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半夜一点钟,封瀚把江野和常晓乐拉进微信群聊。

一句话没说,疯狂发红包。

江野正带着常晓乐和一众工作人员一起在开庆功会蹦野迪,听见裤袋里手机响个不停,还以为封瀚有什么重要事项,赶紧跑出来。

被几十个红包砸懵了。

江野不敢领,颤颤巍巍发消息。

【金牌经纪人江野】:boss你被盗号了吗?这么大方不像本人啊。

【快乐的晓乐】:不是吧,盗号也不能这么发红包啊。

【快乐的晓乐】:这是遣散费吗……boss要开除我们吗?

【金牌经纪人江野】:这点钱不够,劳动法规定开除员工遣散费要发N+1,比如像我做了6年的经纪人,想开除我就得给我补发7个月的工资。

【快乐的晓乐】:哦哦哦我懂了,那我就是4个月的工资是吧?哇塞,能在我老家买个豪华卫生间了。

【金牌经纪人江野】:真不错。

……两人聊得热火朝天,封瀚盯着屏幕,眉头拧的死紧。

【封瀚】:你们有病?

【封瀚】:喝多了就把脑袋放水龙头底下冲冲醒醒酒。

【封瀚】:酒醒了回复11。

沉寂两秒后。

【金牌经纪人江野】:11

【快乐的晓乐】:11

封瀚靠在软枕上,面沉如水,长指在对话框里游移了许久,终于还是狠下心选择了求助。

【封瀚】:我被拉黑了。怎么办?

“……”

江野和常晓乐对视一眼,同时隐忍,又同时忍不住爆发出惊天动地的笑声。

江野:“卧槽哈哈哈哈哈哈哈boss被拉黑了!”

常晓乐:“他这辈子都没想过会被人拉黑吧哈哈哈哈哈好爽啊!”

江野:“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他过去半年里一共拉黑了我15次,现世报啊这就是!”

常晓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今年最开心的一刻来到了!”

【封瀚】:不要笑了。

【封瀚】:想想办法,下个月奖金翻倍。

江野竟然从这语气中听出了一丝楚楚可怜的味道。

常晓乐发了个表情包过去,上面写着【动动你聪明的小脑袋瓜儿】。

【封瀚】:什么意思?

【金牌经纪人江野】:没有手机号就加微信号嘛,多简单的事情,艾瑞斯手里一定有的。

【快乐的晓乐】:boss记得这次不要直接说你是谁了,就说你是去谈合作的,肯定能通过。

【金牌经纪人江野】:记得隐藏好身份。

【快乐的晓乐】:把对方迷到神魂颠倒之际再自爆身份,绝对一击制胜。

【金牌经纪人江野】:发挥你魅力的时刻到了!

【快乐的晓乐】:boss冲!

【金牌经纪人江野】:boss冲冲冲!

封瀚又重新把两位狗头军师的建议看了遍,嘴角翘了起来,所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这两个不着调的家伙今天还挺有用。

他转头打了艾瑞斯的电话。

艾瑞斯是个彻头彻尾的奸商,得知了封瀚的来意后,立刻开出了5000美金的高价。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后,封瀚以7000美金得到了一张微信名片。

附带了艾瑞斯介绍的信息:“我们只是合作过一次舞台设计,没有更多的交流,只知道她家境好像不错,她哥哥来接过她一次,开了辆银灰色的卡宴,当时让很多男孩子打消了追她的念头。嗯,Fiona工作上也很专业也很有耐心,温柔可爱的女孩子,超级漂亮。还有,她似乎是你的超级迷妹,我看到她的手机壳上挂着风筝吊坠,是你刚出道时发行的,有这个吊坠的一定是真爱粉!”

不仅是真爱粉,是八年的真爱粉。

封瀚眼睛惬意地弯起,还要假装不在意地回答:“嗯,知道了,挂了。”

他就知道,被拉黑一定是个误会。

放下手机,封瀚先去了趟浴室,对着镜子拨了拨头发。

随后满意地点头:果真是很帅。

欣赏了会,他又回去捞起手机,看了眼时间,已经两点钟了。

那只小笨鹅应该睡了吧?

但抱着试试的心态,封瀚还是发送了好友申请,备注写的很官方:

【朋友介绍,舞台人物造型设计,有意向合作。】

本以为今晚不会收到回复了,没想到刚过了两分钟,手机又传来一声提示音。

已经通过。

……

温漾刚刚回来酒店,洗了澡。

说好要去吃小龙虾的,艾舒临时改变主意带她去吃地锅鸡,还喝了两瓶啤酒。

温漾过去二十年喝的酒加在一起大概也就三瓶,这两瓶啤酒喝的她肚子胀,回来后还是晕乎乎的,头疼想吐。

酒店的后厨人员已经下班了,艾舒去给她煮醒酒汤。

长头发很难吹干,温漾吹到一半就累了,把吹风机放在一边,自己坐在床上发呆。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只是觉得很疲惫。

白天装开心是真的很累,她明明心底里一点都高兴不起来,但还是要笑。

笑得多了,好像连自己都被骗过去了。

晚上也很累,明明睡不着,整夜都睡不着,还要装作睡得很好的样子。

……

网上发生的那些事,其实她都知道,但是大家想让她不知道,她只好装作不知道。

温漾想,一个人的痛苦总比一群人的痛苦好一些。

毕竟,一群人痛苦,也并没有什么用。

坐在柔软的大床上,房间内的空调吹着凉爽的风,正对面是一面大大的落地窗,外面的世界灯火璀璨,今晚甚至难得有一轮大月亮,和满天的星星。

真美好啊。她看得到那些美好,但是,心就像被隔绝在了一个大大的玻璃罩中一样,什么情绪都感受不到。

除了悲伤。

有那么一瞬间,温漾甚至想,不如打开阳台的门,跳下去算了。这个想法疯狂又可怕,温漾被自己吓了一跳,意识陡然回神。

她不能那么做。会有很多人为她担心。

但是活着又有什么意思呢,她好像什么都做不好,她对这个世界没什么价值,好像成了这个世界的负担一样。

温漾清楚地知道这种情况很危险,她的抑郁症似乎复发了。

时间好像又回到了十四岁那年。

那场车祸夺走了她70%的听力,也彻底碾碎了她为之付出了无数努力的音乐梦,所有的美好的一切都碎了,那是她第一次想过自杀。

不过那次,有一个会弹吉他的男孩子出现在了她的生命里,救了她。

已经过了那么久,温漾还是能清晰地回忆起她第一次见到封瀚时的场景。

温家位于雁平山上别墅的后花园。

那天的月亮和今天的一样大,很圆,光很亮。

他靠在墙上弹吉他,一首很温柔的曲子——《打上花火》。

月光把他的眉眼照得那么温柔。

封瀚对她说:“听不到了又有什么关系,音乐是用心去感受的,又不是用耳朵。贝多芬也听不见,还是能创造那么美的乐章。况且,你还有手有脚,你可以会做饭,会画画,会跳舞,会那么多的东西。你一点也不比别人差。”

那个少年把她从黑暗中拉了上来,给了她生活下去的勇气,又在八年后,狠狠地将她推了下去。

他说:“我是搞音乐的,没道理娶一个聋女。”

温漾一想起他说那句话的样子,就觉得很难过。

……

她偷偷在床头柜里藏了药。罗拉片,三辰片,米氮平。

药物的副作用很大,会头晕,会手抖,还可能会影响视力。

其实她很害怕。

……

手机有消息提示弹进来,名字一个字母F,性别男,留言消息说有工作需求,想要合作。

温漾很快就通过了请求。

如果有工作需求,她基本上都不会拒绝的,她很需要这些历练的机会。

温氏旗下有适合她的职位,温漾也尝试过几次,但每次都像是去走了个过场。没有人敢苛责她,也没人敢指正她,就算她做出很明显的错误,大家还是都说好好好,非常漂亮。一份工作从头做至尾,除了虚伪的赞扬,什么都没留下。

拍马屁的功夫倒是学得很好,可惜没有等级考试。

F先生发来了消息:在吗?

温漾打起精神来,她小跑着下床,去自己的小挎包里翻纸巾,先擦擦眼泪,又狠狠擤了把鼻涕,颠颠地跑回去,回了个在。

酒还没醒,温漾跑得踉踉跄跄,差点绊到垃圾桶。

手机刚拿到手里,没想到对面直接打来了一个视频电话。

温漾有些懵,这人怎么,怎么还打电话呢?

但再一想,这是近三个月以来,她唯一接到的工作机会。

犹豫了三秒钟,温漾飞快地去换了身衣裳,还是接了。

……

屏幕亮起的那一瞬,封瀚条件反射地挺直腰,血液流动都变快了。

只是很短的时间没见到她,但想念已经按捺不住。

听了江野的建议,他要先隐藏身份,封瀚直接关了房间的灯。

对面一声还带着醉意的哑哑软软的“您好——”钻进他的耳朵里。

屏幕上出现了一张放大的小脸,好像是有点困了,或者是醉了,晕晕的,又很认真:“您好,请问您是想合作哪方面的内容呢?”

她注意到对方的黑屏,眼睛睁大了一下:“您好!您的摄像头好像坏了。”

黑暗中,封瀚的嘴角咧得大大,快要笑出声。

不知道怎么回事,一见到她就高兴得不得了。

一看就是刚洗过澡的样子,眼睛里还有水汽,更呆了。

第一次近距离地看她,比远观还要漂亮,皮肤软的像是能掐出水儿,眼神柔软,亮亮的。

靠,可爱炸了好吗!

封瀚的心瞬时就酥了。

他几乎是不受控制地、用低哑的带着诱哄气息的语气逗弄她:

“嗯……合作谈恋爱好不好?”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