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六月的海城天气潮湿,小雨淅淅沥沥已经下了半个月,没停过。

温家位于雁平山顶的别墅内有个透明露台,四面都是玻璃围成,挡风遮雨,还能看到外面的好景色。

从温漾的这个角度,正好能看见夜晚灯火璀璨的虹港港口。

就在刚刚,一艘载满了货物的大船在夜雨朦胧中驶离了口岸。

那艘船是不属于海城的,所以即便海城再美、再繁华,它都不会永远地停留。

温漾想,就像封瀚不是属于她的一样,即便她付出再多的努力、再多的真心,他也不会留下。

爱情是不能勉强的,温漾一直都懂得这个道理。

但还是很难过怎么办?

难过得要死了。

……

温伟江着急地在门口打转:“漾漾还不肯出来吗?”

商红丽摇摇头:“别着急,已经给艾舒打电话了,小舒最近正在平城休假,已经定了机票,一个小时后就能到。她们姐妹感情好,或许可以劝一劝。”

“我能不着急吗?”温伟江想要敲门,又不敢,只能跺了跺脚跑到楼下发脾气。

“简直就是个小畜生,竟然敢对着媒体说出那样的话!媒体也都是畜生,不积口德,什么胡话都敢往报上发!还有那些网友,一个个都不可理喻……”

砸碎了两个明代青花瓷瓶后,温伟江的气半点没消下去,指着窗户破口大骂,“我当初是瞎了眼,才把漾漾许给这样的人家!我今天把话放在这,从今以后,温氏和封氏之间的生意往来全部斩断,要赔多少钱,我赔!以后封家人这辈子别想再得我一个好脸色,要是有半句食言,我立刻从这窗户跳下去!”

温泽窝在沙发角落处,弱弱开口:“爸,这是一楼……”

“还有你!”话音刚落,温伟江矛头又对准温泽,“你也是个废物,封瀚接受采访时的那个酒吧,你当时不也在吗?你怎么不知道拦着他?再不济,你抓着他打一顿也行啊!亏你姐平时那么疼你,关键时刻屁用没有!”

“封瀚是市级散打冠军,我打得过他吗……”温泽嘟嘟囔囔,话没说完,温伟江一眼瞪过来,温泽头皮发麻,立刻蹿起身,“打不过也得打!爸你等着,我现在就去车行把我的哈雷摩托车开出来,我撞不死他我!”

“好了,别吵了,还嫌事情不够乱吗!”商红丽从楼梯处走下来,眉头皱着。

虽然头疼,她勉强还能保持冷静,疲惫吩咐道:“伟江,赶紧给温绍和温缙打个电话,问问消息撤得怎么样了。温泽你也别嫌着,你不是微博玩得很溜吗,那什么水军,买一百万,把评论压下去。”

“第一时间就买了。”温泽正色,“但是封瀚那些粉丝和疯了一样,一分钟能刷上来几万条评论,水军根本压不下。”

“怎么回事?”商红丽皱皱眉头,拿过温泽的手机。

事情已经过去三个小时,热搜第一仍旧是“爆”的状态,转发早就破了百万。

点进去是一段短视频。

昏暗的酒吧后门处,身材颀长的男人倚着机车抽烟,帽檐压得低低,看不清眉眼。

但男人高挺的鼻梁和流畅的下颌线条极有辨识度,只一个侧脸就能认出来,正是现在如日中天的当红|歌星封瀚。

男人似乎有些醉意,嗓音低哑,吐出一口薄雾:“想问什么快点说,没时间陪你闲聊。”

“最近听闻您的订婚消息,和温氏集团董事长的小女儿,温漾小姐。”

视频拍摄者显然对封瀚的脾气有所了解,语气小心翼翼:“传闻说温漾小姐已经喜欢您很久了,有情人能喜结良缘实在是件幸事,二位准备什么时候举行仪式呢?”

指尖的烟头忽明忽暗,片刻后,男人发出一声轻笑,有些嘲讽的意味儿:“订婚?”

“谁告诉你的?”

随后,火红的烟头按灭在引擎盖上,封瀚淡淡道:“我搞音乐的,没道理娶个聋女。”

“这道理你应该懂吧?”

短短30秒,视频戛然而止。

评论区已然被封瀚的粉丝攻陷。

热评第一是:@瀚家小雪儿:资本家的癞ha蟆想吃天鹅肉,温漾活该!

点赞已经近50万。

而评论区第一页没有一个不是在骂温漾的。

#简直搞笑,自己什么模样不撒泡尿照照吗?聋子还敢肖想音乐家,和土狗想吃神户牛排有什么区别?#

#有些人就是以为有钱就无所不能,打脸了吧?#

#呜呜呜我家瀚瀚小宝贝被女流氓威胁了!老婆抱抱!#

还有科普评论:

介绍下海城温家,房地产起家,说白了就是土大款,旗下楼盘几百个,国内叫得上名的城市里所有名字里带“壹号”的小区,基本都是温家建的,什么淞侨壹号、云顶壹号、海湾壹号……绝对的资本大鳄。温漾是温家唯一的女儿,从小宠得不行,18岁生日礼物是三千万的劳斯莱斯云影你们敢信?哦那时候她还没有驾照。

底下一溜跟评

#骄奢大小姐呗,懂!#

#肯定是那种又丑又刁蛮的女人,说不定还是个整容脸#

#我们瀚瀚实在是太可怜了,瀚瀚别怕勇敢飞,风筝永相随!#

#呕,吐了,资本家的丑女儿真可怕#

商红丽含着眼泪一条条刷下去,到了最后手都在抖。

她无法想象,当她捧在手心里的漾漾看到这些恶毒的评论时,心里到底会有多难过。

她的漾漾是个那么纯洁善良的女孩子,她会给街边的流浪狗喂吃的,她会牺牲自己的假期去教山区的孩子学画画,她二十二年来没做过任何一件有违道德的事!

就算喜欢,也只是默默的,没有打扰的!

和封家联姻本就是两家人的共同决定,凭什么都怪到她女儿的头上!

她的漾漾到底凭什么要经受这些谩骂?

“妈你别哭了……”温泽抢回商红丽手中的手机,看见泪水粘在屏幕上,温泽的心也跟着窒缩起来,“大哥和二哥已经在想办法了,事情很快就会平息的,而且网友都是鱼的记忆,过几天再有什么爆点,就没人记得这事了,都会好的。”

商红丽哽咽地问:“网友会忘记,可是你姐会忘记吗?”

温泽愣住,他回想起温漾在看到这个热搜时眼底的震惊和绝望,一个向来没心没肺的大男孩,鼻头一下就酸了。

温泽强忍着鼻塞安慰:“姐虽然不爱说话,但是很开朗的,她会想得开的。我现在就订机票,带她出去玩,姐前天还和我说想去冰岛看极光的,我明天就带她去……”

“她和普通人不一样啊,阿泽,她是自杀过的啊,她生着病呢!”心疼女儿,商红丽的眼泪止不住地流,“我真的不想再回到八年前了,我害怕,她倒在浴缸里,浴缸里全是血,我差一点就再也见不到她了!”

“妈。会没事的,会没事的。”温泽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把商红丽的头按在肩上,一遍遍地重复着,会没事的。

他要恨死封瀚了!

这狗男人到底去做什么了?就连一声解释都没有吗,任由粉丝把舆论发酵?

就他妈的不是个男人!

温伟江挂掉电话走过来,看见这样的场景,心里也不好受:“好了,别哭了,温缙说找到封瀚的经纪人了。”

温泽猛地抬头:“封瀚呢,他在哪儿?”他找他去,牺牲了自己也要废他半条命!

“飞机上,说是要去美国拍一个MV。”温伟江揉了揉眉心,“封瀚的经纪人还在国内,但联系不到封瀚不敢滥发微博,答应会尽快想办法安抚粉丝情绪。温绍也已经联系好官方了,热度会在十分钟后降下去。”

问题看似被解决了。

但所有人都知道,现在最重要的事,除了撤下热搜,还有怎么才能安慰温漾。

她才是真正的受害者。

更何况,伤害她的,是她耗费了全部青春,爱了八年的男人。

换成谁都无法接受。

但是谁都想不到办法。

屋内再次安静下来。

门口忽然传来急促的敲门声,温泽一惊,健步去开门,拉开一看,是谭以云和艾舒。

谭以云是温绍的妻子,温漾的大嫂,姑嫂关系一向相当不错,为了安抚温漾的情绪,谭以云把小儿子温小星也带来了。

艾舒是温漾小姨家的女儿,她的表姐,两人从小一起长大。

温小星在路上已经被谭以云教好,进了屋,还没换鞋就大声叫小姑。

“小姑!小姑你别伤心啦,星星来啦,星星来抱你啦!”

“小姑,星星最爱你啦,你快出来,别哭,星星请你吃糖糖!”

谭以云小声问道:“妈,漾漾情况怎么样,吃饭了吗?”

商红丽红着眼睛摇头:“没吃呢,小半天没吃饭了。”

艾舒急着要上楼:“那还傻等着干什么,把门踹开啊!”

商红丽拉住她:“心理医生说这时候不要打扰她,让她自己安静一下,吓到她反而不好。”

艾舒眉头蹙起:“但是……”她话没说完就停住,但大家都明白,她怕温漾想不开。

商红丽说:“安排了阿姨在门口听声音的,万一有异常立刻进去。”

艾舒暂时放下心,担忧地往楼上看。

露台的门依旧紧紧闭合着,门上画着海绵宝宝和派大星,是上次温小星来时,温漾哄着他玩画的。温漾的美术功底相当好,是国内顶级美院的高材生。最难得的是,她有耐心,且有童心。

温泽带着温小星继续叫:“小姑,快出来吃饭嘛,星星担心得要死啦!”

“姐,快出来吃饭嘛,泽泽也担心得要死啦!”

所有人的目光都紧紧盯着那扇门。温漾向来疼爱小星,肯定舍不得他这样喊下去。

果然,半分钟后,露台的门终于被拉开,温漾穿着睡裙站在门口,白皙的脸庞上尽是泪痕,眼睛肿了,声音也哭哑了。

“星星,小姑好难过,小姑好想抱抱你!”

……

大洋彼岸,封瀚刚下飞机就接到经纪人江野打来的电话。

江野的声音显得很狂躁:“boss出事了!我他妈的昨天就不该放你去酒吧,醉得和个土狗一样,和个小报记者瞎说什么大实话!现在那些媒体铺天盖地发采访视频,粉丝把温家小姐骂得狗血淋头,温家二少已经给我打了几十个电话了,表达了强烈的不满,温家小少爷还说要找人打我?!封总那边联系不到你也一直在call我,boss这次事儿真的他妈的搞大了!”

睡了一路,封瀚仍旧昏昏沉沉的,通篇只听到江野在喵喵喵。

傍晚风大,封瀚反手把卫衣的帽子扣在脑袋上,不耐道:“一句话解释清楚。”

“……”对面沉默片刻,“看我给你发的微博截图!”

封瀚挂掉电话,果然,消息提示不断弹出来,封瀚点开一张扫了眼,立刻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眉心拧起。

江野的电话又打进来:“我已经写好了官方致歉信,就说你喝醉了当天心情不好说胡话,你和温小姐其实是好朋友,让粉丝不要激动……”

封瀚停住脚,找了个栏杆靠上去,打断江野:“我那天没喝多。”

江野哽住:“没喝多?”

“就是不想和个陌生女人结婚啊,有问题吗?”封瀚眼神凉凉,语气也分外冷漠,“不等老子同意就把婚事安排了,他们有胆子往外传,我就有胆子拒绝。”

“当老子抓娃娃机?投币就能动?温家也真他妈的是搞笑。”

“还有那个温小姐,谁啊?我都不认识她。”封瀚语气随意,手指在栏杆上打着拍子,“说喜欢我八年就想嫁给我,那想嫁给我的人多了,我排着队娶呗。”

江野甚至都能想象得出来封瀚说这话时的神情,帅中带痞,痞中带酷,漫不经心,一脸不屑。

简直渣男本渣,也不知道他微博里那一亿多粉丝喜欢他什么。

江野弱弱问:“那这事怎么处理?”

“不处理。”封瀚不耐地直起身,“我还得赶去看场地,挂了。”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