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江野被温绍这个名字吓了一跳。

从入住瑞景开始,江野就心神不宁,生怕被温家人发现他们在,像闰土叉猹一样将他们给叉出去。

看着封瀚的神情,江野心中有了不好的猜想,试探道:“boss,您和温总打过照面了?”

“算是吧。”封瀚长腿交叠在一起,眼睛微眯,“不过我戴了墨镜和帽子。”

江野急忙把他们遇见的情景问了遍,随后面如土色:“boss,温总肯定认出你了。别说戴了墨镜和帽子,就算你化成灰,装进骨灰盒里,温家人也能一眼把你认出来!”然后鞭尸。

封瀚偏头,眉心拧起:“就因为两个月前那事?”

“那事……还不够吗?”江野战战兢兢,“直到现在你的超话里还会有人提起温小姐,原先那些截图也一直留存着,换句话说,只要你不过气,粉丝都不会忘。就算你过气了,五年十年后,肯定也会有粉丝记得。”

封瀚沉默了两秒没说话,江野打量他的神情,纯黑色的眸子里是一如既往的傲,丝毫看不出任何愧疚或后悔的意思。

果不其然,下一秒就听见他冷淡开口:

“都是成年人了,做什么事都有后果的。我还是那句话,如果温家不逼婚,我不会对着记者说出那样的话,后面的一切都不会发生。自然的,封家也有错,所以两家合作终止,各损八百,也算公平。”

“至于澄清——我和温小姐本就不是朋友,我说的话也都是出自真心,有什么需要澄清?”

江野哑口无言。

不过这回答,很封瀚,够diao。

封瀚又在沙发上坐了会,没了继续静下去的兴致,起身道:“我去洗澡。”

江野贴心地问:“要我给你拿睡衣吗?”

封瀚边走边把上衣扯下来,没回头:“谢谢,但我喜欢裸|睡。”

江野盯着封瀚的背影,不由暗中抹了把不存在的鼻血。

心想,不仅diao,还够骚。

189的身高不是白生的,一双腿长到逆天,加上因常年健身养出的劲瘦腰肢和性感蝶骨,简直一把行走的荷尔蒙大杀器,怪不得能斩获那么多狂热少女粉。

只是可惜了温家小姐,芳心错付,遇人不淑。

江野摇头,叹了口气。

……

1803房间的电是在3分钟后断的。

连带着冷水也停了。

浴室里传出一声暴躁的骂声:“操!”

封瀚刚抹好了洗发水,一头丰富泡沫,额发卷曲着以一个极为活泼俏皮的姿势固定在脑门上,温水突然变成热水,封瀚跨物种感受了次活鸡被褪毛的痛苦。

只草草裹了件浴袍,封瀚气急败坏地冲出来,抬头看了眼熄灭的顶灯:“这他妈的怎么回事?”

江野也懵了:“不知道啊,我打个电话给前台问问。”

房间停电,内线电话也不能用了,江野直接用手机拨号给前台,语气客气:“你好,1803房间水电故障,辛苦问下是怎么回事……”

话没说完,就听见前台小姐甜美的嗓音:“不好意思先生,因为我们的电路和水管出现了不可维修的故障,给您造成了困扰,非常抱歉。我们将会按照规定对您进行赔偿并全额退回房款,请问您什么时间有空来办理下退房手续呢?”

“我们没打算退房。”江野解释,“如果维修不了,换一个房间也可以。”

前台小姐语气官方:“不好意思先生,没有房间了,这边建议您直接退房呢。”

江野还想说什么,前台又甜甜补充了句:“由于电路故障,不排除房间内墙体漏电的可能,为了保障您的安全,请尽快离开1803房间,到一层大堂办理退房手续。”

而后嘟的一声,对面挂断了。

这前台绝对是有备而来。

江野一瞬间什么都明白过来了,一脸崩溃地举着电话看向封瀚:“boss,我说什么来着,被发现了,肯定要被赶出去的啊。”

只是没想到温绍的手段竟然这么的……野蛮与文明合二为一。

“boss……咱们现在怎么办?”

客厅的窗帘没有拉上,今夜月色明朗,皎洁月光从光洁透亮的落地窗中照进来,江野依稀瞧见,封瀚那张面无表情的帅脸上,头发上的水正顺着高挺的鼻梁往下淌,眼神冷得吓人。

拿着浴巾随便擦了两下身上的水珠,封瀚去衣柜里随便抽出了身衣裳换上,转身就往门外走。

一副要去干架的样子。

江野赶紧要去拉他。现在还不到十点,酒店大堂正是人多的时候,凭着封瀚的知名度,他要是这么出去,百分之百会被狗仔发现,第二天就能登上娱乐新闻头版头条——

《巨星封瀚酒店斗殴惨遭保安轰出!湿发狼狈好似落水狗?下载客户端查看高清图片!》

好在封瀚还有理智,路过门口时摘了一顶鸭舌帽扣在头顶。

江野不敢拦他,屁颠屁颠地跟在身后。

高级套房有专属电梯,很快下到一楼。

前台小姐已经等候多时,但虽早有准备,等见着封瀚本人的时候还是愣了瞬——比网上的精修图还要帅一点。

帅的不仅是五官,重要的是气质,而气质这东西,在三维空间里总比在二维空间里来的震撼。

不可一世的豪门少爷,大概就是这样了。

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优越感,一双眼灿若辰星,但是目中无人。

一身淡淡的冷香。

前台小姐忽然想起来了两个月前的新闻,那个被封瀚拒绝的温家小姐。同为女性,当时是有些气愤的,觉得封瀚实在是傲慢得过头了。但今天见着本人,心里的那架天平还是可耻地倾斜了过去。

难以想象这样的天之骄子深爱一个人会是什么样子。

封瀚不耐烦地扣了扣桌子:“能听得见我说话吗?”

前台小姐终于回过神,连忙挂起职业微笑:“你好封先生,有什么能帮到您的?”

封瀚一字一句道:“我说,我要见温绍。”

……

接到前台的电话时,温绍正在看温漾给小星织毛衣。

她这个小姑做的尽责,比谭以云这个妈妈还有耐心,温小星从小到大的毛衣都是温漾手织的。她手巧,又有十分优秀的美术功底,织出来的毛衣又精细又好看,是商场里买不到的款式,温小星喜欢得不得了。

前台声音低低:“温总,封先生一定要见您,您看……”

“让他稍等,”温绍说,“我马上过去。”

温漾听见温绍的话,抬头问:“这么晚了,还要去应酬吗?”

“去见一个人。”温绍站起身,“我先走了,你乖,和小舒一起早点睡,不要熬夜。明晚去演唱会的路上注意安全,让司机送你。”

温漾说好,也站起来,陪温绍走到门口,目送他出去。

看了眼时间已经十点,温漾确实也困了,正准备去厨房倒一杯温水回卧室睡觉,路过流理台的时候,瞧见温绍落下的手表。

应该是洗菜的时候顺手摘下来的。

温漾放下水杯,扬声和艾舒打了个招呼,而后披了件外套下楼,去追温绍。

……

出了电梯,温绍一眼就瞧见封瀚的背影。

他气质实在太特殊,就算裹一件麻袋在身上,人群中也能一眼就认出来。

温绍皱了皱眉,心中竟有一丝庆幸,幸好漾漾没有真的嫁给这种人。

漾漾是水,封瀚是火,水与火是不相容的,生活在一起注定不会幸福。

整了整领带,温绍走过去。

封瀚翘着腿倚在沙发上,正在看一本时尚杂志,余光瞟见头顶影子,不用看也知道是温绍,冷冷抬了抬下巴:“坐。”

温绍在心中又给了他一个评价:无礼的晚辈。

他纵横商场多年,早练就喜怒不形于色的本领,仍能保持温和态度:“不知封先生点名找我,是有何事?”

封瀚将杂志扔在茶几上,终于肯抬起眼:“两件事。”

温绍笑:“温某洗耳恭听。”

“第一,”封瀚身体前倾,“温总也是三十几岁的人了,就算德行修养不够,还请顾及自己的脸皮。诱骗无知少女的事情,还请及时收手,否则别怪我多管闲事。”

“……”这话说的,饶是温绍也愣了瞬,“嗯?”

封瀚双手抱胸,眯了眯眼:“还在装傻?”

温绍看着封瀚的眼睛。

封瀚毫不畏惧地回视。

半晌,温绍笑了下:“封先生,虽然我不懂你的意思,但是,你可以说第二件事了。”

这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封瀚只觉心头郁气更盛,他正色:“好,第二件事,我知道温总对我有些不满,但你无权阻止我居住在哪家酒店。既然瑞景开着大门,我付了钱,就有权住进来,愿意住多久就住多久。现在,你们以水电故障的理由要求我退房,我不接受。”

温绍道:“瑞景很抱歉为封先生造成了不愉快的体验,但很遗憾,由于没有合适的房间提供给封先生,您只能选择退房,一切赔偿会由瑞景支付。”

“我可以不住总统套房。”封瀚指节不耐地在扶手上敲打,“住行政套房可以吧?”

温绍道:“抱歉,也没有了。”

封瀚被气笑了:“大床房总有了吧。”

温绍微笑:“抱歉封先生。”

封瀚道:“标间。”

温绍笑:“抱歉。”

明摆着是故意欺负人。

看着他那副皮笑肉不笑的样子,封瀚只觉肺都要气炸了,忍不住猛地拍了下桌子:“情趣房,情趣房总能剩下一间吧?!”

沙发休息区紧挨着电梯门,封瀚这声不大不小,在电梯口正好能听得清清楚楚。

世界仿佛都静了,温漾手里拿着一只金色的表,呆呆地看着他。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