头。

“我这是急着过来,所以没有跟着大批人一起。其实应该要不了多久,就还会有不少人上岛。”

听了他们的话,华老的脸色缓和了好多,他和宁工互相对视了一眼之后,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写得密密麻麻的纸……

尹小满和崔燕将几个男人让到别的房间让他们谈事情,两个人麻利的把桌椅都收拾干净。

到厨房一看,大米已经很贴心的带着弟妹把要给专家组送的夜宵提前送过去,并且把厨房收拾好了,这才松了一口气。

让崔燕带着俩孩子先回家,尹小满也催促着写完了作业的仨小家伙睡觉,忙忙活活又折腾了好久,沈青耘才终于才那边的房子里回来。

看到她还没睡,他有点惊讶:“都十点了还不赶紧睡?明天还得早起呢!”

尹小满打了个哈欠,转身就往门外走:“我去收摊。”

结果被男人一把拉住。

“收过了,我和刘畅收的。”

说完他伸手在尹小满的头上揉了揉:“早点睡吧,抓紧时间休息,过段日子你可能还得更辛苦一点。”

“什么意思?”尹小满转头看向他。

沈青耘将她揉乱的头发捋了捋好,这才说道:“华老让我陪他去京城一趟,他有工作要汇报,另外,我们可能还得去接一些人。”

“接人?什么人?”一句话把尹小满的瞌睡都说醒了。

“专家组一些同志的家人。”

尹小满沉默了一下,心里瞬间就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没有继续追问,而是转了个话题:“不在家过年了?”

“过不了了。”沈青耘笑了笑。

尹小满的表情里闪过一丝失落,可又很快收起,她点了点头:“行,都有谁去,我给你们准备点吃的。”

……

虽然人不齐,可年还是要过的。

为了过年的菜单,尹小满和任平安连着讨论了好几天。不是嫌弃没啥新鲜的,就是嫌麻烦,总也讨论不出个结果。

最后还是崔燕一语惊醒梦中人。

崔燕说:“过年不就是要吃饺子吗,这有啥可讨论的?富人有富人的吃饭,穷人有穷人的吃饭,但凡家里有口面,捏几个面饺子糊弄糊弄也得吃啊!这还用列菜单?”

一句话说得那俩钻了牛角尖的人瞬间无语。

是啊,还有什么能比饺子更有年味的呢?而且,这还是一个能够全营战士一起干的活儿,随便到哪个班抓几个人过来,这活儿都能干。想吃多少都能包的出来!

最后他们又商量了一下,准备包两种馅儿的饺子。

一种芹菜鲜虾馅儿,一种豆腐菌菇馅儿。

如果要问中山岛上什么蔬菜长得最好,那肯定是水芹菜了。种上一次,很快就能长出一片,而且脆生生的带着独特的香气,很是好吃。用它来搭配海鲜,根本就是绝配。

说是鲜虾馅儿,可全营上下那么多人,想凑够那些虾也不太可能。所以这次的馅儿里,还放了收拾干净的扇贝,生蚝,八爪鱼……为了更加有滋味儿,任平安最后还十分“大方”的给添进去满满两大勺的油渣。

这可是他从运来的腊肉上硬切下来炼制的,切得时候心疼的他心都是抽抽的。

而炼出来的那些油则被尹小满毫不客气的给用到了豆腐馅儿饺子里去了。

知道要包饺子,几个小家伙简直是兴奋极了,自报奋勇的承包了去采蘑菇和找鸟蛋的任务。

这小孩子要是认真起来了,那效率也不是一般的高。偏偏他们还运气好,正好赶上了一场细雨。

最后简直可以说是满载而归。

采回来的蘑菇整整放了几大竹匾不说,他们也不知道又跑到哪儿,甚至还找到了一些野生的木耳。这样的好东西拌到饺子馅里,自然也是鲜美的很。

这次供给船其实是送了一些鸡蛋来的,而且还有任平安那当做宝贝的几只鸡,这些日子多多少少也下了几个蛋。

尹小满原本是打好了主意用这些的。

可她没有想到,这群小孩儿太厉害了,他们居然弄回来了足足十五个蛋!

除了五个小的是野鸽子蛋之外,剩下十个全都是海鸭子蛋!

在看着大米从竹篓里将这些蛋一个个拿出来的时候,别说尹小满了,任平安的眼神儿都变了。

他伸手抓住大米的胳膊,一本正经的看着他:“大米啊,你要不要考虑到咱炊事班来帮忙?也不用干别的,就专门去山上找东西就行。找到了,哥每次打饭都让你先盛!”

说的大米直接朝他翻了个白眼:“稀罕。”

惹得大家全都笑了起来。

任谁看一眼大米现在那明显圆乎了好多的小脸,都知道他在沈家吃得好,住得好,任平安的这颗“糖”又哪里能够打动的他呢?

三十儿一大早,尹小满就带着崔燕还有大米来炊事班,准备开始盘馅儿了。

任平安这时候已经找人将放在仓库里“冷藏”的食物拿出来,并且按照她事先要求的全都收拾好,清洗干净了。

与此同时,还有几个小战士也已经等在这里,面前的大盆里盛好了已经掺好的三合面,就等她一声令下,就要开始和面了。

保障营的编制是五百人,可现在并没有满编。岛上的官兵大概也就是三百来人。加上专家还有他们两家大小,大概有三百五十人左右。

但即便如此,需要的菜面收拾出来也是个大工程。

所以到了之后,大家根本连聊天都顾不得,全都立刻忙活了起来。

尹小满先将准备好的红苋菜切断,放入开水里烫了一下,然后取出用干净的纱布拧汁,很快一大盆紫红紫红的苋菜汁儿就出现在了大家的面前。

她将拧出的菜汁儿拿到一个正准备和面的小战士跟前,从他手里接过面盆,倒入菜汁,自己动手先揉了一团面出来。

大家眼看着原本有些发黄,灰扑扑的面粉就这么变成了好看的粉红色,顿时惊讶极了。全都不顾手里的活儿纷纷围过了来。

“嫂子,你把面弄成红色是要干什么?”

“嫂子,这面会掉色吗?会把饺子汤都染成红颜色吗?”

“嫂子,这染了色的面会更好吃?”

“嫂子……”

炊事班的战士们普遍年龄偏小,除了任平安,其他基本上也就是十六七岁,正是好奇心最重的时候。

有新鲜玩意儿,小孩们哪里还顾得上别的,全都七嘴八舌将尹小满团团围住,炊事班一下子变得热闹了起来。

“不会掉色,味道也没什么变化,不会因为有颜色就更好吃。染个色是为了区分,不然到时候都一锅煮了,谁能分得出哪个是三鲜馅儿的,哪个是豆腐馅儿的?”

这原本也在尹小满的意料之中,所以她回答的干脆利索。

“可是……”

听她这么说,一个小战士犹犹豫豫的又问了一句:“可是嫂子,为什么要分啊?哪儿个馅儿的也都好吃得很,这还要挑吗?你这一分,要他们全都奔着红色的去了,那可咋办?”

一句话说得尹小满忽然就傻了眼。

这个,她还真没想过。

“就你聪明,就你想得多!”

不等尹小满回话,那小战士就遭受到了一堆人的“抨击”。

“饺子是咱下,分是咱分,难道这还能挑?有点红色的不好吗?红色喜庆!这大过年的,有点颜色多好的事儿,偏就你事儿多。”

“就是,我还没吃过红色的饺子呢!”

“我也是,见都没见过。这不比那灰乎乎的好看?”

虽然今天任平安“忍痛割爱”的给饺子面里掺了好些白面,可还是以玉米面,豆面为主。如果没有这粉红色的面比较着,大家都已经觉得美得很了。

可有这粉嘟嘟一团面放在这儿,再看其他盆里还没有来得及和的那些,就很有些不够看了。

“那就再榨点菠菜汁儿,都做成带颜色的。”

之前之所以要榨点苋菜汁儿,其实是多年御膳房工作的经验,下意识就这么做了,纯粹就是为了区分。说实话来之前尹小满还真没想那么多。

可现在,听到有小战士说“过年了,有点颜色喜庆”,她才忽然觉得这个法子还真的挺好。

一听说菠菜也能榨汁儿,小战士们顿时跑得飞快。没一会儿功夫就有人薅了好大一把回来。

这一次尹小满没有再自己动手,她告诉了他们如何切碎取汁,和面时的比例之后,就去忙活起了自己的事儿。

为了这次饺子宴,她也是下了重本了。将之前从立春那里换来的各种调料拿出了大半。

除了花椒,大料这些必须的,还有御膳房独有的提鲜用的黄豆酱,和最好的料酒。

将虾,八爪鱼,扇贝切碎,放入姜片,料酒先腌制去腥,然后将其他蔬菜该焯水的焯水,该切丁的切丁。

待将所有的准备工作做完,正准备调馅儿的时候,就听见和面的小战士们那边传来了一阵欢呼声:“妈啊,这菠菜和出来的面也这么好看! ”

尹小满转头去看,正好看到两个小战士一人手里举着一个面团,被其他人包在中间。

一红一绿两团面在这略显昏暗的厨房里看上去醒目极了。

可最吸引她目光的却不是那面,而是洋溢在战士们脸上的,那发自内心的笑容。

是那么的灿烂,那么的有感染力,让看到的人都忍不住的跟着翘起了唇角。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