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蓝瑟咖啡厅是海城最顶级的咖啡厅之一,位于最高建筑海蓝明珠的顶层,视野开阔,透过玻璃窗能看到一望无际的大海。

今天,原本就奢华高雅的咖啡厅中又添了一丝浪漫。

从入口处开始,整个咖啡厅都被玫瑰包围。新鲜空运到的卡罗拉红玫瑰,花朵大而明媚,氤氲了满室甜蜜的香气。

店员们忙碌着布置香槟和气球,不时瞟一眼落地窗前站着的高大男人,心中不无艳羡地想着,到底是怎样的女人能享受到这种幸运。

只是告白而已,就舍得如此一掷千金。

……

封瀚垂眼看了眼腕表,眉目柔和。

两点四十五分。

他们很快就能见面了。

他从来没有这么期盼过一个时刻的到来。

时间又过去两分钟,封瀚有些焦躁和紧张,他忍不住去洗手间照了照镜子。

为了显得正式,他今天穿了一身银灰色西装,剪裁得体的布料更显身材笔挺,白色的熨烫整齐的衬衫束进裤腰里,腰线劲瘦,双腿修长。

封瀚对着镜子整理了下领结,确保万无一失了,才又走出去。

他忍不住发了条消息过去——

“到哪里了?别着急,注意安全,迟到也没关系。”

对面很快回复:“还差一个路口,不会迟到的,三点见。”

封瀚的眼神更加温柔,他踌躇着想再说点什么,思路被一个突然闯进来的电话打断。

皱了皱眉头,封瀚接起来:“不好意思,在忙,有什么事稍后——”

对面传来温缙的笑声,有些阴凉:“FK的幕后是你吧?隐藏得很深啊,封少。我也是到今天才查出来,陈茭白是你母亲的名字。嗯,你在忙?我猜猜你在忙什么,忙着给杨骁打掩护,趁着热度再用他赚一笔烂钱吗?”

“温二少。”封瀚听出温缙的声音,他看了眼腕表的指针,捱下怒气,“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也没时间和你扯东扯西,如果你有任何事,请直接找我的经纪人江野。谢谢。”

封瀚的那句“谢谢”彻底把温缙点燃,顾不得什么脸皮,温缙摔了手里的钢笔,破口大骂:“封瀚你他妈的别给脸不要脸,杨骁的事没有你的手笔傻子才信,你怎么能那么无耻呢,用伤害我妹妹的代价去捧手里的一个吸du犯?你想钱想疯了吗?!”

封瀚的脸色也沉下来:“杨骁怎么了?”

“你还装?”温缙被气笑,“行,你不管,我来管。我已经搜集到了杨骁吸du的证据,连带着他以前被压下的丑闻,三天内不让他身败名裂去蹲局子老子他妈的跟你姓!”

封瀚也被惹恼,他对杨骁本来没什么好感,但温缙这么说,他也情不自禁反唇相讥:“行,你去啊。温缙你就那么自信,以为星娱手下的艺人多干净?我告诉你星娱劈腿的piao娼的崩人设的明星也是一抓一大把,我手里的黑料多的是,你要是动我手下的人,那咱们就试试,看谁能斗得过谁。”

“封瀚,你还没意识到真正的问题是什么吗?你以为我针对你?”

温缙咬牙切齿:“我告诉你,是因为我的妹妹因为你一次又一次地受到了伤害!第一次,行,我们有错,两家联姻的决策违背了你的意愿,你不管不问,我妹妹爱上人渣是她倒霉,温家认栽!这次呢,凭什么为了捧杨骁拉上我妹妹,她是无辜的她有什么错?!”

“温二少,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我现在很忙,如果你觉得不满,去找公关部。”封瀚指节不耐地敲着桌面,声音里裹着怒气,“我不是幼儿园园长,没有精力去评判每个小朋友的对错,我也不想和你讨论谁对谁错这种无聊的问题!”

“这是娱乐圈,资本圈,玩的就是不入流的手段,拼的就是流量和热度。作为商人,杨骁是我的艺人,这些年来我砸在他身上的钱没有五千万也有三千万,在合约失效之前无论他出了什么事我都会保他。至于对你妹妹造成的伤害,我很抱歉,如果你需要的话,FK会赔偿,具体细则请你联系法务,在此之前我不会对你做出任何私人承诺。”

他的声音冷淡自持,说到后面几乎没有情绪的起伏:“最后,杨骁今天发生的事情我不知情,我也不会无聊到去策划拿你妹妹做噱头吸引舆论,因为我根本不记得她叫什么名字。”

“如果你觉得你妹妹很委屈,那么从今以后,请她离我远一点。”

温缙气得牙齿咯咯作响:“封瀚我干你大爷——”

下一秒,封瀚直接按了挂断。

世界终于清静。

好好的日子里平白无故被人打电话骂了顿,真是操蛋。

封瀚想去摸烟,顾忌女孩子可能不喜欢烟味,又作罢。

他靠在桌沿边平复情绪,想起温缙刚才的话,掏出手机来看了眼微博。风平浪静,没有关于杨骁的话题。

顿了顿,给江野发了条消息:“杨骁出什么事了?”

江野很快回复:“已经解决,勿念。”

扫了眼,封瀚把手机扔到桌面上,揉了揉眉心。

……

温漾咬着唇站在门口,她凝视着那个背对着她的高大身影,耳边不停地回响着他说的话:

“我根本不记得她叫什么名字……”

“如果你觉得你妹妹很委屈,那么从今以后,请她离我远一点……”

温漾极力地克制才没有当场哭出来。

但想了想,又觉得很好笑。

陪她聊了快一个月的客户,怎么会是他呢?

他到底想做什么?她那么重视那么珍惜的一份工作,难道就是他无事闲来像逗猫一样的消遣吗?

这些花又是什么意思?

千万别说是喜欢她,世上哪有这么不值钱的喜欢,简直是对“喜欢”这两个字的侮辱。

今天真的好奇怪,像一场梦。

有店员注意到了她,精致漂亮的女孩子,在门口站着,又哭又笑,眼睛里都是悲伤。

阳光很温暖,玫瑰很鲜艳,她很美,但和这一切都格格不入。

店员走过去,轻声问:“小姐,需要帮助吗?”

温漾缓缓呼出一口气,露出得体的微笑:“谢谢,不用了。”

她转过身,门口的玻璃镜上映出封瀚的影子,他低着头在看表。

还是和以前一样好看的脸,冷淡疏离的气质,绝佳的身材。他那样的人,即便站在那里什么都不做,也会有很多女孩子喜欢。

温漾恍然发现,时间或许真的能冲淡一切,曾经爱得那么深的人,再见到他,竟然没有了心动的感觉。

电梯升上来,温漾走进去。

她选择无声地离开。

……

三点整,封瀚没有等到他想等的人。

他心里有些慌,安慰自己不要多想,又发了条信息过去:“到哪里了?”

十五分钟过去,消息石沉大海。

封瀚的眼睛紧紧盯着屏幕,喉结艰涩地滚动,期盼能得到一句哪怕只有一个标点符号的回复。

他的心渐渐沉下去,冥冥之中有种预感,她可能不会来了。

按照原来的安排,牛排上桌,服务生端着香槟过来,轻声问:“先生,需要现在开瓶吗?”

封瀚沉默了片刻:“不开,放下吧。”

他换了个姿势,继续等。

三点半。

偌大的餐厅依旧空荡荡的,玫瑰的香气闻久了已经麻木,牛排渐渐冷掉,封瀚开始坐立不安。

他站起身,在餐桌边来回走动,忍不住又发了一条消息:

“到哪里了漾漾,说句话好不好?我很担心。”

意料之中的,没有回复。

心底的不安已经无法克制,封瀚眼神迷茫地看着桌上的玫瑰,他不住地想着,是不是刚才说错了什么话,或者之前做错了什么事,惹她生气了?

“漾漾,我是不是让你不高兴了?你不喜欢玫瑰吗?”

“别生气好不好,如果你不喜欢喝咖啡,我们可以换个地方,或者你今天很忙,我们换一个时间见面,都可以的。”

“不要不说话好不好,回答我一句。”

“我真的很担心,漾漾,你那边发生什么事了吗?”

“说句话吧,求求你了。”

……

四点整,墙壁上古朴的挂钟撞了十六下。

牛排已经冷透,散发出淡淡的腥味儿。

封瀚盯着曾经偷拍过的照片出神,他知道她不会来了,但到底为什么?

没有被拒绝的生气,他只是觉得委屈和担心。

他很害怕她真的出事。

封瀚往上翻这段时间的聊天记录,逐条地看下来,一个字一个字地去读她说的话,想象她当时的语气。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心酸,恐慌。衬衫的领口勒得太紧,让人喘不上气,封瀚闭着眼靠在椅背上,单手把领结解开,扔在一旁。

……

很快,五点钟。

所有人都发现了不对劲,店员们聚在一起窃窃私语。

“天哪,怎么回事,封天王被放鸽子了吗?”

“不知道啊,翰哥的脸色好差,感觉他快哭了额。”

“女生没来?不是吧,这么浪漫的告白都不来?这也太狠了吧。”

“不对!”那会瞧见温漾的女店员忽然反应过来,“我好像见着那个女生了,她来了,但是很难过的样子,什么话都没说又走了。我本来以为是走错了,现在想想……”

众人面面相觑。

……

“封先生。”女店员走到封瀚的身边,轻轻喊了声。

封瀚已经很疲惫,听着有人叫他,猛地抬头,眼睛亮了下:“她来了?”

“不是……”女店员把那会发生的事又对封瀚描述了遍。

封瀚的心越来越沉。

他下意识去摸兜里的烟,烟盒掉在地上,他弯腰去捡,头低到一半,动作顿住,又唿地一下站起来。

封瀚面沉如水,皮鞋踏在烟盒上,碾过去,一言不发地往外走。

“封先生——”女店员愣了下,想叫住他,被同事扯了下胳膊。

“别喊了,女孩子都不会来了,留下又有什么用。”

她转头看了看,摇头道:“就是可惜了这些玫瑰花,多漂亮呢。”

……

封瀚打开车门坐进去,车门嘭的关上。

钥匙插|进,很快,车灯大亮,发动机沉闷的声音响起。

封瀚右手搭在方向盘上,眼睛盯着前方的地面,想启动车子,唇线绷紧,忽的又松开手——

为什么要走?

为什么来了又要走?

他到底做错了什么?

车内的空气几乎凝滞,只有发动机的嗡嗡声。

愣神片刻,手机忽的传来消息提示声,封瀚脊背一振。

去摸手机的时候,封瀚在心里想着,走了也没关系,只要你现在和我说一句话,无论你说什么,我都原谅。

看到屏幕的那一瞬,封瀚眼神顿时冰住。

“对不起封先生,我想我们还是不太适合合作,定金已经原数退回您的账户,感谢您这段时间的指导,祝您生活愉快。”

这是什么意思?

封瀚艰涩地咽了口唾沫,他不知道应该说什么,组织半晌语言,终于写好一句话发过去。

对方拒收。

他被从列表里删除了。

封瀚愣愣地看着手机,无法接受他被甩了的这个事实。

或者说,连被甩都算不上。

江野的电话打过来,语气轻松:“怎么样啊boss,见着人了没有,是不是该庆祝下,嗯哼,成功摆脱母胎单身狗的称号?”

“滚。”封瀚冷冷骂了句,挂了电话。

江野再打过去,对面就关机了。

常晓乐在一旁问:“怎么样?认出来了吗?”

“应该是没等到人吧。”江野松了口气,“如果认出来他喜欢的人就是温小姐,就不是现在的一个滚字了。他得疯。”

常晓乐深表赞同:“曾经有一份真挚的爱情摆在我面前,但我没有珍惜,等到失去了我才后悔莫及。”

“尘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如此……”江野忽然反应过来,“别背台词了。”

“明天巡演最后一站,就在海城,闭幕和开幕一样重要。”

江野声音淡淡的:“至于明晚之后会发生什么,就不是我们能决定的了。”

……

温漾没有立刻回家。

她先是吃了药,然后开车在街上转了一个小时。

后来头实在痛,眼睛也模糊了,她才意识到身体的不对劲。

脑子里像是灌了铅,浑浑噩噩,昏昏沉沉,胸口压了块大石头一样,喘不上气。

温漾把车停在路边,打电话让温泽来取车,她坐在马路边上,又吃了一次药。

拉上挎包拉链的时候,一张硬硬的卡纸探了出来,温漾取出来对着路灯看,是封瀚最后一场巡演的门票。

海城,明天。

她出神了一会儿,忽然笑了。

当初说要再来最后看一次封瀚的巡演,和过去告别,等最后一场曲终人散,她的执念也就散了。

没想到这么巧,最后一场竟然就在明天。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