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任平安和大米拿着粮食离开没多久,沈青云就回来了。

他应该是忙活完手里的事儿就立刻赶了回来,连雨衣都没来得及穿,此刻浑身上下淋得透湿。

他进门后直接去了厨房,打开米缸看了一眼,在看到里面什么也没有之后就回了屋。

一进门先看到大米和二妞都哭丧着一张脸窝在客厅的角落里,而媳妇儿则独自坐在桌边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看到这儿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也顾不得两个孩子都在旁边站着,他拉着尹小满直接进入卧室,还转手关上了门。

将看到他回来立刻站了起来的俩孩子全都关在了门外。

尹小满正琢磨着得去哪儿找个地方放粮食呢,被他这忽如其来的一拽,给吓了一跳。

“你干嘛?!”

她一巴掌打在了男人的手上,然后伸手拍了拍胸口:“你吓死我了。”

沈青耘也不恼,只是皱着眉头盯着媳妇儿:“你不用这样。”

“全岛的人粮食都交了,就我搞特殊?怎么了,作为营长媳妇儿,我跟别人不一样?”

尹小满当然知道男人不是这个意思。

可身为一个孕妇,本来情绪就很容易急躁,再加上一下午为了粮食的事儿,这个拦那个挡的,搞得她烦不胜烦。

而她唯一能够发泄的对象就在眼前,她自然是想也不想的就开始胡搅蛮缠。

沈青耘瞪了瞪她:“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你是觉得我怀孕了,就得比别人娇气?那还有家里有老人有小孩儿呢,咋不让人家也不交粮食?沈青耘,在你心里,我就是这么矫情的人?”

沈青耘揉了揉太阳穴。

他知道媳妇说的都不是心里话,这是故意拿话在堵自己呢。可内心又不得不承认,其实这话还真有点戳心。

一下子戳破了他内心最深处的那一点点阴暗。

身为一营之长,他当然知道他和他的家人在困难当头的时候都应该做出表率作用。

和大家一起同舟共济,共渡难关。

即便妻子怀孕了,可……谁家还没有个老弱病残呢?

真要一个个较起真来,那哪家也能找出一堆理由不交粮食。

虽然道理都明白,可一想到他的小满大着肚子,还得忍着孕吐去食堂吃饭,他的心里就怎么也舍不得。

他媳妇现在闻着厨房的味儿就恶心,又怎么能去大食堂排队领食物呢?

就算不让她去大食堂,让孩子把吃的领回来,可就那一丁点东西,以小满的性子肯定还得紧着孩子们吃。

那她呢?她怎么办?

刘畅说了,怀孕前三个月是最重要的时候,这时要是受了亏,小孩儿很可能坐不住胎,而大人也容易产生危险。

如此环境下,孩子留不留得住其实沈青耘已经看得开了,可是他很怕自己媳妇再跟着出点什么事,那他是真的受不住。

现在是什么情况?大风大雨,补给船根本靠不了岸。这种情况下,小满真要有点什么事,靠谁?

靠刘畅那个小毛孩子?

沈青耘不敢想,稍微想一下他就能立刻感觉到来自于心底最深处的那点恐慌。

所以,即便知道自己家应该要起模范带头作用,可当刘畅和祁峰提议这事儿瞒着小满,不收她口粮的时候,他默认了。

并且打心眼里感激这两个兄弟。

沈青耘可以自己为了国家,为了人民去冲锋陷阵,抛头颅洒热血都行,可小满就是他的肋骨,是必须保护好,任何人都伤不得的。

包括他自己。

但,这话让他怎么张得开口跟面前这个小女人说?

看着她小嘴巴拉巴拉,净说些让人不愿意听的话,沈青耘气得额角的青筋乱跳,却拿她一点辙都没有。

他伸手在媳妇的脑袋上按了按,略微使了点劲儿,将她罗里吧嗦的话全都按了回去。

这才张口说道:“我去找任平安,让他把你的口粮拿回来。你要是不落忍,那就让二妞明天起也去食堂吃饭,但你的还是在家里做。”

说完,他瞪了女人一眼,威胁道:“听话。”

然后转身就走。

那架势,是单方面的决定了这场谈话到此结束。

尹小满还没见过男人对她有如此强势的时候。

先是楞了楞神,反应过来后赶紧一把揪住了他的胳膊。

然后就被他那湿淋淋的衣服给弄了满手的水。

她嫌弃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又是泥又是土的,还黏黏糊糊。

于是赶紧先找了一块儿毛巾擦干净了,这才说道:“你赶紧换衣服!”

“不换了,再换也是脏。我还有事,得赶紧走。”沈青耘一脸的不以为意。

说完,他又顿住脚步,黑下脸来吓唬她道:“你老老实实在家等着,不许出门!我让大宝跟我去炊事班拿……”

“拿什么拿?我送出去了你再拿回来,人家怎么想?想着咱夫妻俩在这儿演双簧,做戏给人看呢?”

尹小满刚才摸到男人身上湿乎乎的,还有点心疼,现在听得他又提起这个,顿时烦的够呛。

她也懒得解释了,甩开手就去开门,然后直往客厅里走。

沈青耘连忙在后面追着劝解:“他敢!任平安不是那样的人,你别瞎想。”

结果他一出来就看到媳妇不知道从哪儿拿出了一个面布袋,然后撑得开开的,展示给他看。

一看到里面黄灿灿的小米,他还要劝解的话立刻卡在了嗓子眼里,好一会儿才憋出了一句:“你哪儿弄的?”

“之前留的。”

尹小满白了他一眼:“你以为我会和他们一样,坐吃山空?哪个月粮食来了,我不得先留一点以备不时之需?关键时候这是救命的东西!”

说完,她又扯了扯面袋:“看见了吧?我给你儿子留着吃的呢,饿不着他!你放心了吧?”

沈青耘这才放了心,顿时高兴得心花怒放,连之前一直拧巴着的脸也舒展了开来。

他激动的用手抓了一把小米,感受着那米粒从指缝里滑落下去的舒适感,嘿嘿的笑了起来。

他深深的看了女人一眼,发自内心的说道“他吃不吃都是小事儿,关键是得让我媳妇儿吃饱。你吃好喝好,才是最紧要的。”

一句话说地尹小满忍不住也翘起了唇角。

她掩饰住内心的欢喜,睨了男人一眼:“别贫了,赶紧走吧,记得干会儿也休息会儿。”

许是因为孕初期精力不济的缘故,尹小满今天才发现,自己好多事真的忽略了。

她甚至都不知道,男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瘦了?

不仅瘦还看着疲惫的厉害,眼白处全都布满了血丝。这一看就是身心时时处在煎熬中的样子。

再想想任平安说的话,他说:“因为怕用炸药再把别的地方也搞塌方了,现在营长和教导员全都带着战士们在用人力挖。

他们用最原始的方法,拿铁锨,榔头一点点凿,一点点铲,然后再用小推车将土运走。

现在大家都寄希望于塌方的面积不要太大,能够挖出一条小通道。哪怕只能进去一个人也行,好歹能把粮食运出来一点。”

所以,男人一边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一边出着苦力,还每天就吃那么一丁点的粮食。

在这种情况下,又怎么会不心力交瘁呢?

看着他,尹小满的心里疼到了不行,也更坚定了要尽快找到存放粮食地方的决心。

沈青耘离开没有一会儿,大米就回来了。

他一进院门没有回屋,而是先去了厨房。在里面不知道捣鼓了什么,好一会儿才过来。

进屋后,虽然能够看得出他刻意的洗了手,还把胶鞋脱在了外面,可身上还是有一股散不去的鱼腥味儿。

尹小满皱了皱鼻子,问他:“你去哪儿了?”

大米也没有隐瞒:“我去之前你挖鲍鱼的地方了,找了几个回来。”

说到这儿,他看向尹小满,试探的问:“婶儿,你说你现在不怎么吐了,是真的吗?”

尹小满没想到大米会这么问。

之前她说不吐那是临时想出来糊弄崔燕的,其实她自己并没有怎么注意。

如今听大米这么说,她仔细的想了想,发现确实好了很多,至少今天中午去食堂的时候,她并没有感觉到恶心。

当然,也可能是因为那时候太过于惊讶,忘了这回事儿。

她想了想,对着大米点了点头:“好像是,这两天吐的少了。怎么了,你咋想起来问这个?”

大米挠了挠头,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反问道:“婶儿,那个,你之前拿出来的干海参还有没有了?要是有,你再给我点?”

这句话说完,他一眨不眨的盯着尹小满的脸,观察的极为仔细。

似乎是想从她的脸上看出听到这几个字的时候,会是什么表情。

要知道当初尹小满第一次开始孕吐,就是因为看到了泡发的海参的缘故。

果然,一听他提到海参,尹小满条件反射的胃里一阵难受。可是这次却并没有想吐的感觉,而就是它的样子生理性的厌恶。

她揉了揉胃:“你要那个干吗?”

大米一直观察着她的表情,看出她真的没有要吐的意思顿时像是卸下了什么包袱一样,立刻咧开嘴就笑了起来。

尹小满没有想到一个海参能让这孩子高兴成这样,虽然依然不知道他要干嘛,可还是忍不住的心软了一下。

她没有再说话,而是走过去在大米的脑袋上摸了一把,然后走进了里屋。

上次周班长还有大米发的海参,她全都忍着恶心给了立春,并且将泡发的方法也一并给了她。

立春为了表示感谢,又给了她一大盒子干的,得有百十个都不止。

虽然她不耐烦看到这东西,可是也记得周班长的话,知道它是好的,所以也没有拒绝。

现在还在她的空间里放着。

她进屋晃了一圈,然后从空间里拿了十个出来,递给了大米。

“多泡点,再做饭的时候给华老还有宁工开个小灶。”

虽然大米没有说,在拿的时候她就已经想明白了,这孩子要它能有什么事,肯定是要做出来给人吃。

不管他是要给谁,总跑不了家里这些个人,那她又有什么舍不得的?

要不是岛上闷热,不能一次泡发太多,不然没有办法储存,她恨不得再多拿出来几个。

虽然专家组的口粮还够,也没人占用他们的。可今天中午的饭已经说明了,他们也在自动自觉的减少饭量。

别的人尹小满顾不上,华老和宁工她是要管的。

先不说两位老人家是整个专家组的主心骨,真病了人心都要散了;单说从个人感情方面,她也见不得这两位长辈受罪。

反正开小灶用的也是她自己的东西,没贪公家的便宜,她问心无愧。

她想的这些大米并不知道,在看到她一下子拿出了那么多,小孩子顿时高兴了起来。

一高兴,话也就比往常多了。

“周班长说其实这海参特别适合孕妇吃。之前他拿来就是想做给你吃的,结果你一直吐,见不得,他遗憾的很。

临走之前还专门教了我好几种做海参的方法,婶儿,你要是不吐了,我今天晚上就给你煮小米海参粥吃。

周班长说了,这个特补!”

尹小满没有想到大米会说出这么一番话,一时间有点愣神。

大米说完之后,似乎也有点不好意思,揉了揉鼻子,抓住她递过来的海参,扭头就走。

“我去把它们给泡上。”

听他这么说,尹小满连忙阻拦:“哎,你等等,我也去。”

大米停下了脚步,却一脸的拒绝。而旁边听见她这么说的俩孩子也不乐意,全都过来阻止:“娘,我爹说了,不让你出门。”

“再不出门转转人都要捂发毛了!我已经好了,没事的。”尹小满伸手在俩拽住自己衣角的孩子脑袋上撸了一把,安抚道。

“可是……”

“哎呀,别说了,趁这会儿雨小了点,咱赶紧去,一会儿雨大了就出不去了。”

尹小满不给他们说话的机会,转头就去换衣服。

看他们又跟了过来,只得无奈的又补充了一句:“行了,行了,你们都跟着,全都跟着,这样还不行吗?真当你娘是泥捏的啊?!”

听她这么说,仨孩子互相对视了一眼,只得同意了。

他们也知道尹小满的脾气,真跟她对着干,惹急了,是要发飙的。

而她恼了,那是爹回来都挡不住的。

所以,仨孩子速度贼快,这边尹小满衣服都还没换好,那边三个人已经全都戴上了草帽,换好了雨鞋,站在院边的房檐下等着她了。

虽然岛上雨季的时间长,可也并不能保证家里每个人都有雨具。像是雨披就只有一个,而那种油纸伞,又太沉太大,根本不方便带着去海边。

所以三个孩子就只带了草帽,穿上之前尹小满特意给他们一人买了一双的胶鞋。

一大三小冒着雨朝山后面的海滩走去。

尹小满之所以执拗的非要冒雨出行,并不是为了要去找什么食物,而是她真的想不出有什么地方可以存粮食,她必须出来转转、

之前她想过放最早大米在山上过夜的那个山洞,可怎么算可操作性都不强。

一来她根本没有机会躲过所有人的眼睛自己跑到山上去,再来那个山洞也太小了,当初大米一个小小人待在里面都被雨水给淋湿了,那么多粮食根本就放不下。

在她的记忆里,后山那地方怪石嶙峋,平时去的人也少,如果想在岛上找个不太被人注意的地方,除了那里也没别处了。

几个孩子将尹小满当做宝贝一样的护在中间。

好在这会儿雨小了点,风也没有之前那么大,几个人倒也一路无碍的走到了之前放罐头瓶的那个大石头下。

大米轻车熟路的爬到了石头上。

大宝和二妞这是第一次来,也是头一回看哥哥泡海参。

俩人跃跃欲试就想往石头上爬。

那石头虽然高,可是因为旁边恰好有几个高低不一的石头可以踮脚,所以爬上去并不难。

“带他们上去吧。”看俩孩子这个兴奋样,尹小满也没拉着,对大米说道。

听到娘同意了,俩孩子立刻高兴到飞起,朝着大石头就爬了过去。

大米站在上面,有点担心的看向尹小满:“婶儿,你别乱跑,就站那儿别动。”

说得尹小满简直要笑了。

“行了,行了,我这么大人了,还能不知道小心?你看好弟妹,别让他们俩掉下去,我就在周围转转,不走远。”

她说着,往石头旁边,大米他们视线死角的方向走去。

她想趁着孩子们都不在,自己在下面转转。

这边她之前来过,而且不止一次,还是比较熟悉的。她记得在大石头后面大概几十米的地方,那片乱石滩,有一片灌木丛。

那边相对来说比较偏僻,可是也不是大家找不到的。尹小满想去看看,如果里面有一块儿空地,她就准备将粮食卸在那里了。

至于岛上的人忽然看到一堆粮食会怎么想,说实话她这会儿都顾不得了。

反正到时候别想到她身上,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

能填饱肚子,别出事,比什么都重要、

她这么想着,就小心翼翼的朝那片灌木林走去。

海边的灌木林,根本就长不高。说是林子,还不如说是长得比较高的一堆杂草。

虽然地上有很多泥巴,还有点湿滑,好在没有什么陡坡,她注意点还是能走过去的。

拨开草,尹小满朝林子深处走了走。

越走越失望。

没来之前她没有想到这林子的地势这么低。因为下了这么些天的雨,地上积起了能没脚脖子的水。

人走在里面,脚下哗啦哗啦的响。

这种地方怎么能放粮食?

一放下就被脏水给污染了。

污染还不说,就这么撂在这儿,根本不会有人相信这些粮食是原本岛上就有的。

就在尹小满失望的都准备离开的时候,目光被右手边不远处的石壁所吸引。

这个灌木丛也是挨着山脚边的,这么多天的大雨大风,将它们也砸的东倒西歪。同时山上一些不稳固的碎石也滑落了下来。

在右手边,尹小满看到了一块被碎石砸出的空地。

空地的面积不大,根本不能放那么多粮食,所以之前她没在意。

可这一转头,她发现因为那些灌木都被石头压倒了,就隐隐的露出了一个之前被杂草遮掩住的洞口。

这是她之前在这个地方从来没有看到过的。

她扶住灌木一点一点的挪了过去。

摘下头上的雨披帽子,也顾不上被雨水淋湿了,她蹲下身子细瞧。

这一瞧顿时让她喜出望外!

她发现那个地方靠近石壁处原来有一个石洞,,之前正好外面堵了一块石头,石头边又长满了灌木,就把洞口遮挡住了。

而现在,灌木都被砸断了,那洞口就露出了一半。

尹小满使劲儿推了推石头。

也是她运气好,这么多天的雨,石洞外的土质早已经泡的松软无比,那原本她根本不可能推得动的石头竟然就这么被她推的偏向了一旁。

她探头往里面望了望。

洞里黑黢黢的看不清楚,可是极目望去,她也并没有看到最里面的石壁。

她趴在地上,抬头尽可能的往山洞的顶上瞧,同样的,她没有看到顶上的石壁。

这就意味着,不管这个洞够不够深,至少它够高,能放不少东西。

尹小满激动的心砰砰乱跳。

她有心再看看洞底,看看会不会也如外面一样全是积水。

可是有石头挡着,无论她怎么变换角度视线都看不到,试了几次也就放弃了。

反正她这会儿也想明白了,就算是底下万一有点积水也不怕。因为她不会让粮食在里面放的太久。大不了搬的时候注意一点,将面粉类,怕泡的东西放在上层就是了。

看完之后,尹小满没敢多留,小心的又回到了大石头处。

这会儿,石头上的三个孩子还没有下来。隔着老远都能听到两个小的兴奋的声音。

她在石头下面待了一会儿,仨人才依次跳了下来。

看到她,大米的眼神明显放松了很多。

“婶儿,我刚才弄了点鲍鱼回去,要不,晚上的时候我用鲍鱼给你熬小米粥喝?周班长跟我说了,只要多放点姜,那个味儿是能压得住的。再说,你跑出来淋了这么长时间的雨,吃点姜有好处。”

尹小满笑着看了看站在自己面前,一脸老气横秋,说着大人话的小孩儿,冲着大米扬了扬下巴:“你过来。”

“干啥?”小孩儿立刻警惕的定住了脚步,甚至还往后退了一步。

“让你过来!”尹小满瞪了瞪他。

“娘叫你呢,哥,你过去,别惹我娘生气。”二妞伸手在大米的背上戳了一下,那小手指明显用了力,戳得大米嘶了一声。

他不情不愿的朝着尹小满走了过去。

尹小满踮起脚尖,在大米的脑袋上使劲揉了一把,将他那湿淋淋的头发揉得乱七八糟。

揉完之后才叹了口气,说道:“我养的孩子,咋一个个都这么乖呢?都这么知道疼人。哎大米,要不以后你也别叫我婶儿了,跟着大宝他俩喊娘吧?我咋觉得你跟我生的也没啥差的啊?”

大米被她撸得脸涨得通红,不是怕她滑倒早在她手伸过去的时候就第一时间蹿开了。

他咬着牙任尹小满撸了半天,然后就听到她说了这么一句话,顿时切了一声,一下子跳到了旁边。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他郁闷得直磨牙。

而尹小满则站在一边偷笑。

“跟着我们喊娘!哥,以后你也要喊娘了!”

二妞没有看出大米哥此刻内心的不爽,听到娘这么说,立刻高兴了起来。兴奋的跑过去抱住了大米,砰砰的乱跳。

而一边的大宝,也不说话,就那么咧着嘴巴,明显一副看他大米哥笑话的精明样。

听到二妞这么说,大米一脸的恼怒,可耳朵后面却开始慢慢的变红了。

他瞪了尹小满一眼:“你才多大就想给我当娘?你生得出我这么大的儿子吗?!”

一句话说得尹小满再也憋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她好久没有这么笑过了,虽然被小家伙怼了一句,可这会儿她就是觉得心里舒坦至极。

大米这小子半年来个子疯长。

之前尹小满记得他和自己差不多高。

可这才多久没注意,小子已经明显比她高了半个头都不止。

现在想要胡噜他脑袋一下,都得踮脚了。

最重要的是,这家伙现在已经完全把自己当大人了,说话做事沉稳的很。

之前向他表示一下亲昵,他虽然也会和大宝一样脸红,装作不在意的样子,但能够感觉得到他心里是高兴的。

而现在,一旦自己做出了要将他和俩孩子一视同仁的举动时,他总是跑得比兔子还快。

平时,尹小满是不招他的。

男孩子嘛,想要早点成人这是大家都能理解的。

可这段时间大米的举动,实在是让她心里太暖了,那种随时被人惦记呵护的感觉,让她分分钟都想好好的抱抱这个孩子。

所以,在听到他刚才说得那番话时,她实在是憋不住了,就想将那小子叫过来胡噜一下,顺便占占口舌便宜。

虽然她说得都是心里话,可被小家伙怼也是意料之中。

看到他那副模样,尹小满只觉得此时心情好到了极点,快乐的连这点雨都算不了什么了。

回到家之后,大米果然很快就做好了一碗热气腾腾的小米粥送到了尹小满的面前。

可能是心情好的缘故,她的胃口也跟着好了起来,那碗放了鲍鱼的粥她居然全都喝了下去,一点也没有想吐的感觉。

甚至隐约的,还觉得不太够。

她有心想让大米再多熬一点给他们自己吃,想了想,还是把这话又给咽了回去。

“多煮一点给华老和宁工送过去,记得要单独分出来。如果他们问就说是我孝敬的,让他们必须吃了。”尹小满对大米吩咐道。

大米点了点头。

结果这粥送过去没有多久,华老就冒雨赶到了他们家。

老人一点没给尹小满留面子,进门就黑着脸,待把几个孩子都撵出去,屋子里只剩下他们俩的时候,老爷子立刻气得冲着她呵斥了一句:“胡闹!”

尹小满当然知道老人指的是什么。这肯定是知道自己把粮食交上去的事儿。她这会儿也学聪明了,也不解释,而是进屋拎出了小米袋子。

但是她给华老看的袋子和给别人看的又不同。

之前为了怕家里人怀疑,她拿出的小米只有半袋儿,而现在,为了怕华老不愿意吃,她搬出来的可是整整一面袋!

看到她一下子拿出了这么一袋子的小米,华老吓得直接就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尹小满都没想到,他这么大年龄了,动作居然还能如此敏捷。

“你从哪儿弄得?”华老第一时间跑到门口,将客厅的门锁上。

哪怕明知道外面并没有什么外人,也还是将声音压到了极低,惊讶的问道。

“以前存的。”尹小满将之前跟男人说的话又跟华老说了一遍。

说的次数多了,能想到的漏洞也全都补足了,以至于现在连她自己都快要信以为真了。

“还是你想得周到啊!”

听她这么说,华老脸上的担心总算是消失了一些,用满是赞赏的眼神看着她说。

可说完了还是摇了摇头:“这些你留着自己吃。别说现在岛上缺粮,就是补给船到了,一时半会儿的,也不可能弄到这么多小米。

这东西养人,你留着慢慢吃,你现在是双身子,可马虎不得。怎么也不能缺了营养。”

知道他要这么说,尹小满早就想好了措辞。

她拿出之前准备好的海参给华老看:“我还有这个呢。这东西也是极补的,有这两样搭配着,姑父你放心吧,我身子亏不了。倒是你们……”

尹小满说着,语气变得严肃了起来。

“姑父,我们之所以会到这个岛上,为了什么,再没有谁能比你更明白的。不管是我们一家子,还是岛上这几百号人,所有人的目的都是为了保护你们,和支持你们的工作。

你们专家组是我们这些人的依仗,而您和宁工又是专家组的主心骨。

姑父,只要你们不出事,这岛上就乱不了。可要是您或者宁工,或者专家组其他人,但凡你们中的哪一个,因为缺粮而把身体搞垮了,我们这些人存在的意义又是什么呢?

所以,不管别的人怎么说,您心里得明白,不能分不清楚主次。缺粮的事儿肯定有办法解决,您不信我,也信青耘一次。他不是没谱的人。

他说要保证你们的伙食,你们就应该听话,这会儿可不是你们互助互爱的时候。

你们专家组没病没灾,安安全全,那是我们一个岛上人的福气。”

华老没有想到,自己原本准备过来训斥这个侄女的,结果反倒被她给训斥了。

他更没有想到,这姑娘在所有人都如此惶惶不安的时候,居然能够保持这样的冷静。

脑子还这么清晰。

居然能一针见血,说到了事情的最根本处。

这是其实自己心里明白,但在这个世道里又根本不敢细想的东西。

他沉默了一下,才又叹了口气,说:“是我想的偏了,我总想着……”

他没有把话说完,而是直接转变了话题,感叹道:“小满,你很好。姑父没有想到,你是个这么聪颖的,和你父亲当年一模一样。我想他就算是在地下,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应该也能放心了。”

听到提起原身的父亲,尹小满的心里一阵难受。

虽然她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时候,那位父亲就已经去世了,而且他之前所有的思量,准备全是为了他的女儿筹谋的。

可最后,因为那些而获利的却是自己。

在尹小满的心中,原身是一个可怜的女孩子。可能是时运不济,即便父亲为她做出了那么多的准备,可最后却没能留住她的命。

而现在,自己继承了他们留下的所有东西——身体,财产甚至亲人。

那么她能够做到的就是替原身好好的活着,替她把这一辈子过得圆圆满满。

与此同时,还要孝敬老人。

既然现在能够找到的亲人就只有华老一个,那她就得替原身好好的照顾他,不能再留一丝一毫的遗憾。

看尹小满低下了头,华老以为自己说的话戳伤了侄女,让她想起了父亲,连忙再次转换了话题。

“小满,我今天来找你还有一件事,我要把这个东西给你。”

说着,他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红绒布做的小首饰袋,递到了她的手里。

那个袋子一看就是放了好多年了,颜色都已经发暗,外面的绒也被磨秃了好几处。

“这是什么?”尹小满好奇的看过去。

“你打开看看。”华老将袋子又往她的跟前推了推。

尹小满拿起将袋子打开,然后在里面看到了一个翠绿的观音佛像。

佛像不大,却是满水满翠,拿在手里,就像是捧着一汪碧绿的湖水。

她上辈子也不是没有见过好东西。

可这样的玉,她也只是在几个主子身上见过。这可不是寻常人家能够拿的出来的。

“姑父,这个我不能收。”她慌得连忙将东西推了回去。

华老叹了口气,又将东西推回给她:“拿着吧。这东西放在过去还值几个钱,可在现在,不仅什么都不算,留着还可能招祸。

如果是以前,我必是不敢给你的。可在岛上,只要你自己收好,有我们在,肯定不会让你出什么问题。”

他说着,伸手在首饰袋上摸了摸,眼神里是浓浓的眷恋。

“这是你姑姑的东西,当年我们也不是没想过要孩子。为了能有一个后代,你姑姑想尽了各种办法。这个观音,是拿到寺里开过光的,她贴身带了很多年。”

说到这里,华老苦笑了一下:“虽然后来我们也没有求到孩子,可再怎么说这也是个吉祥的东西,能保佑你逢凶化吉。你现在有了身子,万事要小心。戴着吧,哪怕就是为了求个心里安稳呢?留在你身边,我也好更放心一点儿。”

尹小满没有想到这东西还有这么一个来历,可华老既然已经说到了这个程度,她自然没有不接的道理。

将玉佛留下,送走了老人之后,也到了吃晚饭的时候。

虽然刚才吃了一碗小米粥,可一人吃两人用,这一会儿功夫,她已经又有点饿了。

所以在孩子们喊她一起去吃饭的时候,她快速的将玉佛放进了空间,就跟了过去。

到了晚上,饭堂的伙食更差了。

这一次甚至根本就没了主食,每个人分到手的就是一碗海菜汤,还有几小块儿椰子肉。

尹小满看了看,觉得一家子人分到手里的,可能都不到一个椰子。

看来,真的如任平安所说,粮食彻底告罄了。

她默默的跟着孩子们一起将那碗汤喝了下去,椰子肉没吃,留给了小家伙们。

知道她之前吃了一碗小米粥,孩子们也没有推辞。

回去后,尹小满以自己累了,想早点休息为理由,早早的就洗漱完毕进了卧室。

反正现在沈青耘每天都是要忙活到八_九点钟才回来,她也不怕他突然闯入。

将门关好,确定孩子们一时没人会来找她,尹小满再次进入了空间。

虽然离她和立春说好的三天还有两天没到,可她这会儿是实在等不下去了。

她必须去看一眼。

就算徒弟东西没有准备好,那她也想去催一催。

哪怕能够提前个半天一天也是好的,至少岛上的人能少挨点饿,男人也少经历几分煎熬。

这一次她连自己的小屋都没去,直接去了御膳房。

站在柜子跟前,她难得的期待了一下,只希望自己能够在里面看到什么好的消息。

可即使有所期待,在看到徒弟留下的那个字条的时候,尹小满还是差点没有控制住,笑出声来。

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徒弟居然能够这么给力,在关键的时候帮了她这么大的一个忙!

她拿着那个字条,看着上面用熟悉的字体写着的那行字:“东西已经放好了,您随时可以过去拿。”

激动的眼睛都有点酸热了起来。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