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她说“血掉地上了快擦擦”,封瀚下意识觉得温漾是嫌弃他把地面弄脏了,连着“噢、噢”了两声,赶紧蹲下去捡着那块纸擦地砖。

温漾从分开的指缝里看着他,又气又急:“不是,手指头,手指头!”

封瀚又“噢”了声,急忙丢下脏纸巾,用另一只手攥住那根受伤的手指头。

他发烧烧的脑子晕乎乎的,东南西北都分不清,又觉得自己吓到了她,更加手忙脚乱,忘了自己是来找纱布的,愣在地上不知道该去做什么。

怎么像个傻子一样?

温漾叹了一声,终究恻隐之心发作,爬起来给他翻医药箱。

她找出碘伏纱布和小剪子,放在封瀚面前的电视柜上,眉心微蹙:“你自己弄吧。”

封瀚被她盯着,竟然生出了丝局促,他颇害羞地去拿药,温漾抿抿唇,不再理他,转身回去沙发处。

声音淡淡的:“出去的时候记得关灯。”

封瀚委屈地想,伤口还没包扎完呢,就想着他走之后的事了,这是有多讨厌他?

他又想,如果是那个姓虞的受伤了,或者是小马受伤了,她也会这么冷漠吗?

封瀚坐在地上裹自己的手指头,不时瞟温漾的方向一眼。她懒懒地靠在沙发背上,腿上盖着条毛毯,眼睛盯着窗外出神,从他的角度能看到她的侧脸,白皙光洁的,染上一层柔和的光晕,好看极了。

即便漾漾明摆着不爱搭理他,但是封瀚还是怪开心的。这么长时间以来,他第一次有机会能这么近地接触她,甚至还说了几句话,足够他回味一整晚的了。

封瀚慢吞吞地把纱布剪掉,试图打个结,但是包扎得太厚了,像个萝卜头,一点都不灵活,他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

封瀚偷偷地看温漾的脸色,见她表情平静,并不是生气的样子,心头一动,小心翼翼起身到她身边去:“漾漾,你能不能帮我打个结儿?”

温漾偏头看他,她手边没有带那个平板,封瀚又戴着口罩,连唇形都看不了,她不懂。

温漾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对着谁都有耐心,唯独这个阿强,瞧见他就不自觉带上不耐烦:“又怎么啦?”

封瀚从裤袋里往外掏小本子和笔,翻开到新的一页,给她写:“我的纱布打不上结。”

他翻本子的时候,温漾瞧见他前面密密麻麻写着的菜谱,心里有一瞬间奇怪的滋味。

但还是不想对他有好脾气,温漾坐直身子,小声道:“麻烦。”

封瀚不好意思地笑,蹲下来把手凑过去,温漾看着他包的乱七八糟的纱布,眉头又蹙起:“你这个不行,太厚了,不透气的。”

封瀚心中一喜,急忙掏出本子又给她写:“这怎么办呢?我不会弄……”

他本来想着,漾漾应该会帮他重新包扎的,他都惨成这样了,漾漾肯定会心软……就又能多一点相处的机会。

“我也不会。”温漾利落地把他的结系好,挥手打发他走,“你回去找小马弄一下吧,出去时记得关灯。”

封瀚的笑僵在脸上。又是小马!

属猴的果然要离和马有关的远点,老祖宗说得对,马克猴。

封瀚舔舔嘴唇,把手放下,他打量温漾的神情,她从看见他开始就没笑过,封瀚心里琢磨着,怎么不开心呢?

温漾也在心里想,他怎么还不走呀?晃来晃去,烦人唧唧的。

封瀚想起来什么,站起身,没受伤的那只手在身上摸,把衣服和裤子的口袋摸了个遍,终于找到一枚水果糖。

这是李师傅送给黄阿姨,黄阿姨又随手给了他一颗,还是个挺名贵的糖,封瀚没舍得吃,就想着什么时候见到温漾了,给她吃。

封瀚献宝一样把裹着漂亮包装纸的糖递到温漾的面前:“吃糖糖。”

温漾往后躲了下,低声道:“我不要。”

封瀚愣住,怎么不要呢?不是挺爱吃甜的吗?

他有点着急,指着糖纸上的橙子标志,又摆摆手,意思是:“不爱吃橙子糖吗?”

温漾看不懂他的独创手语,又说了遍:“我不要,你走吧。”

封瀚失落地把糖挪开,他想了想,还是舍不得自己吃,放在茶几上,留给她什么时候想吃了再吃。

温漾烦了,心想着他怎么听不懂话呢,是她的发音不标准吗,怎么还不走?

封瀚不知道她心里想什么,心里酸溜溜的,又很担心,怎么看温漾的状态都不对,以为她身体不舒服,或者晚上没吃饱。

他掏出小本子写:“要不要吃苹果?”

温漾说:“不要。”

封瀚写:“吃不吃橘子?”

温漾已经有些生气了:“我不要!”

封瀚无措极了,他想哄她开心,还怕她晚上饿,想了想,又写:“那吃不吃葡萄?很甜的,还补充维生素。”

温漾不说话了,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封瀚心虚地站起身,他好像什么都做不对,他指了指门口的方向,意思是,我给你洗一点葡萄去?

温漾以为他终于要走了,赶紧挥挥手:“去吧去吧。”

封瀚大喜过望,觉得自己终于找到正确答案了,三步并作两步往厨房跑。

“……”温漾心想着,这人怎么这样,说了多少次了,为什么走了还是不关灯呢?

她也不想再在客厅里待下去了,坐起身穿上毛茸茸的拖鞋,关了灯,回去自己的卧室。

……

封瀚端着一盘子葡萄回来的时候,客厅里黑漆漆的。

他心一跳,忙着去开灯,瞧向沙发的方向,她果然走了。

封瀚在原地站了两秒,走去沙发旁边,把盘子放在茶几上,想着她什么时候想吃再吃。

失落的次数多了,也就习惯了。封瀚伸手把沙发的垫子挪正,转身准备走,被站在玄关处的虞盛川吓了一跳。

“……你是什么时候来的?”封瀚很想摆出副客客气气的模样,但心里实在是酸,话出口的语气难免有些冲。

虞盛川不生气,手揣在裤袋里,淡淡道:“从你第一次进门开始。”

所以他那副怂样都被人看见了?

封瀚默了半晌,道:“早点休息。”说完就想走。

虞盛川叫住他:“溜什么?”

……这人不是高知分子吗,怎么说话这么难听,还溜。

虞盛川挑眉问:“心虚?”

封瀚心想着,这个高知分子不仅用词难听,还咄咄逼人。

他没心情和他扯皮,况且又不能对他无礼,封瀚心里憋屈到爆炸,看了虞盛川一眼,没说话,扭头就要走。

虞盛川笑了:“又溜?”

“……”封瀚忍不住问,“你到底什么意思你……”

话没说完,看见虞盛川手指间夹着一张纸片,递给他:“我来的第一天晚上,你趴门的时候兜里的纸条掉出来了,上面有你的签名。”

作者有话说:

有木有被封狗可怜到?~

感谢在2020-12-06 02:53:52~2020-12-06 18:26:5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yolandachen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林深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