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按照老李原本的设想,这个场景应该是封瀚正对镜头,给一个特写,让全场粉丝都能舔一遍他的帅脸。

结果突然出了岔子,正脸变成了侧脸,主人公好像还走了神。

后台,江野和艾瑞斯也懵了,跟着老李趴在监视器前研究。

“什么情况,boss这是看啥呢?”

“不知道。”艾瑞斯眯着眼,出于导演的职业病,仔细揣摩着封瀚的神情,“但是看眼睛,是很开心的样子。有点像上次我儿子从幼儿园回来告诉我,他暗恋的小女孩给了他一个大白兔糖的表情。很想炫耀,又觉得自己要低调。”

江野的注意力被转移:“你儿子和我家boss性格很像吗?”

艾瑞斯:“嗯?”

江野语重心长:“闷骚和傲娇都是病,趁着年纪小抓紧时间治疗,等二十多岁还治不好就晚了。”

“……”

艾瑞斯瞪大眼喊出自己新学到的网络用语:“江经纪,你有毒吧?”

舞台上,烟花秀已经落幕。

封瀚的视线也终于舍得从小笨鹅的身上移开。

唇角却抑制不住地扬起个微小的弧度。

哦,原来是我的粉丝啊。

封瀚颇有些自得地想着:看来温绍的魅力也就那样,小笨鹅还是更喜欢我一点,宁愿冲破艰难险阻甩了温绍也要来听我的演唱会。

昨晚上所有的憋屈愤懑一扫而空,封瀚调整了下麦克风的位置,心情大好,连带着声音都带着些微的笑意。

“晚上好,欢迎大家来到今晚的《圣光之所》,我是封瀚。”

说到自己名字的时候,封瀚忍不住又瞄了眼台下的小笨鹅。

她戴了枚蓝白色的海豚耳钉,挂在小小软软的耳垂上,和蓝色的裙子特别搭,简直像是从海底走出来的小公主。

小公主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他。

满脑子都被“她是我粉丝”、“她喜欢我”这两个想法占据,封瀚心底荡漾着的波浪快要溢出来了。

台下粉丝已经兴奋到癫狂——

“卧槽翰哥笑了哎!我没看错吧?他得金曲奖的时候都没笑过的,这么多年我一直以为他是面瘫!”

“细听声音里也有笑的,操,低音炮带笑简直杀我!”

“卧槽今天这票实在是买值了!啊啊啊啊啊啊妈妈我死了!”

温漾仰着头看着舞台两侧的大屏幕,封瀚的脸占据了半个屏。

他是典型的贵公子长相,肤白,眼冷,唇很薄,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今天明显能看得出来心情不错,气息罕见地柔和了下来,还有兴趣说些场面话与粉丝互动——

“好久不见,你们今晚开心吗?”

呐喊声从四面八方传过来——“开心!”

艾舒四仰八叉坐在温漾的旁边,嘴里含着根棒棒糖,她对封瀚是怎么瞧怎么不顺眼,哼了声:“无聊。”

温漾在旁边没有声音。

艾舒瞥她一眼,见她怔怔地盯着台上看,心头一紧。

虽然知道温漾已经不对封瀚抱有任何幻想和期待了,但还是担心她会再次陷进去。

即便讨厌封瀚,但艾舒还是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在舞台上有着天生的魅力。

“漾漾,”艾舒晃了晃温漾的手臂,蹙眉问,“想什么呢?”

“我在想……”温漾眨了眨干涩的眼睛,靠在艾舒的肩膀上,“我们是真的不合适。”

温漾的声音低低的:“小舒,你知道吗,他说他不会娶一个聋女,在第一次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很难过,但是我不服输。我在想,虽然没有正常人的听力,但是又怎样呢,我还有眼睛,有嘴巴,有手有脚,我会做很多事,我做饭很好吃,画画很好看,还会跳舞……听力只是一个小小的缺陷,没什么关系的。”

“但是今天我知道了,这个缺陷真的很重要。”

温漾的鼻头有些酸:“他是个歌手,这辈子都是要和音乐在一起的,而我的耳朵,永远都无法听到他演奏出来的最美的音乐。”

“那又能怎么样。”艾舒心疼地抚摸她的长发,搂紧她,“漾漾不哭,封瀚算个球,你值得更好的!”

“我没哭,你别担心。”温漾吸吸鼻子,“我就是眼窝儿浅,眼泪比情绪来得还快,但这次它还没流出来呢,我就憋回去了,没哭。”

顿了顿,温漾又道:“而且他都有女朋友了,都到了去酒店开房的阶段了,我还念念不忘,岂不是道德有问题了。”

艾舒被她认真的样子逗笑,附和道:“对,拜拜就拜拜,下一个更乖!”

“小舒,我这次真的想开了,以前嘴上说着不爱了,心里还有疙瘩,今天连疙瘩也没有了。”温漾从小挎包里往外掏手机,“小舒,其实我还是挺开心的,我请你吃夜宵,我们点最贵的餐厅,好好吃一顿,好不好?”

艾舒也高兴:“我要吃手扒鸡!”

“吃贵的。”温漾说,“开心的日子,咱们去吃澳龙。”

艾舒小声拍手:“好!吃澳龙!”

……

半场演唱会,十二首歌,几乎每首歌封瀚都会状似不经意地去看那只小笨鹅两次。

她实在是有些显眼,皮肤太白,即便在黑漆漆的台下也会发光。

一会哭,一会笑,听他唱一会歌,然后又拿起手机在屏幕上戳戳戳,不时还和旁边的短发女生不知道交流些什么。

她听歌的样子很专注,侧着耳朵,眼睛都不眨。

鼓掌的样子更像小企鹅了。

整整一个小时,封瀚脸上的笑意就没落下去过,上半场最后一曲结束,整场的氛围又烘托到一个小高峰。

封瀚下场休息五分钟。

到了后台,江野赶紧端着温水巴巴地凑过来,表情是按捺不住地好奇:“boss,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封瀚扬了扬下巴,脾气很好:“问。”

江野小心翼翼:“您今天怎么……这么开心?”

按理说不应该啊!上场前还是刚从北冰洋里冬泳出来的模样,怎么忽然就冰山融化了。难道是粉丝太热情,还是对自己的表演太满意?以前那么多场演唱会,从没出现过这样的状况。

艾瑞斯八卦地凑过来:“我也想知道。”

后台工作人员假装都还忙着手头的东西,耳朵却也偷偷地竖了起来。

封瀚抿了口水,明知故问,挑眉道:“我看起来很高兴?”

江野点头:“幸亏没长尾巴,要不然都摇成小电机了。”

江野本来以为这句会引得封瀚生气,没想到他只是淡淡瞥了他一眼,继续悠然自得地喝水:“嗯。”

语气是伪装出来的风淡云轻:“也没什么大事,就是在台下看到了个想见的人。”

江野和艾瑞斯震惊地对视一眼。

江野抱着封瀚的胳膊快要哭出声:“不是吧boss,你真的谈恋爱了?!你他喵的怎么不告诉我啊,要是被狗仔拍见了,咱们公司的楼能被你那些女友粉徒手拆了你信不信?FK能乘风破浪走到现在不容易,你千万不要一个冲动把这么多年的心血都毁了啊!”

封瀚不满地皱了皱眉头:“我谈恋爱,拆我办公楼干什么?我是歌手,又不是流量明星,喜欢谁是我的自由。”

江野的心一句都提到嗓子眼了,封瀚的下一句让他把心又咽回去:“还没谈起来呢。”

他才不会告诉别人,其实他和小笨鹅连话都没说过。

江野哆哆嗦嗦问:“什么时候认识的啊?”

“就昨天啊,有问题吗?”封瀚手里拿一根化妆刷,在手里闲适地转来转去,“可爱死了,比米团还可爱,看见就想摸。”

米团是封瀚家养的猫,一直以来都拥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

现在被比下去了。

江野说不出自己是什么心情。

他是没权利阻止封瀚谈恋爱的,说句最实在的话,封瀚所属的FK娱乐是封瀚三年前自己开的,他名义上是封瀚的经纪人,但其实就是个员工。

而封瀚三年前不顾父亲的打压反对,拒绝加入封氏集团旗下创建娱乐子公司,执意将自己前五年的所有积蓄都投进去创立了FK,目的也只有一个——

为了自由。

江野没见过比封瀚更傲的人,是骨子里的傲,他就像只鹰一样,抗拒一切束缚,他需要完全掌握自己的资源、自己的公关团队,以及自己的恋爱权。

三年过去了,现在的FK已经足够壮大,稳居国内音乐公司中的top3,旗下几十个艺人,不乏当红明星。

封瀚所追寻的那些权利,历经千难万险,最终还是牢牢地握在了他的手心里。

想着想着,江野忽然有些感触:“boss,你要是真的喜欢,就上吧!人生能有几十年,好死不如赖活着,我支持你!一见钟情什么的多浪漫啊,凭借你的颜值实力和财力,什么样的女孩子征服不了?!”

听他说的前半段,封瀚脸已经沉下去了,听到后半句,又乐了下:“那是自然。”

江野好奇,眼巴巴问:“boss,那个女孩,长什么样啊?我们能看看吗?”

封瀚一点没想藏着掖着:“第一排最中间,蓝色裙子长头发,看起来最乖的那个。”

尾音里藏不住的骄傲:“我粉丝,都去看!”

又加一句:“看归看,不许拍照,不许外传!否则别怪我不客气啊!”

众人蜂拥而去。

封瀚看了眼手表,还剩一分钟休息时间,他也没了休息的心情,恨不得能快点回到台上,再看一眼那只小笨鹅。

快走到入场口,封瀚忽然想起一个问题——他没有她的联系方式。

所以如果演唱会结束,该怎么找到她?

而且,他还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

正烦躁时,艾维斯推开入场口的大门冲了进来:“封!好消息,我认识那个女孩,她是国美的学生,油画画得特别漂亮!我们还一起合作过舞台造型设计,是她画的服装和配饰设计图,非常有才华,效果超级棒!哦对了,我还有她的联系方式,不过只是一串电话号码……你要吗?”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