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做果汁糖要用到石花菜,而石花菜也是海里的出品。

这东西不仅可以熬出汁来做糖,也可以用来做椰汁糕和各种小甜点的凝固剂。

除此之外,它本身也是一种很好吃的菜,凉拌的话会很爽口。

尹小满觉得可以用这个东西试一试,如果告诉了立春各种用途之后,那丫头应该也是会喜欢的。

最重要的是,这石花菜实在是好得。

因为对于炊事班来说,这和海带,紫菜一样,都是日常最常用的菜品,所以看到了就会捞上来,然后晒干储存。

别说仓库了,现在连她家里的小储藏室就有好多。

和立春换东西,尹小满一直秉承一个原则,那就是只用海里的出产和她换。

所以,尽管中山岛上的特产很多,山上的那些果子,还有一些诸如野鸽子蛋啊,海鸭蛋啊,甚至菜地里最常见的通心菜,路边漫坡长的野薄荷……

这些对于宫里来说都是稀罕物,可她从来没有考虑过用它们去做交换。

虽然尹小满所在的年代,还没有物种侵蚀这个词,她也闹不明白这些东西。可是潜意识里她总觉得,不能将那个年代没有的东西拿过去。

海里的东西,今天捞着这个,明天捞着那个,这里面有很多的未知性。更何况海还那么大,谁也说不清楚里面到底都有些什么?

所以不管她拿什么过去,看到的人都只会有一个感觉——这是海里捞上来的。

至于是怎么,怎么捞的,没人会细细琢磨。琢磨也没用,下次捞不捞得着这事儿只能看天意。

随便找一个理由也就能糊弄过去了。

可土里生的,山上长的这些就不好说了。

真要哪样东西入了贵人的眼,让立春去把树给找回来……那,可不是把自己的小徒弟给害了吗?

尹小满拿出石花菜又泡发了一点,从空间里拿出之前大米他们找回来的小金桔切碎榨汁,然后做了金桔糕。

其实要想味道更出众,更加亮眼一点,当然做椰汁糕最合适。

可同样的理由,她无法确定自己曾经所在的世界到底有没有椰子树?

至少她在的时候从来没有见过类似的树木。

为了以防万一,就选择了小金桔。

小金桔其实她以前也没有见过,但好在打碎了,立春应该会把它当做普通的蜜桔吧?

趁着孩子们都去睡了午觉,男人这些天忙得脚不沾地,中午也不回来的时候,尹小满再次进了空间。

她将鲍鱼红烧肉和做好的金桔糕换了御膳房的细瓷盘子,放进了柜子里。

同时把新鲜的鲍鱼和晒干的石花菜也放了进去。

最后,她拿起立春放在案上的白纸,细细的写了两样东西的制作方法,同时也包括石花菜要如何的泡发。

另外还特别提出这东西不仅仅单纯的可以用来做凝固剂,本身也是一个很好吃的食材。让立春可以按照自己的方子动手做一下试试。

在写的时候,尹小满似乎忘记了自己现在的身份,再次将自己当成了曾经的那个严师,絮絮叨叨的写了一堆。

待她发现不妥的时候,已经快要到御膳房下午上工的时间,再改也是来不及了。

无奈之下,她只得将那写得密密麻麻的一张纸也放进了柜子里。

仙子已经好些天没有来了。

立春开始的时候有点惦记,可是后来想想也就释然了。

仙子是天上的神仙,必然有着很多自己要做的事情,是要普度众生的。

哪里有那么多的闲工夫照时照点儿的每周都来和自己这个凡人打交道?

想想仙子让她准备的那些救灾的物资,立春的内心是很有些沉重的。

总觉得仙子一定是靠着她的预知能力发现了哪里要起饥荒,要拿着这些东西去救人。

毕竟,即便是神仙,想要施恩的时候,也不能随便拿天上的东西给凡人吃吧?

于是,她立刻觉得自己肩上的担子又重了几分。

虽然仙子一直在说,要用海鲜来换取赈灾粮,可立春自然不会真的就蠢到完全去按照她的要求去做。

作为一个被仙人看中的,指定去完成委托的凡人,她也想跟着尽一份力,也好为自己的后世积攒一点功德。

所以,这段时间立春一直在托老李头悄悄的帮忙购买着粮食。只是数量比仙子要求的要多得多。

这天下午立春依然如往常一样,比别的人来御膳房的时间都要早。

刚刚一打开小屋子的门,一股浓郁的肉香就扑鼻而来。

她使劲吸了吸鼻子,然后目光就落在了那个神秘的柜子上。

立春第一时间将门从里面反锁上,快步走到了柜子跟前。

即使已经稍微有了一点思想准备,可是在打开柜门,开到了那碗还冒着热气的鲍鱼红烧肉的时候,还是眼神晃了晃。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仙子今天居然会给她放下了一碗肉?!

这,难不成是天上的仙品?

仙子这是……把天宫里的美食拿来送与她吃了?

立春的心顿时狂跳不已。她死死的咬住唇,生怕一个控制不住会惊呼出声。

她几乎是颤抖着手去将那碗肉从柜子里拿出来的,然后立刻被上面划着花刀的鲍鱼给吸引了。

这又是什么东西?为何会看上去如此的精致诱人?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立刻就被那浓郁的香味诱出了无数只馋虫。

她甚至都顾不上出去拿双筷子了,就那么伸手捏了一块儿放进了嘴里。

一瞬间,立春忽然屏住了呼吸,整个人全都呆住了!

好一会儿,她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可与此同时,眼泪也控制不住的流了出来。

虽然她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可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从这碗肉里吃出了师父的味道!

即使她明明知道这碗吃食是仙子送过来的,而且里面的食材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可是这红烧肉的滋味,分明和师父做出来的一模一样!

她跟随了尹姑姑那么多年,这味道早已经深深的印在了脑子里。

甚至随着咀嚼,她都能品得出师父在做的时候究竟是放了几勺糖,几勺酱。

“师父,是你回来了吗?还是,你就算是上了天界,也依然不放心我,又下凡来帮你这个没出息的徒弟了?”

立春跪倒在了地上,用手死死的捂住了嘴,哭得泣不成声。

她的眼前一遍遍的回放着和仙子无数次交易时的情景,这个时候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以前的自己是真的蠢!

这个世上,除了师父还有谁会真的在意自己的死活?

会一次次救她于水火之中?

这分明是——师父即便成了仙,心里也放不下自己啊!

想到这儿,立春只觉得心里又是酸楚又是疼,同时还有说不出的甜甜的感觉。

她更是下定了决心,要尽自己的一切所能,做好师父交待下来的活儿。粮食的事儿必须办得妥妥当当的。

哭了一场,立春的心情好了很多。因为师父忽然去世而一直压在心底的那股子郁气也终于消散了。

她这才想起来柜子里应该还有别的东西。

将肉小心翼翼的放在案子上,她重新走到了柜子跟前,然后立刻看到了之前被放红烧肉的碗挡在了后面的一个点心碟。

这套碗碟还是当初师父在的时候采买的,细腻的白瓷,只在最外面镶了细细的一个金边。

看上去简单而贵气。

此刻那碟子上放着一块橙黄色的,晶莹剔透的甜点,散发着独属于柑橘类水果的芳香。

立春小心的将点心拿了出来,这才发现那东西居然是分成了两层的。

上面一层通体透明,一看就是橙汁凝固而成。

而在它的下方,则还有一层,应该是用牛乳凝结成冻的,因为和白瓷的颜色实在是太过于接近,所以之前她甚至没有看出来。

这一次立春没敢直接用手去捏。

因为她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晶莹剔透的点心,生怕一个手指戳下去,破坏了它的美感。

她将柜门重新合上,快速的打开了门。

因为时间还早,外面除了一个提前来打扫的小宫女并没有其他人。

而立春总是提前来,宫女看到她从屋子里出来倒也没有感到惊讶,只是立刻走过来问好。

立春亲自走到放食具的柜子里,拿出了筷子和吃点心用的银匙,然后同小宫女交待了一声:“没有我吩咐,任何人不要靠近那个房间。”就转身回了屋子。

看到她的动作,小宫女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姑姑又在研究新的菜品了,姑姑真的很努力。

眼眸中露出了敬仰的表情。

立春回到屋子,重新将门关上,用银匙靠着点心最外面轻轻的挑起了一小块儿。点心颤巍巍的动了动,她这才意识到这东西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吹弹即破,它甚至还有几分弹性。

她感兴趣的用手摸了摸,发现那种感觉很有几分像是民间吃的凉粉儿。只是凉粉却根本做不到如此的透明好看。

她舀起一块儿放进了嘴里,然后立刻被那浓郁的果子的清香所吸引了。慢慢的咀嚼后,她甚至还吃出了丝丝缕缕的果肉。

酸酸甜甜,味道相当的讨喜。

这一口下去,立春立刻想到——如果将这个点心进献给宫里的那几个小主子,应该是没有谁会不喜欢的吧?

她又尝了一口下面那用牛乳做的,果不其然,那浓郁的乳香味也很是适口。

这一刻她几乎立刻就决定将这点心列入到下次宫宴新品的名单里。

在做出了这个决定之后,她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了一个大问题——

这是仙子,或者说是师父送来给自己吃的!

她是疯了吗,怎么会想着要把这天上的食物拿到人间来吃?

还献给上面的主子!

要是哪个主子吃着好,要让她以后常备的话,那要怎么办?她哪里找仙子要去?这不是自己把自己放在火上烤吗?!

立春嫌弃的用手在自己的脑门上敲了敲,这才将点心碟从柜子里拿出来,准备和红烧肉一起放在案子上。

这一拿又发现了玄机。

她发现了尹小满放在柜子碟子旁边的制作方法,还有用白色丝帕包着的果汁糖!

那糖的形状小巧可爱,颜色也亮目的很,一眼望过去就没有人会不爱的。

可立春这会儿的心思却完全放不到糖上了,她已经完完全全被那张写得密密麻麻的白纸给吸引过去了。

她第一眼看的不是纸上的内容,而是字。

以前仙子给她留的条子通常是用她从天上拿的纸写得,用的还是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天蓝色的细细的那种笔。

所以立春从来没有想过要去甄别字迹。

可这次,仙子不知道是忘了还是忽略了,竟然用的是自己案子上的纸和笔,这就让她一眼看出了不同。

她是跟着尹小满长的。

很小的时候就跟在她的身边打杂。她的字立春看了没有十年也有八九年了,无论她如何变化,又怎么可能会认不出?!

如果说刚才那红烧肉,立春还不能完全确定的话,这一张如同尹小满之前说话一样一样的留言,就让她笃定的相信,天上的仙子就是自己的师父成的仙!

这一刻她的内心顿时欢喜极了。

她认真的看着内容,然后也按照尹小满说的那些找到了放在柜子里下层的鲍鱼还有石花菜。

在看到那两样东西的时候,她对师父的崇拜顿时又上升到了一个完全想象不到的新高度!

她几乎无法想象,师父在的地方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世界?为什么会有这么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如果不是师父细细的跟她说了烹制方法,立春怎么都无法将这样黑乎乎的贝壳,和干巴巴的菜干,与案子上放着的那样的美味联系到一起。

所以,师父是凭着她精湛的手艺成的仙吧?

立春将所有的东西全都放了放好,打定了主意要等晚膳过后自己留下来按照师父的吩咐全都试着做上一做。

许是因为大悲大喜了这么一场,此刻的她身体有点透支,虽然感觉到外面的属下都已经开始上工,也到了一天里最为忙碌的时候,可就是坐在椅子上一动也不想动。

平时的立春一向很忙,忙到很少有时间坐下来认真的想一些事情。

而这一坐下来,她却越琢磨越察觉到了不对——师父怎么好端端的,就开始教自己做菜了呢?

以她对师父这么多年的了解,立春知道,师父如果不想让自己察觉到她的存在,那简直是轻而易举的。

就好像她们现在已经打了这么多次的交道,今天之前她不是对仙子的身份从来没有起疑过吗?

而现在,师父冒着被自己发现的危险,留下的方子和菜品……那肯定是有原因的。

立春几乎不做考虑就打消了师父要和自己相认的念头,她琢磨来琢磨去,能想到的就只有一个——

师父遇到困难了,或者说她以后可能弄不到海鲜了。

这样的想法一冒出来,立春的心里猛然一突。

此刻的她完全没有去想,如果没有了从仙子这里交换的渠道之后对自己会有什么影响?

她满脑子只有一个想法,那,师父以后还会不会再来看她了?!

立春立刻从椅子上蹦了起来,急得满屋子打转。

她一面在脑子里劝着自己打消这个念头,一面又觉得这样的猜想其实有点靠谱。

别的不说,师父现在和她交换的频率确实低了很多。即使连她都能感觉到,师父对于那些救济粮是很在乎的,可她拿出来交换的东西却越来越少了。

这不是弄不到了,还能是别的什么原因?

想到这儿,立春急得眼泪都又要涌上来了。心里真是又着急又委屈。

她可以不要那些东西,可是她不想从此后和师父再也没有一点联系!

立春这边脑补着将自己折腾的又是哭又是着急,那边尹小满一点都不知道。

她甚至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在徒弟那边掉了马,没有想过就凭着一盘菜,一个方子就已经被徒弟认出了真身。

此刻的她正处于兴奋之中!

她刚刚从空间回来没有多久,任平安就找到了她,并且给她带来了一个特别好的消息。

任平安说:“嫂子,我老师就要来了!”

说得尹小满想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口中的老师究竟是谁。

应该就是当初他参加炊事员培训班的时候,团里的请去脚他们做菜的那个老兵周班长。

尹小满不由得一阵失笑。

她是自己做过师父的,也深深的知道师徒之间是怎样的一种关系,又是怎样的一种相处模式。

所以她根本无法理解任平安的想法——就凭那几天的相处,就可以“大言不惭”的将对方称之为老师了吗?

合着,你这么信誓旦旦的,人家认你了吗?周班长他知道自己有你这么一个徒弟吗?

只是,这话她当然不会说出口。

“他怎么会来呢?是以后都要在咱们岛上长待了吗?”她兴奋的问道。

不管任平安和那个老兵之间是什么关系,知道一个有着很好厨艺的人要登岛,对于尹小满来说就是一个好消息。

身为一个手艺人,总是希望能够与同好之间更多一些相互交流和沟通的机会。

“不是。”任平安摇了摇头,然后才跟她继续解释。

“咱炊事班缺人手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和团里申请了好多次,一直没回复。

这不是终于又有一批军工要上岛,团里才总算是同意再给咱多加几个人了嘛。

我就提出想趁这个机会给炊事班再盘几个灶。人手够了,就可以多腾出两个人炒菜,这样做饭的时间也能再短一点儿。

周班长盘灶的手艺是咱团里最好的,所以这次团里就派他和军工们一起上岛。帮着炊事班,还有其他军工家里一起把灶都盘出来。

嫂子,等我周师父来了,你们可得多交流交流。”

任平安说着,还冲尹小满眨了眨眼睛,那目光里带着十足的显摆。

明显是要让人夸他能够想出这么一个好主意,能够把他师父借到岛上来待一段日子。

尹小满当然立刻就随了他的意,将他夸得直冒泡泡,美得简直立刻就要上了天。

得了任平安这么一个信儿,尹小满这段时间可算是有了新的寄托。

她索性放了手,专家组的饭,除了正经的炒菜自然还是她掌勺。配菜,主食这一块儿她就全权委托给了崔燕。

崔嫂子炒菜不行,蒸个馒头,擀个面条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而且二妞现在已经六岁了,也不再是以前那个什么都不会干的小孩子了。

重活累活肯定还是干不了,但择个菜,看个火,跑个腿,打个下手这样的事儿她已经能够干的足够好了。

将这些琐碎的事儿交出去之后,尹小满现在拿出了相当一部分精力用在了赶海上。

她倒也不是为了找吃的。就是想找找有没有什么新鲜的花样?最好是能够找到些自己都拿不准要怎么做的海产。

到时候那位任平安嘴里的师父,团炊事班周班长来了之后,好用来和他讨教讨教。

她将这个想法说给了沈青耘,得到了他的认可。

之前媳妇在先锋营创造的“光辉战绩”,别说他了,那是让整个营到现在都津津乐道的。

也正是因为媳妇的作为,让那些战士的伙食条件得到了很大的改善,这一点没有任何人能够提出质疑。

虽然现在中山岛上的炊事班长任平安做饭水平也不错,当初选的时候,也是经过团里多重选拔的。

做饭,特别是做海产的水平比起之前的炊事班长王军不知道要高明多少。

但是,谁还不想吃得更好一点呢?

如果媳妇说的这个周班长真的有两把斧头,沈青耘甚至已经开始琢磨着,怎么想办法把他多留几天了。

当然,他还没自以为是到认为自己能把团里的“宝贝儿”长时间留在岛上。能多留些日子,让媳妇和炊事班的人跟着多学点本事这总行吧?

为了表示自己的支持,他甚至还给尹小满派了一个兵,每天跟着她一起去海边晃悠。

而那个兵还是任平安亲自挑选的,据说本身就是B省人,家里就是渔民出身。做饭水平不行,可赶海,找海产的本事,那是一等一的。

于是,跟着他,尹小满在不到一周的时间里,愣是将中山岛的海滩全都走了一个遍,然后发现了好些自己从来不知道的“聚宝盆”。

中山岛是一个火山岛,这里有很大的一片海域伫立着大块的从山上滚落下来的岩石,还有成片的礁石滩。

而这样的海域则是鲍鱼,海虹,生蚝之类的贝类最喜欢的地方。

因为每天都有船只出海巡逻,岛上的人们不缺海产。

而这些礁石滩都在山后面比较偏僻的地方,贝壳采集起来很费功夫,一不小心还有划伤的危险。所以并没有什么人愿意来。

包括大米,即使在岛上熟悉的很,偶尔带着小伙伴去赶海也通常去前面沙滩细腻的地方,后面的礁石滩是不来的。

而正因为多年来几乎没有人打扰它们的生活,所以那里的贝壳简直是一窝一窝的。随眼看去,到处都是。

尹小满穿着男人的胶鞋,拿了他分发的手套,和小战士在礁石滩吭哧吭哧忙活了好几天,每天都可以称得上满载而归。

最后一天甚至还动用了小家伙们成立的中山小分队,才把他们收获的东西给全部扛回来。

因为这些贝壳类的东西收拾起来麻烦,而且不出菜,虽然一连帮她干了好几天活,可在尹小满提出让小战士拿回去一些放到炊事班吃的时候,还是被他给拒绝了。

尹小满也没有多让,她知道任平安也不稀罕这些。

说实话如果不是之前琢磨出来了鲍鱼的做法,连她看到那一堆要刷要洗的壳儿,也会有退避三舍的冲动。

趁着家里没人,尹小满将捡回来的东西全都拿进了空间。看着瞬间再次变得满满当当的屋子,说不出的满足感顿时油然而生。

这些,应该能从立春那儿换来不少东西了吧?

想到这,她决定再去御膳房看看,看看徒弟在看到她放的那些东西后,做出了什么样的反应。

也不知道她会给自己换多少粮食?

尹小满再次进了那个小房间,在打开柜子们的时候——

她有点懵。

因为她并没有看到徒弟像以前一样给她留下的,写上能换取多少袋米面的字条,而是看到了一个大海碗!

在海碗里,放着很多晒干了的肉干。她随手拿起一个,发现竟然是她之前拿过来的那种鲍鱼!

只是顺手掂了掂,尹小满立刻发现这鲍鱼可比自己之前送过来的那十来个个头大多了!

即使晒成了干品,这一个差不多也有她一个手掌大了。让人不能想象这东西新鲜的时候得有多肥!

在这些鲍鱼的下面还有一些黑黑小小的东西,看上去像是晒干的肉虫一样,长得很是诡异。

尹小满拿起来看了看,觉得应该也是一种海里的生物,但是到底是什么,她之前从来也没有见过。

然后她就在这些肉虫下面发现了一张立春写的字条。

尹小满将字条打开,率先映入眼帘的是四个字:“师傅大人……”

看得她眼皮猛地一跳。

她用手在太阳穴的位置使劲的揉了揉,不明白这傻丫头到底是哪根筋抽对了,居然把自己给认出来了?

好一会儿她才继续往下看。

信里,立春并没有提自己是怎么把尹小满给认出来的,她只是向她承诺自己已经收购到了足够几百人吃好几个月的粮食,让师父再也不要为这件事挂心。

立春说她买粮食的钱,一小部分是靠海鲜赚的,但大部分是靠按照尹小满提供的方子做出来的那些面脂手霜等护肤品卖出来的。

按理说这些钱原本她也应该占了大半,所以以后请她务必不要在钱这方面和自己较真。

尹小满看到这儿,心一下子就松快了很多,之前一直压在心里的大石头总算是挪了窝。

这让她忽然觉得被徒弟认出来也不见得就是坏事。

虽然不明白那小丫头到底是怎么说服的自己,可很明显她并没有因为自己这么突然出现而被吓坏。

这一点让尹小满很是安慰。

立春最后说到了这些干货。

原来,她虽然一直在和尹小满做着交易,可实际上内心里却一直有一种不安的感觉。总是害怕仙子会像是突然而来一样,有一天会突然再也不出现。

所以她在和老李头合作的时候,就特意交待他派人去留意,去寻找新的货源。

几年过去了,其实这条道开的并不顺畅,毕竟山高水远,运送鲜货不太现实。也就是天气冷的时候,多少还能弄回来一点活鱼,其他的东西还是供应不上。

但老李头却在盛产海鲜的地方发现了这些干货。

他说这是当地渔民们自己晒的,说发开了就能吃,但具体怎么操作却并不清楚。让立春拿回来试试看可否如那些人所说?

这些东西在那边卖的很便宜,如果确实能够做出差不多的菜品,那么即便运输的费用会多一些,也是有利可图的。

但立春拿回来后用了很多办法也没能想出这些东西怎么吃,她甚至都不知道这些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也是在看到了尹小满做的鲍鱼红烧肉之后,她才发现自己收到的这个东西和那碗里的鲍鱼长的非常像,应该就是一样的。

无非师父用的是新鲜的,而她只有干货。

立春今天留下这些,就是想让师父帮忙看看,想知道这些干货要怎么吃?

如果能够帮她解决这个问题,那么李老头手里存的这些货就不会全浪费了,甚至还能赚上不少钱。又可以买很多粮食了。

尹小满看看信,再看看那些干货,头一次犯了愁。

别说怎么吃了,她甚至都不知道那黑色的肉虫一样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还有这鲍鱼,是怎么晒干的啊?

就这么放在日头底下晒吗?那干之前会不会先臭掉了?

这些知识真的超出了她的认知范围内了。

要知道,如果不是因为有空间,存在里面的东西能保持新鲜,她甚至都不会去捡那么些鲍鱼和海虹回来。在她的感觉里,干货怎么也没有新鲜的好吃。

想到捡鲍鱼,尹小满一下子又想到了任平安那个师傅,这才眼前一亮。

她觉得,如果还能找到人帮立春解决这个难题,那么就非那位周班长不可了。

想到这儿,她对明天的见面就更加充满了期待。

第二天,尹小满早早的就赶到了码头处,和任平安一起准备迎接周班长一行人的到来。

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在看到人之前,她居然先在船上看到了一群的家畜。

因为二妞琢磨出来的,给鸡用草编房子抗惊扰的方法获得了成功。搞得几只原本都快要被炸山给吓死了的母鸡现在不仅对爆炸声完全免疫,还因为吃得好,每天至少都要生一个蛋。甚至偶尔小鱼小虾吃得多了,还会生几个双黄的。

这让任平安顿时对养殖产生了浓厚兴趣。

所以之前他给补给船下单子的时候,不仅让他们帮忙给多带了十几只鸡之外,还带了鸭子,几只鹅,甚至他还让人给买了一对羊。

想试试这些活物在岛上究竟能不能养大。

在看到那对羊的时候,别说尹小满了,连跟着过来凑热闹的崔燕眼睛都亮了!

“任班长,要是这羊养好了,那是不是下次就可以买几只小猪仔回来养了?”崔燕兴奋的问道。

她这一说,周围围观的人们目光全都朝着任平安投射了过去,甚至还不知道从哪里响起了口水吞咽的声音。

任平安原本就是一个好脾气的,被众人这么盯着也不恼,乐呵呵的点头:“行啊!如果这羊能养活了,那咱下回就买几只猪崽儿回来养!养好了,咱们也杀年猪吃!”

虽然这不过是一句空话,什么时候能实现谁也不知道,可还是在人群里形成了巨大的波澜。

甚至都不等任平安说,已经开始有人自报奋勇的要求养羊了,个个都说自己有经验,又技术。

那架势,一个个分明是要把这羊当祖宗伺候了,生怕万一交给别人养死了,就再也没有了吃上新鲜肉的希望。

看得人都说不出是好笑多一些还是感叹更多一些。

新来的工人和带来的东西陆陆续续都下了船,可是任平安的师傅却一直不见踪影。

直到尹小满都着了急,他才冲着船上大喊了一嗓子:“周班长,这儿呢!”说着,还使劲的挥了挥手。

顺着任平安手指的方向,尹小满努力的辨认着。

可是看了半天也不知道他指的人到底是谁?

好在这时任平安已经带着几个兵迎了过去,她这才发现就在甲板上还有一些补给船上的战士在卸装了煤的麻包。

之前因为角度的问题,也因为他们全都弯着腰,所以她才看不着。

大概又等了十多分钟,那些战士们终于将麻袋全都从船上卸了下来,而任平安也带着一个小战士走到了她和崔燕的跟前。

“嫂子,这就是我跟你说的周班长,我的小老师。”任平安为他们介绍道。

“嫂子好!”他的话音刚落,那个小战士就冲着她利索的行了一个军礼,看得尹小满一愣。

在见面之前,尹小满想了很多这个周班长会是什么样?

想来想去,怎么也觉得他最少也得是好几十岁的人了吧?

毕竟能够让团部专门派去给所有炊事班长们讲课,那肯定得是有一定的阅历的。

而任平安又一口一个我们老师,我们老师的叫着,就更加固化了尹小满的这个印象。

可面前这个小战士看上去也就是二十出头的模样,甚至看着还没有以前的高崇年龄大。

他还长了一张娃娃脸,圆圆的,看上去就更加得显小。

因为刚刚搬了煤的缘故,此刻他的脸上还有一点煤灰,越看越像是一个新兵。

尹小满实在是无法将这么一个小孩儿,和任平安嘴里那个大厨的后人联系在一起。

或许是她的表情实在是太过于惊诧,连对面的周班长都看出来了。

他冲着尹小满呵呵一笑,说:“嫂子,我就是长成了这样,没办法,可我家的娃娃都已经满地跑了。我今年三十了。”

一句话说地除了任平安,几乎所有人全都大吃了一惊。

而尹小满因为自己的想法被人家看出,也变得有点不好意思起来。

好在,这个周班长实在是个很通透的人,他看出了尹小满的尴尬,立刻改变了话题。

“嫂子,我听小任说你也很会做菜,而且现在还负责岛上专家们的伙食。那有机会的话一定要跟你好好的请教一下了。”

“别别别,互相学习,互相请教。”

看得出周班长也是一个爽快人,尹小满也没有了最初的距离感。

所以当时就和他约好,让他忙完了工作的事,有空的时候去自己家坐坐,正好自己也有事情想请教他。

与周班长他们告别之后,尹小满和崔燕一起回了家。

只是她没有想到,那个周班长会来得如此之快!

她刚刚给专家们送饭回来,他已经等在了院门口。

看到她,周班长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嫂子,我下午开始就要给炊事班盘灶了,估计可能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什么空。所以我现在过来看看,你不是说有什么东西给我看吗?”

听了他的话,尹小满连忙回屋拿出了立春给她的那些干货。

她指着鲍鱼说:“这个我认识,之前还在后山下面的海滩捡了不少,但是我不知道这个东西要怎么发?自己试了好几次,总是发不好。”

另外,她又用手指了指那个黑乎乎的虫子状的东西,对周班长问道:“这是什么,你见过吗?是海里出产的吗?”

周班长先是伸手接过了那虫子,仔细的看了看,越看眼睛越亮。

“嫂子,这东西你是从哪里弄的?是咱警备营的人捞上来的吗?他们是在哪个区域捞的,有很多吗?”

他的声音很迫切,能够看得出对于那虫子有极高的兴趣。

听得尹小满一时间都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了,她总不能说,这是自己从另外一个世界拿回来的吧?

她只能再次提问:“这东西你认识?它是什么?”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