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温漾一路飘飘忽忽地走回房间,推开卧室的门,艾舒正翘腿躺在床上敷面膜追剧。

作为一个卖不出货的直播带货网红,艾舒一直暗搓搓怀揣着一个明星梦,幻想着哪天有个大导演在直播间里发现了她,让她参演个爆款剧,从此火遍大江南北。

为了给以后铺路,艾舒每天刻苦研习各类偶像剧,美其名曰琢磨演技。

瞧见温漾进来,艾舒挪挪屁股给她腾了个位置,顺口问:“回来的这么快呀,追到你哥了?”

温漾飘飘忽忽地“嗯”了声。

艾舒发现她的不对劲,瞟她一眼,瞧见温漾一副丢了魂的样子,赶紧按下暂停键,上前关切问:“怎么了,怎么出去一趟就无精打采了,谁欺负你了?”

温漾摇头:“没有。”

艾舒的心放下一半,刚想再追问,温漾忽的犹犹豫豫地开口:“小舒,你知道,那个,情趣房是什么吗?”

“……”艾舒愣了下,随后坏笑,“我还以为你怎么了呢,是好奇情趣房啊,怎么想起问这个?”

温漾含糊其辞:“就是听见有人定这个房间,问问。”

“唔,我们漾漾长大了。”艾舒点头,“是该好奇一下。”

她把平板扔在一边,勾手指让温漾过来,而后挑着眉,绘声绘色地用通俗易懂的语句,给温漾好好讲了遍——

“情趣房,就是玩情趣的嘛,一般是一男一女进去,至于是什么关系就不好说了。如果放的开的,俩男人,俩女人,或者一群人,也都行。里头呢,一般就是一张超级醒目的红色大床,上头会架两根弧形的钢管,弄得像个帐篷一样,想象得出来吧?钢管上会吊一些绳子,红的黑的,什么颜色都有,有过分一点的,还会有铁链什么的。噢对了,那个床顶还得嵌一面大玻璃,床还会振动,上下左右都能动。其余就是些别的物件了,什么情趣椅,套套啦,棒棒啦……”

看着温漾的脸渐渐白了,艾舒终于停止,她颇歉疚地捂住唇:“我是不是和你说太多了?”

温漾傻傻地问:“小舒,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我可是个带货网红,酒店也带过的。”艾舒手指在面膜上拍了拍,“那次是我卖的最好的一次直播,可惜刚播了一半就被平台给封了,还把我禁播了半个月,失去了一炮而红的机会。”

艾舒愤愤不平:“想起就气!漾漾我和你说哦,那次我直播间里粉丝差点都三十万了,还在蹭蹭往上升的时候……”

“……小舒,我刚刚看见封瀚了,就在酒店大堂里。”温漾心中思绪翻涌,忍不住打断艾舒的话,“我听见他说要订一间情趣房。”

温漾把刚才的情景和艾舒讲了遍。

“……”艾舒惊得两秒没说出话,随后暴怒,“我操这个封瀚他可真不要脸!竟然当着你哥的面说这些!欺负温家没有人了吗!亏他还是个明星,还装出一副清高少爷的样子,迷了那么多粉丝,他粉丝要是知道他私下里这幅德行,明天演唱会还不得把灯牌都砸他脑袋上?!”

艾舒捞起平板就要发微博:“不行,我得曝光他!”

温漾拦住她:“算了。”

艾舒动作顿住,听温漾又说了句:“他和咱们也没什么关系了。”

“但是……”艾舒担忧地盯着温漾,她怕温漾受打击。

心心念念喜欢那么久的人形象忽然毁成这样,换成谁也受不了。这不是订没订成婚、以后能不能在一起的问题,艾舒了解温漾,那场网暴对她的打击确实很大,她也真的放下了对封瀚的执念,但是从内心深处,她肯定是希望封瀚可以好好的。

我不爱你了,但是希望你好,我们都好。温漾是这样的人。

不过也好,封瀚简直是在自己作死。

艾舒恨恨地想,这种男人凭什么能得到漾漾的祝福?他下半辈子还是不要幸福了,漾漾独美就好。

垃圾渣男。

……

次日晚,S市中心体育场内,封瀚出道七周年巡回演唱会《圣光之所》的首场就要举行。

七点半是演出正式开始的时间。

江野一整天都在担心封瀚的状态,毕竟……昨晚被从瑞景赶出来的场面,实在不光彩。

化妆间亮如白昼,服装总监带着七八个助理挨个检查接下来的演出服装有没有瑕疵,封瀚冷着脸坐在高脚凳上,已经化好妆,正在调试耳返,等待上场。

舞台总监艾瑞斯和摄像总监老李站在封瀚的身边,手里拿着草稿纸画的走位图,和封瀚说待会的摄像机走位:“待会音乐响起来时1号机先拍全景,然后3号机,就是舞台正对面的机器拍近景,切进歌的那一瞬,是特写……”

还有五分钟演出开始,粉丝已经全部入场,六万人的体育场此时人声喧沸,从后台就能听到阵阵尖叫。

封瀚静静老李听完,比了个OK的手势,示意明白。

艾瑞斯忍不住跑出看了眼观众席,回来兴奋地拍封瀚的肩:“封,你知道吗?这绝对是我从业以来举行过的演唱会规模中的top3!不,top2!外面的粉丝实在是太疯狂了!等你出去就能看见了,场里已经坐满了粉丝,灯牌多的像是夜晚天上的星星一样,气氛太棒了,屋顶都要被掀翻了!以你现在的人气,绝对是当今的流量NO.1!天哪,这实在是太令人兴奋了!”

艾瑞斯是华籍美国人,十五年前就来中国发展,能说一口流利的中国话,配上他夸张的美式腔调,后台里那些还没看到现场的工作人员的情绪都被调动了起来,爆发出阵阵兴奋的掌声。

只有封瀚仍旧稳稳地坐在凳子上,右手抬起调整了下耳返的位置,声音淡淡,回答他最开始的那句话:“嗯,我知道啊。”

淡定得好像不是他即将登上万人演唱会,而是去楼下买了一个煎饼果子。

艾瑞斯的一腔热情被他的冷淡浇灭,哽得话都说不出来。

他忽然想起来在三个月前定巡演主题的那天,“圣光之所”这个听起来就中二至极并且很不要脸的名字是怎么取出来的。

因为封瀚的成名作就叫——《圣光》。

创作《圣光》这首歌时,封瀚刚十八岁,但才华已经让人惊叹,词曲均是出自他手,甚至里头的每一样乐器,均是自己演奏录制。

这首歌刚发出来两个月就拿下了年底的最流行华语音乐奖,直至七年后仍旧广为流传,热度不减当年。

其中有句歌词——

神说世上要有光,于是有了我。

由此就可窥见一斑,封瀚这个人,究竟有多傲。

好在他的实力,配得上他的脾气。

……

演唱会的开场曲就是《圣光》。

主持人报完曲目名字后,全场的气氛再次达到一个高潮,下一瞬,灯光全灭,场内霎时安静下来。

《圣光》的前奏在场中悠扬地响了起来。

先是一段萨克斯,而后停顿,余音环绕之时,舞台最后方白色灯光骤然亮起,一架庞大的架子鼓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

待看清鼓后坐着的人,又是一阵尖叫响起。

封瀚抬头环视了遍现场。

大屏幕上照出他的脸。他不爱笑,今天也是一如既往地没有笑意,在强光的照射下,深黑的瞳仁变成淡淡的褐色,皮肤更显冷白。修长的手指捏着鼓槌,有一下没一下地在指尖转着,直到萨克斯的最后一声回响也消失在空气中时,手中的鼓槌重重敲下鼓面,

贝斯和键盘的旋律同时响起。

一瞬的安静后,粉丝的尖叫声再次点燃现场。

架子鼓是最能以暴力手段迅速俘获人心的乐器,尤其在声音被放大数十数百倍后,鼓声激烈,好像每一个鼓点都敲在人的心上。

直到封瀚开嗓,底下的欢呼就没止住过。

幕后,艾瑞斯兴奋地和江野击掌:“成了!”

江野甚至可以预见明天的热搜:圣光开场震撼,封瀚牛逼炸了!

一切都在按着计划完美地进行,演出效果甚至比预计还要好。

封瀚发挥稳定,江野的心也落进肚子里,还有心情和常晓乐发消息。

【金牌经纪人江野】:我就说嘛,以boss的专业素养,别说从酒店被赶出去,就算现在聚光灯在他眼皮子底下炸了,他也不会出错的!

常晓乐跟着江野一起吹。

【快乐的晓乐】:别说聚光灯炸了,就算boss昨天那副怂样真的是因为被绿了,而今天绿他的那个女人重新出现在观众席上,他都不会出错的!

【金牌经纪人江野】:……你小小年纪竟如此狠毒。

【金牌经纪人江野】:不过我也想看。

开场曲就要进入尾声,按照导演艾瑞斯的安排,在《圣光》这曲结束的时候,观众席前排的聚光灯会亮起,舞台边缘喷射出烟花。

封瀚唱完最后一句,耳返里传出摄影总监老李的声音:“好的,完美!烟花三秒钟后放,翰哥你往3号机位走,记得看镜头!”

话音落,烟花乍起,近舞台侧的观众席瞬间亮如白昼,所有粉丝被盛景惊呆,呐喊响彻黑夜。

封瀚视线扫向正对舞台中央的三号机。

表情一如既往淡淡的。

直到不经意间瞧见了一张辗转反侧想了一夜的脸。

漂亮的女孩今天穿的是海蓝色的裙子,长长的卷发披散在肩头,正托着腮,呆呆地盯着他瞧。

好像一只蓝色的小笨鹅。

黑色眼睛里倒映着漫天的焰火,和他的影子。

看起来好乖。

她明明没喊也没叫,什么都没做,但对视上的那一眼,封瀚的心却奇怪地漏跳了一拍。

那一瞬间连封瀚自己都忘了自己脑子里在想什么。

操纵台前,摄像总监老李声嘶力竭:“哥!你干什么呢!我求你!给你磕头了!3号机!看镜头!!!”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