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听说这两个人是从先锋团来的,他们来的目的又明显是和大宝,二妞有关,尹小满心里难免就会想多。

毕竟,这两个地方相隔很远,当初他们来的时候也可谓是跋山涉水,在路上走了好几天。

如果事情小,一个军线电话就能解决,实在不必这么劳心劳力的专门派人过来。

这是……俩孩子的亲娘找上门来了?

不能怪尹小满这么想,实在是,除了这个,她也想不出什么别的理由。

她冲那两个人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看她一脸提防的表情,那姓张的同志苦笑了一下,对她说:“嫂子,你可能不认识我,我是团秘书处的小张,以前就和沈哥关系挺好。

小赵虽然调来的比较晚,当时你们已经离开先锋营了,可他也是听了不少关于你们的传说的。”

听他这么说,那个小赵连忙点了点头:“是的。嫂子,我以前在先锋营待过。”

一听是在先锋营待过的人,尹小满的心顿时放下了一半儿。

不管怎么说,她对先锋营还是很有感情的,那里留下了她太多美好的回忆。

她连忙将两个人往小桌子前让了让,说:“都先坐下说话。还没吃饭吧?你们稍微等一下,我再去做两个菜……”

可没等她把话说完,小张就连忙拦住了她:“嫂子你别忙,就几句话,我们说完就走。待会儿我们去食堂吃,不麻烦你了。”

尹小满还想再劝,就见男人站在一边朝她微不可见的摇了摇头。她也就将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小张显然也看见了。

他先和小赵一起坐下,然后反客为主的招呼尹小满:“嫂子,你和沈哥也坐。我们今天来,确实是有些事情要和你们两口子聊聊。”

看他们夫妻二人都坐下之后,小张才继续说道:“我们这次来的目的,刚才在营部和沈哥说了两句,不过这事儿吧,嫂子你也得知道。”

说完,他顿了一下:“嫂子,你可能也猜出来了,这俩孩子的亲娘回来了,闹腾得不行。

那女人先去了营里,发现你们离开后又闹到了团里。

我们跟她说你们去了保密单位,具体位置不能外传之后,她直接就去了师里告状。

非说你们两口子把这俩孩子给拐走了。

你们不知道,这女人能量大得很。

她当初离开先锋营不久,就嫁到了县里,然后又跟着那个男人去了省城。那男人应该混的不错,现在在省城也是扎下根了。

他们两口子一起跑到师里,非要让师里出面把这俩孩子要回去,说外人再好也好不过亲妈。

那男人还信誓旦旦的表示,说自己的孩子早就成家立业了,家里也没别的小孩儿,等他们回去后,一定会把他们俩当亲生的对待。

说的师里的人全都相信了。

你们是不知道啊,那段时间师里一个劲儿的往团里打电话,搞得我们压力巨大。

也幸好,最后这事儿传到了成师长的耳朵里。”

说到这里,小张停顿了一下,冲尹小满解释道:“嫂子,成师长你认识吧?就是以前咱团里的成团。你们走的第二年就升到师里去了。现在是师里的一把手。”

尹小满点了点头:“成团我知道。”

虽然她并没有和成团见过面,可是这名字实在是听过了太多遍。她一直知道,成团对她男人还有他们这一家是很照顾的。

解释完之后,小张又继续往下说:“成团在咱先锋团当了那么多年的团长,不管是对你们还是对已经牺牲了的杜连长,都是非常熟悉的。

当年的事儿,他非常了解。所以在知道这件事之后,就立刻给压下去了。

可那女的再怎么说也是俩孩子的亲妈,现在她疯了一样的到处闹。

无论怎么解释,她就是一句话:要找孩子,要接他们回去。

天天团里,师里,还有省委,县委几头跑,闹到了不行。就算是成师长反复交待,可谁也拦不住啊!

所以这次师里就派我们来和这边对接一下,说说这个事儿,也了解一下这边的情况,同时让我们也来见见孩子。

我们是前天到的,已经把这事儿和警备团这边报备过了。卢团的意思是让我们来和你们谈,以你们的想法为主,然后团里配合。

所以我们两个今天就过来了。

一来是见见你们两口子,和你们一起商量下看这事儿到底怎么个办法?

你们看,是让他们俩这次跟着我们先回去,还是再晚几天,收拾收拾?

另外,我们也得听听他们兄妹俩对这事儿是什么意见。”

听到这儿的时候,尹小满已经气得手脚冰凉了。

她觉得在自己见过的那么多无耻之人中,大宝二妞这个亲妈,都能排第一了。

什么叫外人再好也好不过亲妈?可去她的吧!

尹小满到现在都还记得自己刚刚穿过来时,那两个孩子的可怜样。

就那还是被沈青耘接到身边,亲自照顾了一段时间之后呢!

以前到底被他们那亲妈作践到什么程度,她连想都不敢想!

尹小满不知道那个女人为什么会忽然要接回这两个孩子,可是不用想,目的一定不纯!

打死她都不会相信,会是因为什么后悔了,想孩子了……那样的人,她有心吗?!

“我不同意把孩子送回去!你们凭什么要把我的孩子带走?”她态度强硬的说道。

她猛地一下从凳子上站了起来,望着小张他们大声的说:“你们说的那些从前的事儿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

我就知道南明,南玥是我的孩子,跟别人没有任何关系!他们只有一个娘,那就是我!

没我同意,谁想把我孩子带出岛,那都不行!”

听她这么说,那两个人也慌了,连忙站了起来。

小张更是急得直搓手:“嫂子,我们不是这个意思,我们也不想……”

“你们什么意思我不管。你们说了那么多,我就听出来了一点,你们这次来就是要带我孩子走的。

你们凭什么?!

我今天还就把话放在这儿了,没我同意,任何人都别想碰我们南明,南玥一根手指头!

要是敢偷偷的把他们抢走,我不会跟那些不要脸的人一样,去找领导哭闹,谁偷我孩子我去谁家,我也去抢了他孩子,我不仅要抢,我还要烧了他全家!”

她说着话,眼珠子都要冒出火来,胸脯更是因为气极而控制不住地上下起伏着。

在尹小满发火之前,看了男人一眼。

所以他知道媳妇儿这么做是有准备的,是要让他配合,一起唱红白脸。

可即便如此,看到她气成这样,沈青耘依然心疼得很。

他连忙起身,一把按住了她的肩膀:“先冷静……”

“你边儿去!”

尹小满显然这会儿已经怒极,就算是自己男人,也一点没想给他留面子。

一巴掌拍过去,发出一声脆响,直接将沈青耘的手从自己的肩膀上拍开。

打发了男人,她又看着那俩个人继续怒道:“你们说的孩子是谁我不知道。南明,南玥就是我亲生的!这一点你们可以随意去打听,走到天边,也没人敢说他俩不是我亲儿!”

小张和小赵互相对视的一眼,都看到对方的嘴角抽了抽。

交换了一个无奈的眼神,他们一起将目光投向了沈青耘。

沈青耘额角的青筋这会儿突突乱跳。

他知道媳妇儿这是真的怒了,怒到都已经开始胡搅蛮缠了。

说别的还行,这连大宝二妞是她亲生的话都说出来了……

他无语的再次上前一步,试图安抚住她:“小满,你先别生气,小张他们也没别的意思,你冷静……”

“我就是娘生的!我就这一个娘!”

就在院子里正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院门忽然被人从外面推开,二妞第一个冲了进来。

她一把抱住了尹小满的腰,怒气冲冲的朝对面站着的人大喊:“你们是谁?你们凭什么说我不是我娘生的?我就是娘生的,是从她肚子里出来的!”

说完,她还示威般的揉了揉尹小满的肚子。

而这个时候,大宝带着两个弟弟也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明识和明理。

他领着两个小娃子走到了尹小满的旁边站定,双胞胎也站在了他们的不远处。

大宝绷着脸看向那两人,冷声说:“你们找错人了,这儿没有什么大宝,二妞,只有南明,南玥。

我们也不是别的什么人的孩子,我们的爹娘都在这儿呢!

认错人了就赶紧走,别站在这儿讨人嫌!再惹我娘不高兴,就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

他这话一说完,旁边的那几个孩子根本不用吩咐,就全都动了起来。

拿扫把的拿扫把,扛铲子的扛铲子,连明理和小时言也一个拿起了一块儿石头,一个抱住了一个板凳……

看闹得实在是不像话了,沈青耘也怒了。

“滚滚滚,都给我滚!闹腾什么,多大人了,还有点规矩没有了?!”

他伸手在儿子的脑袋上拍了一巴掌,然后用手一指大门:“明识,带着你妹先回家。”

看他们最怕的沈叔发了威,明识,明理担忧的看了他们老大一眼,然后只得无奈的丢下东西,撒腿就往外跑。

看他们离开,沈青耘才指了指屋里:“你们几个混蛋玩意儿都给我滚回屋里去!不叫谁也不准出来!”

说完,他顿了一下,又轻声补充了一句“小满,你也先回屋,有啥事等我回来再说。”

尹小满没说话,甚至连个眼神都没给他,转头带着几个儿女朝厨房的方向走去。

待他们全都离开,院子里再次恢复了安静,小张和小赵这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他们无比尴尬的看向沈青耘,急慌慌地解释:“营长,嫂子和孩子们都误会了,我们真没那个意思。”

“我知道,我知道。”

沈青耘连连点头,然后有点为难的看了屋里一眼:“主要是你嫂子那个人……别的都好说,就是孩子。这几个孩子,个个都是她的逆鳞。谁要是敢动他们,她真的能追杀你全家。”

“那个……”小张和小赵两个人全都露出了尴尬至极的表情。

看他们这样,沈青耘自己先苦笑了一下:“好了,好了,咱不说她了,女人嘛,总是把家把孩子看得最重,这个我也没办法。你们也看到了,她连我也不甩。”

听他这么说,小张他俩的眼神飘忽了一下。

俩人同时想到了刚才尹小满甩向沈营长的那一巴掌。

沈营长即便离开营里这么多年了,可余威依然在。谁提起他,都会下意识的想到钢铁汉子几个字。

可刚才却被媳妇当着战友的面这么甩面子……

看来,嫂子这是真的怒极了。

看两个人都不说话,沈青耘指了指门口:“那,咱先去吃饭?”

“呃,好,咱先吃饭,吃完饭咱去营部说。”小张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连连点头。

待他们三个人终于离开,二妞冲出去将院门从里面插上,还特意又去屋里拿了一把锁,反锁住,这才又跑回厨房,冲尹小满问道:“娘,他们不会再来了吧?”

尹小满无语了抓了一下她额前落下的碎发,嗔道:“还有你爹呢,你把你爹也锁外面了?”

二妞不以为意的摆了摆手:“爹回来了,我给他开。”

然后她又转回了正题:“娘,那两个人不会再来了吧?”

尹小满没有正面回答她,而是哼了一声:“来不来我都不会让人把你们带走的!”

她这话一出,屋子里的几个孩子明显全都松了一口气。

孩子们的心事,来得快也去得快。除了大宝的眉眼里明显还带着愁绪,其他几个孩子在她做出承诺之后,立刻就恢复了常态。

尹小满将面条盛出来,然后帮小儿子把面拌好,就留他们在厨房里吃,以自己提前吃过了为理由,先回了卧室。

她并没有提前吃过,可这会儿她一口也吃不下。

刚才的那一通胡搅蛮缠按照她的性格,一般不会这么干。

可那个小张说的最后一句话,确实让她的心里咯噔了一下。

他说:“你们看,是让他们俩这次跟着我们先回去,还是再晚几天,收拾收拾??”

在这句话之前,尹小满一直觉得这两个人是站在自己这一边,是向着他们这一家子的。

毕竟他们来自先锋团。

当初,男人收养大宝他们兄妹俩是因为怎么个原因,可以说是众所周知。

他们那个娘怎么遗弃了他们俩,男人又是怎么留下的他们,以及自己两口子到底对他们什么样……但凡是个在团里待过的人,都没有不知道的。

了解内情的人,又有谁会因为那个亲妈忽然跑回来,说的一句许诺,就会认为她以后会真心实意的待俩孩子好,应该把孩子还给她?

可就在这种情况下,那个小张还执意要把孩子带走……

这就让尹小满立刻明白了——

这是连成师长都捂不住了。

看来,那个亲妈闹得太凶了,以至于无论是师里还是团里,都被他们缠到烦了,不愿意压了。

所以想过来直接把两个孩子带走,还给他们了事。

不然为什么会说出那种话?

他们明知道自己家是不会同意放孩子离开的。

以男人的身份,这种时候白脸只能自己唱。得让他们明确的感受到,这件事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而且自己也不是好惹的。那个女人能干出的事儿,自己同样也可以!

这样他们才会心有忌惮。

他们不是怕事儿吗?那就让他们知道惹了自己,同样也是惹上事儿了,一点都不会比那个女人事儿少。

自己把态度摆出来了,他们再做决定的时候,心里就得掂量掂量谁轻谁重。

而至于之后砝码怎么添加,那就得看男人的本事。自己能够做的也就这么多了。

尹小满坐在屋子里,还在思索着下一步要怎么做的时候,大宝从外面走了进来。

他默不作声地走到她的身边蹲了下来,将脸贴在了她的膝盖处。用手环住她的小腿,一言不发,可全身的动作,表情都写满了依赖。

尹小满叹了口气,伸手在儿子的脸上摸了摸。

大宝已经长大了,这样的举动早已经少之又少。他现在就像是当年的大米,恨不得能够一夜成人。

不用说,今天的事儿把这孩子给吓坏了。

“不怕,娘不会让人把你和妹妹带走的。”她揉了揉儿子的脑袋,轻声的安抚道。

“我知道。”

大宝没有起身,依然将脸贴在她的腿上,闷声闷气的说:“我没有担心这个。”

“那这是怎么了?”尹小满将儿子拽起来,指了指旁边的椅子。

大宝坐下来,又将椅子往她跟前拉了拉。

“娘,你说,她咋又想起来要找我们呢?我可不相信是什么良心发现,她就没有那玩意儿。”说到后面那一句的时候,他目露不屑。

尹小满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

但是说完,她又连忙补充道:“别管是为了什么,你爹总有办法对付他们的。”

这一次,大宝没有再点头,甚至尹小满都怀疑自己说的这句话,儿子有没有听进去。

大宝的脸上,有着远远超过他这个年龄的凝重。

“娘,你说她会不会是又闻到了啥味儿,觉得能从我们身上压榨点啥啊?”

“什么意思?”尹小满有点没明白。

大宝咬了咬下唇:“以前我小,好多事都记不清楚了。可是我还记得,不管她平时对我们再不好,只要一听说我爹要回来了,就会立刻换一张脸。

她那时候可能耐了,哪怕她跑出去几天不着家,可我爹一上岸,她这边就能知道。还总能在我爹到家前赶回来。

所以,我觉得她这是又闻着什么味儿了,想从我们身上谋取点啥。”

大宝说的这些,尹小满之前还真不知道。毕竟沈青耘不可能和她去讨论那样一个让他深恶痛绝的女人。

这会儿大宝的话,说的她有点迷茫。

“可你们俩身上有什么让她谋取的呢?你们就俩小孩儿。”

“她是不是在外面混不下去了,想找你们要点啥?”

大宝说着,忽然抬起了头,咬着牙看向尹小满:“娘,要不你让我和那两个人回去吧。我回去看看那个女人到底有啥目的。

你和我爹越是像现在这样表现的在意我们,我怕她越觉得可以从咱家多敲点。然后闹的更凶。

娘,你让我去,我大了,我去看看她又想坏秧子呢。

她要是真敢打咱家的主意,看我不弄死她!”

“你放屁!”尹小满气得一巴掌朝大宝的脑袋上就抽了过去,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