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完结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大宝和二妞高考是沈青耘陪着去的。

这也是他这个当爹的,这么多年难得的单独带孩子外出。

尹小满并没有跟着。

一来,两位老人年龄大了,知华和时言还小,家里得有人照看着。

再有就是,比起男人,尹小满对京城那是完全不熟悉。

有沈青耘带着,至少住宿啊,找考点啊这些事,更让人放心一点儿。

说是这么说,可这连路途带考试,几个人一走五六天,尹小满做什么都有点心不在焉,只觉得自己的一颗心都跟着一起过去了。

虽然俩孩子在家的时候,她天天念叨着想多留二妞一两年,可孩子真的去考试了,她又生怕闺女会紧张,会考不好。

还怕男人照顾不好他们吃饭,睡觉,简直是坐立难安。

到最后华老都看不下去了,开始天天变着花样的点菜,只想让她没那么多时间瞎琢磨。

左盼右盼,那几个人终于回来了。

三个人一进屋,根本就没有等一直惦念着的大人来得及开口,知华先跑了过去,一下子扑到了姐姐怀里,紧张的问:“姐,你们考得怎么样?”

知华如今已经七岁多,马上就八岁了,跳级进了锦城第一小学,如今在读四年级。

别看他年龄小,可身体壮实的很,那个头即便站在一群十岁的孩子跟前,也不比别人低。

这一冲过来,直接将二妞给冲的朝后倒退了好几步。如果不是沈青耘扶了一把,姐弟俩估计都能直接摔到台阶下面去。

二妞叫了一声,伸手在弟弟的背上拍了一巴掌。然后做出了一番凶巴巴的模样:“臭知华你干啥?你把我撞倒了看哥收不收拾你!”

说得知华缩了缩脖子,悄悄的睨了旁边站着的大宝一眼,有点委屈的说:“我这不是替娘问的吗?你们走这几天,娘连做饭都没心思了。”

说完还不忘拉上尹小满给他作证:“娘,是不是啊?我说得对不对?”

尹小满才懒得搭理这个傻儿子。

可她不理有人理啊!

宁工立刻朝知华招了招手:“过来,来爷爷这儿。”

然后还不忘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块儿尹小满特意给他们两位老人做的,用来偶尔当个零嘴吃的花生糕递到了知华手里。

“就坐这儿吃,别过去招人嫌。”一句话说得一个屋子里的人都跟着笑了起来。

知华这小子可以说是全家人里面神经最粗的一个。

他对谁都打心眼里好,可就是做什么事不知道动一点脑子。

说话直来直去,干什么没有一点弯弯绕,想到哪是哪儿。有的时候很容易顾及不到别人的想法。

这种性格吧,就很容易出岔子。

就算大家都知道他本意是好的,可看着他隔三差五搞出来的小漏子,还是容易气得牙痒痒。

所以从小到大,他就是这个家里最容易挨骂,也挨打最多的。

可谁也不会想到,就是这样的一个孩子,却对数学有着天生的敏感。

当初他开始启蒙的时候,尹小满都怕他学不会数数。可偏偏,他就仿佛是第二个陈明理一般,刚一接触数字,就给人带来了天大的惊喜。

于是迅速的入了宁工的眼。

之前华老收了明理,虽然他们谁也没有明说,可大家都能够看得出他是将明理当做关门弟子看待的。教的那叫一个精心。

即便是离了中山岛,这些年也没少往岛上寄资料,关注着那孩子的学习进度。

如果不是岛上的消息闭塞,没有赶上报名,那么今年明理很应该和二妞一起参加高考的。

可就算是耽误了一年,明年那姑娘也一定能够考得上。

关于这一点,根本不会有任何人会产生质疑。

同样学富五车,看到华老能够收到这样一个弟子,宁工说不羡慕那都是假的。

可他没有想到,他的小弟子居然就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长大了。

以前在大家的概念里,知华就是个属泥鳅的,除了游泳游得好,其他的也没有什么特别大的闪光点。

可当有一天宁工帮大宝讲高中作业时,坐在一边描红的知华忽然把答案脱口而出后,宁工眼珠子都亮了!

在对这孩子进行了全方位的考核之后,宁工的喜欢,还有对知华的偏爱程度,那就……

用尹小满的话说,那就是没眼看。

这老爷子简直恨不得把那小子栓到裤腰带上,走哪儿带哪儿。只要肯学,听话,那真是要啥买啥,吃啥给啥。

偏那小子原本就是个憨的,给口吃的就乐呵个不行。

就好像这花生糕——别看他这会儿吃的欢快,估计今天晚上宁工不知道又得给他多出几页的作业题呢!

想到这儿,尹小满的脸上也露出了几分微笑。

从家里这三口人一进屋,一直萦绕在她心底的那点忐忑不安就全都烟消云散了。

虽然还没来得及问,可从他们的表情里就已经看出来两个孩子应该都考得不错。

不然,男人的嘴角不会一直咧得都快要到了耳朵根儿。

这是……提前知道成绩了?

她不由得暗想。

可立刻就自己打消了念头。

怎么可能?这才刚刚考完,哪儿能这么快就出结果?

就在这个时候,华老已经把大宝叫过去询问了。

“对答案了吗?感觉怎么样?”

尹小满这才知道,原来考完试还有对答案这一说!

“对了,考得还行,应该能考上。”大宝笑眯眯的回答道。

“好,好!”华老高兴的脸上的褶子都比平常多出了许多。

他又将头转向了二妞:“我们家小闺女呢,考得怎么样?”

这是华老对二妞的爱称,有时候听尹小满和沈青耘闺女长闺女短的叫,他也会跟着凑凑热闹。

“我也能考上!”二妞回答的笃定极了,很有信心。

“爷爷,你们放心吧,我今年肯定能走,明年我就能成为一名光荣的军医啦!”

小闺女的话说得尹小满的心里还是难受了一下下。

可看着孩子神采飞扬的脸,再多的担忧和顾虑她也只能放在心底。

她还记得在听说自己可以考军医大的那一刻,二妞表现出的惊喜。那孩子几乎完全没有任何迟疑就做出了决定,比大宝来得还果断。

让她这个做妈的,所有担忧的话都没有机会说出来。

不过经过了这么多天的自我调适,现在的她也想通了。孩子想做什么,只要不是坏事,就让她做吧。

反正有她和男人做后盾,他们只管按照自己的想法往前冲就是了。

吃饭的时候,一想到几个人离开家这么多天,不知道吃的怎么样,尹小满就开始一个劲的往两个孩子碗里夹菜。

在她将又一块儿红烧肉夹到大宝的碗里时,沈青耘无奈的叹了口气。

“搞得跟我虐待了他们一样,你问问他们有没有受罪?只怕他们这几天吃的比在家里还好呢!”

尹小满一脸的不相信:“少胡说,不可能!”

不是她不相信男人会给孩子们买好吃的,只是她现在也在城市里生活了这么久了,也算是见过几分世面。

别的不说,光那些国营饭店做的饭……跟她胡乱做一做的都没法比!

“真的,娘我们吃得挺好的。”大宝将红烧肉吃到了嘴里,一直到咽下去才笑着说道。

“嗯,娘,我们还没来得及说呢,我们在京城碰到我大舅了!”

“碰到你大舅了?你们回家里看了?”尹小满很有些惊讶。

她这些年和周天成一直是有联系的,中间也和吕丽通过几次信。他们复员回家的事儿尹小满知道,她也一直说要去京城看看。

也不光是为了看周天成那一小家子人,还想去看看她大舅,也就是周天成父亲。

只是她毕竟是从岛上回来的,有脱密期。在军营里住着,或者周围转转没什么问题。可要是离开家到京城,这就有点麻烦。

要打报告,写说明,一堆的领导要批。

加上她和周天成虽然私下里互相已经相认了,可毕竟明面上并没有什么人知道。

这样,就还得解释他们的关系。

基于各种考虑,大家商量了一下,还是决定等他们一家子的脱密期结束了,再一起去京城拜访。

所以,此刻听说他们这次去京城居然见到了周天成,尹小满怎么可能不惊讶?

“没有。”沈青耘接过了话茬。

“他们大舅带着京莹去军医院看热闹,说是让她提前感受一下高考的氛围,结果正巧就碰上了我送二妞。京莹今年也读高中了,明年也要参加高考。”

京莹是周天成和吕丽的大女儿,说起来比二妞还大一岁。

“然后大舅就死活非要拉我们一起去家里住。爹说已经安排好招待所,住得地方离学校近来回方便,大舅才不说什么了。然后大舅和大舅妈就给我们连着送了好几天饭,一直送到我们俩考完。”二妞补充道。

“那你们没有去看看舅姥爷?”尹小满越听越不安。

再怎么说,俩孩子也是小辈儿,去了京城没有先上门看望,反倒让表哥一家子跟着忙活几天。

这从哪儿说也不合适啊!

“本来想去的。后来大舅说姥爷去姑姑家了,估计要过完年才能回来。然后我们就和他约好,等过完年咱们一家子一起去看姥爷,还有他们。”二妞继续说道。

她嘴里的姑姑是周天成的妹妹,当初嫁到了外地。

前段日子她曾经在吕丽的信里看到过,说她生小儿子的时候难产,现在身体不太好。

信上吕丽还说准备自己过去一趟,伺候小姑子做个长月子。

可现在看来,应该是老爷子不放心,亲自去伺候闺女去了。

饭后,尹小满早早的就将两个孩子撵上了楼,让他们赶紧洗澡睡觉。

就算俩人一直说不辛苦,没受罪,可是参加了一场这么大的考试,又怎么可能会不累?

单就说那个紧张程度,即使没有亲眼所见,尹小满觉得自己也能够想象得出。

她和沈青耘也早早的回了房间。

沈青耘坐在床上,就着台灯的光看这几天没来得及看的文件,尹小满在他的旁边躺了下去。

“大米这也考完了,也不知道他考得咋样?”

“应该行。那小子心里有数,卢哥说他刻苦着呢。”沈青耘一边看着文件,一边回答。

警卫团离京城实在是太远了,不可能让战士们到这边参加考试。

好在,今年要报考军校的战士多,所以那边也设了考场,就在宁城。所以大米没有回来。

听他这么说,尹小满再一次皱紧了眉头:“你说,大米这一出来上学,最少又得三年。这娶媳妇的事儿可咋整啊?”

沈青耘放下了手中的文件,转过头盯着媳妇看了半晌。

看着她那一脸毫不作伪的愁色,实在没忍住,一下子笑出了声:“你真把自己当他娘了?”

尹小满气得眉心一跳,照着男人的胳膊毫不客气的拧了一把,瞪圆了眼睛。

“你又胡扯八道!我这不是操心吗?那小子自己不上心,你和卢哥又都不管,我再不操心,就让那小子打光棍一辈子?你还记不记得他多大,他都二十五了!再上三年学,等回部队他同期兵的孩子都能打酱油了!”

她越说越发愁,只觉得自己的头发都得被这小子给气得白上几根。

看媳妇真的发了火,沈青耘也不敢再跟她闹了。他伸过手将尹小满揽进了怀里,深深的叹了口气。

“小满啊,说起来这么多年,我真的欠你一句谢谢。虽然说咱们是夫妻,这么说感觉太外道,可我打心眼里知道,我沈青耘欠你的这一辈子都还不完。

不光是我,还有这群孩子。你为我们,为了这个家,这些年付出的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听男人这么说,尹小满抿了抿唇,只觉得鼻头一阵发酸。

“说这些干什么?什么谢谢不谢谢的,都是一家人,这都是我愿意的。”

沈青耘将媳妇揽得更紧,转头在她的额发上轻轻的亲了一口,这才继续说道:“以前他们小,你多操点心,那是你心里有他们。

可现在他们都长大啦。儿孙自有儿孙福,他们都是成人了,以后的路要怎么走,应该让他们自己做决定。

以后啊,你把心思多用到自己身上点。想吃什么就去吃,想去哪里转转就去转。乐意去京城大舅哥家住段时间也可以,再不然每天陪着二老说说笑笑也好。

孩子们的心你已经操了这么多年,也该放下了。以后咱就过咱自己的小日子。

等知华和时言长大了,也让他们滚蛋,咱全都不伺候了。

到时候咱们国家肯定会变得越来越好。

再过几年我就转业,然后咱们什么也不干,就游山玩水。我带着你,咱们去把祖国大好河山转个遍。

管那些个小崽子们怎么生活。

为他们忙活了这么多年,把他们全都养活大,你早就功德圆满了。以后咱们俩自己过,到哪儿都不带着他们。

你看现在这世道一天比一天好,这都能高考了,没准儿哪一天咱也能去国外转转。到时候咱带着华老和宁工一起去重温一下他们待过的地方,咱也去尝尝他们老说的奶油面包……”

男人的声音温柔又和煦,躺在他的怀里,听着他畅享未来,尹小满的脸上不知不觉中带出了幸福的笑。

虽然他一口一个小崽子的叫着,听得她不满的瞪了他好几眼。

可是想象着那一幅幅美好的前景,眸中还是现出了向往的神采。

尹小满相信,那一天一定会来临。

以后的日子大家都会越过越好。

她期待着。

(全文完).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