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你快闭嘴吧!”尹小满气得从床上站了起来。

用手指着大宝的脑袋骂道:“你是没爹了还是没妈了?怎么就轮到你出头了?

你爹妈都还在呢!

小小孩子,脑子里天天都琢磨点什么?!

你赶紧给我把那些念头给收了!不然你爹回来知道了,也得抽你!”

“可是……”大宝咬着下嘴唇,一脸的纠结。

“可是什么可是!你放心吧,他们带不走你们。”

尹小满这么说,并没有敷衍大宝的意思。

其实冷静下来之后,她就想明白了。

男人为什么至始至终都那么淡定,那是因为他知道,这些人带不走孩子。

先锋团那边的人对于中山岛的性质其实还是不太了解。他们可能知道这是保密单位,但是对于保密等级却应该并不知晓。

保密单位多了去了,先锋团也还是保密单位呢,可和中山岛能一样吗?

别说大宝和二妞这样在岛上长大的孩子,就连小张还有小赵——

他们来岛上溜达这一圈,虽然沈青耘绝对不会带他们靠近岛上任何一个重要的位置,可回去后肯定也是要签保密协议的。

而且这两三年之内,哪怕有再好的机会,他们俩恐怕也没有转业的可能性了。

想当初那个张小枝也是同样情况。

虽然不知道她回去后卢团会给她安排到哪个犄角旮旯去干活,可因为她在岛上待了那大半年的日子,一个军工的位置是妥妥的保住了。

可即便这样,即便心里明白那两个人不能把大宝二妞带走,可那种感觉依然很恶心人。

就像是一只苍蝇围着你一直嗡嗡叫,虽然你也知道它并不能把你怎么样,却控制不住还是会从心里膈应。

反正,尹小满是被那俩孩子的亲妈给膈应坏了。

再有一点,她的心里还是有一点隐隐的担心。

不管她说的再有气势,俩孩子的年龄放在这里,全都还没有成年。

只要亲妈在,不了解情况的人都会更偏向孩子回到亲妈身边。

他们两口子又不能真和那些人面对面的掰扯。

如果那个女人真闹起来,说愿意等孩子们过了脱密期,然后把他们接回去……

那,团里的人会不会把大宝他们接走,真送到什么地方去脱密呢?

虽然知道这种可能微乎其微,可尹小满一想到就心焦到不行。

不是她现在变得胆小,而是——刚才小张说的那句话她可是听得真真儿的。

小张说,那个女人现在能量大得很,还跑到省里去告状。连成师长拿她都没办法。

尹小满现在闹不清楚她到底找到了个什么靠山。

一个在海边渔村长大的,大字不识一个的村姑,没有一点原因,忽然就能耐到了敢跑到省里去告状了?

如果说背后没有人帮她出谋划策,尹小满觉得那是不可能的。

而又是什么样的人,有什么样的背景,能够把成师长都逼得束手无策?

这些事不敢深想,越想越让人惊心。

尹小满没有办法不担心,如果师长都没辙的事儿,自家男人能抗得过吗?

这一下午尹小满都有点心不在焉,虽然在孩子面前并没有表现出来。

面对着一群小家伙,她当然还是和以往一样。

可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从中午那群人走后,她就没有露出过一个笑,连敷衍的那种都没有。

应该是怕她担心,这天晚上,沈青耘回来的比平时要早很多。下班的广播声都没响起,他就已经进了院门。

他和祁峰一直走到家门口才分开,很显然两个人在此之前已经聊得差不多了。

那个小张和小赵并没有跟着。

沈青耘一进屋门,几个孩子全都同时站了起来,四双眼睛一起盯向了他。

小家伙们都没吭声,可是那巴巴的小眼神,明显是想从他那里得到一个准确的答复。

沈青耘已经好久没有在家里得到过这样的重视了,一时间还很有些不习惯。

他的目光从四张小脸上过了一遍,然后笑道:“都盯着我干啥,我脸上有糖?”

二妞张了张嘴,一看就是想问话,可是也仅仅是张了张,然后又将嘴巴给合上了。

看得出,小丫头这肯定是提前已经被她哥给“教育”过了,不让乱说话。

看到她这个样子,沈青耘的心软了软,正想出声解释,时言已经扑过来抱住了他的腿:“不让姐姐走!也不让大哥走!”

时言今年两岁,性格和他二哥比,那真是一个南极一个北极。

那个小嘴一天到晚嘚嘚个不停,这个却是个闷嘴葫芦,一点都不爱说话。

特别是最近,知华跟抽了风似的,天天闹着要教他学游泳,每天挂在嘴边上的一句话就是:“当初爹教我的时候,揪着腿就给我扔海里了……”

吓得小家伙现在见到沈青耘就像耗子见了猫,净想着溜边走。

怎么解释都没用。

而现在,他居然都扑过来抱大腿了,足以证明今天中午的事儿,把家里的几个孩子都给吓得不轻。

沈青耘在心里默默的叹了口气,弯腰将小儿子抱了起来,在他的小脸蛋上捏了捏。

这才转头看向另外几个:“都不走。有我在,谁也不能把你们带走。该干嘛干嘛去吧,晚上饭送了没?”

有了他的承诺,几个孩子就像是放下了巨大的包袱,顿时变得轻快了起来。

“我崔婶子带着强子哥来了,娘和他们一起去送的。说是华爷爷要找她说话。娘说了,你回来了就让开饭,不用等她。她带着饭了,到那儿和华爷爷他们一起吃。”

二妞大声的说道。

沈青耘点了点头,放下小儿子,示意他们可以准备开饭了。

他知道,华老找媳妇过去肯定也是问大宝他们的事儿。看来,这事必须尽快彻底把它解决掉,可不能让它变成家里人的一块儿心病。

尹小满回来的时候已经快九点了。

华老今天难得有点空闲,然后就从助手那里听说了沈家发生的事儿。

中山岛太封闭了,但凡有一点动静,很难瞒得住人。

更何况还是有两个外面的人上岛,那就更加吸引人们的注意力了。

可尹小满又能跟老人说出点什么呢?

在把中午的事儿三两句说完之后,两个人就只剩下相对无言了。

“算了,这事交给青耘,他肯定能处理好,你也不用太担心。”华老叹了口气,对着尹小满安抚道。

“嗯,我知道。”

“那,现在还有点时间,我出点题给你做。”

就在尹小满想趁机告辞的时候,华老看了一眼腕上的手表,很自然的说道。

尹小满:“……”

她还想早点回去,等着男人回来问问消息呢。

可看老爷子已经拿出纸笔,开始刷刷的写了起来,她告辞的话怎么也没敢说出口。

好在跟着老爷子学了这几年,尹小满也被他考麻木了。

学的效果如何,她也没有机会试,也不知道。

但已经练就了一身考试的本领。

无论是英语,德语,还是法语,哪怕华老把这些题全都给她列到一张卷子上,给她一锅烩,她也能做得面不改色。

而想当初,还真不是这样。为了说那些让人直想咬舌头的话,记那些弯弯绕的单词,她没少被华老骂哭。

可看看老人家那满头的白发,那越来越弯的腰,在为难她也只能咬牙坚持。

虽然华老一个字都没有说,可尹小满能够感受得到,老爷子现在对于她的学习进度,抓得越来越紧了。

想当初他还说要帮知华启蒙来的,可现在一个字也不提。

他在努力的,想尽可能多的往她的脑子里多灌输点知识,能灌多少灌多少。似乎生怕有一天,自己力所不能及,会留下遗憾。

尹小满觉得老爷子可能身体已经有点吃不消了,他是在靠毅力坚持。

为此,她还专门和男人讨论过,也说出了自己的担心。

但团里其实对于专家组成员们的健康还是很关注的。

驻岛医生每天巡诊,每个月一次例诊,然后每一年,团里还会专门组织医务小组上岛为他们做体检,能做的全都做到了。

每次体检结果,都显示华老,宁工这几位老人家的身体没有大问题,可与此同时,他们却全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迅速的衰老着。

大家都知道,他们这是拿心血在熬。

为了国家的科研建设,耗费了太多的心力。

到家后,小孩子们都被撵去睡觉了,只有卧室里还开着灯。

尹小满推门进去,却看到男人在整理行李。

她微微一愣。

看见她进来,沈青耘头也没抬的对她说道:“我明天跟着补给船回团里一趟。”

“回团里要拿这些?”尹小满用手指了指他面前摊开的箱子,还有他正在往里面放的棉袄。

那棉袄,还是好多年前在先锋营的时候他配发的。

除了那年他陪着华老去京城接那些专家家属上岛那次,这么些年了,除了偶尔拿出了晒晒,平时连碰都没有碰过。

沈青耘没立刻说话,而是直起腰走到她身边将门关了关好,这才对她说道:“明天我想去找团长谈谈,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准备去一趟京城。”

“去京城?你去京城干什么?”尽管已经压低了声音,可是尹小满的语气里还是充满了惊讶。

沈青耘示意她在一旁坐下,然后也不再整理箱子,而是坐在了她的身边。

“我以前有没有跟你说过,大宝爹是从京城当兵的?”

“没。”尹小满摇了摇头。

她记得当初男人只是跟她说了一句,大宝爹是城市兵,可究竟是哪个城市,却并没有说。

沈青耘点了点头。

“我当时可能没注意,其实如果不是今天祁哥提醒,我还是没注意。祁哥说,那女人是个无利不起早的人,她不可能没有任何所图,就闹出这样一场阵势。

要说她是真心想接两个孩子回去养,那才是鬼都不会信的话!

我和祁哥今天下午故意又套了套小张的话,其实也不用套,小张他们都快烦死那个女的了,一听我们问,就立刻全都交了底儿。

他们说那女人嫁了一个老头子,那男的今年最少也得有快六十了。这样一个人,会纵着她瞎胡闹,还跟着她到处去赌咒发誓说会对孩子好?

这说到天边都是不合理的。越想越让人觉得蹊跷。”

“所以,你要去大宝爸爸的老家找找原因?”尹小满问道。

果然,和自己媳妇说话一点都不费劲儿,沈青耘赞赏的看了她一眼,嗯了一声。

“如果是能从省里,市里找到的原因,不用我去,成师长早就把事儿查清楚了,都闹不到咱们这儿。

祁哥我们俩分析了一下,如果连成师长都查不到,那肯定是京城那边出什么事了。

所以,我想直接去那边问问,打听一下这中间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这种事尹小满自然不会拦着,而且她也知道,这事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毕竟男人的身份放在这儿,只要团里放行,拿着团里开的介绍信,即便是在京城,他去哪个单位了解情况,也没有人会瞒着掖着,大体上的也都会配合。

所以,她不担心男人的安危,相反,她这会儿只希望明天别出什么幺蛾子,卢团能够早点放行。

第二天一大早,沈青耘就和小张,小赵他们一起做补给船离了岛。

按照他和祁峰商量好的,这次下岛要办什么事,他们并没有同那两个人说。只说要去团里办事,顺便送他们离开。

至于两个孩子的事儿,沈青耘确实是拿脱密为理由拒绝的。而这个理由显然之前小张他们压根就没有想到,听他这么一说,俩人连劝都没有再劝一句。

反倒是沈青耘亲笔给成师长写了一封信,将这边的情况解释了一下,托他们两个给带了回去。

从沈青耘离岛那一刻,尹小满一颗心就提了起来。以前男人去团里办事,她都是算着他什么时候能回来?恨不得有事没事都去码头转一圈,看看有没有船过来。

可这次,她一点都不想看见船。

她只担心卢团会嫌麻烦,怕担责任,不让男人跑这一趟。

而这一趟如果不去,俩孩子的事儿想闹清楚,就更加麻烦。

她整整两天都是在忐忑不安中度过的,一直到第二天天黑下来,男人也没有回来,她的心才算是落进了肚子里。

可是让她再也没有想到的是,第三天一大早,码头那边就传来了船靠岸的突突的马达声。

那颗刚刚放下的心一下子就又提溜了起来。

“大宝,你看着火,我去码头一下。”听到声音,尹小满将切菜的刀往案板上一扔,扭头就往外面跑。

看到她这个样子,大宝想跟,却被她一句话给堵的,没法离开。

他冲着外面就喊了一嗓子:“二妞,你跟娘一起去,跑快点!”

正在后院喂鸡的二妞,听到哥哥的声音,丢下菜盆,撒丫子就跟了上去。

尹小满知道,这两个小的,现在都变成惊弓之鸟了,见不得有一丁点动静。可她这会儿也顾不上了,也不管小闺女了,自己就走得飞快。

母女俩走到码头的时候,那船才刚刚靠岸,船上的人还没有来得及走下来。

俩人站在岸边,控制不住的大口的喘着粗气。

大米一下船就看到婶子和二妞站在岸边,全都一副翘首以待的样子,顿觉一愣。

他连忙朝着俩人挥了挥手,然后三两步的跑了过来,笑得嘴巴都快咧到耳朵根儿了。

“婶儿!二妞!你们怎么知道我回来了?”

尹小满:“……”

二妞:“……”

她们并不知道。

大米现在在二营当兵,营里的人们都知道他是在这岛上长大的,甚至还有好些老兵几乎是看着他长起来的。

大家都对他关照的很。

只要有来岛上,或者到附近海域的任务,能带着他的都会带上,这样三不五时的,他也能经常回家看看。

虽然每次待的时间都不会长,最多也就是几个小时,可基本上一两个月就能回来一次,所以大家看见他也并没有多少惊喜。

至于专门来接他的待遇——除了第一次回来,以后就再也没有过了。

“你回来了?正好,饭快做好了,待会儿一起回家吃饭。”

尹小满在大米的衣服上掸了掸,掸掉他刚才跑得急而蹭上的灰尘,然后目光又投向了船上。

“你叔呢?你叔没和你一起回来?”她有点紧张的问道。

“我叔?”大米一头雾水:“我叔去团里了吗?没听说啊?他去团里咋也不去看看我呢?”

听说沈青耘并没有一起回来,尹小满的心再次放下了。

既然有船来岛上他都没跟,那就说明这是卢团同意他去京城了。

想到这儿,她顿时心情好了很多,这才终于意识到了大米的存在。

“诶,都别站着了,走,先回家。”尹小满说着,就伸手想要去帮大米拿脚边的那个包袱。

一提,却没提动。

“你这里面放什么了,怎么这么沉?”她不由出声问道。

正跟二妞说话的大米转头看了一眼,顿时笑了:“你问我,我还想找个人问问呢!谁知道我大舅往里面放什么了?还神神秘秘地弄了一把小锁。这是明显怕我看嘛!”

大米口中的大舅指的是周天成,周班长。

虽然他和尹小满的表兄妹关系并没有对外公开,可在家里却并不是秘密。

毕竟,哪儿有不让孩子认亲的道理?加上自家这几个小的也都不是不懂事的,根本不可能在外面混说。

而大米,这些年虽然一直称呼他们两口子叔和婶儿,可总是在沈家长大的。其实在大家的心里,也和沈家的孩子没差别。

所以,他也跟着大宝二妞喊大舅,并没人觉得有什么不妥。

特别是现在,他又去了二营,和周天成见面的机会可以说是这一家子里最多的,他们俩也最熟。

每次大米有机会回家,都会提前去和周天成说一声。而那人又是个实诚的,每一次都大包小包,恨不得把他的提前积攒的存货一股脑全让大米给背回来。

好几次回来后,大米都大呼小叫,说他大舅拿的东西能把他给压死。

可每回拿来的吃食,也没见他少吃一口。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