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应该是王医女开的汤药确实有效,也可能刘畅那个倒立法多少也起了一点作用,第二天,尹小满的落红就停止了。

可尽管如此,她还是被逼着在床上这么倒着躺了足足七天。

这七天里,每天会有一群人围着她嘘寒问暖,特别是家里的那一大三小。

因为不用去山上摘果子,下雨也没法出去玩儿,除了给专家们送饭基本也没什么大事。

所以大米他们一个个全都将盯紧尹小满不让她下床当做了头等大事。

几个小东西为此还专门分了工,除了睡觉,她的身边几乎都没缺过人。

这让尹小满头疼不已,却毫无办法。

好在,除了每天要与几个小家伙们斗智斗勇,趁他们没有注意的时候跑到空间去喝药,吃立春为她准备的各种好吃的东西以外,这段日子可以说是尹小满来到这个世界以来,过得最轻松的生活了。

因为她现在的身体状况,所有人都下意识的不跟她说那些不好的事情。传到她耳朵里的都是各种开心的事儿。

例如那些粮食一下子把全岛的人都从灾难里解救了出来。

例如这几天雨越来越小,俨然已经有了要放晴的迹象。

甚至于连家里的鸡今天多生了两个蛋,崔婶子种的菜多发了几个芽这些事儿,二妞也会特意的搜集起来,来跟她报喜。

能够看得出,家里人都在为了让她保持一个好心境而努力。

与此同时,立春也是沉浸在那种忽然要当师姐的亢奋中再也缓不过神儿来了。

她也不知道到底是哪里找来了那么多秘方,天天换着花样的给尹小满做各种孕妇餐。

在察觉到她现在对肉食感兴趣了之后,那每天各种烧的,炒的,炖的,蒸的,牛肉,羊肉,猪肉,还有各种禽类的肉全都换着花样的来。

搞得尹小满每天都在告诫自己“不能吃多,不能吃多……”,可还是一不小心就容易吃过了头。

也幸亏因为刘畅这让她倒着睡的方法,让她有了“堵得慌,没胃口,吃不下”的借口——

不然她完全没有办法解释,怎么面对大米他们想方设法做出的好吃的,却经常食不下咽的原因。

最后尹小满不得不在宫里自己的房间里专门放了一套餐具,用来盛放那些实在吃不下的饭菜,好留待以后什么时候需要了再吃。

如今,不过几天的功夫,房间里已经放了足够她吃好多天的吃食了。

而她的小脸,也在不知不觉中被这些人喂圆了很多。

看她每天吃那么少,沈青耘开始的时候很是担心。

还为此偷偷的找了崔燕好多次,追着她打听,想问问有什么更适合自己媳妇吃的,能补身子的东西。

说只要嫂子能说得出,他就一定会想办法弄到。

搞得崔燕很没脾气。

后来还是在看到媳妇儿的脸色越来越好,小身板也开始慢慢长肉之后,沈青耘才终于不再那么神神叨叨,紧张兮兮了。

可他这副傻傻的样子,却让一向跟尹小满要好的崔燕越看越有点心酸。

她不禁想起了自己当年生孩子时,祁峰连家都没有回,完全一个甩手掌柜的做派……

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以前也没觉得自己男人混账,可现在越琢磨越生气,以至于崔燕连着多少天都没给自家男人好脸,对祁峰各种嫌弃。

让一向最会做思想工作的祁教导员,也被弄得头疼不已。

恨不得找个没人的地儿把自己那傻兄弟给狠锤一顿。

“太阳出来了!”

不知道是谁的一声呼喊,让所有人都忽然意识到,纠缠了他们半个多月的雨终于停了。

乌云散尽,那久未露面的太阳也终于冒出了头,天空都变得晴朗了起来。

当烈阳再次灼烤着大地,长时间一直浸泡在雨水里的树木,土地蒸腾里了一阵阵雾气,岛上几乎是一息间变成了一个大蒸笼,到处又闷又热。

可大家伙却全不在意。

甚至连暴晒都遮挡不住人们激动的情绪,岛上一下子变得热闹了起来。

大家纷纷走出家门,来到了空地上,感受着热烈的阳光。更有很多人直接在操场上拉起了绳子,将家里潮得能拧出水来的衣服被褥拿出来晾晒。

对此,营里的领导也没有干涉,采取了默许的态度。

这让所有人的情绪都变得更加轻松自在了起来。

第二天,时隔一个多月后,补给船终于来了。

这一次来的并不只有平日里常来的那一艘,与它一起的,还有二营的巡逻艇。

当两艘船同时停靠在岸边的时候,岛上响起了一阵持久而热烈的欢呼声。

和全岛人看到卢平他们来时的欢喜不一样,尹小满其实有点慌。

因为她已经从男人的口里得知,这次卢平可不止自己一个人来,也不仅仅是想来看看大家的情况,他还要来亲自看一眼那个山洞。

同时他还带来了一个足足有十个人的调查小组,要来调查关于岛上忽然出现了那么一批粮食到底是怎么回事。

虽然尹小满反复回忆,也没有想出当时自己留下了什么蛛丝马迹。

而且她觉得就算那时候真的不小心留下点什么,这么久了,又是下雨,还有那么多人在附近走动,也早就被破坏的差不多了。

可男人说这次卢团长是专门请示了领导,然后从京城请来了痕迹专家,还有侦查方面的专家,以及地质方面的专家……总之,要把事情弄个水落石出。

尹小满也不知道这些专家到底有多少本事,可看男人说起来时那一脸崇拜的表情,听完之后,她还是有点紧张的。

可紧张又能怎么样呢?

做都做了。

她看了一眼自己那被高高架起来的双脚,只能寄希望于——

就算是专家,也应该查不到她一个孕妇的头上吧?

可这一点儿她还真的想错了。

就在当天下午,那些人就跑到她的家里来了解情况了。

这还是尹小满活了这么多年,第一次躺在床上见人!

好在,大家都能理解她的这份窘迫,而且很明显也没有什么人真的将她和那些粮食联系到一起。

所以只来了两个人,还是在男人陪同之下。

来得是卢平和另外一个戴眼镜的中年人。

在进行了最初的慰问和寒暄之后,两个人详细的询问了那天她出现在灌木丛,以及最后晕倒的全部细节。

好在这些话,尹小满之前已经被男人还有周围的人追问了太多遍,已经说得熟练至极。连其中的细节都被她反复的细化,找不出什么纰漏了。

果然,在听了她的叙述,并且还有三个孩子在一旁做佐证之后,卢平和那位中年人并没有再多问什么。

很明显是接受了他们的说法,相信当时的尹小满就是去看看那边有没有什么吃的东西,然后因为怀孕,体能没跟上而晕了过去。

至于大米和二妞因为救她而最后找到了山洞,从而得到了那些粮食,完全是碰巧。

只能说那是全岛人的福气,和她还有孩子们并没有什么关系。

送走了这些人,压在心里的那块儿大石终于落了地,之前的那些忐忑不安也总算是不见了踪影。尹小满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轻快了许多。

从筹粮到送粮,这期间经历了很多事,作了很多难,甚至还差点搭上了半条命。可尹小满却从头到尾没有过一丝的后悔。

如果放在前世,这样出力不讨好,甚至还隐藏着巨大风险的事,以她的性格,可能不会做,甚至连想一下都会觉得匪夷所思。

可那毕竟是前世。

那时的她,虽然生活的并不差,物质条件更是比现在不知道要好上多少倍。

可心却是冷的。

除了从有限的几个人身上还能感受到一丁点儿暖,尹小满甚至搞不清楚自己活着的意义。

在宫里,谨慎做事,早日出宫是她唯一的念头,也是维持她生活的希望。

可真出了宫,又会怎么样?

多少老宫女的例子就在眼前,其实也不过就是换个地方,再那么继续不冷不热的活着罢了。

但这一世,虽然吃不好,穿不好,甚至也没少有糟心事。中间还有几次,差点没把命搭上。

可在这儿,却让她收获了以前从来没敢想过的温暖。

不说男人和孩子们给她的,就说周围的这些人。

从华老到宁工;从祁峰两口子到刘畅;从任平安,石磊到李芳,乔麦……

还有那些她连名字都叫不出来的战士,家属。

甚至于还有那些天天围着她喊婶子的孩子们。

这些人都让她感受到了温暖和善意,并且慢慢的都变成了她生活的一部分,让她珍惜和在意,以至于无法舍弃。

所以,即便是明知道运送这些粮食会将自己处于一种危险的境地,她却依然能够做得义无反顾,深藏功与名。

来了那趟之后,卢平他们那个工作组再也没有来找过她。在岛上待了三天,咨询了很多人,勘察了周围很多地方之后,即便来的都是各方面的专家,最后却也不得不无功而返。

因为实在是没有找到什么人工的痕迹。

这件事最后是怎么定性的尹小满不知道,让她欢喜的是那些人终于决定回去了。

她很开心,觉得等那些人走后,她就可以继续过这种被当猪养的,开心快乐,不用动脑子的日子了。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就在那些人准备离开的前一天,男人却告诉了她一个让她完全没有想到的消息。

那一刻,尹小满觉得简直如遭雷劈!

沈青耘那天特意提早回来了半天,还带来了刘畅,为她重新做了一个全面的检查。

尹小满这段日子已经习惯了男人的紧张,见刘畅的次数也太多,所以一直到这会儿,也完全没有意识到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这俩人已经做出了要把她送出去的决定。

所以在听说刘畅建议她去团医院住一段时间,做个全面的检查,然后男人已经同意,并且还特意因此给团长打了军线电话,现在已经为她联系好病床,明天就要离开的时候——

尹小满整个人都懵了。

“我不去。我自己的身体自己明白,我什么事都没有。”尹小满打心眼里拒绝。

“嫂子,你还是要去一趟。”刘畅的表情前所未有的严肃。

“团医院你没有去过,所以你不知道,那里的检查设施还是很全面的。

我知道你最近恢复的很好,可是到底什么样,光靠自己的感觉那是不行的。还是由专业的医生检查一下,才更让人放心。”

“那么多人生孩子也没有去你说的团医院,人家不也照常生了?为什么我一定要去?我不去。”尹小满难得的犯了犟脾气。

人对于自己未知的东西总是会有一种天生的恐惧。

尹小满从来没有去过医院,充其量也就是去过几次营里的卫生所。

不仅她上辈子没去过,连这辈子的原身也是没有去过的。

之前她的父母也只是找公社的赤脚医生给看了看,一直到最后也没有去过医院。

所以,刘畅越是说的认真,将那些医生的专业能力夸得天上有地上无的,尹小满就越是是恐惧。

她开始害怕,怕那些所谓的专业设备能够看出她和别人不一样的地方。

这让她实在是心生抵触。

刘畅说得口干舌燥,也没能将尹小满给说动了,最后只得一脸无奈的看向沈青耘。

沈青耘挥了挥手,示意他离开,然后走到门口关上门,过来蹲跪在躺在床上,一身紧绷,明显还在生气的媳妇跟前。

他没有说话,而是伸手环住了尹小满的肩膀,将她揽入了怀里,在她的背后慢慢的摩挲着。

一直到她的身体慢慢变软,下意识的又往他的怀里靠了靠,这才开口说话。

“小满,你跟我说到底是为什么不愿意去医院?是因为生气我没有提前跟你说吗?”

尹小满摇了摇头。

刚才刘畅已经说得很明白了,沈青耘当初虽然把这件事和团长说了,可团长并没有立刻答复他。

因为中山岛的特殊性,岛上的人出入不可能那么随意,是要在团里上会讨论批准的。

而尹小满的身份和别人又不一样,她负责专家组的伙食,能够自由进出专家组的工作区域,可以说是和那些人联系最紧密的,本身就已经属于涉密人员。

她下岛会产生的各种不确定性因素,是大家不得不防的。

所以即使沈青耘说明了她现在情况的严重性,卢平也打心眼里认可,可不上会,不经过团里领导们的同意,也没人敢当时就吐口答应。

领导不答应,沈青耘自然没有办法提前和她商量。

这还是卢平上岛了,他们才知道团里已经把这件事儿上会了。

并且也同意了沈青耘提出的让她上岸检查治疗的要求。

不仅如此,为了防止泄密,团里还破格专门为她在团医院申请了独立的病房,配备了专门的医护人员,负责她住院期间的所有事宜。

也正是因为此,尹小满才更加的害怕。她怕自己分分钟暴露在那些人的眼睛下面,再让他们查出来点什么她想隐藏的。

例如,她还能不能有机会忽然消失?

不管刘畅再说得天花乱坠,比起那些医生,尹小满还是更相信王医女的医术。

“那是为什么?是不想离开家吗?”沈青耘继续问道。

尹小满迟疑了一下,没有说话。

她确实不想离开家。

补给船一个月才会往来岛上一趟。

她如果这次离开,就意味着不管她在那边检查的结果怎么样,最快也要下个月的这个时候才能回来。

从来到这个世界到现在,差不多三年的时间了,她从来没有离开过家这么长的时间。

虽然在家里,天天因为男人,还有那些小崽子们也少不了会生气,有时候还会气得她脑仁疼。可一想到要离开家,自己一个人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待那么长时间,她心里就不舒服。

怀孕后的人,情绪本来就很容易起伏,更是敏感的很。

沈青耘这么一问,尹小满忽然就难受了起来,眼圈说红就红了。

她将脸往男人的衣服上蹭了蹭,那衣服上顿时多了一小块儿的水迹。

盯着那块儿水迹,沈青耘心疼的要命。可是他知道这事儿绝对不能依了媳妇儿。

这是大事。

他低头在媳妇的头发上亲了亲,像是哄小孩儿一样的哄道:“小满不怕,你乖乖的去做检查,我和孩子们在家等你。一个月很快的,你每天做一样检查,检查完了也差不多该回来了。到时候我带着儿子闺女一起去岸边接你。”

尹小满眨了眨眼睛,却根本不相信他说的话。

可根本不给她反驳的机会,沈青耘又继续说道:“我也舍不得你走。一想到你要一个人离开岛,住到团里去,我就担心的整夜整夜睡不着觉。就你那性格,在家都是个不愿意麻烦人的,到那儿,吃不好了,睡不好了,你肯定不会跟别人说。

一想到这儿啊,我这心里……”

沈青耘长这么大,也没有在别人面前如此的坦诚过自己的心思,即便对方是他的媳妇。

说到这儿,他已经完全不知道要如何表达,只得抓起尹小满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处。

仿佛这样,就能够让她感受到自己那颗滚烫的心。

“那就不去了,我在家陪你。”尹小满的手放在他的胸口上,抬眼望着他,语气软软的说。

那表情就像是二妞在向他讨要什么东西一般,看上去又乖巧又懂事,还可怜巴巴的。

看得沈青耘整颗心都要化了。

可是他知道这个时候必须坚持原则。

他将脸朝旁边侧了侧,避开了媳妇能溺死人的目光,果断的说了一句:“不行。这事儿不能任性,团医院必须去,你去检查一下大家都心安。”

说到这儿,沈青耘忽然攥紧了尹小满的手:“媳妇儿,这事你听我的,权当是为了我,你就当安我的心,答应了行不?”

他的语气听上去带出了几分霸道,可是眼底深处却藏着遮掩不住的紧张。

刘畅那天跟他说了很多,其中有一句话从说出口的那一瞬,几乎就变成了沈青耘的梦魇。

刘畅对他说:“沈哥,嫂子将来是要在岛上生孩子的。这是她的第一胎,原本就很容易出危险,可身边连一个能帮衬的人都没有。我没给人接生过,我觉得咱岛上应该也没有其他人干过这个。

要是嫂子不去好好的检查一下,到生的时候才发现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到时候怎么办?

那时候才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你真的不能全指望我,我是一点经验都没有。”

也是这番话坚定了沈青耘无论如何也要把媳妇送出岛的决心。

他还有个想法没敢说出来,他甚至想过,这次上去就暂时不让媳妇回来了,就在团里待着,最好能把孩子生了再回岛。

这样,虽然他不能陪在媳妇身边,每天肯定都会在胡思乱想里备受煎熬,可是对于小满和未出世的孩子来说,却是最稳妥,最有安全性的。

但这话他这会儿肯定是不敢说的,说出来媳妇还不得直接跟他炸了!

如果真的那样,小满要离开家半年有余。她肯定更加的不愿意。

此时沈青耘什么也不敢想了,只想着怎么才能把媳妇给哄上船,剩下的事儿慢慢再说。

尹小满再不乐意,其实到这时候她也知道自己说什么也没用了。

团里都因为她开过会了,她不去那是不可能的。

其实刚才她就想明白了,只不过是心里气不过,找男人发泄一下。

虽然她也不知道这事儿大家都是为了她好。

所以在男人又哄劝了几句后就只能就坡下驴,答应了下来。

她这一点头让沈青耘整个人都松懈了下来,也终于想到了还有一件事儿没有来得及跟她说。

“对了小满,你不用怕,也不是就你一个人下岛,这次还有乔麦和你作伴儿。

她也会去团医院做检查,如果没有大的意外,下个月她还会和你一起回来。

你不是和她关系很好吗?俩人做个伴儿,日子应该过得更快一点儿。而且我也跟她说了,让她经常过去看看你,缺什么少什么……”

“乔麦怎么了,她为什么也要去医院?”

听男人还要继续啰嗦,尹小满不耐烦的打断了他的话。

乔麦的身体不好她知道,可不好到必须要打申请和她一起去住院,这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

听她问起,沈青耘的脸色也变得有点郁卒。

“乔麦那个人也不知道怎么说她!看起来精精细细的一个人,关键时候分不清轻重!

她有严重贫血却一直没跟团里说,之前让交粮食的时候,我们一再说,如果有病,有特殊情况一定要说出来,不能隐瞒。

可她提都不提,不声不响的也把口粮全交上去了。

结果后来因为营养不足连着晕过去了好几次,可那时候她们已经不上班了,也没人知道。

病成这样她也不上报,还非逼着父母和刘畅一起帮她瞒!

如果不是我那天跟华老说要送你去团医院检查的时候,乔工在旁边听见了,求我把乔麦也带上,这事还就真让她给瞒过去了!

要是因为把粮食上交,把她一个小姑娘饿出大病来,再出了什么危险……营里是要负责任的!

我们心里也过不了这个坎儿啊!

你瞅瞅她干的这叫什么事!”

沈青耘越说越气,说到这儿甚至骂了句粗口:“刘畅也是个没脑子的!等明天把人送走了,看我怎么收拾他个缺心眼玩意儿!”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