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江野赶到封瀚家中时,封瀚正蹲在厨房窗户的底下,专心切一颗圆滚滚的冬瓜。

他刚刚洗过澡,头发还湿湿地翘着,水珠把宽大T恤的肩头打湿了,整个人处于午后温暖的阳光下,充满居家男人的气息,仿佛被镀上了一层淡淡柔光。

江野震惊地说不出话,他往后退了两步想出去看看门牌号,觉得自己可能是走错了地方。

“来了?”封瀚抬头看了他一眼,语气平淡,“去把车里剩下的东西取回来吧。”

江野错愕地顿住脚步。

他一眼就看见封瀚下巴处的狰狞伤口,更加觉得梦幻……封瀚是散打二级运动员,怎么可能把自己弄成这样?

江野脱口而出:“你被谁打了?”

本以为不会得到回答,没想到封瀚顿了顿,淡淡道:“温泽。”

竟然没生气,被人打花了脸竟然没生气?!

江野哑巴一瞬,刚想再问点什么,封瀚道:“车里那些东西暂时不取也行,你先来教教我这个瓜要怎么切?”

切瓜……真的切瓜啊。

江野本来以为封瀚就是在电话里开了个玩笑,他怎么可能学做饭的,封瀚是宁肯饿死自己也不会主动做饭的人,只会发脾气让别人去做,做的不好吃还要臭脸。

江野如梦似幻地走到那颗冬瓜前,他想问为什么在地上切,转头一看流理台上堆满的瓶瓶罐罐,闭上了嘴。

只见封瀚那双向来只会拿琴的修长手指里握着一把笨重的菜刀,冬瓜表皮上被东砍一刀,西划一刀,七零八落,仿佛凌迟。

“你不要这么胡乱搞……”江野蹲下来教他,“要切成菱形片才漂亮,先把冬瓜切半,然后横切成条,再竖切成条,很简单的,就这样……懂了吗?”

江野说完后抬起眼,封瀚正直直地盯着他,嘴唇抿紧,表情十分落寞。

封瀚问:“很简单吗?”

“……”江野心惊肉跳,他竟然在封瀚的脸上看到了落寞的情绪。他不是一向觉得上天入地他最狠的吗,怎么会落寞的?不知道这一上午他到底经历了什么才变成现在这样。

但是……江野诚恳道:“这个真的很简单啊。”

江野说:“如果猴子的手再大一点,它都能学会。”他本意是想安慰封瀚,让他不要畏惧,话出口时也没想到会有别的意思。

封瀚的表情变得更加古怪,混杂着震惊和自我怀疑。

他其实根本没懂,但也不好意思再问了,垂眼道:“我试试。”

江野后退为他让开位置。封瀚盯了那个冬瓜两秒,刀子落下去。

“我操!”江野瞧见他落刀的位置都要疯了,“手指头,手指头在刀底下,躲开啊!”

封瀚也没想到一把菜刀竟然那么锋利,他眼睁睁看着那把刀子把食指斜斜地切出了个两厘米的大口子,鲜红的血不要钱一样地喷出来,转瞬就在地面上汇成一小滩。

江野手忙脚乱去找纱布和药,跑去给封瀚包扎:“我求你了祖宗,你别碰这把刀了行吗?你想做什么我来吧,你……”

封瀚忽的开口打断他,声音飘忽:“她今天看到我,就像是不认识我一样。”

江野手指顿住。

他一下子就反应过来封瀚说的是谁,动作慢下来,声音也轻了:“你去温家了?”

“她弟弟打了我,我觉得没什么,打得很好。”封瀚自顾自继续说,“让我难过的是……她竟然要给我医药费。”

江野:“……嗯?”

“为什么要给我钱?在她的眼里我算是什么,不算是她喜欢的人了,连讨厌的人也不算了吗?她对我竟然连记恨都没有了吗,就算骂我一顿,给我一巴掌,我也会好受一点啊……”封瀚喃喃地道,“我好像变成了她眼里的陌生人,不说爱,连恨和关注都得不到。”

江野的心也沉下去,他试图安慰封瀚:“boss,你往好处想,或许漾漾小姐是担心你受了什么内伤呢,是关心你……”

他编不下去了,闭上嘴,拿剪刀剪去垂下的纱布。

伤口的血被止住,封瀚沉默地绕开江野走去客厅。

他整个上午的情绪都处于濒临崩溃的阶段,脑子一片空白,思绪混乱,做事只凭本能。

直到被刀子切了,感到痛了,才好像清醒了一点,恢复了正常思考的能力。

江野也走出来,轻声问:“boss,还要做汤给漾漾小姐送过去吗?”

“她不会喝的。”封瀚看着窗外,“我也没脸送。”

江野已经得知了温漾的身体状况,他也觉得难过和愧疚,看着封瀚的背影,江野深吸一口气:“boss,事情变成这样,我也有责任。杨骁的事发生之后,我认出了漾漾小姐,但只想着让演出顺利进行下去,没有及时告诉你。而且杨骁之所以做出那么极端的举动,作为总经纪人,是我管理不周……”

“其实你提醒过我的,三次。”封瀚回头看他,“最开始的一次,在瑞景酒店的一次,还有第一次演出结束后的那次。”

封瀚笑了下:“我自己把机会丢掉的,怪得了谁。”

江野冲着他走过去,他努力安慰:“漾漾小姐会好起来的,现在的医学那么发达,一定会好起来的。”

“一道伤口,好得再完美,也会有疤。”封瀚的眼底又渐渐泛红。

他不是个情绪外露的人,也不是个情绪丰富的人,但一想到温漾昨天和他说“我听不到”时的样子,想到她那么柔软的需要疼爱女孩子处于无声的世界时的样子,想到她每天努力想要开心但还是被拉回压抑的世界的样子,封瀚就觉得心脏像是被拧了一把,那份痛苦比被刀子割伤手要锥心刺骨得多。

封瀚嗓音发哑:“那道疤是我给的。”

“boss……你别这样。”江野不忍,“你这么折磨自己也没有用,事情已经发生了,后悔根本无济于事。”

“你说的对。”封瀚点头:“后悔没有用,我一遍遍说的那些对不起,除了感动自己和让她烦,没有任何意义。”

屋内寂静片刻。明明正午阳光灿烂,却一点感觉不到暖意。

半晌后,封瀚开口:“江野,去我的微博发个公告吧,今晚七点,我会开一个直播。”

“直播?”江野心中已经隐隐有了预感,他问,“直播什么?”

“你不用管这些,去做就好了。”

封瀚平复好情绪,缓缓吁出一口气,又走向厨房:“公告发好了后,来教我切瓜。”

……

天气好的时候,温漾最喜欢去的地方就是别墅二楼的透明露台,露台里有一把摇椅和许多花。

透过玻璃,可以看到不远处蔚蓝的海面和忙碌的虹港港口。

港口处很多工人在搬运货物,搬上船,或者搬下船,很枯燥,但是又很有趣,温漾经常一看就是一整天。

艾舒盘腿坐在一旁,腿上放一个平板,手指在屏幕上噼里啪啦地击打,兴高采烈地和她聊天。

【漾漾,你知道吗,我今天大闹了FK!我又见到了封瀚的那个傻逼经纪人,卧槽你都不知道我有多英勇,我差点把他脑子里的shi都骂出来!】

【还有我的辞职理由,写的是对公司CEO的严重生理性反胃,哈哈哈哈哈哈我怎么这么厉害,气死那个大辣鸡!】

【FK有什么好的,垃圾管理者垃圾公司,一天天就知道吃人血馒头,也不怕噎死自己,老娘才不肯同流合污!傻逼公司迟早破产,封瀚早晚带着他那些脑残粉流浪街头!】

温漾看着对话框里的消息一条条地蹦出来,她感受到艾舒在逗她开心,但她也记得,在刚刚接到FK的录取通知时,艾舒有多高兴。

做演员是她的梦想,进入FK是她能实现梦想的最好的一条路,现在断送了。

温漾心里说不出来的滋味儿。

“小舒,我知道你在为我出气,但是别因为这件事耽误了你的前程。”温漾拉住艾舒的手,轻轻揉她的手背,劝慰说,“一码归一码的,家人是家人,事业是事业,如果你能留在FK,之后大放光彩,我同样会很高兴。如果还有机会的话,小舒,回去吧,我一点不在意的,你去做你喜欢的事情。”

艾舒露出无所谓的笑,她给温漾打字:

【哎呀,哪里有那么严重,其实我也没觉得我能大放光彩。我都在这条路上漂了两年多了,和我一起入行的好多都有了名气,我还是白开水一样的温吞吞。】

【我没什么天赋,不适合这一行,及时止损回家和我老爸一起挖坟去,也挺好。】

【刚才打电话说这事,我家小老头乐得屁颠屁颠的,还要请我吃饭,你说是不是很有意思哈哈哈】

艾舒的爸爸是一名考古学专家,艾舒也糊里糊涂地读了考古专业,但硕士毕业后不顾家人反对加入了网红大军。

现在她“迷途知返”,终于要做正经行当了,温漾能想象出艾舒爸爸的高兴。

但她也知道,艾舒并不会那么开心。

温漾不知道再说什么,她只是觉得难过和愧疚,又为自己的无法安慰感到自责。

她抬手去摸艾舒的头发,沉默地笑了下。

艾舒愣愣地看着她笑,偏过头,忽然心疼地想哭。

从早上起来开始,温漾就没说过几句话,只是在发呆。给她吃喜欢的东西,她也会吃,但吃过了又要吐出来,商红丽急的直跺脚,但是也没办法,中午只好输了葡萄糖。虞医生说食欲不振是正常现象,偏重度抑郁症的患者身体机能会出现各种查不出病因的失常,常见的有头晕乏力、味觉丧失,更严重的甚至会出现短期失明。

艾舒想起封瀚,恨得牙齿痒痒,忍不住又点开封瀚的微博,到他评论底下骂傻逼。

不超过10秒钟,平板就开始叮叮咚咚地响起来,点开一看,全是骂她的回复。

“靠!”艾舒怒起,火力全开激情回骂,正酣畅之际,微博首页又连着弹出几条新消息。

#封瀚V:今晚19点整直播间不见不散。#

#封瀚工作室V:翰哥直播首秀!今晚19点直播间等你来,还有诸多神秘小礼品放送哦~快来一睹为快吧!#

#封瀚全球粉丝后援会官博V:来了来了终于来了……#

各大营销号纷纷响应转发,话题很快上升到热搜尾部。

“我他妈的……”艾舒气得快要晕厥,“有脸直播?还有脸直播?这什么新型号的人间渣滓……”

艾舒把微博转发到温家护崽小分队,一时间群愤并起。

温漾感受到艾舒身上的幽怨气息,将视线从窗外转移回来,轻声问:“小舒,你怎么了?”

艾舒犹豫了下,没准备把这事告诉她。

无论如何,封瀚这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还是伤人心的,明明早上还来装出一副诚心悔过的样子,一天都没过去就去捞钱,艾舒怕温漾难过。

她给温漾发消息,随便编了个理由:“没事,我刚才在看猫和老鼠的动画片,天哪那只黄色的蠢猫气死我了……”字还没打完,听见温漾的手机传来短信提示音。

温漾拿起来看了眼,眼神凝住。

一条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漾漾,我是封瀚,先别急着删掉,求求你看完它……今晚7点来看一看我的直播好吗?我有很多话想对你说,求你了,要来,好吗?”

艾舒一偏头,也看见了屏幕上的字,眼色骤厉,冷哼了一声。

……

#封瀚直播首秀# 毫无疑问地成了今日最热门的话题。

直播间晚上六点半就开启,不到十分钟,涌入了粉丝就超过了五百万,到了七点整已经逼近千万。

平板连上巨大的液晶屏幕,温家全家都坐在沙发上,等着直播开始。

艾舒咬牙切齿:“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我要看看这个狗东西能玩出什么花样!”

温泽跟着附和:“就是,脸都被小爷打破相了,还敢见人,果然没脸没皮!”

艾舒:“也可能是个二皮脸,不知道从哪里又捡来一张脸皮黏自己那张破相的脸上了!”

……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地骂,越骂越起劲儿。

温绍专注地旁听了会儿,而后喝口水,偏头问温缙:“有查过直播主题吗?”

“查过了,但他公司内部人也不知情,说是突然要求开播的,连江野都被蒙在鼓里。”温缙摘下眼镜,用绒布擦了擦,淡淡道,“等着瞧吧,星娱的公关团队已经做好准备了,万一出了什么情况,通稿半小时内就能铺出来。”

其实,自从绯闻事件发生后,温缙就一直没停过对封瀚的手段。

但收效甚微。

一是FK本身的公关团队就相当强大,且直接掌握在封瀚手里,能动性极强,二是封瀚这个人,实在是没什么黑料。他情感空白,没有过风流绯闻,而且自身实力和财力都足够强大,不需要接受潜规则,在圈内是极为特立独行的一号人。

唯一可黑的点就是他的性格,永远一副谁惹了老子老子就搞死谁的diao样,耍大牌新闻不断。

不过封瀚的黑粉自古以来就比忠粉多,但是他不在意,也不受影响,温缙能使出的小打小闹的手段,根本撼动不了他的基业。

像封瀚这种没皮没脸不做人设的人,是最难对付的,因为他的人设从一开始就是黑白参半,崩不掉。

温漾没有来。她听不见,不方便,而且也对封瀚要说什么没有兴趣。

她还坐在那个露台里,对着夜间的虹港,慢吞吞地画一幅画。

是画不好的,她似乎失去了想象的能力,那么美的夜景在她眼里就像是一幅照片一样,没有丝毫的艺术气息,很努力想去找它动人的点,但是感受不到,找不见。温漾觉得自己像是一个玩偶,而不是一个人,她处在空荡的世界里,脚踩不到地面,手摸不到东西,孤独地在空中飘着。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以为,但她知道这样不对。

所以她想画一幅画,证明自己是存在的。

但是又画不出来。

思绪很快就飘走了,注意力像是流水一样,让人抓不住。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十分钟或是半个小时,再一看画板,上面只有草草的几笔。这种感觉恐慌又挫败。

温漾低低地呼出一口气,她放下画笔,把脸颊埋进膝盖间,脑海中不由自主地冒出一个疯狂的念头——

是不是死掉了就不会痛苦了?现在真的……好痛苦啊。

……

七点整,封瀚如约出现在大屏幕上。

应该是在他的家里,很简易的黑白分明的装修风格,也没有专业的打光设备,封瀚坐在宽大的椅子里,眼里没有以往的色彩,显得很沉默。他以往也不爱说话,但这次明显不一样了,像是一颗带刺的石头忽然褪去了满身锐气,变得持重。

封瀚还没有开口,粉丝就发现不对劲,直播间里的画风也变了。

从“啊啊啊啊啊好激动好开心”,变成了“翰哥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江野忧心忡忡地站在镜头后面,他不知道封瀚将会说出什么话。

温家的客厅内,七双眼睛也正锐利地盯着屏幕。

封瀚颔首,声音一如既往淡淡的:“晚上好。”

弹幕里瞬间几千上万条的“晚上好”刷上去。

温伟江冷哼了一声:“呵,小兔崽子人气还挺旺。”

温缙低头给公关总监发了条消息:“盯紧点,丑照多截。”

……

封瀚沉默了大概半分钟左右,说了第二句话:“第一次以这种形式和大家见面,但很抱歉,今天的内容可能和大家的预期不太一样。”

“我做了一件,让人无法原谅的错事。”

弹幕出现了一瞬间的空屏,随后被更加猛烈的留言淹没。

【卧槽别吓我啊出什么事了?】

【不是要退圈吧,退圈我就死了。】

【翰哥好严肃的样子啊,我心跳加快了,到底怎么回事啊啊啊啊啊?】

……

温缙和温绍对视一眼,面色都郑重了起来。

封家,江野的心也提了起来。

封瀚换了个姿势,他离摄像头更近了一点,近到能看清他睫毛微小的颤动,捕捉他脸上任何一个细小的表情变化。

封瀚开口的声音有些哑:“在大概三个月之前,我伤害了一个女孩子。”

“由于我不负责任的言论,激起了一场长达三个月,并且至今没有消失迹象的网络暴力。”

“在此期间,我有多次叫停的机会,但由于我的冷漠和不作为,我错过了这些机会。没有任何借口可言,我在娱乐圈八年,在发出言论的时候我就知道它会引起什么样的后果,但是,我没有理会。”

……

弹幕简直疯了,谁都没有想到封瀚要说的是这个。

连江野也没有料到,封瀚竟然会这么直接,他看着封瀚的脸,愣住了。

封瀚看着弹幕上不断飘出来的温漾的名字,他不敢去看内容,站起身鞠了一躬:“求求大家,不要再攻击她了。”

“她是个很美好很善良的女孩子,和网上谣传的那些完全相反,她没有犯下任何错误,但是因为我……”封瀚忽然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顿了顿,他继续道,“我不敢想象,在她看到那些恶毒抹黑的言论时,她有多难过。我现在心里的愧疚自责,我开这场直播所承受的压力,都不及她所承受的万分之一。”

封瀚说:“我知道道歉没有用,没有办法给既成事实带来任何弥补,但是,我还是要说,对不起。”

“我知道错了。”

说到最后,所有人都能听出他尾音的不稳,封瀚的眼尾渐渐红了,他又鞠了一躬:“别再伤害她了,她真的很无辜,错都在我,辛苦大家了,骂我吧。”

……

温绍看着屏幕里的封瀚,眯了眯眼:“他在道歉?”

温伟江显然也陷入了错愕,不过几秒钟,他的脸又沉下来:“我不接受,他道歉能怎么样,能把我的漾漾变成原来的样子吗?既然不能,我凭什么接受,不要妄想用这种小儿科的把戏敢动我,我只要我的女儿好起来!”

商红丽扯了张纸巾抹眼泪:“爸爸说得对。”

温泽默了默,也道:“我也不接受。”

温缙紧紧盯着屏幕里封瀚的脸,没说话,但眼神中露出不屑。

……

江野也要疯了,他甚至想冲到镜头前,把封瀚打晕拉回来。

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又会为他带来什么?

江野猜到封瀚是要道歉,但是这种道歉的方式实在是过了。

但封瀚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我知道我的粉丝群体里,有一些年纪很小,甚至没有成年的小朋友。我很抱歉,身为公众人物,没有给你们带来好的引导,起到了负面作用。甚至说,不只是这件事,是从我出道以来,我就很少给我的粉丝带来正确的示范。”

“我只把自己当做一名歌手,在舞台上表演好是我的职责,至于其他的,我从来不在意。”

“我忘记了,除了歌手的身份外,我还是一名公众人物,我拿到的酬金里,除了唱歌的钱,还有给大家做榜样的钱。”

“我也是近些日子才知道,温柔和善良是很美好的品德。我很愧疚,在此之前,我没有。”

……

封瀚说:“我没有资格求得大家的原谅,求得她和她家人的原谅,但希望,我的悔过能给我带来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在直播结束之前,他又鞠了一躬:“谢谢大家。”

……

温家的客厅内,长久的沉默。

温伟江首先起身离开,他把水杯重重地放在茶几上,哼了一声:“我还是那句话,我不接受任何道歉,小畜生永远都是小畜生,我记他一辈子!”

艾舒和温泽对视一眼,温泽冷冷道:“谁都没有资格替我姐原谅他。”

艾舒狠狠点头:“对。”

温泽又有些苦恼:“我姐心软,她见不得这样的事,我怕她万一松口……原谅他怎么办?”

“心软的人也心狠。”艾舒说,“漾漾或许会原谅他,但绝不会因此再喜欢他,求而不得不是更痛苦吗?”

“说得对。”温泽笑了,“而且我姐明天就去瑞士了,道歉有什么用,他火急上房都没用。哼,永别吧!”

作者有话说:

那个抽奖明天早上6点钟开哈,全订就有资格!

明天正常更新,时间下午18点,么么扎!

感谢在2020-11-21 05:51:56~2020-11-23 21:09:1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相夏 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三生有幸 2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蛊湘 2个;屁屁次郎、48568789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相夏 8个;这是什么绝世小宝贝 3个;Aelm、Yanice、xxxiivita、果果最棒啦、lonely&planet 2个;既白、xxxx、恶意高冷未遂、48568789、呸呸呸、胖豆花、35903041、48041740、39151644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好好看书 165瓶;叫我小仙女! 116瓶;Aelm 90瓶;Cccc. 37瓶;三生有幸 24瓶;屁屁次郎 22瓶;咸鱼翻身还是咸鱼 20瓶;又被自己可爱到了、荒年、一溪陌凉、今天也是小可爱鸭 10瓶;热风寒光 9瓶;阿飘是阿飘 8瓶;夏夏 6瓶;逐兰 3瓶;丷卿晗灬、小妍吗、小米花、八月长安 2瓶;原来是我呀、四季困、嘿嘿嘿、十七沐、不吃就是不吃o、柠檬鲸不吃柠檬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