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三个人一起回了家。

因为知道沈青耘已经如愿的去了京城,两个孩子也没有被人带走,尹小满这会儿的心情好了很多。

大米进门就将之前周天成给他的钥匙给了她,她转手又塞回了他的手里。

“自己去打开看吧,你舅又不是避你。”

周天成那个人在部队待的时间比起尹小满,只多不少,又是在团机关那种人员复杂的地方。

说话做事看起来大大咧咧,可为人其实非常谨慎。

他和媳妇虽然经常给尹小满他们带东西,可每次都有非常正当的理由。

要么是代买,要么是给专家组补给的时候顺便夹带。

可就算是这个,每次送稍微贵重点,或者私密点的东西时,也都会加一把小锁。

以防万一有那特别没眼色的人死活要打开看。看见有锁了,一般人总会收敛一点。

这个事儿大米也是知道的。

所以听尹小满这么说,他嘿嘿笑了笑,也没拒绝,朝几个小家伙使了个眼色,就带着他们一起回了屋。

因为回来的次数多,虽然现在的大米已经不在家里住了,可和几个小的还是没有一点隔阂。

大宝,二妞就不说了,连知华,时言对于这个大哥也是亲的很。

虽然他们也知道大米不管他们父母叫爹妈,可除此之外,大米在他们心里,和亲哥并没有任何不同。

尹小满回了厨房,动作麻利的将今天的午饭给做了出来。

因为昨天去送饭的时候,看到华老明显一副疲倦至极的模样,所以今天的饭她是花了心思的。

早上的时候,她特意去炊事班转了一圈,从新打回来的海鲜里选了一些鲜虾回来。

此刻那些鲜虾都已经被她剁成了泥,并且加入调料搅上了劲儿。

她想汆个虾滑汤。

其实虾滑汤非常好做——

把几个大番茄切小丁,然后热油爆锅将其倒入炒出汁儿,接着加入清水,水烧开后下入虾滑。

等虾滑一个个浮上水面后,就证明它们差不多已经熟了。

这时候放入撕碎的紫菜,一把小青菜,出锅前再放入白胡椒粉和一点点香油,味道就会变得极为鲜美。

将锅里的虾滑汤盛出大半在食盒里,尹小满又将自己刚才就擀好的薄面片放在了剩余的汤里煮。

华老和宁工年纪都大了。

说起来也都是七十出头的老人了。

虽然他们从来不挑剔,可是那种大锅饭很多他们吃起来已经有点费劲。

就像是昨天送过去的二米饭,尹小满明显看得出华老有点吃不动的样子。可其实她米饭做的并不是很硬。

她决定以后尽可能的给二老开个小灶。别人怎么想她懒得管,反正,但凡有点良心的人都应该知道这两位老人为国家,包括为岛上的人们做出了多大的贡献。

即便不谈贡献,就算是自己家里有个老人,也得多关注,多心疼一点才对吧?

面是尹小满自己擀的,纯白面,擀得薄薄的,都快要透明了的那一种。所以熟的特别快。

在确定面跳煮熟了之后,她又打进去了两个鸡蛋。

把虾滑汤,凉拌黄瓜,蒜泥茄子还有虾酱炒通心菜统统在食盒里放好,又把事先蒸好的馒头拣到竹筐里。

尹小满冲着屋子里面喊了一嗓子。

很快,大米带着弟妹全都跑了出来。

一个个嘴里都还在咀嚼着,知华和时言更是两只手都抓满了东西。

尹小满看了一眼:“大舅又给你们带豆腐丝了?”

“嗯,好吃!娘吃!”知华一边使劲的点着头,一边凑过来将自己手里捏着的油炸豆腐丝往尹小满的嘴里送。

“去去去,你那小臭手,脏不脏你就往我嘴里塞。”尹小满嫌弃的往后抻着身子。

可知华一点也不在意,更加起劲的和她黏糊:“不脏,大大哥说不洗手不让吃。我洗了,娘你看,洗得可白了。”

被儿子黏糊的没法,尹小满只得就着他那只小手吃了一根豆腐丝。

然后才对大宝说:“你和二妞把饭给专家组送过去。那边盛在小饭盒的是给华爷爷和宁爷爷的。

他们要问,就说只是擀了点面条没加别的,让他们放心,东西和别人都是一样的,伙食费没超标。”

听她这么说,大米先笑了起来。

“怎么这么多年了,还这么犟?他们那么大岁数了,就算是照顾一下,还不是应该的?”

“是应该的,那也得他们乐意啊!”

尹小满说着,看了大米一眼:“你有本事就当着他们面说岁数大,看两个老爷子抽不抽你。”

一句话说地大米又笑了起来。

“我可不敢。”

他说着走过去先提起了食盒。

“我和他们一起送吧,我也好久没见华爷爷他们了,挺想的。”

在问清楚大米这次可以在家里待到两点,尹小满挥了挥手,让他们三个一起离开。

然后转身带着两个小的进了屋。

她还没有来得及看表哥和嫂子这次拿过来的东西呢!

现在在宁城有了周天成两口子帮衬,不仅仅是尹小满一家子,连乔麦,李芳他们的日子也比以前好过了很多。

以前虽然每个月的补给船也给岛上的人们捎东西,可那毕竟是有限的,也就是人家大批采购的时候,可以附带着帮你多买一点。

想要单独要点什么,那是不可能的,因为根本没人有空会专门给你去买。

而现在就不同了。

每次有船来,无论是补给船还是其他别的什么船,小满他们都会把自己需要的东西列一个单子,和钱,票什么的一起托人给周天成带回去。

他也会抽空给准备好,找机会给带上岛。

就算是一些不太方便让他代买的妇女用品,也可以托给嫂子吕丽。

这让她们的生活水平可以说有了一个质的飞跃。

除此以外,因为有着之前的交情,乔麦李芳姑嫂俩现在也开始托着吕丽帮忙给做一些衣服,被褥之类的。

开始的时候,尹小满都不知道。

还是她生时言的时候,吕丽一连给小家伙送过来一大包的肚兜,小褂,还有什么口水巾,小褥子……

拿着那些东西,尹小满越看越熟悉,然后忽然意识到,这跟乔麦他们家小岛刚生下来时用的那些几乎没什么差别。

一看就是出自同一人之手。

在她的逼问之下,乔麦才不好意思的坦白。

说她和她妈的针线活都不行,李芳就更别提了。这眼看着儿子都快落地了,还什么也没准备呢。

实在是没辙了,这才想到托吕丽帮忙。

没想到吕丽那么爽快的就答应了。

自此后因为在尹小满这里过了明路 ,那乔麦李芳两个人就更无所顾忌了。好多次甚至还托大米帮她们带字条到团里去。

更有一次,尹小满还看到她们在字条上画图,让吕丽照着做。

而吕丽也奇异的每次都能够按照要求完成,还能完成的很贴她们心意。

这让她也不禁开始有点心动,

特别是后来有一次,立春很不好意思的问她,能不能再帮她做一件之前给过她的那种内衣?就是用很软的布做的那个。

她说那个又软又薄,夏天在御膳房穿戴的时候,比丝的,绢的穿着都舒服。

并且信誓旦旦的承诺,只自己穿,保证不外流,也不会让任何人看见。

在此之前,尹小满曾经利用空闲的时间,按照吕丽给她做的那个内衣样做了两个差不多的给立春,用的是她之前存在自己小屋里的布。

可做出来后她发现,自己存的那些布虽然材质更好一些,可是布料厚实的很,做出来没有吕丽给她的轻软。

所以她索性把从岛上回来的时候,吕丽给她提前做的那些个里面,选了一个稍微小一点的,和自己做的两个一起留给了徒弟。

让她没有想到的是,立春一下就爱上了吕丽做的那一种。

尹小满知道,乔麦她们托嫂子做东西,肯定不会在钱上亏了她。而看现在这情况,嫂子应该也很愿意接这个活儿。

所以,在下次她们又托吕丽做活儿的时候,她让乔麦把自己需要的东西也添了上去,包括立春要的那两件内衣。

乔麦有点惊讶,但转瞬就明白了,小满这是怕她嫂子不好意思收钱,所以才借了自己的手。

于是很痛快的答应了。

所以,现在周天成往这边送的东西里,除了尹小满他们自己家吃的喝的,还有好些都是乔麦托吕丽买的,或者做的东西,托他们一起带过来了。

将行李包里的东西分了类,拿出乔麦和李芳的,又另外拿了一个布袋放好。尹小满将袋子交给了知华,让他带着弟弟去给乔麦送过去。

然后她拿出给立春准备的那些进了空间。

这一次她托表哥给立春做了一袋儿虾干。

就是最早她帮华老他们做了,让他们当零食的那一种。

当初华老他们喜欢的很。

有很长一段时间,就是靠着这些虾干,蛏子肉干陪伴着度过了一个又一个晚上加班的日子。

但是再好吃的东西吃多了也就会没了胃口,后来尹小满又开发出来一些别的东西。

而在医院休养的时候,聊天时她也顺嘴将制作方法告诉了表哥。

结果后来再和立春交易的时候,她一时没找到什么合适的东西,就将之前做的,华老他们不太爱吃的虾干拿过去了一袋子给了立春。

因为量太小,她也没法拿出宫去卖,就留着自己吃着玩了。这一吃还上了瘾。

隔三差五的就会提出让尹小满帮她做一点,毕竟这边晒海鲜更方便一些。

可现在岛上的海鲜也实行分配制了,能得到大量鲜虾的机会并不是很多。

尹小满就索性将这个“任务”交给了表哥,反正宁城那边也临海,他又守着炊事班,平时进城买菜也方便。

让他帮忙晒点干货并不困难。

尹小满拎着虾干去了立春的小房间。

然后一阵熟悉的心悸再次涌了上来。

她的身体晃了晃,连忙扶住了旁边的案子,然后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这两天因为大宝他们的事儿,尹小满都快要把自己这个毛病给忘了。可这会儿,突如其来的除了心悸,还有一阵发自内心最深处的恐慌。

她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这种感觉是她以前从来没有经历过的。

在椅子上坐了好一会儿,一直到算着几个孩子都差不多要回来了,才强撑着身体站了起来。

将虾干放入柜子,踌躇了一下,她还是拿起了桌子上的纸笔给立春留了一个条子。

“万事小心,注意安全。”

写下这个条子的时候,其实尹小满是有点怕让徒弟也跟着担心的。毕竟她并没有真的感受到什么。

可自从那一年岛上大灾,因为缺粮差点出大灾祸之后,尹小满就更加坚定了要随时做好未雨绸缪的准备。

虽然那件事之后,无论是岛上还是团里都针对这种情况做了各种准备,防护,再缺粮的可能性已经变得极低。

可她还是在一切能够想到的空间里,都尽可能多的储备下了食物。

空间中她自己的小屋子再次被放的脚都快要没法沾地了不说,连家里的厨房,房间里,也被她放了好几个大缸还有陶罐。

分别存放了不少的粗细粮。

反正,只要勤换着点,也不存在会把粮食放霉的可能性。

因为之前她存放的小米在最关键的时候,发挥过重大的作用,所以一家人对于她屯粮的事儿都采取了支持的态度。

大宝甚至还专门为此列了一个表,到时候就提醒她要把粮食重新换一批新的。

尹小满后来也将这事儿跟立春说了,同时一再提醒她未雨绸缪的重要性。

沈青耘是在大年初二那天回的岛,这个时候他已经离开家两个月有余。

看到他回来,一家子人都有点不敢相认,没有想到在中山岛天天晒太阳都没有变得有多黑的人,出去了两个月,变得又黑又瘦,生生比走之前瘦了一圈都不止。

看到他,尹小满的眼泪一下子就落了下来。

看到她哭,家里的几个孩子也都跟着呜呜的哭了起来,哭得沈青耘伸手一人脑袋上拍了一巴掌。

笑骂道:“大过年的,哭什么?你们老子还好好的呢,去去去,都把脸给我洗干净了去。大老远跑回来也不给我一个笑脸。”

听他还有精神骂人,尹小满知道事情应该办的差不多了,至少不会是什么大麻烦。

顿时心松了好多。

她将几个孩子都撵走,然后将男人拽进了屋里。

她亲自去接了一大盆水,让男人洗澡,然后拿着他换下来的都脏得没眼看的衣服走了出来。

“娘,我去洗。”守在门口的大宝一把抢了过去。

尹小满也没跟他抢,将衣服给了他后,又连忙进了厨房给男人足足的下了一大碗番茄鸡蛋面。

这会儿,只有下面条是速度最快的。

这边面条刚刚出锅,那边沈青耘已经洗的清清爽爽的走了出来。

看到她和孩子们全都眼巴巴的,一脸期待的看着他,也没有再卖什么关子,而是冲着尹小满点了点头。

然后抬手在二妞的脑袋上撸了一把,对她说:“闺女,别害怕了。事儿全解决了。以后没人会再来找你们,也没人能把你们从爹娘跟前抢走。”

“真的?”二妞不敢相信的问道。

“真的,爹什么时候骗过去?”

“哥!”二妞激动极了,尖叫一声,二话不说扭头就往门外跑。

一看就是要去跟在小溪边洗衣服的大宝报喜。

知华和时言两个小家伙也连忙跟上。

“哥!大哥!”他们也同样尖叫着,跳跃着,一个个看上去恨不得比二妞还要兴奋。

几个孩子全都离开,房间里总算是安静了下来。

知道媳妇肯定有一肚子的话要问,沈青耘一边吃着面条,一边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全都细细的跟她讲述了一遍。

当初,得到了卢团的同意之后,沈青耘一点都没耽误,在拿到团里开的介绍信的第二天,就直接去了京城。

到京城后,他先找了当地的武装部,通过武装部的同志查到了大宝他们父亲杜长宇当初当兵前的个人信息。

又通过那些信息找到了他最早居住的地方。

找到地方才知道,此时的老杜家已经完全没有了人。

杜长宇牺牲了,他的父母年龄大,经受不起折磨,也相差不久先后在下放的劳改农场去世了。

唯一的妹妹,也病死在了下乡的公社,死之后连一个能通知到的亲属都没有。

全家人销户手续都是居委会给办的。

这一家,可以说除了大宝和二妞,已经彻底绝了户了。

当时站在杜家那已经被重新分配给了四家人的老宅门前,沈青耘好长时间都缓不过来劲儿。

虽然这些情况他之前已经有所猜测,毕竟从他收养大宝二妞到现在,这么多年过去了,杜家至始至终没有一个人上门找过孩子。

当年杜长宇出事,团里也不是没有往家里发过通知,可是在他的追悼会上,亲属一个人都没有参加。

可猜测归猜测,等有个人真的当面告诉你,这一家子人全都死了,一个都不剩了。

那种感觉,还是让人觉得连气都喘不过来。

沈青耘在居委会待了好久,能找到人都找了,可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打探出来。

在那条街住着的人心里,这一家子人都不存在了。

对于不存在的人,谁还会去注意和他们有关的事情?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