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封瀚挂掉江野的电话后,坐在床上愣了半分钟。

他想起昨天虞盛川说的,漾漾目前非常需要肯定和成就感,但是绝对不能使用欺骗的方式,否则会让她更加挫败,而且这个画展寄托了她这段时间内所有的感情和希望,漾漾非常期待这个结果。

封瀚急得眼前发花,恨不得自扇两个巴掌,再飞回国去扇江野两个巴掌。

干的都是什么蠢事!

他真的害怕漾漾知道了真实的结果后,会想不开做傻事。

在房间里乱转了两个小时,终于挨到天黑,封瀚套了件卫衣,戴上帽子,跑去温漾的楼底下守着。

他见不到她,心急如焚,除了这个招数别无他法。封瀚做好了在楼底下吹一晚上风的准备,他心里实在是惦念,只有确保她平平安安的,到第二天白天,才放心。

怕被温漾发现,封瀚连烟都不敢抽了,他这段时间烟瘾大得很,一个月抽了之前一年的量,现在闲下来嘴里不含着点什么,总觉得怪异。封瀚又冷又心焦,扯了卫衣帽子上的系带含在嘴里,仰头望着温漾的窗户出神。

温漾闲来无事,正在擦阳台的玻璃,她不喜欢卧室被别人踏足,所以卧室内的清洁都是自己来做。

正好到了收拾房间的时候了,前段时间她有心无力,现在状况慢慢好起来,起了整理杂物的心思,第一件事就是把那扇沾了雨水的窗子擦干净。

但落在封瀚的眼里,就成她在阳台上转来转去,像是要跳楼。

封瀚心头咯噔一声,也顾不得许多了,跳起来朝她挥手,想要吸引她的注意力,表情分外焦急。

温漾没注意看楼下,余光瞥到有道黑影动来动去,第一反应是树被风吹得乱颤,又过了两分钟,定睛一看,才发现是个人。

温漾眯了眯眼,心想着这人是谁,大晚上的不好好休息,在楼下做什么广播操啊。

高管家他们看起来也不像是能做出这么神经兮兮事情的人呀。

仔细分辨后温漾认出来了,她眉心一蹙,想了想,还是下楼去。

……

看着不远处慢慢朝自己走过来的纤细身影,封瀚惊喜万分,以为是自己转移了温漾的注意力,让她暂时打消了轻生的念头,他急忙拍了拍衣襟上的褶皱,用最温柔的语气冲她喊了声:“漾漾。”

温漾慢吞吞地走近,站在离封瀚三步远的地方,颇不耐烦地抬头看。

封瀚打量着她的脸色,看她眼睛黑亮亮的,嘴唇也是有血色的红殷殷,精神很好的样子,放下了心。他忽然意识到自己的鲁莽,漾漾可能还什么都不知道,他太着急了,得到消息后就赶过来,忘了还有其他情况。

“漾——”封瀚话还没说出口,温漾先发制人道:“你怎么还没走?”

这句话把封瀚问得哽住,他慌乱起来,像个做错事后面对家长责问的小孩子,双手不住地在身前搅弄。

憋了半晌,封瀚开口:“漾漾,我有话想和你说。”

温漾看了眼平板上的翻译,看他一眼:“嗯?”

封瀚微微屈膝,让自己能和她平视,深吸一口气,语气分外郑重:“漾漾,我想说,漾漾是天使,有很多人都喜欢漾漾,漾漾千万不要觉得自己不好,你是上天赐给人间的宝物,漾漾要永远快乐。”

他一字一句,说得诚恳,眼里映着温柔的灯火色。

温漾沉默地看了封瀚好一会,还是那张熟悉的脸,曾经被迷得几乎失了心智,现在瞧起来,也就不过如此。

她一直不说话,封瀚的心缩起来,紧张如同在等待一个未决的宣判。

温漾缓缓道:“我知道了,谢谢。”

听着她柔柔的嗓音,封瀚嘴角忍不住咧开,觉得自己被肯定,但高兴还没有一秒钟,温漾又问:“但是你什么时候走?”

封瀚的笑定格在脸上,他别开眼,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

“不知道?”温漾扫他一眼,准备转身,“那今晚就走吧。”

封瀚急忙拉住她的袖子,眼神祈求:“别……生病还没好。”

温漾道:“那就快去住院。”

封瀚说:“没钱……”

温漾笑了下。

封瀚看着她弯起来的眼睛,嘴角忍不住又咧开,温漾瞬间收起笑:“关我什么事。”

“……”封瀚震惊地看着她。

他家漾漾从来都乖乖巧巧的,什么时候学会变脸的?

温漾掏出手机给高管家发了条信息,淡淡扫了封瀚一眼:“请了高管家帮你收拾行李,你在旁边好好看着,可别落下什么东西,要是落了明天就找不着了。”

说完,她转身就走,脚步飞快,封瀚连拉她的机会都没有。

……

一个小时后,高管家拖着个行李箱送封瀚到大门口,问:“你晚上要去哪里住?”

封瀚苦笑着摇头:“不知道。”

“要不我开车送你去下面街区?”高管家建议,“现在时间还不算太晚,应该能找到个小旅馆什么的,怎么也得凑合着过一晚啊,别露宿街头。”

封瀚期待问:“我能不能再在山上留一晚?一晚就行。”

高管家无奈道:“漾漾小姐发的话,我也爱莫能助啊。”

封瀚又看了眼温漾的窗口,咬咬牙,接受了高管家的建议:“行,谢谢您了,麻烦送我一程。”

封瀚让高管家带他去了小镇的教堂旁,告别之后,他在原地站了会,瞧着高管家的车影已经不见了,才拖着行李箱去了旁边的停车场,在背包里摸出个钥匙,按一下,听见滴的一声,不远处有辆银白色房车的车灯闪烁了两次。

封瀚不由得庆幸自己算是有先见之明,半个月前托陈茭白买了辆车,昨天刚刚到货,今天就被撵了出去。

背包里是一盒漾漾给他的小饼干,那时候她还没认出他,笑容温暖亲切,说话的声音甜甜的,会给他带他喜欢的糕点。

虽然只有短短几天,封瀚想起来还是觉得怀念。

他吃了几块饼干,去床上,没有被子,只能把大衣盖在身上,车里开了暖气,勉强算是不冷。

封瀚胳膊枕在脑后,想起有次和江野聊天,江野问他为什么非要留在瑞士,回国不好吗。他有事业,有人气,再不济还有公司,他当时是怎么说的来着,他说,但是国内没有她。

封瀚一向不觉得自己是个什么多情的人,他遗传了封阳荣的冷血和陈茭白的理性,无论做什么事都是快准狠,不达目的不罢休,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他才不会去考虑谁的感受。在遇到温漾之前,封瀚从来没想过,他有一天会喜欢一个人喜欢得这么彻底,她的一切都直击他的心灵深处,让他知道世界上原来还有这样柔软的美好的一面。

他喜欢辉煌的事业,喜欢不受控制不被束缚的感觉,过去的十几年里,也一直为此努力。不能说不快活,但很少有真实的开心,封瀚有时候觉得自己就像是台精密的机器,他只要运作就好,其他的一切与他无关,直到遇见他的漾漾,那似乎是一种重新活过来的感觉,就算只是逗她笑了这样看似无聊的小事,也会让他切切实实地高兴一整天。

甚至是现在,他被甩脸子,被赶走,但只要能在她的身边,封瀚也觉得高兴。

他舍不得离开,也不放心离开。

封瀚闭上眼休息了十分钟,睡不着,但是稍微缓过来一些乏累,他穿上大衣去驾驶室,点火发动车子,按着刚才来的路原路返回,最后在温家宅子旁一个不起眼的林荫小路中停下。

封瀚摇下车窗,点了支烟,没有吸,闻着味道醒神,望向那扇仍旧亮着光的窗户。

……

温漾擦好了窗户,去喂了兔子,回房间洗干净了手,又想起画展的事。

那个拍价显而易见的不对劲。

温漾记得展会是艾舒和温泽一起去的,她坐在床上想了想,给艾舒发了条消息:“小舒,有空聊天吗?”

没想到艾舒竟然很快就回信了。

温漾还没说第二句话,对面就噼里啪啦传来一长条消息:“唉呀漾漾你不知道我今天有多惨,还记得我和你说过的那个程苗苗吗,我烦透她了,今天咖啡厅遇见,没忍住打了一架,都进了局子!但是我可没输啊,我厉害得很,扯掉了她一大把头发,哼,让她变成小秃头,只能回家喝生发药!”

艾舒实在是心虚,连江野的事都忘了和温漾说。

温漾问:“你没受伤吧?”

“就是被抓了两下,没什么大事。”艾舒回她,“二表哥给我报仇了,放心吧。”

温漾敏锐地察觉到她在转移话题,顿了顿,打字问:“小舒,我想和你问下画展的事。”

艾舒那边显示正在输入,但是输入了两三分钟,也没发过来什么。

温漾发过去一个小熊跳舞的表情包:“怎么不说话呀?”

艾舒答道:“哎呀,画展什么事呀,姨妈应该都和你说了吧,效果很棒的呢。”

紧接着,她又发来一条:“我这边还有点事,先不聊了啊,我走了!”

“……”温漾心想,小舒这个样子怎么做演员的,逃跑的意图也太明显,演技实在拙劣。

温漾拢了拢头发,站起身往商红丽的卧室走,今晚上若是不问明白这件事,恐怕要睡不好觉。

推开卧室的门,商红丽不在,温漾扬声喊了句妈妈,浴室里传来声回答:“宝宝,妈妈洗澡呢,有什么事待会说好不好。”

等了会没有回应,商红丽这才想起温漾的听力还没恢复,平时会记得,但到了这样细枝末节的时候,总是忘记她的不方便。

商红丽心酸一瞬,推开浴室的门冲温漾挥了挥手,温漾瞧见,笑了:“知道了妈妈,我待会再来。”

浴室的门又合上。

温漾在床头柜瞧见了商红丽的手机,她刚要离开,瞧见屏幕亮了下,备注是老温,发来了一条消息:“漾漾还不知道吧?千万得瞒住了啊!”

瞒什么?画展的事吗?

温漾停住脚,她知道这样不对,但实在忍不住内心疑惑的驱使,在原地站了片刻,还是过去划开手机。

屏幕有密码,温漾稍微猜一下就知道,肯定是他们的结婚纪念日,输入进去,果然打开。

温漾点开刚才那条消息,手指往上划了几页历史记录,瞬间什么都明白了。

她心里又温暖,又觉得无奈,不由得摇头笑了下,至于吗。

本来不是什么大事,被这么藏藏掩掩的,反倒显得神秘莫测了起来。

但是也不是不能理解,是因为太在乎,所以才害怕伤害,温漾抿抿唇,把列表上那条消息标成未读,手机放回原处。

如果这样能让他们放心一些,那就陪着他们演戏吧。

温漾回到房间去,吃了药,又看了一会书,窝进被子里睡了个舒服的觉。

商红丽洗好澡后去找她,瞧见房间里的灯灭着的,没有多想,又出去了。

……

第二天早上起来,依旧是神清气爽,温漾起得比商红丽还早一点,她得了空,去厨房做了一顿早餐。

画展的小插曲没对她造成什么影响,或许是因为病情好转了,也或许是昨晚上遇见了封瀚,温漾发现,每次凶了他之后,心情都会变得很好,而且持续很久。

况且,想开了的话,这真的不算什么大事,她是被人喜欢和肯定的,只是出了点小意外而已。

把香气袭人的小米粥从锅里盛出来,商红丽刚好洗漱完下楼,瞧见这久违的一幕,愣了愣,眼泪竟然涌出来在眼眶打转。

温漾招呼她来吃饭,指着桌上的菜介绍:“奶黄包,紫菜汤,卤猪尾巴,还有小米粥。”

她有些邀功似的去搂商红丽的手臂:“除了奶黄包是黄阿姨做的,其他都是我做的呢,妈妈,我是不是很厉害?”

商红丽高兴地亲她的脸颊一口说:“我们漾漾最厉害了。”

温漾拉着她去餐桌旁吃饭,商红丽自然顺从地被拉过去,动筷子之前把温漾拦下,非得拍张照片发朋友圈。

温漾笑眯眯看着她,问:“妈妈,我今天想出门遛弯儿,去湖边转转,可不可以呀?”

“当然了!”商红丽更高兴了,来这里这么久,这是温漾第一次主动说要出去散心,她道,“妈妈陪你去。”

温漾摇头:“不用,我就是想自己转转,让高叔送我就行。”

商红丽本想拒绝,转念想到虞盛川的话,说她总是对漾漾管得太严,要给她自由的空间,犹豫片刻,勉强点头了:“好,有什么事第一时间给妈妈打电话,乖宝宝,咱们过几天□□内瓦做手术了,你这段时间好好休息,早点回家。”

温漾道:“好。”

……

封瀚在外面半睡半醒地等了一夜,到第二天早上才想起来自己没有早饭吃。

他看着仅剩的几块饼干,心想着这是漾漾给他的仅存的纪念了,舍不得吃,但是又饿,从盒子里捡了点饼干渣抿了抿,安慰下空空的肚子。

大概八点不到,太阳刚升起不太高的时候,封瀚瞧见从温家宅子的门口驶出来一辆车。

封瀚立刻坐直身子,他仔细地看过去,从半敞的车窗里瞧见温漾的身影,她今天穿了件浅蓝色的裙子,正对着一只小镜子抹口红。车子加速,一闪就过去了,只在他眼中留下道残影,封瀚忍不住也发动车子跟上去。

高荣从后视镜里看到那辆远远跟着的巨大房车,皱了皱眉:“怎么回事啊,跟踪狂?”

但转念一想,这片是威吉斯的富人区,除了本地居民,也有不少世界各地的名流在这边置宅做度假用,而且这条路是去卢塞恩湖边的必经之路,能瞧见房车和他们同路也不奇怪。

说不定是哪个明星想去赏景呢。

温漾也注意到那辆尾随的车子,她把口红的管子在化妆包里排排坐地放好,瞟一眼后视镜,笑了下。

作者有话说:

留言送红包~~~

感谢在2020-12-10 23:55:54~2020-12-11 21:52:5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lonely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相夏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一个可爱的小菠萝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