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从海城直飞瑞士的航班一天只有一班,在海江国际机场。

从温家走大路过去,就算不堵车也要至少四十分钟,封瀚查了下时刻表,飞机还剩三十分钟起飞,现在估计已经开始登机。明知道肯定赶不上了,可能到了后连飞机的影子都看不见,但还是忍不住去追。

封瀚抄了条近路,原本是国道,近来被大货车压坏了,路面三步一个土坑,几乎没人走。

即便是减震功能相当优秀的迈巴赫,走过这条路的时候,也像要被颠得飞起来。封瀚油门几乎踩到底,如果有人在旁边,只能瞧见一道白影磕磕绊绊地往前冲,边发出巨大的轰鸣声。

等开到机场停车场,原本干净洁亮的车身已经布满了灰尘,左侧车门不知道刮上了什么异物,长长一道口子,保险杠也被颠得有点歪。

四百万的豪车糟心的像是辆小土拖拉机。

封瀚看了眼腕表,只用了二十五分钟,如果幸运的话,能看到飞机起飞。

他不知道自己在执着什么,只是心中有个念头告诉他,一定一定要见最后一面,就算见不到,也要拼尽全力,否则这足够让他后悔遗憾一辈子。

封瀚一路狂奔去到问询服务台,急迫问:“飞往瑞士苏黎世的航班起飞了吗?”

工作人员好脾气地看了眼电脑:“还没有哦,由于交通管制原因前序航班延误了一个小时,飞去瑞士的航班也延误了一小时哦。”

封瀚大喜过望,打开钱包往外掏证件:“买一张票!”

“……这里是机场不是火车站哦,买票请去对应航空公司的柜台。”工作人员干脆地拒绝,“而且国际航班不支持机场售票哦。”

封瀚一脸茫然,他没有自己买过机票,这些在以前都是常晓乐在打理的。

工作人员用关怀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心想着不知是哪个地主家的傻儿子跑出来体验生活了。虽然墨镜底下的脸看起来长得不错,但是这一身脏兮兮皱巴巴的衣服,加上刚才的行为举止,怎么看都智商不高。

封瀚说了声谢谢后往椅子旁边走,边给常晓乐打电话:“我要订一张现在立刻去瑞士的机票,快一点。”

“……”常晓乐还在忙着直播善后的事,或者说整个公司上下都在忙,只有当事人一大早就跑出去连影子都看不见,听着封瀚的话,常晓乐忍不住一声悲鸣,“boss,我们都忙成狗了啊啊啊啊啊你去瑞士干什么!”

“没时间解释那么多。”封瀚看了眼腕表,急躁催促,“快一点!”

常晓乐没有办法,只好灰溜溜地去给他查询航班信息,一分钟后打回来:“不好意思没有机票了哦。”

刚放松的心又挨了一记重拳,封瀚额上青筋直蹦:“经济舱也可以。”

“……别说经济舱,”常晓乐说,“就算你要站票也没有。”

封瀚低骂了一声。

他又看了眼腕表,飞机还剩55分钟起飞,秒针每走一步都好像扎在他的心上,

封瀚退了一步:“随便哪个国际航班,今天能飞的都行。”

“……”常晓乐也不敢问为什么了,乖乖说,“好的好的,我去查。”

又过五分钟,电话打过来:“boss,航班要提前订的,你要的太匆忙了,根本没有余票,我翻了好多航空公司,只订到了去菲律宾马尼拉的票……行吗?”

“谢了。”封瀚挂断电话。

只要能进到国际候机厅,别说是马尼拉,就算去土星的票也行。

封瀚看了眼指示牌,按照朦胧的记忆跑去打印登机牌,一切顺利进行,终于松了口气,迷茫地跟着人群去安检。

没想到到了安检口又被拦下:“先生,请出示一下您的护照。”

“……”封瀚尴尬地反问,“护照?”

对面一脸莫名其妙的表情,很有职业素养地用英语又重复了遍:“Passport哦先生。”

封瀚只觉得自己的心情好像一辆魔鬼过山车,大起大落下,快要窒息了。

来不得感叹命途多舛,封瀚又马不停蹄地跑去停车场,焦躁地把驾驶室遮阳板后面的一堆证件都取下来,一张张地翻。

他的证件一般是保存在常晓乐手中的,上次从美国回来后留在了自己手里,这次好歹派上了用场。

二十分钟后,终于顺利进入了国际候机厅。

看了眼腕表上的时间,已经该登机了,封瀚心脏砰砰地跳,他顺着登机口一个个地找过去,终于瞧见他该去的地方,还没等跑过去,瞧见那个他奔波了一早上只为看一眼的熟悉身影。

温漾还穿着早上那件绿色的长裙,她很怕冷,肩上披了件薄薄的毛外套,静静地坐在灰色的长椅上。

温泽靠在她身边,单手玩着游戏机,边讨嫌地去揪她袖子上的小绒毛。

温漾没有阻止,微笑看着他玩,过了会,她好像问了句饿不饿,温泽点了点头,她从随身带的包里掏啊掏,掏出了两块小饼干,一块递给了温泽,一块给了商红丽。

封瀚忽然就不敢过去了。

过去了要说什么呢?他没有资格对她说一句“不要走”,他甚至没有资格说一句“我很担心你”。

费尽周折,只是看她一眼就很开心了。

封瀚默默地站在离她十米远的地方,靠在廊柱上,目光温和地看着她的一举一动。

过了大概五分钟,广播传来登机提醒,温漾站起身。

封瀚的神经紧绷起来,他站直身体,看着温漾挽着温泽,朝着廊桥的入口走过去。

路过一个垃圾桶,温泽把手里的塑料袋丢进去。

封瀚看着她一步步地走远,心底的不舍从眼里溢出来。

温漾忽然回了一下头,封瀚心跳加速,赶紧背过身去。不用照镜子也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有多丢人,衬衫混着汗水黏在皮肤上,一身的邋遢狼狈,封瀚不敢让她看见。

他看着地上自己的影子,想象着她走到了哪里,是不是已经登上了那架就要带她飞走的庞大机器……她有没有认出他。

温漾环视了一圈,没发现什么异常,迷惑地眨眨眼,又看向前方。

“怎么了?”商红丽用口型问。

“感觉好像有人在看我。”温漾声音低低,“可能是我太敏感了,没关系,咱们走吧。”

……

她终于还是走了。

封瀚回过头,看着她离开的方向,入目是拥挤的人群,已经见不到她的影子,心里好像空了一块。

封瀚忍不住走到温泽路过的那个垃圾桶旁边,找到那个小饼干的袋子,翻出来看。

旁边的人用诡异的目光看他,封瀚不在意,他拨掉袋子上的杂物,仔细地翻看。

很常见的品牌,巧克力夹心奶油味。

封瀚把那只袋子仔细地折叠好,放进裤袋里,沉默地离开。

……

回去的路上,封瀚接到江野的电话,正好是个红灯路口,封瀚单手握着方向盘,戴上蓝牙耳机。

江野问:“你在哪儿?”

“回家。”封瀚语气淡淡的,“怎么了?”

江野松了口气,后怕地看了眼常晓乐:“听说你要去马尼拉,吓了我一跳,想着你去那地方干什么,要跳海还是跳崖……”

封瀚轻笑了下:“我要去哪里,不会不告诉你一声。”

这话说的,江野忽然觉得感动。他不该以不负责任的思想揣测封瀚的,封瀚这些年来对公司的奉献和在事业上的付出有目共睹,他做不出一句话不留就出国跑路的事。

“boss,你回家吧,不用担心网上那些舆论。”江野的语气也变得分外温和,“那场直播之后,风向有很大的扭转,虽然还有一些极端粉丝言行不太理智,但是咱们和星娱联手压下还是很快的。”

江野自动地省略了温缙买下铺天盖地通稿黑他的事。

“最近一段时间你的工作就停一停吧,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散散心。”江野都要被自己的贴心感动了,“公司这边你不要担心,十天半个月没关系的,有紧急的事项咱们线上会议……”

“半个月应该不行,”封瀚打断他,“要三五年。”

“……”江野以为自己听错了,“嗯?”

“我可能要出国三五年。”封瀚说,“我刚才理了下最近的行程,大部分都能取消,其余的辛苦你和晓乐解决一下。公司的事我不太担心,FK有一套完备严谨的运行机制,还有你。小事你和副总商量着解决,不能决定的再来和我聊。”

江野被弄懵了:“boss你什么意思?”

“漾漾去瑞士了,我得去瑞士。”红灯转绿,封瀚发动车子,“在路上,不方便接电话,挂了。”

“噢还有件事。”封瀚又补充了句,“辛苦转告晓乐,我需要一份尽快飞去苏黎世的机票,越快越好。”

挂断前,封瀚很客气地说了声:“谢谢。”

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礼貌了……

江野的脑子转不过来,他不明白封瀚刚才说的那些是什么意思,他甚至无法确定对面说话的人是不是封瀚。

事业正在如日中天的时候,多少人梦寐以求达不到的高度,他一路走过来付出了多少血汗,怎么能说放弃就放弃,说出国就出国?这么大的事,怎么能用那么平静的语气说出来?

他平静得好像是决定要去楼下买一个煎饼果子。

……

封瀚的心情确实分外平静,他很冷静地考虑好了一切可能发生的后果,包括漾漾和她的家人终其一生都不会接受他。

但封瀚知道,他必须要去,否则,这将是会让他懊悔终生的第二件错事。

这个决定不是热血沸腾后的一时冲动。

她是公主,他想做她的骑士,哪怕只是在暗中看着她,默默无名。

作者有话说:

今天可能有双更,可能以后都是双更了,

我看别的作者也太勤奋了,显得我像个懒货,我不能这样

感谢在2020-11-25 18:38:32~2020-11-26 18:03:1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三生有幸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喵小墨、云落瑾汐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骑着我心爱的小摩托 169瓶;喵小墨 30瓶;Hilda?? 10瓶;遇见厮、林深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