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封瀚不知道他是怎么离开温家的。

商红丽自始至终没有和他说过一句话,连眼神都懒得施与。

张嫂将他送出门,眼里满满都是不喜,沉重的铁门在他身后闭合,封瀚的耳边回荡着温漾柔柔的声音——

“只是因为不喜欢了。”

因为不喜欢,所以之前给出的种种特权尽数收回,他没有了任性的机会,变成了她眼里的陌生人。

在踏进这扇门之前,封瀚的心中还存着幻想,他自以为是地觉得,他的漾漾只是生气了,短暂地离开了他一下。

他在她的心中会是特殊的存在,至少是有一点点特殊的。

……但是没有。

封瀚慢慢地往回去的路上走,胃疼的厉害,像是有一颗长满了铁刺的小球在胃中翻来覆去地滚动,不到五分钟,就走出了一头的冷汗。

封瀚忽然想起来那天,温漾踮起脚笑眯眯地去揉温泽头发的场景,她说回去会给他做煎鸡蛋吃。封瀚不由自主地想,如果当初那件事没有发生,如果他们真的顺利地在一起了,现在会是什么样的?

他的漾漾如果爱上一个人,该有多温柔。

她不会放任他胃疼不管的,她会很心疼地抱着他,会给他煮好喝的汤。

他们差一点点就可以在一起了,他本来可以得到那些爱的。

心越来越空,封瀚走不下去了,他坐在路边的石头上,呆呆地抬头看着头顶苍庞的树冠。

曾经有一天,也是在一棵树下,她抱着米团,趴着小石桌上睡觉。

……

电话铃声响起来时,封瀚的意识已经有些恍惚,胃疼到麻木,手指很冰。

他看着屏幕上显示的名字,有一瞬间的错愕,顿了顿,接起来——

“妈,什么事?”

陈茭白问:“阿瀚,在做什么?”

封瀚揉了揉酸胀的额角,说:“不知道。”

陈茭白很意外:“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我不知道……”封瀚忽的有些哽咽,“妈,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办了。”

封瀚的脸埋进手掌间,他感受到指间有濡湿的痕迹,他不敢去回忆温漾说的话,也不敢回忆她当时平淡又决绝的表情。

对面是漫长的沉默,陈茭白说:“我知道国内发生的事了,你终于做了一件对的事。”

“她说她不喜欢我了。”封瀚觉得想哭,但哭起来太丢脸,他克制着,伪装成平静的语气,“漾漾生病了……我想照顾她,想要陪她,我很后悔,很心疼……她劝我放下,她说她不在意了。她说我是她小时候喜欢的果冻,现在不喜欢了。但是我,我放不下,她走到我心里了,我一闭上眼脑子里都是她……”

封瀚语无伦次,终是压抑不住尾音的颤抖:“我舍不得,我不知道要怎么办……”

“漾漾有家人,有朋友,有医生。”陈茭白轻轻地反问,“你算什么?”

封瀚的呼吸一滞,他听见陈茭白继续道:“你只是伤害她的罪魁祸首。凭什么你说不喜欢就伤害,你说喜欢了就让人家原谅。你做错事,你放不下,都是你一个人的问题,你现在在这里撕心裂肺给谁看,阿瀚,这是不值得同情的。”

封瀚又哭又笑,陈茭白不愧是陈茭白,数学博士,能抛下巅峰时期的封阳荣远走瑞士的女人,永远地逻辑清晰。

就算她儿子难过得要死了,还是能心平气和地往他心上插刀子。

“你刚才说你不知道该怎么办。”陈茭白的声音慢慢的,“你现在该奢望的不是人家的喜欢或者原谅,要先赎清自身罪过才行。”

她说:“阿瀚,你要知道,你是有罪的,你做了一件很严重的错事,不是简单几句道歉就能偿还的。”

封瀚闭了闭眼,说:“我知道。”

“但如果你现在的念念不忘只是因为不甘心错过,或者是浮于表面的浅薄的喜欢,就放下吧。”陈茭白的声音依旧冷静,“温家不缺你的愧疚,如果你真的诚心悔过,不如捐钱给贫困山区。”

封瀚含着眼泪笑出声,他觉得痛苦又觉得好笑:“你是我亲妈吗,说的都是什么话。”

“我只是在给你建议。”陈茭白不觉得好笑,“做错了第一次,就不要做错第二次,如果你轻浮的喜欢给漾漾造成了第二次的伤害,你真的就是罪无可赦。不要说温家,连我都觉得你可恨,虽然你现在也很可恨。”

“我知道我在做什么。”封瀚正色,“我喜欢漾漾,我想要和她走过下半辈子……”

“先赎罪再说,别谈下半辈子。”陈茭白挂断电话前的最后一句是,“你不配。”

耳边传来挂机的嘟嘟声,封瀚把手机放下,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

再抬头看了眼,太阳已经升得很高,地表开始燥热起来。

他被陈茭白骂了一顿,骂醒了。

他现在不配期待,不配说喜欢,甚至不配有站在漾漾的身边保护陪伴她的资格。

他唯一能做的事,就是默默地守护。

让他的漾漾好起来再说。

封瀚站起身,长久的坐姿让腿有些发麻,站起来的一瞬间眼前发黑,踉跄了一下,扶住一旁的树干才站得稳。

正缓神儿之际,瞧见迎面开来一辆宝蓝色的劳斯莱斯。

司机瞧见他,按了声喇叭,封瀚往树丛里退了一步,恍然觉得那辆车有些眼熟。

封瀚迷茫地盯着车尾巴看。

……

“他怎么还在这儿?”商红丽问温泽,“不是早就走了吗。”

“刚才出门时,看见他的车还停在门口。”温泽猜测,“把车给忘了,自己走下山的?”

商红丽哼了声:“还以为他多聪明,原来是个傻子。”

骂完了,商红丽又忍不住担忧,飞快瞟了温漾一眼。

封瀚这小畜生实在是会博同情,她真怕漾漾心软了,会再跌进去。

温漾低着头,正专注地在看猫和老鼠。

她没有开声音,也没有戴耳机,沉默地看一出哑剧。屏幕上色彩斑斓的五只猫,动作浮夸好笑,温漾默默地看着,脸色苍白得让人心疼。

那里的快乐她感受不到,人间的快乐她也感受不到。

这是抑郁症最折磨人的地方。

商红丽眼眶一酸,抿唇摸了摸温漾的头发,轻声唤:“漾漾。”

温漾抬头看她,先是怔怔的,随后笑了下。

商红丽温柔地说:“漾漾,妈妈爱你。”

……

盯着那辆劳斯莱斯远去,直到人家的车屁股都看不到了,封瀚终于想起自己的车丢了。

他也想起来,那是温漾的车。

她出门了吗?她去哪里了?封瀚忽然觉出一阵没来由的恐慌。

他蓦的想起,在温家的客厅里,他曾经看见两只行李箱。

封瀚在原地愣了两秒钟,疯狂往山上跑。

那会下山时没觉得怎么,恍恍惚惚就走出去了几公里,上去时却难了。

太阳热起来,他又很久没吃饭,上山的坡度又大又急,封瀚跑了一半,似乎低血糖,头晕晕的。

他把外套脱下来扔在一边的草地里,继续往上跑。

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又见着温家的大门。

阿姨坐在门口给狗配食,一个小腿那么高的大木桶,里面全是牛心牛肺,还有根很长的大棒骨。

封瀚背上已经被汗浸湿了,他趴在门口喊阿姨,阿姨眯着眼抬起头,“哟”了声,不耐烦地问:“你怎么又来了?”

封瀚问:“阿姨,漾漾是出门了吗?她去哪里了?”

“你是谁啊。”阿姨戴着手套往狗的饭盆里装牛心,“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她这个反应,封瀚更加觉出不对,他急的心头冒火:“阿姨,求你了,告诉我吧。”

“告诉你也不是不行。”阿姨抬头笑笑,“你等我先喂了狗。”

封瀚没有办法,他说:“阿姨,你提不动,我帮你喂。”

“你不行。”阿姨摇摇头,“我怕你吓着我们家狗。”

封瀚只好等着她去喂狗,四十多岁的阿姨,提着一桶肉走得摇摇晃晃,封瀚不知道她是故意的,还是真的没力气。他看着表上的时间,足足过了小半个小时,阿姨还没回来。

封瀚已经急的没脾气,他坐在铁门前的草地上,看着花园里的秋千发呆。

“小伙子,我告诉你哦,”阿姨终于慢慢吞吞地从房子后露了个头,“我家漾漾啊——”

封瀚猛地抬起眼,期待问:“漾漾去哪里了?”

阿姨说:“去瑞士了哦!”

封瀚倒吸了一口凉气,连滚带爬地起来,要去开车。

“你追不到了。”阿姨双手比着小翅膀,“飞机要起飞了。”

她笑眯眯的:“我故意拖你时间的,你是不是好生气?”

作者有话说: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错了,我晚了

以后争取早更,争取双更,争取多更

感谢在2020-11-24 19:32:48~2020-11-25 18:38:3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三生有幸、相夏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三生有幸、白菲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三生有幸 24瓶;鱼馥茶茶、留香入枕夜好眠、妮妮 20瓶;知呀、盐水菠萝 15瓶;萌萌哒的么么哒~ 12瓶;今天有更新吗 10瓶;顾绾婳 6瓶;Rumi、佳佳琪雅 5瓶;初心 4瓶;云落瑾汐、原来是我呀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