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尹小满立刻去了大仓库。

果然,一进门就看到了好多从地上一直摞到了天花板上的大麻袋,里面全装着各种粮食。

为了怕她分不清楚这些袋子里各是什么东西,立春还很细心的分了类,袋子上面都用笔标注了品种。

她快步走上前,在一个袋子上拆开了一个小口,用手抓了一把出来细瞧。

那袋子里装的是糙米,果然如她要求的一般,选的是往年的陈米。

可显然立春在选择的时候也是下了功夫的,那些米虽然没有新米的清香,可是颗粒饱满,更加没有一丁点儿陈米最容易出现的霉味儿。

是完全可以拿出来立刻煮粥吃的。

她将那堆粮食转了一个遍,心里说不出是感动多一些还是惭愧多一些。

立春也不知道是下了多少本钱,这批粮食比她之前说的数量足足多了三四倍也不止。

御膳房的大仓库,硬是被它们占了半个还多。粗略估量了一下,尹小满觉得全岛几百号人敞开肚子吃,吃大半个月都还会有剩。

这远超了她意料之外。

尹小满不准备全部拿完。

一来按照之前在海边常住过的老人的说法,这雨下不了多久了,能再撑一个星期,他们一定能够等到团那边来的支援。

再有,那石洞百分百放不下。

就这,她都很怀疑自己的能力,能不能把它们全都运出去。

手边有粮,心里不慌。

在看了这些粮食以后,这天晚上尹小满睡得特别香,连男人什么时候回来,又什么时候走的,一点儿都不知道。

第二天,她甚至没有跟着小孩子们一起去食堂吃饭,而是自己去厨房煮了稠稠的一大碗小米粥吃了。

不仅如此,还奢侈的吃了好几块儿立春以前为她准备的小点心。

吃饱了才有力气干活啊!

昨天的时候,大宝就已经向她坦白,说现在他们的中山小分队已经不再去山上摘果子了。

因为半山腰他们能够得着的果子早已经摘完,山上的营里怕他们小孩子去摘有危险,现在全派了战士去找。

另外还有一点,就是现在的吃食太少了,各家的大人们都舍不得让小孩子们再漫山遍野的跑,怕他们扛不住。

所以,他的小跟班们现在基本都乖乖的在家待着,不怎么出门了。

以前他和大米是怕她追问为什么不在家吃饭,而不得不天天出门晃荡。其实大多数时候他们也都和强子,虎子猫在一起,这些都是崔婶子知道的。

现在,既然她已经什么都知道了,几个孩子自然没有天天藏在别人家的道理。所以在食堂吃完饭就一起回来了。

进门后就发现尹小满早已经收拾好了,就等他们呢。

见到他们开口就是一句:“赶紧去准备准备,咱们一起去给海参换水。对了,今天把这几个也发了。”

说着,她指了指放在桌子上的几个很大个的干鲍鱼。

泡发海参是要每天都换清水的,大米他们本来也是准备回来拿了桶就一起出门。可是他们不明白为什么尹小满居然会对此也这么有兴致,甚至还拿了鲍鱼出来给他们泡发?

她不是挺讨厌那东西的吗?

可看她一副精神抖擞的样子,谁也没傻到出声阻拦,明知道阻拦也没什么用。

大米和大宝一人拿了一个桶出去打水了。现在吃的少,力气就得省着点用,小哥俩没谁会再挑着扁担出去打水。反正离小溪近,缺了多跑一趟也就是了。

看俩小子出了门,尹小满朝着闺女招了招手:“二妞,来,娘给你梳小辫。”

二妞眨了眨眼睛,用手在自己的羊角辫上摸了一把,有点不明白娘为啥这会儿要给自己梳辫子?

早上的时候,大米哥明明给她梳好了呀?

看出了女儿的不解,尹小满将手里的东西在她眼前晃了晃:“娘给你做了对儿新头花,过来看看喜不喜欢?”

这是她昨天晚上想出的办法。

想带着几个孩子一起去灌木丛那里晃一圈,然后以二妞的头花丢了为理由,引导着他们去找,然后发现那个石洞。

为此,她不仅特意准备了干鲍鱼,好让他们能够在大石头上多待一会儿;还在她宫里的屋子中翻找了半天,总算是找到了一对自己做小宫女时候用过的绢花。

那时候年龄小,品级低,用的自然都是不值钱的东西,所以现在拿出来给二妞戴,也不会太打眼。

可尽管如此,她也重新拆卸了一下,只留了那最不显眼的绢布,将里面花蕊处细米样的小珍珠全给拆掉了。

看到有头花,二妞连忙跑过去,惊喜立刻的瞪圆了眼睛!

这个比军工宿舍那边的张阿姨给陈明理做得好看一百倍!

岛上的人都说张阿姨想给陈明理他们兄妹俩做后妈,现在天天对他们可好了。不仅给陈明识做了小褂,还给陈明理做了一对儿好看的头花。

她的小伙伴们都羡慕极了。

二妞虽然不说,可心里也有点想要。

但她没有想到,娘今天居然给了她这么两朵如此漂亮的花!还是她最喜欢的粉红色的!

二妞立刻扑过去一把抱住了尹小满的腰,还知道躲开了她的肚子。

小丫头将脸在她的身上蹭了蹭,咧着嘴,眼睛里是满满的欢喜。

尹小满重新给她梳了两条麻花辫,将两朵花扎在了发梢的位置。

二妞在屋子里跳了跳,辫子甩啊甩,头花就像是会跳舞一般,随着她的动作来回晃动。

小哥俩回来后看到的正是这一幕。

虽然有点不赞成妹妹下雨天戴着新头花出去跑。

可看看她的眼神,还有娘的好心情,大宝还是把阻止的话憋回肚子里,没有说。

一行四人再次去了后山的海滩。

因为有了昨天的经历,这一次几个孩子也就没有太紧张,没有把尹小满再围在中间当做一个玻璃人。

到了大石头跟前,大米率先爬了上去。

大宝和二妞正要紧跟其后的时候,尹小满拉住了小闺女。

“妞,跟娘去那边灌木丛里转转,看看里面有啥?”

二妞顺着娘手指的方向看了看,原来是一片他们平时根本就不会去的灌木丛。

她抿了抿嘴,想跟娘说那里面啥也没有,连个蘑菇都不长。可是想了想,她没有把话说出来。

既然娘想去,那就去吧。

想到这儿,她忍不住又往尹小满的肚子上瞄了一眼,觉得——

娘是不是想去那边上个厕所啊?

以为自己终于看出了娘想法的小丫头,立刻干脆的答应了。还善解人意的过去扶住了她的手。

“娘,你小心点,我扶着你。”

扶着尹小满到了灌木丛边,二妞四下里张望了一下,体贴的靠近她悄悄的说:“娘,我给你看着,你自己进去吧。你上完厕所了叫我一声。”

已经趁闺女不注意,将一朵头花取下来攥在了手里的尹小满被她说得一愣,然后立刻明白小丫头这是想歪了。

她琢磨了一下,觉得其实这样也行。

如果只有自己进去的话,也正好能有更长一点的时间好转移东西。

虽然以前她想从空间往外拿东西,几乎都是瞬移,时间可以忽略不计。但是这一次毕竟太多了啊!

她自己心里也没有十足的把握。

能独自一个人先过去试试,总是好的。

“行。”

她点了点头:“那你就在这儿等我,别走远了。”

“好。”二妞答应着,还四处张望了一下,生怕自己一个没注意,再有什么人也闯了过来。

尹小满朝着石洞的方向走去。

因为昨天睡得好,早上又吃得饱饱的,她这会儿比昨天的时候精神了许多。

她先是用力的将堵在洞口的石头又往旁边挪了挪,虽然挪动的距离依然不大,可好歹能让她看得清洞里地面的情况了。

她发现那应该就是风化出来的洞,里面并没有水流,而且特别好的是,洞底的位置也是石头,而并非她担心的泥地。

因为下雨,靠近洞口的地方,石头地确实都打湿了,可里面的地形高,从她这里望进去,能够看出深处的地面也是干燥的。

这让她最后的一点担心也没有了。

已经没有时间再想太多,尹小满闭上眼睛,将自己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意念上,在心里想象着那些稻米粮食从仓库里搬出时的情景。

以前她想要拿什么东西,只要这么想一想,东西就会立刻出现在自己的手边。

她在脑海里描绘着那堆粮食的样子,然后眼睁睁的看着最上面的几包动了动,却噗通一下又重新摔回了粮食堆儿,再也没了动静。

她惊讶的扬了扬眉,睁开了眼睛。

眼前的景象一如刚才,无论是洞里洞外,连一包粮食都没有出现。

尹小满心里咯噔一声,第一次开始害怕——

自己别不是把那些粮食拿不出来吧?

这样的念头一出,冷汗瞬间沁满了她的额头。

可时间不等人,她这会儿甚至都没有功夫去慌张。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尹小满再次闭上眼睛,快速的思考。

她回忆自己刚才的举动和以前有什么不同?想了半天只得出了一个结论,她这次想要拿出来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

可能是因为自己的能力不够?

不能一次性将东西全部拿出来?

尹小满再次闭上眼睛,开始同样的操作。

只是这次她的脑子里想的不再是那整个粮仓的粮食,而是最之前她曾经拆开的那一包糙米。

随着那种熟悉的,猛然一下的心悸,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那包麻袋装的糙米已经赫然出现在了她的脚边。

她的心这才猛然一松。

她先将糙米送进了山洞,靠在最里面的墙壁放好。

这一放她的心更加的放松了,因为她发现那个山洞很大,并非之前以为的就只有目光所及的那一小块地方。

按照这袋糙米放的距离,估计比皇宫里的那个仓库也小不了太多。

这就意味着,只要她能力达得到,她就算是把立春准备的所有东西都拿出来也没有问题。

当然这会儿的她早已经放弃了这份奢望,毕竟如果要像现在这样一袋一袋的搬,那搬到天黑那些粮食她也搬不完。

不敢再多想,尹小满再次闭目回到了仓库。这一次,她试着将最上层的那二十多袋粮食一起搬出来。

随着一阵更加剧烈的心悸,尹小满腿一软,差点没直接栽倒在地上。

她连忙扶住了身边一棵胳膊粗细的小树,缓了好一会儿才敢睁开眼。

透过石洞的缝隙,她看到了那些粮食的影子。

这会儿她甚至连高兴都来不及了,索性就抱住了那棵树,然后动用意念,一点一点的将粮食往外运。

尹小满自己都不知道到底运了多久,一次比一次强烈的心悸让她的脑子眩晕到完全不敢睁眼。

她已经不再去看粮食运回后放在了石洞中的具体位置,只是凭借着毅力,动用念力一趟一趟搬运着,同时忍受着一阵比一阵更加剧烈的眩晕感。

“娘!娘!你好了没?你在哪儿呢?”

外面忽然传来了二妞试探的叫声。

即便没有睁眼,尹小满也能够听到闺女正在朝着她这个方向慢慢的走来。

而这个时候的她,想要站起身装作什么事也没有发生,那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雨披下的汗水早已经塌湿了衣服,露在外面的头发也不知道是被雨水还是汗水打湿,贴在了脸颊上。

这还不算,最重要的是她早已经瘫坐在了小树边,如果不是那棵树的支撑,恐怕她就只能躺在地上了。

全身脱力到连开口说话都变得困难。

尹小满努力集中最后的精神,用尽全身之力,将手里攥着的头花扔向了石洞的方向,然后就彻底的瘫在那里,一下也动不了了。

身体虽然已经完全动不了,可尹小满的脑子里还是有感觉的。

她能够听到小闺女惊恐的哭声,也感觉到了俩小子跑过来抱着她乱晃所造成的再次头晕目眩。

她很想伸手照着把她当米袋一样晃的大宝脑袋上打一巴掌,却苦于连动动小手指的力量都没有。

“找花,找头花!”

她在心里默念了一百遍,可是明显那仨孩子没有一个人感应得到她的想法。

几个小家伙毕竟年龄放在这里,都太小了。

自己最亲近的人忽然晕倒在灌木丛中,孩子们全都要吓疯了!

二妞哭得嗷嗷叫,除了拼命的喊娘,摊手摊脚的站在那儿,什么都不知道做了。

大宝好一点儿,虽然也在哭,可好歹还知道帮着哥哥一起将娘从泥水里抱起来。

但也慌得手脚都在不停的打着哆嗦,力气都使不出来。

大米也怕,可这会儿他年龄最大。

而且因为下雨这边并没有什么人来,他知道如果不靠自己将婶儿背出去,她就只能在这泥地里躺更长的时间。

大米后悔的想狠狠的扇自己两个耳光!恨自己为什么就没有听叔的话,把婶儿拦在家里?

恨自己怎么这么没有原则,婶儿稍微多说两句就那么容易妥协?!

看大宝慌得手脚都不知道怎么办了,而二妞更是完全指望不上。

大米冲着自己脑袋狠狠的砸了一拳,让疼痛使自己的脑子保持清醒。

然后冲着二妞大喝一声:“哭什么哭,给我闭嘴!”

从来没有被哥哥这么吼过的小丫头吓得立刻闭上了嘴巴,一口气没有喘出来,开始控制不住的打起了哭嗝。

“赶紧去,找你爹,找刘畅,跟他们说婶儿晕过去了,让他们去家里,快点去!”

大米对着妹妹命令道。

彷徨失措的二妞有了哥哥的话,顿时有了主心骨。她什么也不顾了,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加雨水,扭头就往外面跑。

跑得太急,没走两步就被地上泥泞里的荒草绊倒,摔了一个大大的跟头。

可小姑娘连哼都没有哼一声,爬起来就继续往外冲。

一边冲还一边大声的哭喊:“来人啊,救命啊!爹!爹!”

声音凄厉而无助。

而这会儿也冷静下来的大宝则将娘瘫软的身子紧紧的抱住,让她靠在自己身上。让之前坐在她身子下面给她当靠垫的大米爬起来,把她背在背上。

大米和大宝一起,丢下了所有东西,用尽了全部力气将尹小满背回了家。

刚刚进了院子,还没进屋,沈青耘和刘畅还有崔燕,祁峰就全都赶了回来。

看到媳妇儿一身泥水,人事不知的趴在大米的背上,沈青耘的脸都吓白了。

巨大的恐慌让他的腿猛地一软,脚下接连踉跄了好几步。

如果不是后面跟着的祁峰快速的托了他一下,沈青耘可能就要在众人面前失态了。

他快步过去从大米的背上接过媳妇,用力的抱在自己胸口的位置,快步进了屋,小心翼翼地放在了床上。

这会儿大家已经顾不得再有什么顾忌,也全都跟了进去。

因为赶得太急,刘畅是空着手来的。他疾步跑到尹小满的跟前,一把抓起她的手腕,将手放在了她的脉搏上。

看到他这个动作,所有人屏住呼吸,连话都不敢说一句,几双眼睛全都盯在他的手上,似乎这么看着就能看出尹小满此时的身体情况。

刘畅这次号脉的时间比平时长,他的眉头微微蹙着,似乎有什么事情想不通。

好容易号完了一只手,他也不说话,反手又将尹小满另外一只手给抓了过去。

看到他这个样子,沈青耘顿时急了。

他正要开口问,却被祁峰一把抓住。

所有的人都耐着性子等刘畅,待他终于将尹小满的手放开,沈青耘实在是绷不住了,连声音都带出了几分颤,强压住恐慌说:“你嫂子这到底怎么回事,有话你就直说!有什么说什么,别瞒,让我心里有个数!”

看他明显是想歪了,刘畅这才连忙解释:“哥你别急,我嫂子没事。就是因为她一点事儿都没有我才奇怪了,我咋觉得……嫂子这不是晕倒,倒好像是,睡着了?”

“睡着了?”

站着的几个人几乎是异口同声的问道。

然后又异口同声的驳斥:“怎么可能?!”

“刘畅,你好好给小满看看,这岛上可就你一个大夫,你要是稀里糊涂的,让小满出点什么危险,我可跟你没完!”

崔燕不是那几个男人,很多话不好说,

听了刘畅的话,都不等沈青耘开口,她头一个不愿意了起来。

而沈青耘脸上的表情则更难看了。

他明显不太相信刘畅的话,可心里又希望他说的是真的。

他伸手摸了摸媳妇的脸,还把手放在她的鼻子下面试了试,确实感觉到了她的呼吸很平稳。

可就算这样,他还是半带强迫性的朝刘畅命令道:“你再好好给你嫂子开看看!别稀里马哈的,看仔细点!”

说完,像是才想起了什么一般,看了看刘畅的手边:“你的医药箱呢?拿你那听诊器给你嫂子听听!”

然后他发现周围什么也没有,顿时烦躁的冲站在旁边的大米交待道:“快去,去替你刘叔跑一趟,到卫生所把他的医药箱拿来!”

“哎。”大米答应一声就从后面挤过来朝刘畅伸出了手。

刘畅无奈的从口袋里拿出了钥匙递给了他,嘴里还在嘀咕着:“我没看错,嫂子就是睡着了。她到底干啥了,咋就困成这样了啊?”

可是在一圈人虎视眈眈的关注之下,他只能再次抓起了尹小满的手腕。

……

脉也号了,听诊器也拿来听了,刘畅只差指天发誓了,几个人才终于相信尹小满这是没有什么大碍,而是真的睡着了。

然后大家一起将目光投向了三个小孩子。

“你婶儿今天都干什么了,咋就把自己累成这样?!”沈青耘自然第一个抓住大米发问。

大米自己也是懵的。

他哪里知道今天上午婶儿干什么了啊?

婶儿什么也没干啊!

她就是跟着去了一趟石头滩,可是,她昨天也去了,不也什么事也没有吗?

“昨天娘回来后也说累了的,她昨天睡的比平时要早得多。应该是从家里跑到后山,在从后山回来,娘的身体吃不消。”

大宝一直都是三个孩子里最细心的一个,在听说娘是累得昏睡了过去之后,他就开始自责了。

现在听大米哥说来说去说不到正点儿上,只得哭丧着脸补充了一句。

他这话一说完,沈青耘也想到了。

他想起了昨天晚上,媳妇确实比平时睡得早,还睡得沉,连他回来闹出了那么大的动静,她都一点没有察觉。

看来,这是连着两天忙活,给累坏了。

他想得还比孩子们更多一点,他又想起媳妇昨天还将自己的口粮也交到食堂去了。

之前她又吐又难受的也没有晕倒,这才交了粮食人就吃不消了?

这会不会是她之前说的那些话都是骗自己的,她根本什么都没舍得吃?

又饿又累,才会出现了现在这种情况?

想到这儿,他一个大老爷们,忽然就红了眼眶。

他想的这些,另外几个人也立刻想到了。小满交口粮的事儿怎么可能瞒得住这些人?

一想到她一个孕妇,又饿又累甚至都晕过去了,几个人心里都跟着难受到不行。

“大米,待会儿去找任平安把你婶儿的粮食取回来,就说我让取的。”祁峰叹了口气说道。

沈青耘死死的咬住下唇,没有吱声,算是默认了。

知道尹小满只是累极了昏睡过去,并没有大碍,大家都撤了出去,仅留下沈青耘一个人在屋里帮着她换衣服,收拾床铺。

出来后,二妞一脸沮丧的伸手拉了拉大米的衣角,抽噎的说:“哥,娘给我做的头花儿丢了。”

小丫头今天被吓坏了,脸上红一块黑一块的,也不知道抹上了些什么。

眼睛红肿着,头发也乱哄哄的,身上又是泥又是土,看上去从来没有过的狼狈。

这会儿,她用手举着自己一边的小辫,辫稍上之前绑着的那朵粉红色的小花完全不见了踪影。

她的小嘴一瘪一瘪的,满脸祈求的看着大米,一看就是特别希望他能陪自己去找,可又因为娘的事儿,不敢开口说。

看到她这个样子,大米的心一下子就软了。

他叹了口气,伸手帮二妞捋了捋头发,说:“大宝,你去烧口水,万一叔要给婶子擦身体,热水瓶里的那点水不够。我带二妞去找找,还得把咱家的桶给拿回来。”

刚才他们跑得急,连之前用来盛溪水的桶都扔在石头滩上没有拿回来。

沈青耘听到大米带着二妞出去了,可是这会儿他已经没有闲工夫去管孩子们。

他将尹小满身上的湿衣服脱了,将大宝放在门口的温水端进来,帮她慢慢的擦拭着身子。

小满的身上黏嗒嗒的,皮肤却凉得沁人。看着媳妇儿微微隆起的小腹,他的心里一抽一抽的疼。

只恨自己对媳妇太不上心,对她关心的太少。

但凡之前态度再强硬点,死活不让她把粮食交出去,她也不会饿成这样儿。

就在沈青耘快要被内心翻涌的后悔和自责淹没的时候,外面再次响起了嗵嗵的脚步声,还有二妞拼命压抑的叫声。

“爹呢?爹在哪儿?爹!”

沈青耘皱紧了眉头,却不得不将毛巾扔回盆里,拿了一个干净的被单盖在了媳妇的身上,转身开了门。

“吵什么,不知道你娘在睡觉呢吗?”他难得的冲着闺女发了火。

可二妞根本顾不上了,她扑过来一把抓住了沈青耘的胳膊。

她似乎是被吓着了,浑身都控制不住的在抖。手指也没了分寸,指甲深深的陷入了他胳膊上的肉里。

“爹,爹!”小丫头死命的抱住他,上下牙碰撞在一起,发出了咯咯的声音。

二妞的脸通红通红的,因为来回几趟的跑,累得呼哧呼哧的喘着气。就知道拉着他的手使劲的往外拽,却连一句囫囵话也说不出来了。

沈青耘吓了一跳。

不知道小闺女就跟着她大米哥出去了一趟,咋就吓成了这样?!

这是什么把孩子给吓着了?

他也顾不上吵闺女了,连忙蹲下身子把二妞抱了起来。

将她揽进怀里,用手拍着她的背,慢声安抚着:“二妞不怕,爹在呢。到底出了啥事,你慢慢说。”

可二妞根本就慢不下来!

她挣扎着从沈青耘的怀里跳下来,气都没喘匀就又拉着他就往院子外面跑,死拽着跑到门口了,才终于憋出来了一句:“找到粮食了,哥让我来喊你!”

“找到粮食了?什么粮食?”

粮食这个词,对于此时的中山岛上每个人来说,都是最敏感的。

即便是从小丫头的嘴里说出来,也还是让沈青耘的心里突的跳了一下。

可是他还是有点不能明白闺女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就……可多可多的粮食!一麻袋一麻袋的粮食。特别多,把洞都堆满了!”

二妞终于能把话说囫囵了,她用手在空中比了一个巨大的圆圈,好以此来证明那粮食真的有好些好些。

看爹一脸质疑的表情,她急得直跺脚,连说带比划的,又将刚才发生的事儿跟沈青耘再说了一遍。

原来,刚才她和大米在海边找了好久,也没有找到丢失的头花。二妞不甘心,又拉着大米一起去灌木丛找。

毕竟除了这两个地方,别的地儿她也没去。

俩人没找一会儿,就在距离娘之前晕倒没有多远的地方找到了。

那朵花儿静静的躺在一块大石头旁边,而那大石头……

“爹,就在那个石头的后面有一个洞,之前看不见,是因为它把洞口给挡住了。可能是最近下雨,大米哥说上面掉下来的碎石块儿把它给砸歪了,才显出了洞的出口。

爹,那洞里有好些好像粮食啊。大米哥怕出事,他在那边守着,让我回来喊你。”

听闺女这么说,沈青耘觉得简直是在听天书!

可是看孩子那焦急的样子,他也没法不信。

“在哪儿?你带我去。”他对二妞说道。

说完也不忘回头交待跟过来的大宝:“你留在家里看着你娘。”

之后他又跑过去砸开对面的阳台门,叫上了刚回家,还没有来得及回营部的祁峰。

几个人一起跟着二妞去了山洞的方向。

……

这天晚上,整个中山岛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除了必须巡逻的执勤人员,所有的壮劳力几乎都被叫到石洞前往外搬粮食。

洞口处的大石头早就被人搬到了一边,而工兵排的战士们用了大半个下午的时间,用凿子和榔头连将洞口小心的给一点点拓大。

以便使原本只能半躺着才能进去的山洞口现在能够让人直着身子走进去,并且还能把粮食送出来了。

雨依然在下,大家从洞口一直延伸到海边的小路,排成了并列的两排,在依次的往外传递着装着粮食麻包。

因为所有人全都是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被叫过来的,而这巨大的惊喜又把人给砸懵了,根本没人想得起来穿雨衣。

这会儿个个都淋得透湿,可完全没人在意。

大家的脸上都带着梦幻般的笑容,傻傻的,有人还会儿时不时的悄悄掐自己一下,然后嘶一声,再傻呵呵的笑两下,以此来验证这会儿是不是还在梦里。

谁也说不清这么多粮食到底是谁存放在这里的。

有人说是古时候可能有什么国家把这儿当做了存粮基地,然后遇到了战乱或者暴乱,国家没了,粮食也没有来得及搬走。

可也有人对此嗤之以鼻。

说,那洞口只有那么一丁点儿,连个大人的身子都挤不进去。什么人能把这么多的粮食放进去,还摆的整整齐齐?

这根本是不可能的!

能把这么多的粮食放在山洞里,还如此多年不被人发现,唯一的可能性,只有神力。

大家你一句我一嘴的,众说纷纭,谁也说服不了谁。

可谁对谁错又有什么重要的呢?其实根本没有人会放在心上。

至少他们现在有粮可吃,再也不会饿肚子了!

所有的人里面,最激动的是任平安。

那么大的人了,愣是在这么大点的地方,接连摔了好几跤。

身上,脸上,头发上全都糊上了泥点子,可他连擦都不擦一下,一点都不在意自己此刻的狼狈。

这会儿的他就像是吃错了什么药了一样,整个人处于一种亢奋状态,一分钟也闲不下来。

像个陀螺一样在队伍里前前后后的来回跑,张罗完这样张罗那样,手脚不停,嘴也不停。

远远看着,也只是觉得他比较激动,可走近了就会发现,他的眼神儿是恍惚的,走路都在打飘。

那样子,像是一直到现在,还沉浸在美梦里,不愿意醒过来一般。

沈青耘和祁峰这会儿已经从最初的亢奋中冷静了下来,也由之前的狂喜变得开始有点紧张。

他俩把大米和二妞抓过来翻来覆去的“审问”,恨不得从他们出门一直到发现石洞,做的每件事,说的每句话都问了十遍也不止。

不仅他们俩,连在家看护尹小满的大宝也被崔燕替换了下来,被拉过去询问了一番。

可仨孩子自己都是稀里糊涂的,说得再细致,也根本听不出来其中有什么异样。

一直问了得有快一个小时,沈青耘才终于将三个孩子放走。

然后和祁峰对视了一眼,两个人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隐隐的担心。

“不行,这事儿怎么都得跟团里汇报一下,我现在就去打电话。”沈青耘有点烦躁的抓了抓头发,站起来就要往外面走。

“不急。”祁峰伸手拦住了他。

“外面还在下雨,你就算现在告诉团里,他们这会儿也过不来,想了解情况也了解不了。

明天早上吧,好歹等天亮了,咱们再好好的看看那批粮食,看能不能发现点什么端倪。

你现在汇报,除了让团长着急,还能有什么用?再说了……”

他看了看窗外,远远的海滩处此刻依然人声鼎沸,还有炊事班专门拿过去的应急灯,更是将整个海滩照得透亮透亮。

祁峰指了指外面:“你看看那得有多少粮食。咱大半个营的人都去了,到这会儿还没运完,你觉得这能是什么阴谋?

能有什么人在咱们这么多人的眼皮子底下,人不知鬼不觉的把粮食运到岛上,还放到山洞里?

那洞你又不是没进,要不是你们家大米眼神好,一般人从那儿过都发现不了!

得是多厉害的人,才能把那么多麻袋的粮食放进去啊!”

说到这儿,他忽然笑了一下:“真要有人用这么多粮食设圈套,搞阴谋,那我得先好好的谢谢他!他可是救了咱们于水火之中!”

听了祁峰的话,沈青耘咂摸了一下,自己也忍不住跟着笑了起来。

“可不,要真有人用这样的方式来害咱,我列队欢迎他!妈啊,这可真救了咱们的命了!”

几家欢乐几家愁。

在整个中山岛上的人都沉浸在获得粮食的狂喜中不能自拔的时候,依然陷在沉睡中的醒不过来的尹小满却发现了一个让她无比担心的事情。

她发现自己肚子里的小宝宝好像坐不稳胎,隐隐的,有想往下坠的趋势。

之前她实在是把所有的精气神一下子全都用完了,应该是伤了根本。

就好像,其实从男人将她从大米怀里接过来的那一刻,她就已经醒了,却累得连一下都动不了。

眼皮子沉的,无论她怎么使劲儿也睁不开。

刘畅给她诊脉的时候,她什么都知道,在听他说自己没事,就是累极睡着时,她的心多少安了一点儿。

那种提心吊胆的感觉总算是散去了些。

二妞来叫男人走,说找到了粮食,后来外面一片的喧哗,还有大人小孩儿惊喜的叫声,喊声,她都听得一清二楚。

在确定自己想做的事儿终于做完了,粮食也被找到了之后,尹小满的心可算是放回了肚子里。

整个人松懈了之后,她又睡了一觉。

但是再醒来的时候,她立刻发现了身上的不妥。

她发现,自己下面热乎乎的,还有点湿,像是落红了。

这种感觉,让她顿时又绷紧了身子,整个人都陷入了无边的恐惧之中。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