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封瀚在树下站了两个小时。

九月份的天亮的还很早,不到六点钟,天色就从黑变成了灰。

有雨滴吹落在他的额头上。

两个小时,五分钟左右一支烟,到了六点,正好一包见底,这是他平时一个月的量。

烟抽多了会恶心,头晕,喉咙里强烈的烧灼感,但身体上难受了,心里会好一点。

烟盒里塞满了烟头和烟灰,封瀚把它揉皱了,塞进裤袋里,抬手摸了把头发,湿的,像旁边的草叶子一样,挂满了晨间的露水,混杂着淡淡的泥土香。

呼吸间是浓重的尼古丁味道,不用照镜子也知道,他现在有多狼狈。

封瀚掏出手机看了眼,意料之中的没有回信。

从家里出来前,他拿了张备用的手机卡,给她发了条短信。心中千言万语想说,但等看着对话框,一个字都打不出来,他不敢说太多,怕她烦,思来想去,只写了一句话——

“漾漾,我在你家楼下,睡醒后我们见一面好不好?”

正是凌晨,正常人都该睡觉了,她应该是没有看到。

封瀚这么安慰自己。

直到此刻,他心中还保存着一丝不切实际的幻想:漾漾不会对他那么绝情的。

他们见一面,他会认错,会诚恳地道歉,他知道自己做错了,他很后悔,后悔得要死了。一切都是他的自私和冷漠种出的苦果,他不求能立刻得到她的原谅,但至少,想恳求到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只要一个机会就好,别不见他。

……

又过了半小时,雨开始下大了,薄薄的衬衫被雨水打透,布料黏在皮肤上,很难受。

封瀚抹了把脸上的雨水,回身走上车。

脑子里很乱,但是不知道在想什么,他什么都做不了,只能一遍遍地按亮手机,仿佛在等一个宣判。

从鼻腔,到喉咙,到肺部,好像火在烧,疼得炸裂。

越疼就越清醒,越清醒就越疼。

大概七点半,雨停了,太阳从树梢的位置冒了个头。封瀚从车窗望过去,看到温家的别墅里有人走出来,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女人,穿着围裙,好像是去倒垃圾。

仿佛天降惊喜,封瀚精神一振,赶紧推开车门走下去,隔着铁门喊了声:“你好!”

嗓子哑得厉害,第一声没有喊出来,封瀚偏头咳了两声,又喊了句:“阿姨你好!”

女人意外地转过头,终于注意到厚重的铁门外还站了个人。

她把手套摘下来挂在花园边的栅栏上,朝着封瀚走过来:“小伙子,这么早来,你找谁呀?”

“温漾。”封瀚往前走了一步,贴在栏杆上,声音低哑,“我找温漾。”

怕被拒绝,封瀚放低语气,轻轻又问了遍:“我能不能见见她?就几分钟就好,什么时候见都行,我可以等。”

“噢,漾漾啊,她还在睡,她最近身体不好,一直低烧,你要等一段时间了。”阿姨问,“你是漾漾的朋友吗?”

封瀚嘴唇开开合合,回答不出来。

他算是她的朋友吗?他配不上吧,漾漾也不会愿意。那他是什么身份呢,以什么身份来找她呢?

他的注意力被前半句夺走。

“她发烧了?严不严重?”封瀚焦急问,“什么时候烧起来的,现在怎么样了?”

阿姨狐疑地看着他:“你不是漾漾的朋友吗,怎么这个都不知道。”

封瀚又被问住,说不出话,他确实是什么都不知道。

他心中有了猜测,愧疚又惶恐,小心翼翼问:“和网络上的那些事,有关系吗?”

“可不就是因为那些碎嘴的人乱说话。”提起这个,阿姨有些生气,“哪个好人听着那些话不得难受,漾漾本来就生病,更受不了这个,连我都气得哭了好几次。大夫说她免疫力低,所以小病不断,得好好疗养,要我说,什么免疫力低,还不是被气的,好好的人都得被气出病来,我们漾漾前两年身体好着呢。”

阿姨是个热情的人,说着说着话就多了,她看了眼封瀚停在门口的迈巴赫,不认识车牌子,但觉得是辆好车,看他一表人才,似乎有些背景,忍不住多啰嗦两句:“你知道那个封瀚吧,都是因为他,你是漾漾的朋友,以后见着那个封瀚,可得骂他两句,还大明星呢,真不是个东西。”

封瀚听着她说,眼睛又开始发涩,低低“嗯”了声,附和着说:“不是个东西。”

有了同一个敌人就是朋友,阿姨看他挺顺眼,又问了句:“你是不是我们漾漾的追求者?”

封瀚抿唇:“是。”

“噢,喜欢我们漾漾的男孩子好多的,以前她念书的时候,三天两头有小男孩过来递情书、喊话,被漾漾爸爸追出去打。”阿姨笑得眯眯眼,“我们漾漾长得好看,读书聪明,性格也好,魅力可大。”

封瀚也笑了,认真地点头:“是。”

阿姨嘴撇撇:“可惜好姑娘没好命,喜欢上个人渣。”

封瀚笑不出来了。他就是那个人渣。

他心里堵得慌,下意识想去摸烟,想起来抽没了,看了眼阿姨,问:“有烟吗?”

“我哪里有那个东西。”阿姨摆摆手,又看了眼大亮的天,“小伙子,我没权利给你开门,你也别怪我,你再等一会,我去屋子里帮你问一声主人家。”

封瀚真诚地说:“辛苦您。”

阿姨转身走了。

封瀚沉默地站在门口等。他不知道待会来的会是谁,温绍,还是温缙,不管是谁,都已经被他得罪了个彻底。但后悔也没用了,年少轻狂犯下的错,总要用之后的岁月弥补。他真的感受到了极致的后悔,刻入骨髓的悔,如果时光能倒流,他不会做出那么幼稚极端的行为。他也第一次知道在悲伤和绝望后人的反应不是歇斯底里,而是沉默。

封瀚又看了眼手机,壁纸是她,这几个月没变过。

那时候她的气色还算好,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弯弯的,很有神韵。

不管看了多少次,再见到她的笑,无论是在她的脸上,还是照片上,都让人移不开眼。

昨天晚上见到她时,她眼里的光彩消失了。

……

封瀚没有等到别墅里的人出来,身后传来突突的重机车响声。

他回头看了眼,是一辆银白色的哈雷,极张扬的车型。

温泽眯着眼从车上下来,手里拿着一盒烤鸭,隔着头盔上的挡风玻璃,温泽一眼就认出了封瀚。

“操。”温泽一把将头盔摘下来挂在车把上,上前一把抓住封瀚的领子,眼含怒火,“你他妈的还有脸来?”

温泽年纪小,今年才二十岁,不会温缙的明讥暗讽,也不如温绍沉稳老辣,像个一点就着的炮仗。

封瀚抓住他的手腕,他没想和温泽打架,哑声道:“我就来看一眼就走。”

温泽哼了一声:“你要看谁?”

封瀚看着他的眼睛,沉默许久,说了句“对不起”。

“你和谁道歉呢,和我?”温泽眼里浓浓的嘲讽,“你早干什么去了,撞了南墙知道回头了,有用吗?按你这个逻辑,杀人犯磕个头道个歉,就不用死刑了呗?你要不要脸啊封大少爷!真特么以为你是宇宙的中心,太阳都跟着你转?”

“我愿意为我做错的事付出代价。”封瀚深深吸了一口气,他的锐气和傲气在昨晚全都被磨没了,“我现在只是想见见她,你骂我什么都行,我想和她说句话,昨晚上她走的太匆忙我很担心……”

“我猜猜,你为什么会担心。”温泽“噢——”了声,点点头,“你喜欢我姐?”

封瀚看着他,点头:“喜欢。”

温泽很愤怒,胳膊上的青筋绷起:“你为什么喜欢我姐?”

温泽被气笑,“因为她漂亮,她脾气好,她有气质,会心疼人。那如果她不漂亮,她脾气不好,她很粗俗,她不善良呢,她就活该被你那些粉丝追着骂是吗?而你一点都不会在意,更想不到阻止,因为你根本不在意别人的感受,你心里完全只有你自己,你的公司,你的钱。”

封瀚没有什么可以辩解的,因悦悦为在此之前,他确实是那样认为的,是那样做的。

他第一次为过去发生的事感到无力,他哑着嗓子又说了遍:“对不起。”

温泽的手指紧了紧,猛地一拳冲着封瀚的脸挥过去:“对你妈的不起,我看你就是欠揍!”

封瀚没有躲,他本来能躲开,但身体就像定住了一样,硬生生受了那一拳。

或许从心底里他也承认温泽的话,该打。

温泽的指骨击打在他的下巴处,瞬间撕开一道口子,封瀚往后退了两步,偏头吐出一口带血的沫子。

他抬手用拇指抹了把血痕,问:“打了,能让我进去了吗?”

温泽又骂:“进你个仙人板板!”

温泽把夹克扯下来扔在地上,又朝着封瀚扑过去,要揍他。封瀚常年健身,从小就学习格斗和散打,高中就拿了市级的散打冠军和二级运动员证书,温泽虽然有一股子少年猛劲,经验方面到底欠缺,若动真格的,温泽打不过他。

封瀚放水让着他,腹部中了几拳,脸上也挂了彩,温泽知道被放水,但根本不停手,乘胜追击,飞起一脚要踹封瀚的肩膀。

封瀚抬臂格挡,后退的时候不慎撞到了温泽的机车,只听见啪的一声,什么东西从车把上掉了下来。

温泽吼:“靠!老子的烤鸭!”

封瀚被他折腾的晕头转向,加上一夜没睡,早饭也没吃,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被温泽猛地一推,往后倒在了迈巴赫的车前盖上。车子受到撞击,刺耳的警报声“嘀嘀”地响起来。

封瀚苦笑着去摸钥匙,温泽骂他:“操,你有毛病吗?我姐在睡觉为什么要吵她!三秒钟把你的车给老子关了,要不然连人带车一起给你甩去臭水沟!”

封瀚这辈子没这么好脾气过,他按掉遥控,说:“关了。”

温泽一脸怒气地捡起掉在地上的透明饭盒,打开一看,烤鸭还完好,但搭配的汤洒了。

“简直脑子里有坑,你自己没家吗,大早上跑来我家干什么,弄洒我的汤。”温泽恶狠狠地瞪他一眼,“我姐最爱喝李记的冬瓜丸子汤了,被你弄成这样,王八蛋。”

“李记在哪儿?”封瀚站直腰,“我再去买一份。”

“可快得了吧,谁喝你买的东西。”温泽眼神轻蔑,“你以为你买的东西很好喝吗?”

封瀚定定看着他,忽然笑了:“你和你姐一点都不像,她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弟弟。”

封瀚发誓,他说这话绝对是真心的,没有任何嘲讽的意思,或许爱屋及乌,连带着温泽在他眼里,也是可以被让着的弟弟,即便温泽根本没给过他好脸色。

但落在温泽耳朵里,这话就成了骂他。

“我去你大爷的!”温泽气得要死,拎着烤鸭的袋子就往封瀚的头上砸。

哗啦一声,汤盒彻底洒了,封瀚闭着眼被淋了一脸温热的汤水,香菜叶子挂在睫毛上,脸上原本的伤口被带着调料冬瓜汤浸泡,一阵火辣的疼:“嘶——”

温泽完全没有自己胜之不武的自觉,他讨厌封瀚讨厌的要死,还想趁机再给他两拳,身后忽然传来铁门被拉开的声音,和一声轻轻的——

“阿泽。”

还在互殴的两个人瞬间都顿住了。

温泽嚣张的气焰立刻消失,转头时脸上就堆起了笑:“姐,你怎么出来了?”

他想起温漾听不见,笑僵了一瞬,上前挽她的胳膊:“姐,外面风大,咱们回去吧。”

温漾说:“我在窗户那看见你和别人打架。”

封瀚的眼睛直勾勾落在温漾的身上。她看起来比昨天还要苍白一点,脸色倦怠,但眼里的笑意很温和。她穿了件长长的丝质睡裙,外面裹了件很严实的长毛衣,只有细白的脚踝露出来,很细。

她瘦的像是风吹一下就要被吹走了。

她刚才说“别人”,我看见你和“别人”打架。

封瀚的呼吸滞了瞬。刚才温泽打他那么多下,都没有刚才听见的这一句让人疼。

温漾说:“阿泽,你年底就二十岁了,要交女朋友的年纪了,不要再这样冒冒失失的,人家要嫌弃你幼稚。”

她责备人的时候也是轻轻柔柔的,很舒服。

温泽便乖乖地答:“我知道了,姐。”

封瀚直愣愣地站在那,温漾看都没看他一眼,抬手摸了摸温泽的头。

温泽很高,她踮起脚尖才摸得到,温泽低下头给她摸。

温漾一脸满足,笑眯眯地说:“回家吧,我们吃早饭去,我给你煎荷包蛋。”

温泽答应了,他揽上温漾的肩膀,回头挑衅地看了封瀚一眼,用口型说:“辣鸡。”

封瀚眼睁睁地看着沉重的铁门又在他眼前闭合。

风吹过来,湿漉漉的衣服贴在胸口,有些冷。

舌尖发苦。

过一会,门又开了,那会那个热情的阿姨走出来,递出来一瓶云南白药和一些止疼药,说:“漾漾小姐给的,还托我带了个话,说小泽少爷年轻,打了你实在不好意思,她给你道个歉,这些药你拿回去擦吧,要是需要去医院的话,医药费我们出。”

封瀚愣了:“……医药费?”她竟然还要给他医药费?

“噢,漾漾小姐还说了,说你大早上来挺辛苦的,以后就不要来了,来了她也不会见的。”阿姨的态度客客气气,“过去的事就过去吧,时间往前走,人也要往前看,她都放下了,相信你也可以。”

阿姨说:“小伙子,加油。”

封瀚整个人都懵了,他试图给自己求情:“阿姨,你能不能让我进去,就一分钟就行,我……”

“唉呀你瞧我这记性,不好意思啊小伙子,二少也让我给你带个话。”阿姨一脸懊恼,歉意地拍拍封瀚的手臂,“二少说,我们后院养了两条纯血德国黑背,你要是再不走,它们就要被放到前院来了。”

封瀚咽了口唾沫:“我……”

他还没我出来,阿姨就挥挥手进了门,咔嚓一声从里头落了锁,断绝了他最后一丝念想:“赶紧走,门前不让停车。”

封瀚颓丧地回到车上,呆呆地望着门前那棵桂花树。

她让他放下。他怎么可能放得下?只要一闭上眼睛眼前就全部都是她。她轻易地就把他撩拨到非她不可,但是又在他死心塌地时轻飘飘说让他放下……如果爱能那么轻易地送出去又收回来,世界上怎么会有那么多悲剧。

他知道他这辈子再也不会遇到第二个温漾了。

……

封瀚从温家离开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超市买锅。

常晓乐知道他长了双不会做饭的少爷手,当初配置家具的时候,除了给厨房装样子的燃气灶和吸油烟机,其他厨具一概没买,厨房干净的像是个样品间。

除了缺锅,还缺菜板,缺刀,缺各种调料……封瀚也不知道他缺什么,百度也查不到,可能是从来没有人问过这么愚蠢的问题。

封瀚戴着口罩帽子,把厨房用品的那几排货架逛了一遍,每个东西都拿了一样。

带回家的时候有些困难,迈巴赫里勉强塞下,但好多瓶瓶罐罐碰在一起,车子只要遇到一丁点颠簸,就会响的像是风铃一样。

中间还碎了一瓶醋,扎破了一袋高筋面粉。

原本干净整洁的后座惨不忍睹,车厢内好闻的古龙水气味被陈醋取代,封瀚等红灯的时候闻了下自己的胳膊,混着烟的臭和醋的酸,夹杂着冬瓜汤里香菜的迷之气味,简直不堪入鼻。

车停进库里后封瀚终于意识到一个问题,这么多东西他搬不回去,而且好多物件不知道该怎么用。

更重要的是,他连燃气灶怎么用都不会。

封瀚给江野打电话时,江野那边正在吵。

江野工作上遇到了问题,前几天招的一批首签网红中资质最好的那个要解约,原因说是对公司CEO的严重生理性反胃。

这么荒谬的理由,人事部那边自然尽量卡流程,江野也舍不得放她走,按照行业里的黑色惯例,先用违约金威胁。结果对方根本不吃这一套,跑去法务办公室闹得天翻地覆,江野过去劝阻,也被骂得狗血淋头。

封瀚听见江野在对面吼:“艾舒我告诉你,你别仗着自己有几个粉丝就不把FK放在眼里,离了FK你什么都不是!”

对面的女声骂:“去你妹的大瓜皮!”

江野气得心突突,但封瀚电话过来,他必须得接,捂着手机的屁股往外走。

“boss,什么事,我这边有点忙……”

封瀚淡淡问:“我记得你爸爸原来是厨师,你的厨艺也不错。”

江野强调:“不是厨师,我爸爸是国宴厨师。”

“嗯。”封瀚说,“来我家一趟吧。”

江野没反应过来这两个话题之间有什么联系:“啊?”

“漾漾喜欢吃冬瓜丸子汤。”封瀚说,“我想学。”

作者有话说:

内个,这是双更合一吼,我没鸽!

因为上夹子的原因,下一更是22号(周日)的晚上22点左右,从下周一开始,更新时间稳定在晚上18点。

恭喜封狗成功度过暗恋被虐阶段,进入明恋被砍阶段!

等我睡醒后搞一个小抽奖撒~崽儿们可以关注下~

最后看在我通宵奋斗只为不鸽的份上,求评论呀!

感谢在2020-11-20 00:17:44~2020-11-21 05:51:5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三生有幸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像极了爱情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xxxx 3个;小车灯、lonely&planet、每天都在蹲更的Delia、意恐迟迟归、果果最棒啦、像极了爱情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陌上桑、咸鱼翻身还是咸鱼 20瓶;Hilda?? 4瓶;屁屁次郎 3瓶;月半mio、明媚 2瓶;你听、呦呦酱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