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顺着陈师傅手指的方向,大家都不约而同的朝着那堆水果望去。这才发现那些水果全都不是完整的。

有几个芭蕉被人撕开了一半,然后应该是发现生涩不能吃,就又丢弃了。还有的是从树上往下扔的时候摔坏了,被摔裂的那些果子,也被扔了。

看样子很多都被踩在了泥地里,是被陈师傅一个一个挖出来的。

除了芭蕉,还有芒果和柠檬,那些应该是不会吃,抠得乱七八糟的。

甚至尹小满还在一个芒果的外皮上看到了一排牙印。

这些东西如果只有一个两个,被丢弃在山里,果树多的情况下可能并不会太引人注目。

可被陈师傅捡到了这么一个大篮子里,全都放在了一起,看上去就非常的刺眼睛了。

“谁干的?”祁峰第一个黑了脸。

毕竟昨天晚上他才因为馒头的事儿在全岛人员面前发了火,而这一大早的就看到一堆被浪费的水果,这种感觉跟被人抽了一巴掌也差不多了。

他忽然想起了什么一般,转头冲着屋里大喝了一声“|强子!虎子!你俩都给我滚出来!”

那声音带着怒意,听得站在旁边的崔燕脸立刻就白了。

她也想到了,昨天自己的两个儿子可不是跟着那一群的小娃子们跑出去野了一大圈吗?还摘回来了好些水果。

如果说看着这些被糟蹋的水果,第一个想到谁,别说男人了,连她第一个想到的都是那群小娃子们。

眼看着男人要发火,崔燕又急又气却毫无办法。陈师傅站在这儿明显是想要一个说法,她连去劝都没法劝。

强子和虎子看样子是还没起床,听到老爹叫,应了一声,屋子里叮铃咣当的响成了一片,却半天也没人出来。

反倒是刚刚起床的大米,大宝他们仨被祁伯伯这一嗓子给吓得全都跑了过来。

“这不是我们干的!”这一次是大宝先出了声。

这孩子一向是极有眼色的。他就出来看了那么一眼,根本不用大人说也立刻察觉到了不对。

反正发火的也不是他爹,小家伙也没有什么可害怕的。

他甚至从尹小满的身后挤过去,蹲到了那一堆的水果前,巴拉着找起了证据。

“祁伯伯,这真不是我们干的。当时去找水果的小分队是我打的头,他们都是我带着的,我们拿了啥我都清楚。

你不信可以随便找一个人去问,我们根本没有摘柠檬!还有,伯伯,你看这芒果,这儿,还有牙印儿呢!”

他拿起一个芒果,惦着脚尖,只恨不得戳到祁峰的脸上。

“我娘以前说过,要想让别人死心塌地地帮你干活,首先你得告诉人家帮你能得到什么好处,这样别人才会用心。

所以去摘果子之前,我把家里的芭蕉和芒果都分给我的手下吃了。他们都知道怎么吃,又怎么会去啃皮儿?”

祁峰将脸侧向了一旁,躲开小东西都快戳到他眼睛上的芒果,然后下意识的扫了沈青耘一眼。

那眼神,很有几分复杂。

他有点想不明白,那小尹看着文文静静,话都不多的一个女子,这天天都给娃娃们灌输点啥?

还“想让别人死心塌地的帮你,就得给人家好处”,还一口一个“我的手下”

……这小兔崽子,他自己才几岁?

这是筹划着要当老大了?!

沈青耘也被自己儿子的话说的额角的青筋跳了几跳。

可这种时候,他能怎么办?

他肯定得替自己媳妇撑场面啊!

于是他完全无视祁峰的眼神,板着一张脸,从大宝的手里把那个芒果接过来,拿在手里晃了晃。

这才开口问道:“说了这么多废话,你也没说出来有没有看到到底是什么人摘的?这山上再也没谁有你们几个跑的勤了,你们去玩的时候就没看见是什么人摘的?”

听父亲这么问,大宝有点迟疑了,他转头看向了自己的娘。

尹小满被儿子说的也是一脸得郁卒。

她一天天的跟他们说过多少话,咋就这句记得清楚?还巴巴的说到男人们的面前。

可大宝就那么看着自己,明显是在等她拿主意,她又能怎么办呢?

尹小满只得再次叹了口气,叮嘱道:“想清楚再说,看见了就是看见了,没有看见可不能胡说。”

这会儿可不是在自己家里,可以想起什么说什么,虽然孩子年龄还小,可也到了要为自己说出来的话负责任的时候。

只是这一次并不用大宝再说什么了。

“是那些新来的人摘的。”强子和虎子终于穿好了衣服跑了出来。

外面的话他们在屋子里已经听了个大概,知道这会儿老爸是在追责呢,可不敢乱往自己身上揽。

强子人还没走到跟前,就先嚷嚷道:“我和虎子负责带着那几个小孩去海边捡贝壳,我们都没上山,这跟我们可没一点关系。”

可他的这份撇清,祁峰根本不关心,他揪着儿子的话缝不放,追着问:“你说新来的人摘的,是指谁?”

强子揉了揉眼睛,有点茫然的看了身边的弟弟一眼:“虎子说的。”

虎子倒也不推脱,承认得飞快:“不知道是谁,反正肯定是他们。我们烧烤的时候,有小孩的爹娘过来问我们这果子是哪儿摘的?我们就说山里,肯定是他们听见后又上山去了呗。”

他这么一说,其他的几个孩子也想了起来。

二妞立刻大声的附和:“对,有一个姨姨看到我在分芒果,跑过来问这是什么,长什么样?还专门又问了这芒果是长在哪一片的!”

孩子们的话,说的这些大人一时间全都没了声。

陈师傅看了看他们,实在没忍住,问道:“营长,教导员,这咋办?总不能不管,就让他们这么糟蹋东西吧?”

“那不会。”沈青耘立刻回答。

说完,他亲自蹲下来将水果一样一样重新放进了竹篓里,将竹篓递给了大米:“你把这送过去给任班长,让他上班之后到营部去找我一趟。”

然后他再次看向陈师傅:“陈叔,谢谢你,要不是你来提醒,我们可能都没有这么快意识到,我们的工作还有这么多的漏洞。

你放心,这件事不会就这么算了,我们肯定会尽快想办法解决。你先回去工作,我们会尽快让大家全都看到结果。”

有了沈青耘这句话,陈师傅也不再多说什么了。

他是昨天晚上接了养蜂的活儿,一大早就赶到山上去看蜂箱,然后看到这些给丢弃的水果,气不过才拎着下了山。

这会儿自己的活儿什么也没干呢。

所以,和众人告别,他又匆匆的赶回了山上。

可他这个举动,却让原本就觉得压力山大的两位警备营的最高首长,只觉得肩头的担子更重了。

沈青耘的早饭是在祁家吃的,他们兄弟俩商量了点什么也没人知道。只是刚刚上班没有多久,炊事班就来了一个小战士,专门跑来家里喊大米和大宝过去帮忙。

还特意交待他们带几个年龄大点的,能干活的男孩儿一起过去。

于是,尹小满就眼见着自家两个,祁家两个,还有陈明识以及另外三四个五六岁,七八岁的小娃子们呼呼叫的全都跟着跑了。

这一跑就是一上午,连中午饭都是崔燕过来帮忙做的。

“知道他们这是干啥去了吗?”尹小满很有点奇怪,不知道炊事班里能有什么事要让这些半大小子帮忙的?

“上山摘果子去了。”

崔燕显然在菜地里种菜的时候看见了那群小子。

“说是中午都不回来吃饭了,让咱别做他们的,他们要在饭堂吃。说任班长说了,今天中午请他们吃饭。”

她说着忍不住就笑了起来:“这些小孩儿真是有意思,平时看起来一个个也机灵的很,可让大人一忽悠,又这么好骗。任平安能请他们吃啥,还不是食堂有啥给他们吃啥?说得跟不去摘果子中午就不管饭了一样。”

说得尹小满也不由得跟着笑了起来。

岛上除了他们两家,还有专家组,其他人可不都是去食堂吃饭的嘛。

那些小家伙即便不去摘果子,任平安不也得管他们中午饭?

可不是三两句话就被大人们给忽悠了吗?

只是这时候的她们不知道,任平安还真没有忽悠小孩子,中午这一顿也确实算是他请了客。只不过两家的孩子账单都各自记在了自己老爹的头上。

吃完午饭,几个孩子心满意足的回来了。回来后也不去睡午觉,拉着两个妈叽叽喳喳的说个没完。

上午被几个哥无情抛弃的二妞,原本憋了一肚子的委屈想要发泄的,可没几分钟就被四个哥哥描述的情景给吸引住了,听得乐滋滋的,连发脾气的事儿都给忘了。

原来,沈青耘和祁峰商量了一早上,越商量越觉得以后岛上再也不能按照以前那种所有人在一起吃大锅饭的模式运行了。

以前是因为人员单纯。战士们的伙食国家有补助,那肯定是在饭堂就餐,这个不用说。专家们有自己的小食堂,这个也和外界不搭边。

唯二的两户人家,之前也都是在部队里待惯了的,早就习惯了部队的生活规则,平时根本不去饭堂吃。就算是偶尔去拿一些鱼虾,摘一点水果什么的,也就那么几张嘴,能拿多少?

所以大家一个锅里搅吃的,也感觉不到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可现在人越来越多,层次也越来越复杂。

例如之前最早来的那些技术工人,都是大男人,上工又累,平时只要管着他们吃饱喝足,对于吃什么他们根本不挑剔,也不存在自己上山摘果子这一说。有那点时间他们宁可去睡觉。

而这次上岛的人,基本上都是拖家带口的。虽然当初团里在他们上岛之前也按照他们的能力水平尽可能的给他们安置了工作,可到底人多嘴杂。

特别这几天,因为刚刚到了岛上,好多工作还没有完全进入正轨,例如究竟在哪里开荒,这半中间的,究竟种地种什么?这些还没有确定下来,所以就有一些人处于闲着没事的状态。

没事干自然就想找点事儿干了,所以才会出现跑到山上去乱摘果子的情况。

说起来,摘几个果子不是大事,特别在这中山岛上,果树众多,就算是加上这些人,敞开了吃也吃不完。

但这个口子不能开。

俩人从果子又想到了昨天晚上的馒头,越来越觉得所有的人都去吃食堂负担太大,也不现实。

炊事班的战士本来就少,管着现在的战士,技术工人们吃饭都快要吃不消了,再呼呼啦啦多了几十口……以后还得更多。

这是超过了他们的供应能力的。

而这些新上岛的家庭,各家的情况也不一样。有像李芳,乔麦这种自己一个人来的,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也有像李师傅那种,一个人工作,却带着俩孩子,甚至还有的家庭是一个职工带着老人和孩子一起来的。

没有工作的老人,孩子的口粮标准和一线职工的标准肯定是不一样的。

吃同样的饭,靠李师傅一个人补贴俩孩子,那明显有点吃力,更别说一个人补贴一家子。

而专家组那边的饭食是单列的,他们的口粮和大食堂的也没放在一起,指望他们补贴职工孩子,那是不允许的。

国家善待他们,是为了让他们保养好身体,能够有更多的体力精力为国家服务。要是因为把粮食贴补了家人造成他们的营养供不上,那整个警备营都是要承担责任的。

在这种情况下,不用说,单身的贴补人口多的就成了心照不宣的事实。

可这样对于单人的职工来说,很不公平。

时间长了,必然产生矛盾。

所以,两个人商量之后决定还是按照以前在先锋营时那样,只包军人的伙食,职工和家属吃饭全都采取买饭票的形式。

大家可以自由选择是把口粮交到食堂,按照所交口粮发放饭票,凭饭票在食堂就餐;还是选择把口粮拿回宿舍,在宿舍自己开火。

这样其实对于大家都有好处。

毕竟像那些技术工人,基本都是单身,平时做的也是砸山洞,修仓库这种重体力活。他们肯定没几个愿意下班后一身泥一身水的回去再做饭。

而那些家里人口多,口粮少的,相信比起在食堂吃大锅饭,应该更愿意在家里自己开火,这样也能节省一点。

其实说起来,岛上人员的待遇比起在陆地上要好多了。

军工的待遇本来就好,其他人员来之前供应本也都换成了B省县城的,不管以前是农村户口还是城市户口,现在也全都有供应粮吃了。

就算是没有军人和军工的粮食标准高,吃饱也是没问题的。

所以如果家里人口多的话,自己开火吃的也不会差。

至于营里自己打捞回来的海鲜和山上的水果,则准备采取按劳取酬和按户分配两种形式结合进行。

按照大米的说法就是——

任叔叔说了,以后水果私人不得随意上山采摘。每天中午炊事班会在午饭之前专门选一个时间按照人头分发水果,到时候各家派人去领就可以了。

至于水果的采摘,就由他们这个中山小分队负责。

人员如何分工,如何配合由大米说了算。

他们只要早上上山去把水果摘下来,然后把果子放在一个固定的地方,再帮营里每天派的小战士一起用独轮车运回来,就算完成了任务。

为此他们可以获得比别人更优先挑选水果和海鲜的权利。

“我也去!我也要去!”一听说哥哥们要集体行动,二妞的眼都红了,急得在一旁使劲的跳脚。

“你早上起得来吗?”大宝不屑的瞥了她一眼。

“能起来,你们叫我!”二妞大急。

跑过去扑到大米的身上:“大米哥,你叫我。”

“我给你带吃的回来,你早上在家睡觉。”

“我不!我就……”

“听话!”

二妞的话没说完,大米的手已经按在了她的头顶上,使劲的往下压了压,顿时将她没有说出口的话给按了回去。

二妞委屈的眼泪巴巴的,可却再也不敢多说一句话。

在旁边的崔燕看得惊讶极了,伸手在尹小满的胳膊上碰了碰:“哟,有能降得住她的人了?”

尹小满笑了笑,没有吭声。

二妞那丫头,有时候确实被宠的有点没样儿。

这么多年,无论是在先锋营还是在岛上,她都是最小的,也是唯一的女孩儿。不说天天横着走,也差不多了。

在大米来之前,她哼唧起来,除了尹小满,连沈青耘拿她都没着。

可这丫头,却偏偏极听大米的话。不敢她再闹腾的凶,大米一个眼神,或者拿手在她头上按一按,都能把她的无理取闹给压下去,也是神奇得很。

像是今天,她要跟着上山这事,别说哥哥们不愿意带,尹小满也不会同意她跟。

如果不是因为大米的特殊经历,有他带领着,光这群毛头小子上山,大人们都不会放心。

那芭蕉,那椰子是那么好摘的?没点技巧,不说爬树了,就算是割树干割歪了,掉下来也很容易砸到人。

都是有危险的。

也就是有大米跟着,才能让人放心了些。

说到大米去摘果子,尹小满又想到了自己做饭的问题。

“大米,以后做饭的事儿你不用管,我自己来就行,你带好弟弟们。”

“不,我赶得回来。”

“赶什么赶?你回来了,那群小子没人看着,出点什么危险怎么办?”

尹小满瞪起了眼睛:“说了不用你,我自己去送就行。”

“可是,”大米的眼睛里全是挣扎:“那么多,婶儿,你扛不动。”

“你婶儿扛不动还有我呢。”

崔燕立刻在一旁搭了腔:“我现在就管一个菜地,那每天才多少事儿?手底下稍微赶一点很快就做完了。你老老实实带好那群秃小子,别闹出意外,就算是给我和你婶儿帮大忙了,送饭的事儿你不用管,有崔婶子在,还轮不着你一个小孩子操心。”

这样的规定出来以后,岛上的人们很快就接受了,基本上没有引发什么矛盾。

毕竟采取饭票制,其实针对的更多是新上岛的职工,对于之前的老人并没有多大的改变。

而新上岛的这些人,对于他们来说,一切都是新的,这时候提前把规矩立好,大家接受起来也没有什么不适。

反倒是听说战士们可以在闲暇的时候帮他们一起盘灶,营里又承诺再等补给船来了,由营里出门,帮大家解决煤炉的问题,保证一家给提供一个指标。这话更是让大家感激涕零。

现在外面,特别是城市里,早就已经过度到烧煤饼子了,到岛上的这些人,很多根本不会用烧火烧饭。

可那种能拎着走的小煤炉子一直是紧俏货,以前想买都不容易。

现在营里居然愿意出面为大家采购,还承诺能保证以后按月提供煤炭,这下,之前究竟到底是在食堂吃饭还是自己开火的几个小年轻们,也立刻下定了决心,决定自己烧饭了。

家里有个炉子,平时想随便做点什么,总是方便了很多。

因为这件事,大家对于营里的干部都感激的很,也更愿意配合。很快,岛上的秩序重新进入到良好的运行中了。

但这样的规定对于尹小满来说,却让她多少有点为难。

她再也没有更多的东西去和立春换取粮食了。

以前岛上人少,巡逻分队打上来的海鲜根本吃不完。

加上天热不好存放,所以剩下来的尹小满只要开口,任平安恨不得能全给她端过来。根本不提什么拿多拿少,要不要钱的。

而现在,人多了,海鲜和水果都是按户,甚至按人头分配了。

加上现在炊事班又有了自己的冷库,只要不是螃蟹这种一死就变质的东西,其他的完全可以放一段时间慢慢吃,不用急着给人。

所以,现在她根本没有机会得到大分量的海鲜。

而分给家里的那些,通常都是几个孩子去取的,分了什么小家伙们都有数。

一次两次少做一点没人说什么,可次数多了,即便孩子们不说,尹小满都怕引起家人的怀疑。

这就让她忽然间,处在了一个很尴尬的位置上。

按说,她也可以如之前在先锋营一般出去赶海,中山岛上的海产甚至比那边还更丰富一些。但现在她没时间。

就算是有崔燕帮忙,一天三餐饭也把她绑得死死的,根本不可能拿出几个小时的时间去做这个事。

而且,她甚至没有理由。

以前可以说是自己家吃,现在呢?岛上每天分的海鲜自家吃,专家们吃,都是足够足够的了。

尹小满望着自己面前水盆里的十几个鲍鱼忍不住的发起了呆。

这是今天早上任平安送过来的,说是巡逻艇带回来的。因为实在是太少了没法分配,索性就给她送过来,让她看着是给专家们吃,还是自己吃都行。

不占中午分配的额度。

如果是以前,尹小满可能还跟他客气客气,可今天,她几乎是立刻就接受了。她已经有一周的时间没有给立春送任何东西了,也不知道那边有没有等得着急。

可是,真拿回来了,看着这些个鲍鱼她还是发愁,这东西又能换多少粮食呢?

无论是在她曾经的年代,还是在中山岛上,贝类和鱼和虾相比,在大家的感觉中总是会低廉很多。

如果这是十几二十个大对虾,想来任平安也不会这么轻易的就拿来送给她。

望着盆里这黑乎乎让人完全没有食欲的十几个鲍鱼,尹小满很怀疑,这玩意估计连二十斤糙米都换不回来吧?

想了想,她决定换个方式。也给它们“包装”一下。

趁着这会儿大米和大宝去山上摘果子,二妞又腻着崔燕非跟着她一起去了菜地,家里只剩下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她从空间里拿出了很早之前从立春那里换来的五花肉。

说起来这肉换的真的是太早了,应该还是在刚刚上岛的时候。

那时候她并不知道要在岛上吃一回肉会这么难。

结果换回来之后,一年时间了,补给船竟然没有送过一次新鲜的肉过来,这一块儿愣是放了这么久也没有机会拿出来。

现在索性拿它出来换粮食吧。

尹小满将肉洗干净切成小块儿,然后放入冷水锅里煮开,撇去浮沫后捞出来,用热水冲去肉上的杂质之后,沥干水分先放在了一边备用。

然后她从盆里挑出了四个最为肥大的鲍鱼,拿出来剥壳,去脏污,收拾干净。又在鲍鱼的表面切出了花刀。

说起来这鲍鱼,以前尹小满也是没有吃过的。

她在曾经的家乡和奶奶赶海的时候,从来就没有捞到过这种东西。

之所以会做它,还是之前任平安和她聊天的时候,说起自己曾经去团里参加过厨师培训班,然后显摆那里的老师教了什么什么菜的时候,她留了心。

在她的反复追问和“诱导”之下,任平安说得再也没有办法更详细了。

按照他说的,那个给他们上课的老师,虽然现在不过就是团里一个最普通的炊事员,可人家祖上是在京城开过馆子的,那手艺可是家传的。

按照他那个成分,其实想在部队待下去,是有点困难的。可他的手艺实在是太好了,好的从首长到士兵,谁也舍不得让他走。

在这种物质匮乏的时候,用同样的食材,同样的调料,如果有一个人做出来的东西比别人做出来的都好吃很多,又有谁会舍得让他离开呢?

他就是靠着这个本事,愣是留在了部队。虽然说想晋升几乎没什么可能了,可能在团里炊事班这么多年,一直屹立不倒,这就已经很厉害了。

任平安专门给尹小满举了例子,说——

就好像这海鲜,在别的营里,一般情况下,炊事员都是加点盐随便用水煮煮,上锅蒸蒸就给大家吃了。碰上一个操心的炊事班长,能稍微用点油给炒炒,大家都能美上天!

可那个老师,居然给他们演示了如何做红烧鲍鱼!

任平安当时说得那叫一个兴高采烈啊!

因为没有实物,他甚至亲自去掰了一个树枝在地上给尹小满画起了老师教的,怎么处理鲍鱼,怎么切花刀,怎么除腥,甚至和什么配菜才能做出来更好吃的各种方法。

这还不过瘾,又一样一样跟她细说了那老师为了做那个鲍鱼,都用了什么调料。

从任平安的话里,她听出来了,那位老师之所以第一堂课就给他们讲这些,其实就是想在这群炊事兵面前站住脚,能一下子威慑住他们,好不被小瞧。

可他还是被有限的配料给限制住了,做出来的鲍鱼其实味道并不可能非常好。

但即使如此,他的方法也确实给尹小满打开了新思路。

烹饪这种事,一通百通,有一点点拨,就很容易举一反三。

红烧鲍鱼,红烧花螺,红烧干贝……这些菜,后来尹小满做了很多次。所用调料也都是岛上现有的。

虽然做的有点粗糙,可还是收获了很多的好评。不仅专家组的人们喜欢,孩子们也送给了她很多的星星眼。

今天,她想在这个基础上延伸一下,做成鲍鱼红烧肉拿给立春。用从宫里换回来的那些调料,做得精精致致的,让她了解一下这个小贝壳也不是很低价的东西。

要是她看中了,没准儿几个鲍鱼也能换回来更多的粮食?

想到这儿,尹小满不由得一阵郁卒,她觉得自己为了那个未雨绸缪,简直是操碎了心。

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

虽然她知道这不该是自己操心的事儿,可一想到华老说的,万一有一天中山岛变成了一座孤岛,所有的船只无法靠近,粮食送不过来——

尹小满就觉得自己心悸到无法呼吸。

以她的性子,这种情况下真的无法坐视不管。

红烧肉一旦开始做,那味道真的是很有侵略性。

尽管知道这会儿整个宿舍区都没有什么人,大家都去忙活自己的事儿去了,可她还是将厨房的门窗关得死死的,连缝隙都用特意找过来的帆布给堵严实了。

生怕一不小心那味道散发出去。

一个岛上的人都有一年多没吃到新鲜肉了,这红烧肉的味儿要是传出去,那会出大事儿的!

闷热的,完全封闭的屋子里还烧着火,火上的美食还咕嘟咕嘟散发这诱死人的香味——

尹小满待在厨房里,已经分不清楚自己这会儿究竟是在天堂还是在地狱了。

汗哗哗的往下落,心里不停的敲着鼓,全身每一个毛孔都充满了警惕,生怕这会儿有什么人会忽然冒出来。

而嘴里的口水却控制不住的分泌,甚至多到吞咽都来不及。

如果不是还有一丝理智尚存,知道那锅里的肉是真的还没熟,她都恨不得立刻打开锅盖先吃上一块儿过过瘾。

在这种痛并快乐着的纠结中,鲍鱼红烧肉终于做好了。

在掀开锅盖的那一瞬,尹小满的身体控制不住晃了晃,第一次差点被自己做出来的好吃的给熏晕了。

毫不迟疑的夹起一块儿红烧肉放进了嘴里,她忍不住的唔了一声,幸福的眯起了眼睛。

因为宫里的人吃东西讲究,不喜欢过于油腻的,所以五花肉她是先在锅里干煎,逼出油分,使之变得焦黄以后才放入调料开始烧的。

所以此时吃起来是真的软糯不腻,咸香微甜里还带着一点点微微的焦香气,让她觉得自己可以不停嘴的一口气把这一碗全给吃完!

她又夹起了一块儿鲍鱼。

切出好看花纹的那些她没舍得动,只是夹了一块儿切剩下的小块儿边角料。可这一块儿吃到嘴里,也让她恨不得想把舌头也随之一起吞下去。

太好吃了!

紧实,弹牙,就这么一小块儿,随着咀嚼,也能够感受到好几重不同的滋味儿。

有本身海产品自己的鲜香,同时又因为吸收了红烧肉的油脂,更给它增添了一种动物脂肪煎烧后特有的肥美香气。

再加上包裹在外面的那层酱料,里面有冰糖的清甜,酱油的咸香,还有最顶级黄酒所带来的那一缕若有似现的醇厚滋味……

尹小满盯着手里的小碗儿,脑子里经历着前所未有的挣扎,只恨不得能够藏起来,留着慢慢品味。

好在,理智最后终于取得了上风,最重要的是她也没有更多的时间好让她挣扎。

将做好的菜还有剩下的活鲍鱼快速的放进空间,尹小满以最快的速度将之前就准备好的豆腐和海带拿了出来。

现在岛上已经有了专人负责磨豆腐。

不管是想吃豆浆还是豆腐都比以前方便了很多。只要头一天按照兑换比例把准备好的黄豆送过去磨坊,第二天早上就可以去取人家现磨好的。

昨天的时候,尹小满就已经决定今天中午做豆腐炖海带给专家们吃了,而现在又因为有了之前做鲍鱼红烧肉的汤汁,想来这豆腐炖出来,都应该比以往要好吃很多。

将豆腐海带收拾好,放在之前烧肉的锅里炖上,尹小满这才终于把堵在门窗上的帆布扯掉,将门窗全都打开。

一阵清风吹进来,让她感觉到了一种好久没有感受到的凉意。她这才发现自己的衣服已经里外全都汗湿了。

将火调小,尹小满迅速的回屋换了身衣服。回来后,又拿出了干辣椒,虾酱,开始炒通心菜。

这也是她之前就想好的。

臭鱼烂虾。

这虾子做出来的酱本身就带有一种它特有的味道。

喜欢的人会觉得很带感,不喜欢的人会觉得臭死了,熏得人脑仁疼。

可不管你喜欢还是不喜欢,都不得不承认,虾酱炒时蔬确实有着它独有的一种魅力。

但凡能够接受这一口的,都会念念不忘。

在岛上待的时间长了,已经没有什么人接受不了这味道了,相反,大家还会觉得它很下饭。特别是配着不太好吃下去的粗粮一起吃的时候,它的优势就显现出来了,真的会顺口很多。

所以,虾酱炒通心菜,虾酱炒豆腐,虾酱炒豆角……现在几乎成了岛上家家户户的当家菜。

而今天尹小满之所以要做这个,当然最重要的原因当然是——为了遮味儿。

今天中午,几个孩子全疯了!

最先疯的是二妞,从跟着崔燕回来,就跟个小狗似的,在屋子里一阵猛嗅,死活非说娘瞒着她偷吃什么好吃的了,还哼哼唧唧的非让尹小满给交出来。

无论她怎么解释,还把盛着豆腐海带的锅盖打开来给她看,那小东西都不相信。

结果她还在家里闹腾着呢,大宝和强子就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奔了回来。那速度,害得尹小满都怕他们一个没收住,直接撞到了墙上!

在趴到锅边上对着里面的豆腐海带闻了半天之后,几个秃小子算是勉勉强强接受了她的解释。

可鬼灵精大宝却立刻提出要求,今天中午由他去给专家组的叔叔,爷爷们送饭。

他这一说,剩下的几个小家伙眼珠子咕噜咕噜一转,全都嗷嗷叫的要加入送饭的行列。

结果全都被尹小满十分无情的给拒绝了。

开玩笑,让这几个崽子去送饭?那送到了地方,专家们还能吃着什么?估计能见到的就只有菜汤了。

这顿饭是崔燕带着大米去送的,她留在家里坐镇。

其实看到孩子们这个样子,尹小满的心里也有点酸酸的。她好几回都冲动的想将做好的肉汁再往锅里倒一点,想了几想还是没敢莽撞。

万一再因为这一点儿肉汁引发出了其他问题,那就得不偿失了。

为了弥补,饭后她大方的拿出了好几块果汁糖,一个孩子给分了两块儿。

总算是把他们的小嘴儿给堵上了。

送走了中午死活非赖在这里吃饭的强子兄弟,将自家的几个孩子撵回屋里睡觉,尹小满的目光却落在了放果汁糖的铁盒子上。

她的脑子里灵光一闪,只觉得好像这个糖也值得琢磨琢磨,没准儿它也能用来换点什么。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