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温漾迷惑地看着自己的手机屏幕。

显示的是通话中,但是对面一片黑暗,也没什么声音,她连着“喂”了几声,耳边还是只有微弱的嗡嗡声。

她忽然想起来,洗过澡后没有戴助听器。

“糟了。”温漾心里咯噔一声。

冲对面说了声对不起,温漾连拖鞋都来不及穿,飞快地赤脚跑去自己的梳妆台,把那个小小的机器拿出来,戴在耳朵上,打开开关。

“嘀——”的一声,她又听得见了,和正常人好像没什么差别。

“好像”没什么差别。

这种体验实在是尴尬,她一直小心翼翼不想让人看到的生理缺陷,就这么赤果裸地展露在了一个陌生人的面前,有种无处遁形的窘迫感。

即使对面的F先生不知道她发生了什么。

有那么一瞬间,心情再次沉到谷底,温漾忽然觉得有些想哭。

但又想,多没用呢。只发生了一点小事,丢了一点小人,有什么好哭的。

工作还要继续,她不能这么软弱。

温漾做了个深呼吸,她平复好自己的心情,手指戳着嘴角向上一扬,露出一个漂亮的微笑,又跑过去拿起手机。

甜甜的,客气的声音:“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刚才我这边出现了一点小问题,但已经解决好了,您还在吗?”

……

封瀚皱着的眉头慢慢展开。

他刚才说了许多话,但是她好像都没听见,一直是一副呆鸭子的迷茫表情,后来忽然一脸懊恼地扔下手机,跑去妆台上不知道弄了些什么,回来后就又是正常的了。

封瀚放轻声音:“去做什么了,怎么不穿鞋子?”

声音出来,封瀚自己都打了个寒颤,他这辈子就没这么轻柔地说过几句话。

但又乐在其中。

对着这只小鸭子,他的心总是不自觉就软了,想哄她。

一大把年纪了,学着小年轻干一见钟情的事,短短几次见面,整颗心都陷了进去,不知道是什么魔咒。

封瀚一边唾弃自己的肉麻油腻,一边又控制不住自己,无师自通般地嘘寒问暖:“嗯?怎么不说话了?看你房间里空调的风吹得很大,是不是有点冷?”

温漾心想,这个人是谁呀?他好像不太正常。

不是说要谈合作的吗,怎么一上来就说些莫名其妙的话,好像一个变态一样。

但他的语气又很关心,很温暖,她脸皮薄,不像艾舒那样,拉的下面子骂人。

“先生,您到底有事吗?”温漾认真地问,“而且您那边一直是黑色的,怎么回事呢?”

封瀚一点不心虚,淡定地胡编乱造:“当然有事的,我是一家演艺公司的负责人,听说你的能力很不错,想和你聊一下合作。噢,我才发现,我的手机摄像头坏了……你不会在意的吧?”

他吃准了这只小鸭子的性格,一看就是软绵绵很好骗的小姑娘,而且没什么社会经验,不会拒绝别人。

呆萌呆萌的,一哄一个准儿。

果然,温漾先是蹙了下眉头,好像不太愿意的样子,最后还是不情不愿地点了下头:“好的。”

封瀚乐不可支,笑眯了眼睛。

如果江野看到他现在这副走火入魔的样子,肾小球都得吓破十几个,和那个一向高傲冷漠懒得用正眼看人的封瀚一点搭不着边,笑得春心荡漾,眼尾纹都快笑出来了。

封瀚问:“你今年多大了?”

“……”温漾还没醒酒的头更晕了,但害怕单子跑掉,她还是乖乖答了,“年底就过二十二岁生日了。”

“这么小啊,看起来更小一点。”封瀚说,“我年底过二十六岁生日。”

“……”温漾想,但是,这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嗯,有男朋友吗?”封瀚知道这个问题突兀,他找借口,“准备合作很长时间的,担心你这边遇到感情问题影响工作进度,要提前问一下。”

他继续瞎掰:“每个面试者都被问了的。你这个单子的竞争还是挺激烈的,竞争对手,七八个吧。”

“……没有。”

到了这时候,温漾再傻也知道这个F先生不对劲了。

封瀚还想继续问什么,被温漾打断:“先生,您到底想合作什么呢?”

封瀚盯着屏幕瞧。她好像有点生气了,但是又不像生气的样子,只是眼睛比刚才更亮了点。

小家伙,连气都不会生。

但是不能再继续逗了,要不然再被拉黑可怎么办?

封瀚正色,他回想起艾瑞斯说的话,小鸭子大学时学的是珠宝设计专业,对这方面也很有兴趣。

他故意把业务往那方面靠近了点:“唔,我们准备做一场西游记主题的舞台剧,嗯,取经黑she会系列,需要给沙和尚设计一款符合佛教风格的金链子。”

温漾被这个主题惊呆了:“啊?”

一副欲言又止、不知所措的样子,额上的小卷毛都翘了起来。

封瀚憋笑憋得难受,恨不得钻进屏幕里去揉她的脑袋。

温漾缓了会儿,又变成原来那副认真的表情,不住点头:“嗯嗯,能做的,什么风格都能做的。”

封瀚实在忍不住笑出声:“你怎么这么可爱啊。”

“……”温漾跟不上他的思路,她很想接话,但是又不知道说什么,她实在是被弄懵了。

封瀚嘴角翘起,滑动手指,给小鸭子截了个屏。

她是真的很漂亮,五官精致柔和,组合在一起让人舒服,随便一帧都是盛世美颜。

又乖,又甜,美得不骄不躁。

在娱乐圈这么多年,封瀚见过的美人太多,但都是看一眼,点点头,觉得不错,转眼就忘掉。从没有过这样的感觉,竟然对一张脸念念不忘了。或许是眼神的关系吧,这只小鸭子被家人保护得太好,眼睛里一点世俗的纷扰都没有,没有对名利的追求和羡慕,没有骄傲浮躁,一派的天真自然。

见到她就会觉得,这个世界真温柔真美好,连心都跟着平静下来了。

封瀚一整晚都在笑,心情愉悦得不得了,但看了看时间,已经很晚了。

女孩子不能睡太晚。

“睡吧。”封瀚拳抵着下唇,轻笑着咳了声,“咱们明天再聊。”

“那您会考虑我吗?”温漾的态度很真诚,“我刚刚把作品集发给您了,您可以看看。”

封瀚说好。

“睡觉时把空调关掉,窗户也关上,盖好被子。”他忍不住啰嗦了几句,“别着凉了。”

温漾都说不清楚这个F先生是好人还是坏人了,开始时像个变态,现在又那么热心肠。

她礼貌地回答:“谢谢。”

门口传来刷卡开门的声音,是艾舒回来了。

她听见温漾在打电话,扬声喊了句:“漾漾,还没睡呀?那正好,我给你带了颗大桃子回来,看着就水灵灵的超级甜,切开给你吃好不好?”

封瀚也听见,挑了挑眉。

漾漾,这名字怎么这么耳熟?但是又不记得是谁。

他没往心里去。

耳边,温漾声音轻轻柔柔的,很郑重:“晚安,您好好休息,我们明天再联系,希望您能好好考虑一下我。”

封瀚鬼使神差地还是忍不住逗了她一下:“把你那颗桃子给我吃,就考虑。”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