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灯光昏暗的台球厅,音响里大声放着躁动的音乐,低音嘶吼,桌上每颗细小的尘埃都随着乐点鼓动。

杨骁靠在桌沿边,垂着眼皮用巧克擦着杆头,语气不耐:“都半个小时了,还没查到?”

“翻了近三个月的朋友圈了,没看见。”戴着黑框眼镜的助理仍旧紧张地滑着手机屏幕,“温家小少爷的朋友圈都是卖摩托的,几乎没什么家人的照片……”

“妈的,废物。”

杨骁沉着脸把球杆摔在一边,抢过助理手中的手机,屁股一歪坐在球台上,自己找。

“我看见她手上戴的镯子了,华洛芙今年春季珠宝展上的定制款,最低也要八十万起,能戴着小一百万的手镯出来逛街的,也就陈易北那个傻逼信她是个普通小富二代。”

“还有配裙子的那件披肩,CHANEL最新款,一片布就要三四万,陈易北认不出来,我认得出来。”

小助理不敢多说话,听着杨骁骂骂咧咧:“她要不是真的温漾,我他妈今天把这套斯诺克生吃了——”

话没说完,杨骁一顿:“找到了。”

小助理精神一震,歪头凑过去看。

屏幕是温泽在半年前春节时的一条朋友圈,全家福。

就像所有普通的家庭一样,大大的长桌上满满都是菜,一家人聚在一起,比着各种手势,开开心心拍的照片。

照片特意经过模糊处理,人脸不清晰,但还是一眼就能看出来,温泽的左手边站着个长头发的女孩子。

两人感情很好,头挨着头,比了个耶。

容貌可以改变,气质却变不了,有些人即便遮了脸,还是一眼就能认出来。

小助理下午的时候被杨骁逼着去找温漾要联系方式,现在看着照片,他也立刻就反应过来,今天遇见的那个女孩,真的就是温漾本尊。

他瞟了眼杨骁,被杨骁眼底深深的算计震惊住:“骁哥,你……”

“我什么?”杨骁斜他一眼,难得没发火,反而心情愉悦地勾起一边唇角。

他命令道:“给南娱一直跟拍我的那个小狗仔打电话,他不是在咖啡厅拍了照片吗,按照原定计划发出去。还有你,赶紧去买通稿,明天中午之前把所有热度都抛出去。我就不信有了这波热度我还挤不进一线,操,陈易北那个傻逼不是不给我热度吗,老子自己搞!”

小助理有些犹豫:“骁哥,那可是温家啊,咱们惹不起,万一败露了……”

“像你这样畏畏缩缩,老子一辈子别想红。”杨骁恨恨地骂他,“要么火要么死,老子受够了这窝窝囊囊的日子,凭什么一个小小的音乐总监都敢蹦到老子头上指手画脚?让你去就快去,误了时机老子弄死你!”

小助理害怕他,杨骁会打人。

在圈子里,杨骁一直是以封瀚接班人的人设出现的。

FK看好他的资质,也投入了很多的资源,但是杨骁始终是不温不火的状态,说是当红,但一直没有大爆。

最近一次会议里,总经纪人江野已经明确表示了对杨骁的不满,并下达了最后通牒,说如果他三个月内还是这样的状态,将会裁掉他的资源,分给更有潜力的新人。

负责杨骁最新一张专辑的总监陈易北是个标准的势利眼,知道杨骁爆红无望,所以一直对他的事很不上心。而杨骁的所有砝码都放在了这张专辑上,两人之间的矛盾日积月累,已经走到无法缓和的地步,勉强维持着表面和平。

外人不知道杨骁是怎么回事,小助理知道,他就是个神经病,躁郁症患者,混着不干不净的圈子,还会吸du。

和粉丝标榜的小封瀚根本不是一码事。

自身的实力配不上想获得的荣誉和外界的赞誉,久而久之,心上就蒙了一层浮油。

杨骁简直是想火想疯了。

顶着杨骁要吃人的视线,小助理即便不情愿,也不得不服从,出门去打了个电话。

……

第二天上午十点,几条话题热度迅速上升,半个小时内就飙至热搜前五,全网哗然。

#豪门秘辛温家小女儿移情别恋#

#杨骁#

#温漾牵手门#

还有一篇爆款文章《三个月丢下八年感情,甩掉封瀚另寻当红小鲜肉杨骁?温漾告诉你:豪门到底有多脏!》

一时间几十个大V疯狂转发,热度居高不下,直逼封瀚订婚绯闻爆出当晚。

但与上次不同的是,这次有了真人照片。

FK大楼内员工的偷拍,温泽朋友圈里的全家福,还有FK楼下咖啡厅里,温漾与杨骁指尖相对时的抓拍。

本来是普通的一次握手,但加上特写和文字的渲染,真的让人有种亲密热恋的错觉。

底下群情激愤,骂声一片。

#卧槽不至于吧这么婊?长得这么仙,心好脏啊。#

#看出来了,真的是喜欢封瀚这种类型的。帅哥谁不喜欢,本来没错,但是您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未免太无耻了点?#

#杨骁实惨,被心机富家女利用了。#

#我骁快跑!远离渣女!妈的实在是太不要脸了,亏我当初还同情她来着,结果是朵大写的白莲花!#

#宣传下我骁最新的专辑《骁声匿迹》,绝美帅哥不容错过!#

#啊啊啊啊啊杨骁最棒!!!!!#

#怎么回事啊最近热度这么高,这位温家小姐要出道?#

……

FK大楼里,江野都快疯了,他拉着常晓乐在手机前把照片放大缩小,左看右看,声音颤抖:“乐啊,你好好看看,这和你昨天碰见的女孩是不是一个人?”

常晓乐眼神迷离:“是啊,是一个人啊。”

江野半天没缓过神来,最后崩溃道:“我擦啊,这怎么回事啊这是!”

常晓乐问:“boss现在在哪儿?”

“在蓝瑟咖啡厅吧,”江野声音干涩,“我听boss说,他准备今天表白来着,现在应该在布置场地。”

“……”常晓乐犹豫地拿出手机,“要不要拦一下?”

“行。”江野立刻弹开一米远,比手势,“你打,你打,最后无论产生什么后果都不要带上我。你敢吗?”

“……”常晓乐又把手机揣进裤兜里,小小声,“不敢。”

江野沉默片刻:“先把热度降下来再说吧。”

“公关部已经联系那些大V删文了,但还是慢了步,温缙那边最先反应过来的,现在行政那边的电话已经被星娱打爆了。”常晓乐叹了口气,“这次是真的搞出大事了,前台的小刘说温缙竟然直接把电话打过去了,情绪极差,还骂了脏话……温家那边彻彻底底被惹毛了。”

江野揉了揉眉头,把眼镜摘下来放在桌上,整个人瘫软进椅子。

常晓乐问:“野哥,boss那边怎么办?

说到底,江野还是偏向封瀚的。

他知道这事封瀚有责任,但无论是作为合作伙伴,还是相识六年的朋友,他都希望能够尽量减小这件事对封瀚的冲击。

即使会对那个无辜的女孩子不公平。

“先瞒着吧。”江野最后做出了决定,“后天不是最后一场巡演吗,一切等过了巡演再说。杨骁那边也先别动,把他手上的活动都停掉,缓两天。”

常晓乐有些犹豫:“但是,今天boss约了温小姐见面。”

“晓乐,你接触过她本人的,她和网上描述的不一样。”江野抬起眼,“你觉得她就算知道了一直和她聊天的客户是封瀚,她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吗?”

常晓乐愣住。

“她不会的,”江野继续道,“她那种涵养的女孩子,即便再生气再愤怒,最多也就是默默离开,连句重话都不会说。但如果封瀚知道了她是温漾,事情就不一样了。”

江野问:“你来公司三年了,听说过boss传出过绯闻吗?”

常晓乐摇了摇头。

“我认识他六年,这是他第一次和我说,他想谈恋爱。”江野顿了顿:“你可能觉得这是冲动,很轻浮,但我知道他心里有多认真。昨天晚上,他甚至问我哪里可以订钻戒。”

“他是真的喜欢,真的陷进去了。”

常晓乐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

“无论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江野说,“至少让最后一场演出顺利完成。”

常晓乐很少见到江野这么严肃的时候,不自觉跟着点了点头:“好。”

……

温家主宅,所有人都聚在一楼客厅里,担忧地望向二楼。

温伟江没再像以往一样暴怒大骂,他沉默地坐在沙发上,眼神沉的能杀人。

商红丽知道,他这是已经愤怒到极点了,温伟江其实是个好脾气,总是笑眯眯的喜欢开玩笑,像现在这么愤怒的时候,这辈子屈指可数。

商红丽偏过头抹了抹眼角,而后去拍他的背,轻声哄着:“好了伟江,消消气。热搜不是撤下去了吗,照片也都删了,别生气了。”

“我不生气,但我心疼。”温伟江唇线绷直,几乎咬牙切齿,“封家那小子,我饶不了他!”

客厅内一片寂静,过半晌,二楼传来门锁转动的声音,所有人的视线投过去。

温漾背着包出来,被这阵势吓了一跳,笑道:“怎么回事,这是过年了吗,聚得这么齐。”

她神色如常,甚至看起来比之前还要好一些。

商红丽不知道该高兴,还是更担心。

她站起来问:“漾漾,你要去哪儿?”

“去见一个客户。”温漾下楼去挽住商红丽的手臂,撒娇道,“妈,我昨晚和你说过了呀,我们约了今天下午三点见,商量定做的事情。”

她看了眼腕表:“唉呀,快迟到了。”

“姐,我送你。”温泽噌的站起来,杨骁原来是他的朋友,发生这样的事,温泽感到极为愧疚自责,他小心翼翼地看向温漾的眼睛,“我开摩托,很快的。”

“不用。”温漾笑着抬头揉了揉温泽的脑袋,“我自己开车过去。”

她还有心情开玩笑:“你是大忙人,哪里有空送我,车厂里那么多车等着你去修呢,噢对了,还有很多小妹妹,想约你一起去兜风。”

温泽看着她走出去,到了门口的时候,从包里拿出了一只口罩。

温漾从前出门从来不戴口罩的。

她其实什么都知道了。

……

温漾拉开驾驶室的门,弯腰坐进去,把手包放在副驾的座椅上。

停车场很暗,也很静,她坐在座位上愣了会,才想起今天没有司机,车里只有她自己。

她深呼吸了一口气,把钥匙插|进去。

低调的银白色宝马M6,发动机的声音很小,启动轻快,很快滑出了车库。

看着街上的车水马龙,温漾想:今天是个好天气,好天气一定要开心。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