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番外1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当初送大宝和二妞去京城考试的时候,是沈青耘自己去的。

可接到通知书,送他们去上学的,却是家里所有的人。

只除了二老。

二老和他们不一样,两位老人毕竟是专家组曾经最重要的人员。不仅脱密期比他们长,为了保证老人家的绝对安全,出门审批手续也比他们复杂得多。

不过,也算不上什么遗憾。

毕竟京城和锦城离得太近了,坐长途车一天就能走一个来回。逢年过节,寒假暑假俩小的总是要回来的,所以也分开不了多久。

再加上,大米和他的女朋友也一起考来了京城,并且还分别与大宝和二妞同校,相互间都能够有所照应。

这对于一家子来说,都是十足的惊喜。连两位老人都高兴得一个劲儿说好!

把那仅剩无几的离愁也冲散了个干干净净。

是的,大米带回了他的女朋友。

或者说是未婚妻。

据说两个人已经打了恋爱报告,如果没有什么特殊情况,十一假期的时候,他们就可以成婚。

大米的女朋友赵灵也是他们警卫团的,之前在卫生院做助理医生。

和大米认识,说起来也是一个巧合。

想当初虽然沈青耘说起来是信誓旦旦,什么小崽子们的事儿他以后都不管。

当时尹小满被他忽悠的是没反应过来,可醒过神来后觉得那都是胡扯八道!

大米一个人在外面,他们不管,谁管?!

于是对着他就是一顿念叨,念叨地沈青耘再不服气也还是乖乖得服了软。

被媳妇逼着给曾经的老战友,老部下们全都打了电话,这还不算,还把曾经的卢团,现在的卢师长也给拉下了水。

一起帮他们家大米找对象。

两个师级干部同时出马,要给他们的干儿子(侄子)介绍对象的事儿几乎是一夜之间就在整个宁城军区传开了。

待大米几天后出任务回来,那要给他做媒的人都快要排起了长队。

大米闹明白怎么回事后,瞬间气得鼻子都快歪了。

可他再气,连找人吵架都找不到人。

叔婶儿离得太远,干爸也下部队调研,据说一两个月之内都不会回来。

在一天之内被三拨儿叔叔,伯伯们抓过去问对要找的对象有什么要求之后,大米简直被逼疯了。

他索性和营长请了假,跑到卫生所里去躲了几天清闲。

反正他那段时间因为学习太过于用功,抵抗力差,已经连续低烧好几天了。

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儿。

听他说要去住院检查一下,营长连想都没想就批准了。

谁也没想到,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就这么躲了个懒儿,大米就和同样在积极复习,准备考大学的肖灵医生看对了眼。

一直悬在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下,尹小满看肖灵那是越来越喜欢,连大米的位置都得往后靠一靠了。

一行人去了京城,在沈青耘提前订下的招待所安顿下来之后,就浩浩荡荡的一起去了周天成家。

周天成的祖父,当年是第一批支持公私合营,并且主动将自己家经营了多少年的老店交给了国家的先进分子。

也正是这个原因,在之前的那场运动中,虽然成分谈不上太好,也确实影响了周天成的进步,但实际上家里并没有受到太多的迫害。

而且,在拨乱反正之后,也是第一批被平反,还将祖宅退回的一批人。

所以,这次尹小满他们去的,就是他们那位于内城区的一个古香古色的小四合院。

说是古香古色,可实际上因为岁月的磨砺,和之前所住之人的不知道爱护,已经残破了不少。

可再怎么说底蕴还在,那些窗棂,砖雕,无不在证明着这家子曾经的富足和兴旺。

周老爷子已经是七十多岁的人了,耳不聋眼不花。个子高高的,站起来的时候又直又挺。

如果不是露在外面的胳膊和小腿上,有常年掌勺的厨师因为负重和长时间站立都不可避免的静脉曲张,根本看不出这是一位身怀绝技的大厨。

看上去更像是一名老军人。

看到他,就让人仿佛看到了多少年后的周天成,顿时熟悉感倍增。

听到他们来,老人家乐呵呵地从屋里迎了出来。可是在看到尹小满的一瞬,笑容凝结在了老人脸上。

几乎是在瞬间,老爷子的眼圈就红了。

“爸,别都在门口站着,有什么话进屋说。”周天成在旁边温声劝道。

“对对,进屋说,进屋说。”老人家这才反应过来,忙不迭的点头。

可说着,还是走到了尹小满的面前,盯着她仔仔细细地看了一个遍。

越看,眼睛越红,到最后索性扭过了头,擦起了眼睛。

尹小满被他盯得很有几分局促,可也知道老人家这应该是看到她,想起来自己的妹子。

这让她的心里也跟着难受了起来。

“外面热,都进屋,屋里凉快。二妞,知华,时言,赶紧进来,看舅姥爷给你们准备什么好吃的了。”

最后还是吕丽一句话给解了围。

周老爷子也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连忙抹了把脸,伸手在尹小满的肩膀上拍了拍,对大家说道:“我老了,都别跟我一般见识,都进屋,屋里凉快。”

虽然老人家和吕丽都一直强调屋里凉快,可这群人进去之后还是惊了一下。谁也没有想到,在这三伏天里,这屋子里能比外面低上十几度!

一头大汗的进屋,转眼间就汗意全无。

知华是个不怕生的,更何况除了老爷子,他和周天成夫妻俩也并不生疏。

他用手在胳膊上搓了搓,然后就一脸惊喜的喊出了声:“舅姥爷,大舅,大舅妈,你们家为什么这么凉快啊?!”

他这一声舅姥爷,顿时将周老爷子叫得喜笑颜开。

周天成和吕丽这么些年,要说有什么让老爷子不满意的地方,就是只生了一个女儿。虽然他不是那种老古董,不会因为这个去责怪儿子,媳妇。

可要说心里没有遗憾,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所以,在看到这一屋子的男娃,特别是知华,时言这两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时,那心里的喜欢是遮都遮不住的。

他也顾不得和尹小满叙旧了,弯下腰,一把就抱起了不爱说话的时言。

然后居然还能腾出一只手在知华的脑袋上撸了一把,笑眯眯的对他们说:“走,舅姥爷带你们去吃好吃的!”

“好勒!”

俩孩子就这么欢欢喜喜的跟着他走了,可把后面的一群大人们给吓得够呛。

要知道,今年的时言七岁多了,个头也不低。老爷子就这么忽地一下把他抱了起来——

尹小满觉得自己的心都差点没跟着一起跳出来。

这可是七十多岁的老人啊!

她吓得抬脚就要跟过去,却被吕丽给拦住。

吕丽摆了摆手,朝她露出了一个略显无奈的笑容。

“没事,别担心,我爸的身体好着呢。你别看他年龄大,一直到现在,那抡锅的水平都不比天成差。他就喜欢男孩儿,看见别人家的孩子还稀罕的很呢,别说咱自己家的了。你就让他抱着吧。”

虽然这话听上去跟带着酸意似的,可尹小满从嫂子的眉眼里却没有看出一点委屈,有的只是坦荡和亲近。

能够看得出她对此根本不在意。

也可以证明,老爷子平日里并没有因为没生儿子的事儿拿捏她。

这让尹小满的心顿时放下了很多,也对自己这个大舅更多了几分好感。

老爷子抱着俩小孩儿走了,周天成两口子就开始招呼其他人坐。

然后拿出了提前准备好的各种果子,糖果,一个劲儿的往几个小辈儿的手里塞。

虽然都是头一回上门,可肖灵作为大米的未婚妻,还是受到了更隆重的款待。

特别是吕丽,和肖灵以前还认识,之前在团里的时候也经常说话。这会儿忽然知道她在和大米谈对象,并且很快就会结婚,顿时更加亲近了不少。

所以,没多长时间,小姑娘之前的那点紧张和拘谨也都没有了,笑容也多了,恢复了开朗的本性。

大家聊得很是融洽。

没一会儿,隔壁的屋子里传出了两个孩子惊叹的叫声:“哥,哥,姐,你们过来看!看舅姥爷给咱留的好东西!”

如果只是知华叫,可能大家也不会有什么反应,毕竟这小子平时就闹得很。

可偏偏,这一次时言叫的比他小哥的声音还大。

这就很奇怪了。

时言那小家伙是这个家里最不爱说话的。平时和他说话,你说十句,他能搭理你个一两句就很给面子了。

一丁点儿的孩子,最喜欢的就是看书。

当初在岛上的时候,因为喜欢的书被送人,沈青耘应承小儿子,到了新家就让你娘给你买新的。

这句话可算是被时言记得清清楚楚。

一到锦城,都还没完全安置住,就拉着尹小满去书店把能够找到的连环画,小人书全都买了一个遍。

没事就猫到家里随便一个角落里,一看就是一整天。不叫不动窝。

再后来,华老看他实在是没有新书可看,就不知道从哪个故纸堆里翻出来了一本英文版的《安徒生童话选》。

先是给他翻译着念了几段,这一下可给时言打开了一扇新大门。

好家伙,之后的日子他几乎都黏在华老的身上了,不爱说话的他瞬间化身小可爱。

净捡着老人家喜欢的话说,天天磨着爷爷教他学英文。

现在那本书都被他给翻烂了不说,尹小满学了那么久的外语,都愣是没有自己家这个小不点儿子说得溜。

这会儿,听到连不声不响的时言都跟着叫了起来,别说大宝,二妞了,连大米和肖灵都忍不住站起身凑了过去。

很快那边又传来了这几个都已经成年了的,大孩子的啧啧称奇的惊叹音。

紧跟着还有敲击硬物所发出的清脆的响声。

尹小满终于坐不住了。

她转头看向吕丽:“嫂子,大舅这是准备什么了?”那眼神里全是好奇。

吕丽都还没有来得及回话,知华和时言已经一人端了一个小碗从隔壁屋子跑了出来。

那碗里明显放着很凉的东西。天气热,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碗壁上竟布满了一层细密的水雾。

“娘,冰碗儿!姥爷给我们做的冰碗儿!”时言说着,已经冲了过来。

他一脸得兴奋,可是动作却很有些小心翼翼。

一边说,一边将手里捧着的碗举到了尹小满的面前。

尹小满仔细的看了看,发现儿子手里拿着的是一个青瓷小碗。虽不是什么金贵东西,可瓷质细腻,看上去也很是小巧。

那碗的底部垫着厚厚一层敲成了碎块的冰。

在冰的上面放着切成了薄片的莲藕。还有新鲜的,去了芯儿的莲子,以及一个剥了皮的,嫩生生的菱角。

晶莹莹,白嫩嫩,看上去就说不出的爽口。

除此之外,碗里还撒了切碎山楂糕,烤得金黄的花生碎,最上面还淋了一层蜜糖……五颜六色,煞是好看不说,直让人食欲大开。

大夏天的,拿着这么一碗冰,即便不吃,单这么看着,就让人暑意顿消。

尹小满实在是惊诧极了。

冰碗儿她不是没见过,以前在御膳房的时候,入夏后,近水楼台吃也是吃过很多次的。

可是她到现在都还清楚的记得,在中山岛的时候,因为无法解决暑热的问题,他们是怎么成年累月吃不上新鲜肉的经历。

所以——在这个年代,为什么大舅家居然能够弄到冰?

看到她这样的表情,周天成第一个明白了过来,他顿时也想到了曾经为了给妹妹一家子弄肉,费得那些功夫。

一时间也感触颇深。

“这冰是我爸一大早跑到食品厂排队买回来的,是人家厂子里做冷饮用的,不对外卖。

也就是他去,换个人可买不到。老爷子今天可是借了居委会的三轮车去的,买了好一大块儿。专门留着给孩子们解暑用的。”

周天成解释着,站起了身,冲着尹小满和沈青耘说:“走吧,我带你们去看看。这东西平时也不常见,也没人会买这个。”

最后一句话他说得有点小声,可语气里也明显的带出了几分隐隐的骄傲。

能够看得出,对于父亲,周天成打心眼里是崇拜和尊敬的。

听他这么说,几个人全都站了起来。

除了两个小子乖巧的坐在桌边开始吃属于他们的冰碗,几个人都一起朝另外一个屋子走了过去。

那个屋子和外面这间比,相对小一点,几个人一走进就感觉到了又一阵的凉意。

看着桌子上放着的两个和面盆,还有里面两块儿和盆差不多大的冰,以及老爷子身边还有那已经被砸了半盆子碎末的,尹小满算是知道他们为什么会觉得屋子里凉快这么多了。

此时几个小一辈儿的,全都围在周老爷子的身边。

不管是大米还是大宝,也不再装成熟了,全都恢复了小孩儿样,盯着老爷子现场给他们做冰碗的样子,眼睛全都是晶晶亮。

写满了好奇和欢喜。

说起来,他们长这么大,都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也都是第一次在夏天,见到这么多,这么大块的冰。

更别说这些都还是能吃的。

有了这几个冰碗,周老爷子的形象顿时在几个孩子的心里高大了很多。

每个人看向他的眼神里都写满了崇拜。

搞得老爷子也兴奋得很,笑得声音更响了不说,连走路都比平时飘了几分。

原本说好了今天的饭菜是由周天成掌勺的,结果老爷子临时起兴,愣是把儿子给撵到了一边,决定亲自下厨给大家露一手。

尹小满原本想着大舅年事已高,想阻拦的,却没想到被吕丽悄悄的拽住了衣角。

吕丽冲她眨了眨眼,摇了摇头:“别拦着,老爷子高兴,让他做去。这也是你们有口福!要知道平时想吃我爸做饭的人海了去了,老爷子可不是谁不谁就给做的。”

说到这儿,她捂着嘴偷偷笑了一下:“老爷子可能摆谱了,除了京莹周末回来他会亲自下厨给孙女开个小灶,我们偶尔能厚着脸皮混上一口之外,平时我们也吃不上。”

听她这么说,尹小满顿时对这顿家宴也期待了起来。

不知道自己这个大舅会给他们带来怎么样的一份惊喜。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