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虞医生的名字封瀚听过了很多次,听说很久之前就是漾漾的主治医生了,封瀚下意识将他想象成一个白发苍苍德高望重的老专家。

照顾好老专家的生活起居,让他有更多精力帮助漾漾治疗,是他份内的责任。

封瀚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好,都交给我吧。”

小马哥冲他比了个大拇指,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夸奖:“牛逼。”

虞医生是第二天中午到的,封瀚正忙着给兔子铲屎,没有去迎接。当然,最关键的原因是根本没有人告诉他虞医生是什么时候来的。

虞医生是重要的客人,欢迎仪式搞得很隆重,高管家特意吩咐说一定要备一桌子色香味俱全的菜,给久别故土的虞医生好好解解馋。

黄阿姨实在忙不过来,叫了封瀚去帮忙,封瀚自然答应得痛痛快快。

菜谱是高管家拟定的,八菜两汤两个凉菜,向年夜饭的配置看齐,封瀚扫了眼菜谱,瞧见有一道叫“红辣椒小炒风干牛肉”。

风干牛肉本来就硬,难嚼,还用红辣椒炒,做出来岂不是又辣又硬?封瀚看着菜名就想象出了虞医生戴着一口假牙嚼不烂肉,还被辣得眼冒金星的场景。

封瀚顿觉牙疼,指着菜名问黄阿姨:“阿姨您看这菜行吗?是不是不太适合老年人,要不要换一个?”

“搞什么啊?不要烦我!”黄阿姨忙得头晕眼花,哪有空搭理他,摆摆手让他躲一边去,继续翻大勺。

被拒绝了,封瀚更加心疼起虞医生的牙,他担心他因为这个伤了身体,没有精力好好给漾漾治病,盘算着既然不能换菜,怎么也得想办法中和一下。他想起来今天早上起了个大早尝试成功的草莓小蛋糕。

小蛋糕软绵绵的,适合老先生吃,而且甜能解辣,是不错的选择。

封瀚宝贝极了他的小蛋糕,那会高管家路过说想尝一口,他都没给。他本来就手笨,能尝试成功一次多不容易,全都是留给漾漾的。不过如果是漾漾的医生,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享受相同的待遇。

小马哥坐在厨房门口等着上菜,封瀚闲不住,他拿着个小抹布,把餐车里里外外擦了三遍,干净得能照出人脸来。

小马哥太佩服他的勤劳了,鼓掌道:“你这精神,可真是咱们劳动人民的楷模。”

“漾漾爱干净,当然要擦得干净了。”封瀚解释道,“而且要给虞医生留下个好印象,不能让他觉得咱们家不整洁。”

小马哥翘着二郎腿抖脚,笑嘻嘻问:“你怎么这么关心虞医生,又给他吃蛋糕,又给他擦桌子,还给他洗衣服,你是不是喜欢他?”

“……”封瀚觉得无语,“人家老先生千里迢迢过来给漾漾小姐诊病,可不得尽心尽力地照顾吗,你思想怎么这么龌龊。”

小马哥表情迷惑:“你管谁叫老先生呢?”

封瀚“啧”了一声,觉得他无可救药,刚想说什么,黄阿姨在里头喊了一嗓子:“上菜吧!”

“来了!”小马哥跳起来,封瀚也赶紧跟上去,两个人利落地把盘子摆到餐车上,一前一后地推着车去前院传菜。

……

封瀚远远地就看见客厅里站着个身材笔挺、穿着西装的男人。

他的第一反应是:是不是温绍从国内过来了?

温漾就站在他的身边,面前不知道什么时候搬来了个大大的沙盘和三层摆满了小玩具的架子,她头发绑在一边,正垂着头专心地摆沙盘。封瀚走近了才看清那个男人的侧脸,很白皙清隽的,戴着副银丝眼镜,温和地看着温漾手上的动作。

封瀚心里咯噔一声,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感,心瞬间凉了半截。

……他是谁?

封瀚的疑惑还没维持一秒钟,就听见小马哥甜甜地喊了声:“虞医生,该吃晚餐了!”

封瀚顿觉如遭雷击。虞医生?不是个老头子吗?怎么忽然年轻了这么多,长得也还挺不错?

虞盛川偏头,温润有礼地笑了笑:“谢谢,我们一会就来。”

小马又甜甜地答应了句好,拉着车子往餐厅走,封瀚如同被施了定身法,脚黏在地上走不动了,他仍旧不可置信地盯着虞盛川的脸,再看一眼温漾和他之间的距离……那么近!

心底泛滥的酸水儿快把他淹没了。

虞盛川察觉到这份注视,温声问:“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噢,噢!这是我们后院的阿强,他早就听说您的履历了,特别欣赏您的年轻有为,特别仰慕!”小马赶紧尴尬地打圆场,又指了指餐车上的小蛋糕,“虞医生您看,这是阿强特别为您准备的小蛋糕!”

小马拼命冲封瀚使眼色,封瀚勉强笑了笑,强忍着酸意道:“是,特意给您准备的,希望您喜欢。”

虞盛川十分感谢他的好意,当着封瀚的面拿起来吃了一个,点头道:“真是很不错,就是有点甜,不过我喜欢。”

……又不是给你做的,你当然觉得甜了,是漾漾说她想吃甜甜的小蛋糕。

站在虞盛川的身边,封瀚觉得浑身每一块骨头都不舒服。如果是从前,他肯定不会有这种感觉,虞盛川长得不错,但他相貌更好,个子更高,虞盛川年少有为,他取得的成就也不输分毫,但问题的关键是,他是伤害漾漾的人,虞盛川是救她的人,虞盛川能轻而易举得到整个温家的尊重和漾漾的亲近,他拼尽全力也得不到她的一个正眼。

封瀚越想越觉得难受,而且虞盛川还吃了他给漾漾做的小蛋糕。

封瀚崩溃极了,小马哥不知道他是怎么回事,关键时刻总掉链子,暗中瞪他。

“如果您喜欢……”封瀚回答虞盛川对他小蛋糕评价的那句话,他听见自己的话音里都冒着酸气,“如果您喜欢,明天还给您做。”

封瀚忍不住看向温漾的方向,想知道她的表情。

温漾正好也转过头来,她看见餐车,对小马微笑着点头致谢,又温柔地看向虞盛川的方向:“虞医生,我摆完了,辛苦您来看看。”

她根本就没看他,对着小马都笑了,但是看都不看他一眼。

封瀚死死地盯着餐车上的银色小盘子,难受得胃疼。

虞盛川走了,小马死拉硬拽着封瀚去餐厅:“你怎么回事,发什么呆啊,干活,干活!”

……

难得丰盛的晚餐,李师傅比平时多吃了两大碗,封瀚坐在兔舍的角落里,端着碗白饭,一口都吃不下去。

他恨不得像一只壁虎一样扒在窗户上挂着,听听他们都说了什么。

胃里酸的难受,但闻着菜的味道又觉得恶心,封瀚把碗放在一边,看着窗外发呆。

小马过来敲他的门,看见他的碗还是原来的样子很惊讶:“怎么不吃饭啊?”

封瀚说:“没胃口。”

他以为小马能安慰他几句。

小马手里拿着个红苹果,啃了一口道:“没胃口就别吃了呗,我看你就是活干的不够多,还不够累。”

封瀚震惊地看着他。

小马说:“你要是不累,就去把虞医生今天换下来的衣裳洗了去,那个西装的料子很贵的,不能机洗,要手洗。诶你可不能赖账啊,昨天你说要帮我洗的!”

封瀚声音无力,“我……”

“你什么呀,赶紧动起来!晚上晾衣服好,没有紫外线,不伤布料。”小马重复了遍他中午时说的话,“人家虞医生千里迢迢来给漾漾小姐看病,咱们不得尽心尽力地照顾吗?快去吧,我回去睡觉了啊,晚安。”

作者有话说:

封狗真可怜,,,?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