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连着一个星期,封瀚的心情都无比美丽,待人如沐春风。

尤其在W市的演唱会上再次见到了那位漂亮的小天使后,封瀚的心情更美丽了。

作为执行经纪人,江野率先感受到这一让人惊疑不定的改变。

在不忙的时候,FK每周一早的管理例会,封瀚都会参加。

封瀚对公司的管理风格承袭父亲封阳荣,福利好,给钱多,人均工资高出行业平均水平50%,与之相对的则是极为严苛、高压、六亲不认的管理环境。

这套方法在业内被骂成过街老鼠,但还是有大批的人一边痛骂一边挤破了头想往里进,公司盈利也一直在高压环境下节节攀升。

FK内部人自嘲为:变态出奇迹。

江野称封瀚为:公然与劳动法对抗的男人。

封瀚对此毫不在意,甚至颇为受用。

每周管理例会前,他都会自己泡杯茶,提早半小时到会议室,戴一副金丝平光眼镜,坐在正对着门口的那张椅子上,右脚搭在左膝上,不紧不慢地等着,打量每个人进来时的表情。

基本上,从每个高层踏进会议室看见他那一瞬间的眼神上,封瀚就能判断出这个人上一周的工作表现怎么样。

做的好的,薪资职位水涨船高。

做的不好的,据江野回忆,封瀚骂人比骂狗还狠。

无论是男人女人,出去的时候大部分都是垂头丧气,眼角带泪的。

当然……也包括他。

有封瀚出席的管理例会是整个FK人的噩梦。

但今天,情况显然变得不一样了。

最明显的改变就是,每个人的手上都多了一杯封瀚亲自点的水蜜桃味奶茶,好像叫什么仙桃冰冰乐。

严肃的会议室里洋溢着奶茶甜蜜的气息。

众人面面相觑。

封瀚微笑着点头:“快喝吧,很甜的,不要客气。”

江野瞟了眼已经快五十岁头发秃了一半的CMO捧着粉红色奶茶受宠若惊的样子,不忍直视地偏过了头。

……

这一切都源于一周前的某个晚上,封瀚实在克制不住他那颗躁动的心,给人家小姑娘打了个电话。

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坑蒙拐骗之术,第二天,小姑娘就给他寄了一整箱的阳山水蜜桃,

大箱子,足足50斤。

江野下楼收快递的时候整个人都懵了,水果店早上进货也进不了50斤的桃子啊!

一箱的桃子都拿出来塞进冰箱,简直是桃山桃海,封瀚一脸甜蜜地站在冰箱门前看了一会,下命令说:“烂了之前都吃掉。”

江野、常晓乐:“……”

整整一周,早餐吃榨桃子汁,中午吃桃子沙拉,晚上吃桃子炒西红柿,三个人吃得都要吐了,桃子还剩下三分之一。

封瀚又很小气地不肯分给别人。

江野实在受不了了,他这辈子吃桃子就没过敏过,这七天的时间却被封瀚害得嘴肿了两次。

昨晚上终于攒足勇气想去说服封瀚,意外看见封瀚捧着手机和人聊天。

F先生:漾漾,你寄给我的桃子我吃了51个了噢。

江野差点晕过去,他不知道漾漾是什么反应,反正他是真的无语。

没有三十年的神经病就说不出这种油腻的话!

看着挺干净挺高冷的男人,怎么内心这么邪恶呢?像颗咸鸭蛋,外表纯净,内心流油。

直到今天早上,剩下的桃子坚持不住,已经有要烂的迹象了,封瀚才终于松口,让把它们榨汁做成奶茶,分给来参加会议的高管们喝。

江野心中默默地想着:如果你们觉得手里的奶茶臭臭的,那不是桃子烂了,是爱情的味道。

……

会议在桃子奶茶的香味中继续进行着。

主管艺人培训的高总监刚刚发言完毕。

封瀚双手交叉放在下巴处,声音平淡温和:“高总监做的非常不错,对艺人来说,培训是永远不能停止的,再优秀的艺人都会有视野上的盲区。我希望FK的每位艺人都能够沉下心来充实自己,娱乐圈确实需要运气,但运气不会永恒,实力是唯一可以披荆斩棘的硬斧头。”

一番感人至深的激励语录后,封瀚侧头看向江野:“江总监,你的工作做得怎么样?”

在经纪人的身份背后,江野是FK新成立的演艺工作室责任总监。

FK在近阶段已经不满足于单纯立足于音乐圈,正在考虑向演艺圈拓展,但因为没有演员基础,第一步是联系合适的演员签约。音乐与演员隔行如隔山,首签的演员自然是咖位越大越好,带来丰富资源的同时,也能作为噱头吸引后人。

只是……

江野被封瀚这一眼扫得腿都麻了,摸摸鼻子,哼哼道:“没怎么签到人。”

封瀚问:“没怎么签到是什么意思?具体几个,是谁。”

江野继续哼哼:“一个都没有。”

封瀚静静地看了他三秒钟,而后手上的茶杯往桌上重重一放。

当的一声,江野心都提了起来。

他小心翼翼瞥封瀚一眼,封瀚也正看他,透明的镜片背后一点情绪都没有,声音冷的像空调出风口:“原因。”

“已经谈了三个,一个一线,两个二线。”江野正色解释,“前期进行的都很顺利,但是准备签合同的前一晚,全都毁约了。后期查证,是被温氏旗下的星娱截胡,开出了比我们还要优渥的条件。”

说起温氏,江野愤愤:“温家那个二少实在是很刁钻,他前期不声不响的,什么动作都没有,就等着咱们落定条款之后加价,挖一个一个准。我打听过他们的价钱,简直是超市大甩卖,根本赚不到什么利润,明摆了是故意和咱们过不去。”

封瀚回忆了下:“温缙?”

江野点头:“S市演唱会的那天晚上,因为热搜的事,温二少登门来找过,但是被回绝了,应该是记恨咱们了。”

封瀚挑眉问:“他知道FK的幕后是我吗?”

当年FK创立时封阳荣执意阻挠,为了避免针对,投资信息上显示的均是封瀚的母亲陈茭白女士的名字。

陈茭白早在十年前就已经和封阳荣离婚,远居瑞士,很少有人知道她。

在外人眼里,封瀚只是FK旗下的当红艺人而已。

“温二少不知道FK的幕后是你,但是他那个人,睚眦必报的,记仇出了名。温小姐又一直因为那件事受到伤害,应该是因为记恨你,所以针对了整个公司……”江野的声音越说越小,他试探着问,“boss,温二少一直点名说要见你,你要见吗?”

封瀚一脸不悦:“不见,以后把他的联系方式加入黑名单,所有电话一律拒接。”

江野欲哭无泪。

这是彻底和温家干上了,在得罪了温绍之后,又彻底得罪了温缙。

“还有你。”封瀚手中的笔尖点了点江野的方向,眼睛眯起,“不要把你工作上的失责归咎到老板的身上,遇到问题好好想想该怎么去解决,如果工作那么容易,我为什么每年七位数地养着你?”

“半个月内要是还没有妥善的解决方法,本季度奖金全部扣光。”

“一个月内做不到让我满意,这半年的绩效奖金也别想要了。”

封瀚问:“听懂了吗?”

江野哼哼唧唧:“听懂了。”

封瀚瞥了他一眼,摘下眼镜站起身:“散会。”

听见这两个字,一屋子的人得了特赦令一样,半分钟内哗啦啦地全都跑得没影。

只剩江野趴在桌子上一筹莫展……这人可怎么招啊?

想了想,忽然眼前一亮!

有经验的艺人不好糊弄,没见过世面的小网红可是很好拉拢。大部分网红心里都揣着个明星梦,只要遇见谈合约的就开心上天了,随便吓唬几句当天就能把合同签过来。

而且网红的自身素质好,一般都漂亮,还自带大批粉丝,也不比那些三四线的明星人气差,好好培养以后会有前途。

江野忽然觉得看见了希望。

……

晴朗的午后,温漾坐在窗台前画画稿。

左手边的iPad里放着西游记。

她已经画好了七版稿子,但还是不太能理解,F先生口中的“西游黑she会”和“沙悟净戴的佛教风格金链子”到底该怎么表现出来最合适。

下午两点钟,F先生的消息准时弹过来:“漾漾,午睡了吗?”

下一条:“你寄给我的桃子,我都吃了哦。”

温漾的手指摩挲着屏幕,表情纠结,不知道该回复他些什么。

F先生很大方,也很专业,邀请她设计全套的舞台服饰搭配,出手就给了8万的定金,并且提出了许多相当实用且有创造性的建议。

温漾是不想失去这单生意的。

但不得不说,F先生的语气态度实在是很奇怪。

“喜欢就好。”

想了想,温漾又发了句:“现在的李子也是应季,如果您喜欢,我再给您寄一箱。”

看着李子这两个字,封瀚就觉得牙好酸,脸都跟着皱起来。

但是他自动把这句话转变成为了温漾对他的关心。

李子生津、养肝、清热、利尿还能缓解便秘,漾漾一定是觉得他的工作太辛苦了,想要他注意身体。

F先生:“没事的,我不辛苦,漾漾你也要注意好身体,要不然我会担心的。”

“……”

温漾把手机关掉放到一边,继续画画稿。

她刚刚沉浸到状态里,手机忽然嗡嗡地震起来,拿起来一看,是艾舒的电话。

对面人的情绪十分高昂:“漾漾!我的明星梦好像真的有可能实现了哎!我被一个大——经纪人看上了,通知我明天去面试!”

艾舒把那个“大”字拉的很长,听起来就很了不起的样子。

温漾也跟着开心:“哪家公司呀?”

艾舒答:“FK!”

温漾晃神了一瞬,她记得封瀚在这家公司。

那边艾舒开心得尖叫:“二哥不支持我进娱乐圈,他手上的星娱不让我进,联合着出点名的经纪公司都拒签我。FK原来是搞音乐的,实力相当强悍,现在也要进军演艺,正在签首批艺人。如果我能顺利通过面试,以后就是FK的元老级别了,肯定会有好的机会的!”

艾舒显然也记得封瀚在:“等我以后跻身一线成了四小花旦,我一定要重拳出击,给封瀚一个当头炮!抢他的资源,害他的风评,让他变成人人喊打的过街臭老鼠!”

艾舒信誓旦旦:“虽然这个梦想短时间内难以实现,但来日方长,我不会放过他的。”

艾舒展望未来:“明天将是梦想起航的第一步!”

温漾诚恳道:“小舒,我相信你以后会成为大明星的。”

“漾漾,你也别在家闷着了,出去走走。”艾舒劝她,“明天和我一起去FK面试吧,听说那里好多帅哥,帅哥最养眼,最能缓解心情了。”

顿了顿,艾舒又道:“漾漾,陪我去吧,我有点害怕。”

她查过了,封瀚明天在别的城市有通告,不会出现在公司的。

温漾想了想,答应了。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