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飞机落地是在三天后的下午。

旅途漫长,接近24小时,先降落慕尼黑,再转机苏黎世,落地后乘坐一辆红色的小火车到达卢塞恩火车站,下了火车要转乘一辆巴士车到达威吉斯,再转为步行,大概四十分钟,到达卢塞恩湖的湖畔。

美丽的卢塞恩湖像一只湛蓝的眼睛,远处绿色的山峰环绕,晚风湿润,空气间别样的静谧安宁。

封瀚心想,他的漾漾果然很适合在这里。

持续一天的奔波已经让他很疲惫,封瀚只带来了一只小小的行李箱,里面简单几件换洗的衣物,他坐在行李箱上看着湖上飞来飞去的鸟,尖尖嘴巴长长的腿,竟然是海鸥。

一想到他和漾漾说不定曾在同一个位置,看过同一片湖,和同一群鸟,封瀚忍不住低头笑了下。

说不清这种心情,只是觉得,生活突然有了目标和盼头。

湖边的木质长椅上,扎着粉红色丝巾的白发老妇人在喂两只黑天鹅,她早就注意到旁边来了个个子高高的黑头发的年轻人,拍掉手上的面包屑,老妇人偏头用德语问:“你是来旅行的吗?”

封瀚摸摸鼻子,迷茫地看回去,他听不懂。

老妇人了然地笑笑,换成英语又问了遍:“你是来旅行的吗?”

“不是。”封瀚摇头,“我来追求一个女孩子。”

老妇人惊讶地问:“从中国来?”

封瀚笑了笑,说是。

“那你一定很喜欢她。”老妇人挑了挑眉梢,“祝你成功。”

封瀚郑重地说了声:“谢谢。”

老妇人点点头,起身要走,封瀚忙叫住她,思考了几秒,问:“您知道这里哪里有比较大的房子吗?”

“大的房子?”老妇人疑惑地皱起眉。

封瀚比划着:“那种高高的,带着大院子的房子,很贵的。”

虽然知道了她在这个小镇,但是小镇这么大,如果漫无目的地去找,怎么也要找上十天半个月。封瀚知道温伟江的习惯,也知道他有多宠女儿,温漾来这边养病,温伟江不可能租或者买一个小房子,温漾喜欢花园,温伟江也一定会满足。

如果按照这个标准去筛,应该会快很多。

老妇人想了想,给他指了个方向:“靠近山的那一侧,去那边找。”

封瀚激动道谢,他又拎起自己那个小行李箱,顺着山坡往上走。

看一眼时间,已经是当地的七点钟,天要黑了。

街道上行人稀少,没有大城市的喧闹,一旁的旅馆亮着灯牌。封瀚没有进去住宿,他心想着,早一分钟找到早一分钟安心,现在就算躺在床上也睡不着,看一眼通向山上的小径,封瀚仰头喝了口水,他对自己的体力还算自信,在九点钟前爬上去不是问题。刚才遇见的老妇人说山上是一片居民区,应该也会有住宿的地方吧?

在火车站买的东西还剩下半瓶水和一个小面包,封瀚把吃的东西塞进背包里,继续往上爬。

……只是没想到寻妻之路的第一段旅程就这么坎坷。

这座山远看着只有一只巴掌那么长,真的靠步行往上走,两个小时只爬了一半。

手机快要没电了,看了眼腕表,九点过五分,抬头从茂密的树冠间连星星都看不到。

“……”封瀚一屁股坐在路边的草堆里,看着瓶子底的最后一口水,不知道该喝还是不该喝。

真正的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还是在个陌生的国度,也不清楚山里有没有狼。

封瀚苦笑了声,喃喃道了句:“报应。”

鞋子已经脏到看不出本色,衣服上都是草叶子,封瀚拍了拍身上的土,想站起来继续走,腿脚又酸,一下子跌坐回去。还好没入冬,土地偏软,他这猛地一下没伤着尾椎骨,封瀚往日那些洁癖消失得无影无踪,他没脾气地盘腿坐好,探头往山上看还有多远。

……根本看不到山顶。

封瀚终于意识到自己的愚蠢,靠着双脚走盘山公路,也就他这种傻叉干得出来,现在好了,抛锚了。

连续奔波已经超过一天一夜,中间只断断续续睡了几个小时的觉,全靠意念强撑着。

封瀚忽然想起他当初骗漾漾,说要和她合作西游记的舞台剧,现在看来冥冥之中真是因果循环,他现在这副尊容,和去西天取经半路被小妖精绑起来要吃了的唐僧有什么区别,灰头土脸,狼狈不堪。

不过身上累,心却不累,反倒有种异样的满足感。

封瀚屁股挪了挪靠在树干上,腿翘起来,闭着眼慢悠悠哼起了沂蒙小调。

“人人那个都说哎沂蒙山好,沂蒙那个山上哎好风光……”

稍歇一会,缓过乏来,再继续往上走。

……

远处车灯大亮,像是巨蟒的两只眼睛,从远到近地驶过来。

温泽开车,管家高荣坐在副驾,路面宽阔,就他们一辆车,两人精神放松,有一句没一句地聊天。

“小少爷,咱们院里招工,非得会说中文吗?”高荣面色愁苦,“这远乡僻壤的,上哪儿找中国人去?”

“乡音亲切。”温泽态度很强硬,“我姐本来就听不见,你还给她找来一堆说鸟语的,她看都看不懂,不得更难受了?”

高荣说:“这镇子太偏了,要是在苏黎世或者日内瓦,说找就能找到了,你看这……”

“那就是你自己的问题了。”温泽嘴里嚼着口香糖,眉梢微挑,“我不管,你就算找个老太太现生,我也要说中国话的。”

“……”高荣不提这个话茬了,又问,“虞医生什么时候能过来?”

温泽说:“他在伦敦开什么学术会议,估计要个十天半个月吧,我催他尽快过来了。”

“虞医生青年才俊,三十出头就是拿了日内瓦大学的副教授资格,真是厉害。”高荣叹了口气,“就盼着他快点过来,看着漾漾小姐最近的状态越来越不好了,吃药效果很差,线上诊疗到底不准确,还是需要些专业设备的。唉,真让人心疼。”

温泽不说话了,他眼睛紧盯着路面,舌尖抵住上颚位置,神色阴沉。

他一想到温漾,就想杀了封瀚。

要不是杀人犯法,早把他五马分尸挫骨扬灰了。

温泽心情不好,油门就踩得深,晚风顺着车窗鼓风机一样涌进来,高荣被飞驰的车速吓到,战战兢兢地拉着车顶吊环:“小少爷,慢点,慢点——”

前方一个转弯,高荣白发飘起,吓得尖叫,脑袋下意识往车窗方向偏,瞧见树后一闪而过的黑影。

高荣又被吓了一跳:“这山上有熊?”

随着风一起飘进来两句歌词,隐隐约约听不真切,大概是“青山那个绿水哎多好看,风吹那个草低哎见牛羊。”

高荣一愣:“熊还会唱歌?”

温泽冷漠地打了把方向盘:“鬼知道,可能是发|情吧。”

……

一辆从远方呼啸而来,封瀚看着手里的面包袋子,本来没在意,直到被车轮轧飞的碎石崩了他一头一脸。

“……”封瀚抹了把脸上的尘土,站起来刚想骂几句,瞧见那辆车的车尾巴后有一行中国字。

距离太远看不清写的是什么,但是封瀚可以百分之百地肯定,那行方块字一定是汉字,那辆车里坐着的应该也是中国人。

封瀚心头一跳,流失了力气尽数回来,挎上背包,再拉上那个轮子都掉了一个的拉杆箱,继续向山上爬。

又是两个小时,在深夜时分,终于走完了这段上山的公路,入目是一片别墅群。

房子分布得很稀疏,刚刚初秋,地面上的牧草长得很茂盛,没有路的地方足有小腿那么高。房子大多是尖角,阳台上种满各式各样的花卉,夜色中看不清颜色,只瞧见大团大团的黑影,空气中隐隐飘着甜蜜的香味。

封瀚站在草丛中,茫然地看着那一片房子,一时间又不知道该往哪里去了。

没有哪间看着像是民宿,而且几乎都睡了,灯是黑着的。

“……”封瀚拿出剩下的那一口水和半个面包,随便找了个地方,默默地吃完。

他第一次睁眼等着天亮。

山上风景很好,慢慢地看着月亮从高空滑下,月亮的颜色从淡黄变成几乎看不见的白色,天色渐渐亮了起来,山深处有布谷鸟的叫声。

第一缕阳光穿破云层,封瀚站起身拍拍裤子上的土,继续往前走,一间房子一间房子地看过去。

终于在半个小时后,瞧见了昨晚看到的那辆车。

车牌已经换成了瑞士当地的牌子,尾巴上的贴纸没来得及修掉,是个很可爱的卡通图案,上面写着——

“保持车距,别逼我变形!”

封瀚已经数不清这是他这24个小时内第几次无语。

正出神,听到一道熟悉的嗓音。

温温柔柔的:“高叔,咱们院子里还缺几个园丁没招到呀?”

作者有话说:

这算美强惨吗?

感谢在2020-11-27 00:44:56~2020-11-27 18:33:1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三生有幸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泷酒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你听、朝菌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