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温漾抱着米团去找猫咖。

FK位于海城CBD的边缘地带,平时除了内部员工基本没人经过,周围没有居民区,更没有宠物店,但为了满足白领们的解压需求,猫咖倒是有两家。

米团一点不怯场,她是纯血布偶品种,长得硕大白胖,或许是血统压制,进去后睥睨全场,别的猫都不叫了。

温漾很不好意思地问店员买了半斤小鱼干。

米团一直是懒散样子,舒服地窝在温漾怀里,陪着她逛来逛去,最后找了一处离FK大楼不远的长凳坐下。

长凳前有一张小石桌,上头还摆着些吃剩的快餐盒,几丝掉出来的卷心菜混着油黏在桌面上。温漾把饭盒扔去垃圾桶,又走回来掏出纸巾擦干净了桌子,轻轻地把米团放上去。

温漾把装鱼的小袋子掏出来,在米团面前晃:“我买了两种的小鱼,长尾巴的和短尾巴的,你喜欢吃哪个?”

米团根本不看她的鱼,很不满意地叫了声:“嗷呜!”

温漾被它吓了一跳,心想着这只猫怎么这么凶。

她看着米团的屁股蹭来蹭去,就是不肯趴下,很快反应过来,石桌在树荫下,桌面阴冷,它应该是被凉着了。

“不好意思。”温漾很好脾气地把外套脱下来铺在桌子上,“现在好了吧?”

米团盯着她手腕上的镯子看,又叫了声:“嗷!嗷!”

“……我硌着你了?”温漾只好把镯子也摘下来,无奈地问,“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吗?”

米团终于不叫了,扬了扬脑袋,意思大概是:可以开饭了。

温漾笑起来,这只猫像只被宠坏的小朋友。

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主人才能养出这样任性娇惯的猫。

她把小鱼干拿出来,托着腮看米团吃。小尖牙,咬得咔咔响,真可爱。

温漾专注地看着它,渐渐就放下了那会儿的伤心事,忍不住也跟着咬了口小鱼。

一点盐味儿都没有,还发苦,温漾皱起脸。

不好吃。

她仰起脸看天。

下午的阳光已经褪去刺眼的光芒,变得柔和,被层叠的树枝分割成数不清的小光晕。看一会,眼睛就花了。

心里还是乱糟糟的,平静只在表面,就像一望无际的压抑的深海,海水表面翻涌着小小的浪花,内里已经是巨大的漩涡。

温漾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她想起虞医生教给她的,心很乱的时候就思考一个问题,只思考那一个问题,心情就会被捋顺了。

温漾想,今天天气真好,怎么没有云呢?

……

封瀚带着常晓乐找过来的时候,瞧见的就是这幅情景。

一路上,常晓乐一直紧张地叨叨:“boss,要不然我们报警吧,米团跑丢了还好,我就怕它被人捡走。它那个性格你知道的,和你一毛一样,要是被人捡去了,肯定要打死它的!它又馋又懒,脾气那么臭,还会挠人!找警察叔叔来帮我们,死了至少能把尸体抢回来……”

封瀚在他屁股上踹了一记,刚想让他闭嘴,一抬头,瞧见了十米外的石桌上细嚼慢咽吃鱼干的白猫。

比白猫更显眼的是旁边坐着的女孩。

一身淡绿色的裙子,裙摆柔顺地铺在膝盖上,很安静地抬头看着天空,侧脸莹白干净,鼻尖小巧的,长发垂到腰,气质很温柔。

午后的树荫下,白猫和漂亮的女孩子,绝美的治愈系画面。

常晓乐没出息地瞪大眼:“卧槽,这特么也太好看了吧!”

封瀚的心倏地就柔软下来。

八月的大热天里转悠了小半个小时,早就心烦气闷,然而见着这画面,心底淤积的那股不愉快瞬间奇迹般地随风飘散了。

她似乎有种能让时间静止的魔力,只要她在,就能和身边的景色融合,形成一幅画儿。

好像在炎热的天气里吃下一根棒冰,或是在烦躁的时候抬眼看到静谧的夜空上的星星。那种通体舒爽的感觉,心脏仿佛坠入到一处柔软的棉絮中,心情变得很好,耳边的风也变得很安静。

封瀚一眼就认出她,他的漾漾。

他的药。

他知道她在海城,只是没想到,竟然这么巧,能在这儿遇见她。

惊喜,幸运,这感觉实在是太美好了。

常晓乐震惊地偏头看他,一副见了鬼的样子:“boss,你,你笑什么啊?”

封瀚扫了他一眼,想把上扬的唇角按下去,但是收不住,他声音懒洋洋的:“法律规定不许我笑?”

“那倒不是……”常晓乐小声逼逼,“就是有点梦幻。”

封瀚拳抵着唇,掩饰性地咳了声,声音里掩藏不住的得意和骄傲:“漂亮不?”

“嗯,漂亮,比大明星还漂亮。”常晓乐真诚道,“如果有朝一日我得佛祖庇佑能娶到这样的老婆,我愿一生吃素,打一个黄金做的板,把她供起来,地我擦,饭我做,孩子我接,她就在那坐着我就心甘情愿伺候她……”

封瀚忍无可忍,一巴掌扇在他脑后:“你他妈的脑子有病?”

常晓乐捂着头,不知道封瀚为什么忽然生气,直到他拿出手机他才忽然反应过来:“boss,这就是你女朋友?!”

“现在还不是。”封瀚顿了下,眼里溢出温柔的颜色,“不过快了。”

常晓乐的表情慢慢从震惊变成酸涩,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掏出手机给江野发消息。

【快乐的晓乐】:野哥,我今天见着未来老板娘本人了,公司楼下,巧遇!

【金牌经纪人江野】:嘁,我早就见过了。

【金牌经纪人江野】:怎么样,形容一下感受。

【快乐的晓乐】:以前一直嫉妒有个女孩能轻而易举拿下boss的爱,现在嫉妒boss能拿下仙女的心。

过了很久,对面终于有回复。

【金牌经纪人江野】:我也嫉妒。

【金牌经纪人江野】:但想开点,或许他拿不下呢:)

这话说的,真解气。

常晓乐美滋滋笑了下,刚想再回点什么,封瀚忽然开口:“你和谁聊天呢?”

常晓乐立刻心虚地捂住屏幕:“和我妈。”

封瀚没怀疑。

他眼神凝在不远处那道纤细的侧影身上,犹豫地问:“晓乐,你说,我现在要不要过去搭个讪?”

又啧了声:“我怕太突兀了,她觉得我不安好心,吓到她。”

“你说怎么办才好?我没经验。”

常晓乐心里一阵畅快,心想着,你也有今天!

但面上还得装出一副冥思苦想的样子,诚恳建议:“现在先别过去,第一次见面要挑时机的,现在一点都不浪漫,连朵玫瑰花都没有,不够正式。还是要约个浪漫的烛光晚餐,女孩子都喜欢的,环境气氛一烘托,比你说一百句情话都管用。”

封瀚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赞赏道:“你说得对。”

常晓乐试探问:“那我现在去把米团接回来?”

“不用,别打扰她。”封瀚摆摆手,示意他回去,“你该做什么做什么去,我自己在这就行。”

常晓乐依依不舍地走了。

封瀚找了棵能遮挡的大树,坐在旁边路沿儿的石砖上,这个位置很好,能清清楚楚看见她,还不被发现。

他这辈子就没干过这么丢脸的偷窥的事儿!

但心里甜蜜蜜的。

米团也不要了。

封瀚从兜里掏出一支烟,惬意地点上,吸一口,甚至还想买瓶啤酒。

比英超联赛还好看。

温漾丝毫没有察觉到有人在看她,她脖子累了,低头数了数剩下的小鱼干,米团吃了四条,还想再吃。温漾记得人家说不能一次给吃太多,她把剩下的装起来放进包里。

米团不高兴,又呲着牙叫:“喵呜!”

温漾摸摸它的小脑袋,哄它:“乖,等你主人来找你了,鱼干还是你的。”

米团不叫了,趴在桌上睡觉。

温漾垂眼看着它睡。

她也有些困了,昨晚上失眠到了天亮,脑子一直晕沉沉的,刚才哭了场,很累了。睡意难得,她把米团的屁股往一旁挪了挪,也趴上去。

石桌上残留着它的温度,很暖,温漾舒服地叹了口气。

米团毛茸茸的长尾巴盖在温漾的肩头,温漾的头发披在它的背上。

一大一小没一会儿就打起了瞌睡。

第三根香烟正好烧到了尽头,封瀚眯着眼吐出最后一口雾,把烟屁股掐灭,塞进烟盒里,站起来。

他轻轻地走过去,蹲在温漾身边。

米团听见脚步声机警地抬起头,瞧见封瀚,喵了一声。

“嘘。”封瀚比了个手势,低声道,“别吵她。”

距离很近,封瀚能闻到他的漾漾头发上的香气,和第一次见面一样清甜的味道。

风有些冷了,他把外套脱下来,轻轻披在她的肩上。

她没醒,封瀚松了口气。

从这个角度,能瞧见她碎卷发下细白的脖颈,她半张脸都埋进肘弯里,身体随着呼吸轻轻的起伏,像只猫。

右手里攥着手机,手机上的挂坠垂下来,是只小风筝,被保护得很好,还有七成新。

封瀚认出来,那是他刚出道的那年发行的周边。

我喜欢她,她也喜欢我。这个认知让封瀚的心底瞬间柔软得一塌糊涂。

……

温漾做了个梦。

梦里她坐在一艘航行在海面上的小船上,天气晴朗,风平浪静,她怀里抱着一只白猫。

但忽然间,天地变色,巨大的乌云从远处席卷而来,黑色的海浪翻滚出巨大的波浪,好像要把她吞掉。她害怕地抱紧了怀里的猫,但猫忽然消失了,正惊愕的时候,海面上涌出了好多黑色的猫头,阴森恐怖,都张着血盆大口。

那些猫的嘴里涌出一串串恶毒的谩骂,尖利的爪子抓住船帮,像是要跳上船撕碎她一样。

……

封瀚瞧见她的肩膀忽然颤了起来,溢出低低的抽泣声。

“怎么了?”封瀚一惊,赶紧拍她的背,“怎么了,做噩梦了?”

温漾没说话,她醒不过来,只是啜泣,眼泪很快就在手臂下滴出一小片水渍。

封瀚的心都拧在一起,他不知道该怎么劝,手也不知该放在哪里,只能机械地拍她的背,嘴里低声哄劝:“好了,别哭了,只是梦而已,醒来就好了,乖,醒来就好了。”

她不听,封瀚跟着难过,心情低到谷底,忍不住去给她擦眼泪。

“求求你们……”他的手指忽的被攥住。

封瀚一怔,凝神瞧她,温漾小声祈求:“求求你们,别骂我了好不好,我不是坏人。”

……

她眼皮颤动,像是要醒过来了。

封瀚猛地站起来,他不能再待下去,这姿势怎么瞧怎么像居心不轨,被发现了解释都解释不清。

忍着心底的酸涩,在温漾睁开眼睛的前一瞬,封瀚走开。

“喵呜——”米团也跟上去。

肩膀上的薄外套滑落在地上,温漾迷茫地捡起来,是男人的外套,做工精致,一看就价值不菲。上面有淡淡的男式香水味,混着烟草的香气,很好闻。

她看向桌面,猫也不见了。

可能是猫的主人来了,看她在睡觉,好心盖上的吧。

温漾慢慢把外套叠好,规整地放在桌面上,没有拿走。

看了眼手机,艾舒刚刚给她发信息,说面试结束了,在FK大楼的东门等她。

温漾急忙把东西收好,提着包去和艾舒碰面。

……

快到了晚饭时间,两人直接去餐厅,艾舒开车,温漾坐在副驾驶上,听她讲面试时遇见的趣事。

“漾漾你知道吗,我遇见封瀚的那个经纪人了哎,叫江野的那个!”

温漾问:“长什么样子呀,好看吗?”

“就一般吧,有点矮,还有点娘娘腔。”艾舒恨屋及乌,“派头还挺大的,和封瀚如出一辙,好像总用下巴看人,我不喜欢。不过还算他有眼光,给我的分数很高,我就不说他坏话了。”

温漾跟着笑。

艾舒意气风发的样子真好看,像颗小太阳。

她没和艾舒讲今天遇见的那件事,也没讲那个奇怪的梦。

她觉得她能挺过去,只是小事而已,人生那么长,没什么难关渡不过。

温家的女儿要有温家的骨气。

“小舒,我今天看到一句话,我把它做成了屏保,给你看。”前面红灯八十秒,温漾掏出手机按亮屏幕,放到艾舒眼前,期待地问,“你说是不是这样的?”

艾舒看了眼,绿色的底,白色的字,很养眼的排版,上头写着句心灵鸡汤——

你用什么态度对待生活,

生活就会用什么态度回报你。

有些幼稚的中二气血。

艾舒笑出声,揉揉温漾的头发,很肯定地点头:“对!就是这样的!”

温漾笑眯眯对艾舒说:“小舒,你们不用担心我,我会好好生活的。”

艾舒说:“我知道,漾漾最坚强!”

温漾说:“小舒,我想报考佛罗伦萨美术学院,已经报名了。”

艾舒愣了下,侧过头:“你哥知道吗?”

“他不知道。”温漾抿唇,眼神很坚定,“但我想去。”

艾舒试图劝她:“听说那个考试很难的,要考意大利语……”

“有准备的。”温漾打断她,“我准备了三年,有信心能通过考试。”

“小舒,我想去意大利。”温漾拉着艾舒的胳膊,眼含祈求,“我只告诉了你,你别告诉我哥他们好不好?”

艾舒的手指捏紧了方向盘,车内半晌的沉默,绿灯亮起。

她深吸一口气,发动车子,转头冲温漾笑了下:“好,我不告诉他们,我给你打掩护,我相信我们漾漾一定能考上的!”

温漾更加开心:“要是考上了,我带你去威尼斯,请你住七星大酒店。”

艾舒挑眉:“那我就等着了,说好的七星酒店,少一颗星都不行。”

车内的气氛又轻松起来。

又说笑几句,温漾的手机响起来,点开一看,是F先生发来的消息。

“收到了画稿,很满意,什么时候有时间约下见面,商量下具体定做的事情?”

让人惊喜的消息。

温漾赶紧回复:什么时间都可以的。

对面发来个小兔子的表情包,然后发来个地址:“明天下午三点钟蓝瑟咖啡厅,不见不散。”

过了两秒钟,F先生又发来一条:“记得要开心。”

很温暖的一句话,温漾忍不住弯唇笑了下。

她把手机放在心口的位置,闭着眼想,那句话果然是对的。

你用什么态度对待生活,

生活就会用什么态度回报你。

只要她坚强一点,一切都将变得好起来。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