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封瀚道,“你说话时的语气可不可以不要总是那么神神叨叨的,像个老鬼子一样。”

他还记着被虞盛川占便宜的仇,念念不忘要找补回来。

虞盛川不在意,态度甚至很好:“可以。”

封瀚盘腿坐着,食指在膝盖上打拍子:“您老人家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何贵干?”

“随便聊聊天而已。”虞盛川笑,“最近和漾漾交流,她的情绪很不错,病情已经进入了稳定期,应该有你的一份功劳。”

“……我没功劳。”封瀚心情低落,“我被漾漾发现了。”

虞盛川早已料到一样,问:“然后呢,漾漾让你滚了吗?”

“……”封瀚忍不住道,“虞医生,您好歹是个知识分子,说话能不能不要这么难听?”

“当然可以。”虞盛川好脾气道,“其实漾漾的病情发作至今为止一共只有两次,第一次是她刚出车祸的那一年,第二次是由于网络暴力,这两次发病的内在原因是相似的,都是自身价值的否定,八年前是因为被自己否定,这一次是因为被他人否定,所以漾漾经常会处于一种挫败和绝望的心境中,她认为自己没有价值,不被人喜欢,进而觉得人生是失去意义的。”

他的话题忽然变得正经,封瀚也严肃起来,认真地听着。

虞盛川接着道:“理论上讲,通过药物对神经递质等进行调控,可以有效改善情绪上的问题,辅佐心理治疗扭转错误的认知行为方式,可以达到临床上的治愈效果。在具体操作上讲,一方面要矫正错误认知,告诉她她是被喜爱的,另一方面,也要给漾漾足够的成就感,但切记,成就感的来源千万不能是以欺骗的形式。”

“我都记下了。”封瀚颇为感激,“谢谢您,虞医生,您真是医者仁心。”

虞盛川没有在意封瀚的翻脸之快,仍旧笑意盈盈:“阿瀚啊,我听说,你父亲在国内,今天要举办一个慈善画展是吗?”

这声阿瀚让封瀚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好像是吧。”封瀚重新阅读了遍刚才记录下的笔记,“我没怎么关注他,有事?”

“是这样的,我听见你的父亲给你妈妈打电话了,隐隐约约听到画展的名字叫,明月皎皎,为爱留白。”虞盛川问,“是不是挺土的?”

“……”封瀚不知道他想说什么,“不土啊,这是藏尾诗,茭白是我妈的名字。”

虞盛川状似漫不经心道:“听说这个画展是你父亲一直为你妈妈准备了,已经举办了快十年了。”

封瀚“嗯”了声:“是吧。”

虞盛川又问:“你父亲,经常联系你妈妈吗?”

“经常啊。”封瀚无聊地用指尖转笔,他不明白为什么虞盛川问这么多,但看在他好心的份上,还是善意地解答了,“封阳荣婚内出轨,我妈离婚去了瑞士,封阳荣被甩了,可能一直念念不忘吧,想要复婚。不过我也不清楚,我和他没什么交集。”

那边虞盛川沉默了半晌,开口道:“我了解到,漾漾要参加的就是那个画展,在封氏集团的名下,在展后会颁发一些奖状和证书。漾漾现在的生活很枯燥,这个画展对她来说很重要,可以说是寄托了漾漾这段时间以来所有的情感和希望,如果由你亲自把这些奖品交给漾漾,从某种层面上来讲,会增加漾漾对你的好感。”

封瀚转笔的动作顿住,他有些不解了:“你为什么要帮我?”

“我认为,你父亲和你妈妈不适合再生活在一起。”虞盛川正色道,“他们分开已经十年了,没有感情基础,强扭的瓜不甜。而且你都这么大年纪了,他们复婚与否都不会对你的心理造成什么影响。你应该鼓励你的妈妈追求自己的幸福。”

“……”封瀚心中升起了不好的预感,“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可以帮你,但你也要帮我。”虞盛川自顾自道,“如果都成功了,我们以后可以各论各的。”

“我叫你妹夫,你叫我爸爸。”

“……”封瀚沉默片刻,摔了手机怒骂道,“虞盛川我干你大爷!”

……

画展拍卖会现场,艾舒和温泽一起,坐在最后一排。

艾舒用胳膊肘拐了拐温泽,使眼色道:“瞧见第一排那个长头发的小瘟鸡了吗,那就是程苗苗。”

温泽单手把墨镜往下拉了点,挑眉道:“知道了。”

艾舒道:“听说待会拍卖的有她的画,FK那边肯定有运作,长点心眼,给我搅黄了。”

温泽信誓旦旦比了个OK的手势:“放心吧表姐。”

拍卖准时开始。

这次画展除了几位老艺术家的画,大多是年轻画家的,平均年龄只有三十四岁。在市面上,这些画作的价格其实不高,大多数两三千块钱就可以买到,只有一些精品可以开到五位数的价格。

但这次画展目的是慈善,到场的大多非富即贵,价格便往上翻了三倍不止。

前面的一个小时一切都在正常进行着,成交额最高的是一位进入了美协的青年女画家的水墨画,卖到了五万八千元。

直到拍卖师拿出了一幅署名是“苗苗”的油画,会场内气氛一下子热烈了起来。

抬价者甚多,很快就从底价八千块涨到了十万。

艾舒一下明白过来了,眯眼道:“这个程苗苗是要立个才女人设啊,某某画展成交额最高画家程苗苗,碾压一路专业选手,颜值与才华并存,啧,FK公关部真是不错,小成本大收益啊。”

温泽低声问:“怎么办?”

“不能让她美梦成真。”艾舒道,“待会漾漾的画出来,抬价,抬得比这个还高,气死她。”

最终,苗苗的画以十三万人民币落槌,又过两幅,是一幅署名为“wy”的油画。

场馆内又是一阵讨论之声。封氏举办的这个画展,算是业内比较知名的老牌画展了,是许多青年画家眼中能够提高知名度的地方,所以基本用的都是真名或常用的笔名,这个wy的名字非常陌生,但是画的水平又相当不错,不像是新人,不免让人疑惑。

艾舒心酸道:“漾漾还是怕了,不敢用真名。”

温泽也觉得难受,他看着前排的人举牌落牌,价格落在了五万九千元,是目前场内除了苗苗外价格最高的。

拍卖师环顾全场,开始喊次:“五万九千元一次。”

“五万九千元两次。”

“五万九千元三……”

温泽忽然举牌:“二十万。”

全场哗然!

艾舒暗地里冲温泽比大拇指:“牛逼。”

程苗苗后知后觉地回过头,对上艾舒挑衅的视线,快要气疯了。

她就画了这么一幅,公关部的意思是准备开到全场的最高价,之后买一波热度,本来已经和冯总监确定过了,十万块的价格不高不低,算是正好,没想到半路杀出这么一个程咬金,把她的计划全都搞砸了。

要是换成别人掺和,程苗苗或许只觉得自己大意了,勉强咽下这口气,但艾舒明摆着是在欺负她!

程苗苗气得拢了好几把头发,随后低头噼里啪啦编辑了条短信,再抬起脸时又像只骄傲的小孔雀,回头狠狠地瞪了艾舒一眼,口型道:“你等着瞧!”

艾舒莫名其妙问温泽:“那小瘟鸡说什么呢?”

“不知道啊。”温泽挺开心,“你说,我姐得知这个消息,自己的画拍出的价格这么高,会不会很高兴,病一下子就好了?”

艾舒还算有理智:“但如果漾漾知道了是你买下的,一定不开心。”

温泽默了默:“那就不告诉她实情。”

拍卖继续进行着,一切都很顺利,温漾剩下以wy署名的三幅画抬价也很激烈,最后以均价七万的价格成交,堪称本场的最大赢家。

艾舒发现了不对劲:“你看最后买下漾漾画儿的,是不是都是一个人?”

“好像是吧。”温泽没想太多,“可能就是喜欢这种风格呢,挺有眼光的。”

艾舒又想起了程苗苗回头的那一眼,怎么想怎么觉得古怪,但一直到拍卖结束后一切都很顺利,艾舒也渐渐忘记了这回事。

高高兴兴地回到家,和温伟江说起今天的经过,正说到兴头上的时候,忽然接到展馆打来的电话。

温漾预留的号码是温伟江的,温伟江接起,还没开口,传来对面抱歉的声音:“抱歉温先生,今天拍卖成交的那三幅画,买家毁约了。”

艾舒在旁边听见,脑子里嗡的一下,她瞬间想起了程苗苗,温伟江也懵了,追问道:“都敲锤了,还能毁约?为什么毁约,你把他的电话给我,我要问问。”

对面说了句什么,随后换了人接电话,是道娇气的女声:“因为不喜欢,不好看呗。”

艾舒急了,抢过电话道:“程苗苗!你别那么恶毒好不好,有什么事你冲我来,背地里使这些阴招损招有意思吗?”

“果然是你啊老泼妇,我恶毒?我怎么了?我也遵循法律程序的好不好,谁说买了的东西不能退,我交违约金不就行了。”程苗苗哼了一声,“就是通知你一声,没时间和你啰嗦,再见!”

说完,对面的电话就断了。

艾舒傻眼了,温泽也傻了,谁都没想到事情会朝着这个方向发展。

艾舒眼眶倏地就红了:“这怎么办啊,我怎么和漾漾交代啊,她很在意这场画展的,这几幅画就是她这段时间的精神支柱,现在搞砸了……”

“我给主办方打个电话。”温伟江拧着眉头播出一个号码,几句寒暄之后,对方知道他的来意和身份,态度立刻就尊敬了起来,温伟江道,“那几幅画现在应该怎么处理?”

对面道:“按流程的话,是算作未售出,会退还给原画家。”

“这可不行。”温伟江急了,“这样吧,我买下。”

对面很犹豫:“温总,这不合规矩……”

“不都是为失学儿童做贡献吗,多点钱不好吗,能多捐的款为什么不要。”温伟江道,“这样,我翻倍给你,行不行?”

又说了几句,对面同意了,温伟江松了口气。

他回头指了指艾舒和温泽的方向,恨铁不成钢道:“你们啊!”

……

第二天温漾和商红丽问起拍卖结果时,商红丽这个向来干脆果断的女强人,竟然也支支吾吾了起来。

她心里明白,温漾在乎的其实就是一份肯定,只要有人愿意买下她的画,她就会很开心,卖画的钱能够帮助别人,她就更开心了。但现在问题是,那四幅画,全都被温家买走了。如果让温漾知道,她一定会觉得失望。

商红丽不舍得让她失望,便按照和温伟江商量好的说辞道:“当然都卖出去啦,价格特别高呢,主办方还给你印了荣誉证书,估计过段时间就能邮寄过来啦。”

温漾期待地问:“多少钱呀?”

商红丽不懂行,在她眼里,那几十万根本不算什么,就实话实话了:“一共七十二万的成交额呢。”

温漾眼里的光瞬间就消失了,她敏锐地意识到商红丽在撒谎。

“不会那么多。”温漾道,“单幅作品拍出五万的价格已经是很好了,不可能平均十八万。”

商红丽掩饰性地揉了揉温漾的头发:“因为漾漾画得好啊,大家都喜欢,听小舒说,竞拍的现场很激烈呢,大家都喜欢你的作品。”

温漾定定地看了她一会,商红丽心虚地移开眼。

温漾笑了下,声音甜甜的:“我知道了,谢谢妈妈。”

……

自从接了虞盛川的电话之后,封瀚就对画展的事上了心。

虽然电话里闹得很不愉快,甚至最后发展到摔手机的地步,但封瀚还是得承认,虞盛川提供的信息非常有用。

算计着第二天结果该出来了,封瀚给江野打了个电话,问起画展的情况。

江野的声音虚得像马赛克一样:“对不起boss,我又给你惹祸了……”

封瀚心头一紧:“你怎么了?”

“我被艾舒发现了。”江野有气无力,“昨天画展,艾舒和程苗苗又闹起来了,也不知道这两个人怎么想的,今天约了咖啡厅见面,竟然动手了,都去了警察局,要保释……艾舒给晓乐打了电话,程苗苗给我打了电话,然后我们就,都掉马了。”

“都是你的问题,早告诉过你了,不要做这种缺德事,看,遭报应了吧。”封瀚语气很镇定,“但是和我有什么关系?”

江野弱弱道:“那个,艾舒其实是,是漾漾小姐的表姐。”

“……”这句话说得封瀚眼前发黑,“我去你大爷的江野,我都这样了,你还这么害我?你做出这种事,漾漾会怎么想我?江野我上辈子是不是杀了你这辈子来还债的,你不把我弄死你死不瞑目是不是?”

“还有件事。”江野眼睛一闭,和盘托出,“咱们公司的那个程苗苗又惹祸了,现在已经被温二少封杀了,刚过了一天代言就飞了一半,但是这个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漾漾小姐也被牵连进去了……”

作者有话说:

剧透下

漾漾不会做出过激行为,但是封狗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感谢在2020-12-09 23:58:37~2020-12-10 23:55:5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相夏、lonely 2个;48822380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果果最棒啦 10瓶;氿 4瓶;偏偏yuyi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